河北原副省長張和退休十年被查 其唐山多位同僚落馬
2020年05月12日08:19

  原標題:河北原副省長張和退休十年被查,其唐山多位同僚此前落馬

  “張和長得黑,他就對下屬開玩笑,說自己的外號是‘黑白市長’、意思是他雖然長得‘黑’,但為官不‘黑’,他是‘白’的清官。”李霖說。

  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實習生 杜萌 編輯 胡傑 校對 趙琳

▲自稱“布衣市長”的張和喜歡表現自己的親民形象。資料圖
▲自稱“布衣市長”的張和喜歡表現自己的親民形象。資料圖

  4月29日,中紀委發佈消息,河北省委原常委、副省長張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現年70歲的張和,退休已近10年。2003年到2006年,他曾擔任唐山市委書記。主政唐山期間,他大力推進曹妃甸工業區建設。

  張和在任時,坊間屢有他“出事”的傳聞。2006年10月,張和不再擔任唐山市委書記,任河北省政府副省長。但僅隔了一個月,他便退出省委常委序列。2011年退休後,在鄰居的回憶中,張和過上了打牌、遛彎的平靜生活。

  十八大之後,張和擔任唐山市長、市委書記期間,與之搭班的多位官員或下屬落馬。

  “退休了並不意味就進了保險箱。不論是當下還是過去,只要存在貪汙、違法違紀的行為,發現了以後都要按照相關的紀律和法律法規處理。”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這是我們從嚴治黨的重要標誌。”

  青年張和

  張和1950年生於河北遷西,其仕途從未離開河北。

  他出生地的東蓮花院鄉東蓮花院村,位於遷西縣城東南30公里處,在革命戰爭年代,這裏是冀東革命根據地的腹地。

  張和小時候的玩伴王滸(化名)說,新中國成立後,張和的父親到唐山開灤林西礦業公司上班。

  彼時,林西礦是開灤煤礦的五大礦之一,位於唐山市古冶區(當時稱“東礦區”)。王滸回憶,後來,張和的母親也跟著遷往林西,張和與妹妹被父母留在老家,跟隨奶奶生活。“張和的奶奶很節儉,生活精打細算,也很疼愛孫子。”

▲遷西縣東蓮花院村,張和的老家大門緊閉。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遷西縣東蓮花院村,張和的老家大門緊閉。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多位東蓮花院村村民對新京報記者回憶,張和從小學習成績好,尤其酷愛數學。十幾歲時,在村里唸完中學,他和同村人一起到生產隊“撈分”。當時,村里一共有17個生產隊,張和被分到第5生產隊。

  與張和同在一個生產隊的村民陳眠(化名)回憶,少年張和每天在生產隊能掙10個工分。天濛濛亮的時候,張和便背著背簍上山拾柴火、挑糞、種莊稼。早晨能掙2分,上午掙4分,下午再掙4分。秋後結算總收入時,分紅好的人家,一天能掙4毛多錢。

  1969年,張和加入遷西縣鬥批改工作隊,此後到縣農機局當了一名會計。1973年,張和被推薦到河北師範大學數學系學習。

  王滸回憶,張和大學畢業後,被分到遷西縣東荒峪擔任工委團委書記。在東荒峪的時候,經人介紹,張和成家生子。兩年後,他任共青團唐山地委幹部,很少再回老家。

  在張和的多位鄰居的印象中,他與奶奶感情深厚。王滸回憶,張和調任唐山之後,一直將奶奶帶到身邊贍養,直到老人百歲後過世。

  在唐山開灤林西煤礦,很少有人還記得張和父母。上世紀90年代,他們從煤礦工人的崗位退休,先是搬到離煤礦不遠的東工房社區居住,後來遷往百貨大樓旁的一處僻靜小區。不久後,張和的父親去世,其母獨自一人生活。

  一位鄰居告訴新京報記者,張和擔任市長、市委書記期間,每次前來探望母親,都是極其低調,有時候根本沒察覺他回來了。平日裡,由於年紀大了,他的母親足不出戶,很少與旁人交流。

  由於年代久遠,小區的外觀設施陳舊,牆壁上掛著雜亂的電線。張母家中無人,門上還貼著幾個月前的電費催繳單。

  自稱“黑白市長”

  公開履曆顯示,2003年1月,53歲的張和擔任唐山市委書記。

  彼時,他已經在唐山任職25年。從唐山市政府(當時稱“唐山地區行署”)辦公室的一名資料員做起,曆任市政府辦公室綜合科副科長、辦公室副主任、秘書長、市長助理、副市長、代市長、市長。

  一名接近唐山官場的人士稱,上世紀80年代,各級政府十分重視年輕幹部的選拔,破格任用時有出現。張和作為有學曆的年輕幹部,兩次被破格提拔。之後仕途更是一帆風順。

  “他沒有後台或過硬的家庭背景。”一位與張和熟識數十年的唐山官場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

