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鹿老大效仿佐敦! 名宿曝公牛王朝內亂一幕
2020年05月12日13:48

  via NBA影片資源籃球

  錫安威廉斯遭遇了一個大麻煩,他被人告了;阿德托昆博效仿當初的米高佐敦,也在維護自己的權益;公牛的一位名宿曝出了當年的事件真相,下面我們來詳細看看。

  錫安被索賠一億

  錫安威廉森是本賽季的的狀元秀,可怕的身體天賦被稱為是下一個勒邦占士,在有些方面比占士還要有優勢,由於其強壯的身體和比較憨的面容,被中國球迷親切的稱為胖虎。

  胖虎這麼前途無量的新秀,註定也是有巨大的商業價值,就像當初的占士在未選秀前就收到了代言合同一樣,胖虎也不例外。

  在NBA眾多球星拚死拚活打出好的表現,一方面是為了自己的籃球夢想,另一方面也是養家餬口,畢竟打出的水平越高,那麼所能掙的錢也就越多。

  但是,人比人氣死人啊,胖虎一場比賽沒打,就被各大運動品牌哄搶,最終經過非常慘烈的競爭,被祖老爺子的AJ品牌拿下,AJ也慷慨的拿出了7年7500萬美元的代言合同。這讓還沒有選秀的胖虎躋身為千萬富翁的行列當中,也成為了NBA中為數不多的沒進入聯盟就能賺取千萬美元的球員。

  胖虎為人低調,雖然被人們寄予厚望,但是也不驕不躁,在為數不多的出場時間里,表現雖然沒有太過於驚豔,但是也符合人們對他的期待。

  可是低調的他,還是免不了被人盯上。在大約1年前,錫安就被告上法庭,而索賠金額竟然高達1億美元。這個原告是美國一個品牌Prime的一名營銷代表,名叫Gina Ford。

  這個原告說,錫安在沒選秀之前先和他們的公司簽了約,但是沒到一個月,錫安單方面撕毀了合約,跟另外的一個經濟公司CAA簽了約。

  這個原告Gina Ford認為,錫安單方面終止合約本身就不對,而這個CAA公司應該是起到了干預的作用,迫使錫安改變簽約。也就是說,這個原告和他的公司非常不滿錫安和現CAA公司的這種行為,之後一紙訴狀告上法庭。

  這還沒完,這個Prime公司還提到了一件事,他們想讓錫安的家屬,也就是他的母親和繼父,承認他們曾要求過阿迪達斯、NIKE和杜克大學給他們送禮,也主動接受過錢和禮物等。

  這種說法我們不知道真假,畢竟那個時候錫安還不能自主掌控自己的一切,年齡小,很多決定都源自於家人,那麼他的家人是否有這種行為咱們不得而知。

  但是這僅僅是原告的說詞,錫安自己則解釋道,他簽下合同之後,發現這個合同實在過於“霸道”,沒有什麼人情味在裡邊,所簽訂的合同規定,錫安不得以任何理由終止合同,即使是五年之後,合同到期,錫安也需要通過法律途徑解除合同。

  這還沒完,合同還規定,錫安的每一筆合同,這個Prime體育公司都要分走15%。如果是這樣的規定,難怪錫安不爽了。

  起因是咱知道了,但是到了美國法庭上,兩方各執一詞,錫安一方認為,這個合同本身不具備法律效應,因為在錫安上大學時Prime就開始了違規招募,而美國那邊規定,招募大學球員是違法的。

  但是這個Prime公司認為,錫安已經宣佈選秀,所以不是大學生了,合同是有法律效應的。

  既然這麼說,咱們捋一捋,在2019年4月15日,胖虎宣佈要參加選秀,在5天之後,也就是2019年4月20日,胖虎簽訂了這個條約。

  按這麼來的話,這個原告是要勝訴的,錫安是賠定了這筆錢。但是並沒有這麼簡單,在2019年3月,NCAA出台了規定,大學生如果做過了NBA的顧問測評的話,那麼作出的決定,可以在5月29日之前反悔。

  也就是說在5月29日之前,錫安還算是大學生,那麼這個合同就沒有法律效應。

  但是尷尬的是,這兩方都沒有確實的證據來證明自己的說法。所以,這個官司就持續了一年還沒有定論。

  阿德托昆博效仿佐敦

  前邊說到錫安被告上法庭,無獨有偶,但是這回球員一方是原告了,公鹿隊的核心字母哥起訴了一家網站,索賠200萬美元。

  原因字母哥認為這家網站未經他的允許使用了他的綽號“Greek Freak”希臘怪物。

  字母哥可不是無中生有搞事情,他對於自己的綽號非常的喜愛,早在很久之前,他就用自己的綽號註冊了商標。

  並且這家被告的公司在今年3月份就收到了字母哥代表方的警告,但是沒想到警告之後,這家公司並沒有收斂。

  他們依然在自己的網站上出售帶有字母哥綽號的商品,例如衛衣、手機套、連帽衫等周邊產品。

  這也難怪字母哥火氣大了。而且還是這時候,字母哥剛被人黑了社交軟件等東西,現在又是疫情,人心惶惶的,還這麼明目張膽,不被告才怪。

  像這種NBA球星維權的很多很多,最著名的就是佐敦體育和祖老爺子品牌AJ之間的戰爭了,這份爭鬥整整持續了八年,才宣告了一個段落,最終佐敦體育失敗。

  而且並不是完全失敗,佐敦體育是申請的幾個專利敗訴了,其餘大部分還是依然可以用的。

  柏賓1.8秒事件

  佐敦紀錄片《最後之舞》已經播放到了7、8集,而這裡邊講到的事情,卻很有意思。在佐敦第一次退役後的首個賽季,柏賓順理成章的成為球隊的門面球星。

  在東岸準決賽的第三場,當時公牛與紐約人戰成102平,菲爾-積遜佈置東尼-古高執行最後一攻,而聽到這個決定,柏賓就拒絕登場,然而更尷尬的是古高投進了那一記絕殺。

  後來,柏賓談到了這件事,他說道:“我感覺這是來自菲爾的侮辱,我才是球隊的箭頭人物,所以你幹嘛讓我交出球?”

  “這是我最不希望再次發生的事件之一,但如果再來一次,我可能還是會這麼做。”柏賓補充道。

  其實能夠理解柏賓的心情,當時公牛隊除佐敦外,柏賓是無可爭議的第二人,在與佐敦作為隊友的那麼多年間,他已經看慣了這個球隊老大擁有的“特權”。

  所以當公牛隊沒有佐敦的時候,柏賓理應想得到同樣的待遇。可是教練卻給了一個甚至三號人物都算不上的球員最後一擊的權力,氣的柏賓拒絕上場也是正常的。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柏賓多少顯得自私了,球隊老大更應該有的是對於比賽勝利的決心。

  在歷史上,很多成功球隊老大並非大包大攬,例如GDP時期的馬刺隊,老大永遠是鄧肯,但是關鍵球多次選擇贊路比利。

  再比如更極端一點的例子,高比的湖人隊,高比是特別相信自己的,但是也並非大包大攬。

  高比也在關鍵時刻傳球給費沙,最後取得勝利。柏賓的選擇無可厚非,但是從主流層面上說,多少顯得小氣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