  媒體報導,2003年1月4日,在唐山市領導幹部會議上,河北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高喜同宣佈了張和任唐山市委書記的決定。

  宣佈這項決定的第3天,張和首次以市委書記、市長的身份出席活動。在京唐港股份有限公司泊位竣工通航典禮上,張和講話稱,“加快包括曹妃甸深水碼頭在內的港口建設,是市委、市政府最近提出的‘四大興市’工程之一。”

  擔任唐山市委書記初期,張和屢次在《唐山勞動日報》上提及治城思路,“敢想”、“敢說”、“敢做”,並提出要“自加壓力,樹立走在全省最前列的雄心壯誌”,“努力在河北乃至中國北方城市中找準唐山的位置,在全國四個三角區中找準唐山的位置。”

  一位熟悉張和的退休官場人士李霖(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張和的執政風格強勢、果斷,但也獨斷專行。

  他說,當時,張和推行“家長作風”,對手下的幹部敢管、敢說,但也行事霸道。在李霖眼中,張和對前任的項目,對他有個人利益的就堅持,沒有好處的就撤掉。“張和長得黑,他就對下屬開玩笑,說自己的外號是‘黑白市長’、意思是他雖然長得‘黑’,但為官不‘黑’,他是‘白’的清官。”李霖說。

  張和主政唐山期間,著力推進的“四大興市工程”之一、河北省“一號工程”曹妃甸工業區項目,建設之初曾被看作“中國未來的‘鹿特丹’”。

  曹妃甸是位於唐山灤南縣南部海域的小島,目標是建成北方的深水大港,並由此帶動一系列臨港工業的發展。

▲2014年4月11日,曹妃甸的一處熱電廠。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2014年4月11日,曹妃甸的一處熱電廠。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張和曾對媒體表示,“過去唐山是吃資源飯起家。黑色煤都,馬路也是黑的,在大街上一走,這個衣服,你回去用不了一天就得換,全是煤煙,我們現在就叫用藍色思路改寫黑色煤都的曆史。藍色思路就是要做海洋的文章,吃資源飯,總有資源枯竭的一天,唐山要是不開放,唐山這個城市沒有希望。”

  為此,2004年2月,唐山市委、市政府曆時10個月、五易其稿,編製了《唐山市海洋經濟發展戰略規劃》,並稱之為“我國第一個地市級海洋經濟規劃”。《規劃》稱,目前唐山市海洋經濟處於國內中下發展水平,但未來將有一個較快的發展階段。“力爭2015年海洋經濟總產值接近500億元”。

  張和主政唐山的第三年,曹妃甸工業區進入全面建設的階段。

  當年10月8日,曹妃甸工業區黨工委、管委會成立,開始履行職能。“面對這樣一個轟轟烈烈的場面,所有來過的人都會感到眼前為之一亮、心情為之一振、而且來一回興奮一回。”張和說,“舉全市之力建設曹妃甸,需要各地各部門辦的事情,都要一路綠燈,決不能從中設卡、形成梗阻。未來5年內,我們將在這裏投資1800億元到2000億元。”

  一位現已退居二線的唐山官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曹妃甸的一些項目並非完全沒有爭議,但張和的態度是,“在關鍵項目上,即使多花錢也要辦。比如,有人不同意修一條高速路,張和力主堅持,硬是排除掉了反對意見。”

  2005年12月16日,唐山港曹妃甸港區正式開港通航。在儀式現場,頭戴安全帽,陪同各級領導參觀的張和,面色難掩笑容。次年的新年獻辭中,張和回顧稱,“此次通航,是創造了中國建港史上的奇蹟。”

  但是,根據人民網2013年報導,“爛尾”、“負債”、“蕭條”等詞語頻繁與“曹妃甸”一起出現在新聞標題上,空置的生態城、產業園,不少項目遭遇欠薪停工。

  一位河北省社科院專家曾對《中國經營報》記者直指曹妃甸的困境,“這與當初攤子鋪得太大,目標定得太高、沒有在渤海灣港口群中找好位置有關。”

  雙面官員

  一位熟悉張和的官場人士說,張和喜歡展現自己親民的一面。他曾在2005年的一篇訪談中,自稱“布衣市長”。“作為一個市長,首先他自己也是個市民,而且是個好市民。”“我從上學,參加工作,直到今天做了市長,做了書記,農民、工人、平民的本色我不會變,我也不會丟。現在我的弟弟、妹妹,包括其他的親屬,好多還是開灤的工人。”

  在《唐山勞動日報》頭版,隔三岔五就會刊登張和提著鐵鍬,參加創衛義務勞動、植樹、掃雪、拔雜草等新聞。一篇報導中說,張和曾在一次會議上稱,“要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自找毛病,在唐山搞一次徹頭徹尾的大掃除,今後如果發現哪個單位或部門說了不動,就應該考慮動動他們的領導位子了。”

  另一面,與官媒展示的形象截然不同,張和在民間的口碑飽受非議,尤其是大拆大建。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才亮代理了多起唐山拆遷案件。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多年以來,在河北省內,唐山的拆遷矛盾很嚴重。

  在唐山,張和居住的迎春里沁園樓小區建於上世紀90年代,每戶均是複式結構,面積約180平方米,配置花園和車庫,該小區居住的多是副市長級別以上的幹部。

▲張和在唐山的住處。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張和在唐山的住處。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攝

  5月3日,新京報在張和住宅前看到,大門緊鎖,一輛“冀A”牌照的車停在花園里。一位鄰居稱,他已經半個多月沒見到張和及其家人了。“他們平常呆在石家莊,假期的時候,就返回唐山居住。”

  2006年10月,張和任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長、黨組成員。僅隔了一個月,張和便不再擔任省委常委,成為非省委常委的副省長。

  直到2011年1月退休,他再未進入省委常委序列。一位與張和有過工作交集的唐山退休官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張和退出常委班子,是很反常的現象。當時屢有張和出事的傳聞。後來他當了四年多的副省長,傳聞又不攻自破。

  卸任副省長十年後被查

  2011年1月,張和辭去副省長,依然擔任河北省政府黨組副書記,併成為省政府的特邀諮詢。

  三年後,張和卸任省政府黨組副書記、特邀諮詢。最近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2017年8月,張和來到唐山市京唐港區考察調研。

  唐山迎春里沁園樓小區多位鄰居介紹,退休後,張和的生活平靜了許多。住在唐山期間,他每天在沁園樓小區後側的樹林遛彎、打牌。新京報記者得到的一段視頻顯示,已是滿頭白髮的張和,穿著一身黑色外套,手裡夾著一根菸,站在小石桌旁邊,與鄰居們打牌,與普通人無異。

▲退休後的張和經常在唐山住處旁的小樹林打牌遛彎。受訪者供圖
▲退休後的張和經常在唐山住處旁的小樹林打牌遛彎。受訪者供圖

  有鄰居稱,為了方便聚眾娛樂,張和通過協調關係,在小樹林的湖畔蓋了兩個涼亭。“他的生活看上去很閑,每次在小樹林遇見,他也會對我們點頭回應。直到半個月前,他再未出現過了。”

  “實際上,張和的仕途是往下走了。”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對新京報記者分析,一般地方的副省級幹部或者副省長退休後,都要到人大或者政協工作幾年,但是張和沒有。“我個人認為,很可能他的下級或者周圍官員腐敗,或者一些企業家出事,把他倒查、牽連出來。”

  中共十八大後,唐山掀起反腐風暴,多名唐山市人大、政協官員落馬。多位與張和有交集的官員亦被調查。2016年12月,唐山市副市長李曉軍落馬,在張和擔任唐山市長期間,他是唐山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2018年落馬的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則是張和擔任唐山市長時的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

  張和擔任唐山市委書記期間,兩名其任內提拔的副市長亦先後被調查。其中一位是於山,與張和同為遷西人。張和成為唐山市委書記三個月後,於山從唐山市規劃局局長被提拔為副市長,此後還擔任了唐山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河北日報社長。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今年2月於山被提起公訴,檢察院指控稱,他在擔任河北省唐山市規劃局局長、副市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另一位副市長陳學軍,和於山同時被提拔,由唐山市開平區委書記晉陞為副市長。陳學軍還曾擔任過曹妃甸工業區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2015年5月,陳學軍任河北省住建廳黨組書記,一個月後即被查。

  多位唐山官場退休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陳學軍受過張和提拔,與他的關係很密切。據鳳凰週刊報導,陳學軍對南堡開發區和後曹妃甸新區主政投資建設介入頗多,他的兒子介入吹沙造地和其他工程項目,引起諸多非議。陳落馬後,曹妃甸管委會陸續有10位官員處於協助調查中。

  “過去很多年,有些問題官員一旦退休就明里暗裡慶幸自己平安著陸。最近幾年,如此密集查處已經退休的廳級甚至部級官員,絕非偶然,這是在傳遞一個強烈的反腐信號:反腐還在深入,腐敗的存量還在進一步消化當中,對有些問題嚴重的官員不會有既往不咎的寬大政策。”一名官場觀察人士對新京報記者分析。

  “退休了並不意味就進了保險箱。不論是當下還是過去,只要存在貪汙、違法違紀的行為,發現了以後都要按照相關的紀律和法律法規處理。”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這是我們從嚴治黨的重要標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