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觀察之五丨我的1200美元支票在哪兒? 新冠疫情下的美國失業“眾生相”
2020年05月11日15:40

原標題:紐約觀察之五丨我的1200美元支票在哪兒? 新冠疫情下的美國失業“眾生相”

科姐來美國20年了,此前一直住在紐約。去年因為結婚,她搬去了北卡羅來納州。那裡有大房子,後院還有狐狸出沒,生活倒是愜意,就是有些無聊。

最近這段時間,她一直到處打聽“我的支票在哪兒”——她問的是美國政府提供的1200美元補助,因為繳稅狀態不同,並非每個人都能第一時間收到支票。

她之所以急需這1200美元,或多或少與她失業在家有關。但話說回來,身為有儲蓄習慣的華人,科姐還算好的。對於那些幾乎沒有存款的失業美國人來說,這才是真正的“救命錢”。

美國勞工部5月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美國非農就業人數減少2050萬人,失業率飆升至14.7%。

這是災難級的數據。冷冰冰的數字背後,是一個又一個具體的家庭。我從不同渠道瞭解到一些疫情衝擊下的美國家庭故事,通過觀察這些具體案例,多少可以感受到這場災難帶來的影響。

1

現年30歲的Keriann Ballanco,是芝加哥市動物園的飼養員。

這可是一份好差事,競爭也很激烈——需要四年製的相關學科學位,至少要通過三次無薪實習,才能得到一份帶薪職位。但在這些員工看來,“這絕對是值得的”。

Keriann Ballanco一直對自己的工作很滿意,也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失去它。可疫情爆發後,一切都變了。

“這是我第一次被解僱,讓我大吃一驚。”她說,“一般來說,動物園飼養員一旦入職,就被認為是得到了一份有保障的工作,我們的上級也曾告訴我們,飼養員是必不可少的員工,因為動物需要日常照顧。可是,我被解僱了,因為我是資曆最淺的人。”

“我的丈夫比我早兩個星期被解僱,他是做餐飲業的。”她說,家庭壓力突然倍增,幸好他們後來收到了政府寄來的支票。接下來,她要決定支付哪些賬單,並想清楚如何面對尚未還清的學生貸款。

“知道自己可能再也不能回動物園了,這讓我很有壓力。我擔心我的職位可能會被完全砍掉。”

2

休斯敦華人Stanley Chen今年59歲,是一名汽車維修技師。

他在Westside 雷克薩斯車行工作了11年,主要負責保養、維修和更換零件。他是在4月被解僱的,妻子開的髮廊也關門了。

“我當了30多年的汽車維修技師,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美國沒了工作。”他說,“兩週前,經理給我發了一條短信,確認我的情況是否還不錯,這讓我感覺好了很多——表明他還記得我們!”

“申請失業救濟的過程很辛苦——登記系統一直擁塞,我花了好幾天時間,才把所有信息輸入進去。幾天前,我終於收到了第一筆救濟。”

“要不是政府支票,我們的錢真的不夠用了。此前,我們還開了一家沙龍,後來颶風‘哈維’摧毀了這個地區,我們又損失了很多錢。”他說,自己現在每天就幫妻子打掃打掃。雪上加霜的是,兩口子都有哮喘的老毛病,“所以,只能慢慢來吧。”

3

回到紐約,生活在“資本主義的心臟”、外表看似十分光鮮的紐約客,又在經曆著什麼?

紐約人Rachel Sterner今年35歲,是《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這個百老彙劇目的舞台經理。她非常熱愛自己的工作,致力於保持演出的“藝術完整性”。可以說,百老彙就是她的聖殿。

“3月12日,我們被告知所有的百老彙演出將停演30天。在當時,停演30天似乎是不可想像的。”她說,如今一切都習慣了,自己正在努力自學Photoshop並做一些網絡兼職,靠著政府寄來的1200美元支票,先對付著過日子。

“對於在戲劇界工作的人來說,失業並不是一個陌生的概念。但通常情況下,如果你失去了工作,可以換個項目。”她說,“可這次就不一樣了。很長時間內都不會再有工作,尤其是新項目。即使我們勉強做一場演出,誰知道遊客會不會回來,人們又有沒有收入再去看戲呢?”

“我很幸運,我的戲是大戲(總會回來)。但我知道有很多劇目可經不起這樣的考驗,這真讓人心碎。”

4

從這些現實里的故事,人們看到了生計的顛簸、家庭的煎熬,還有夢想的破碎。至今已經有130多萬美國人感染了新冠病毒,還有超過7萬美國人不幸因此離世。

如今美國還經曆著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大的民生災難。3月中旬以來,有超過3000萬人首次申領失業金。4月美國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14.7%。可就在兩個月前,美國失業率僅為3.5%,保持在50年來的低位。

短時間內的劇變,加上疫情控製局面混亂,未來前景仍然模糊不清,導致一些人出現了心態失衡,新聞報導中的家庭暴力問題、社會衝突問題都在悄然增加。

美國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稱,美國結婚率已降至120年來的最低水平。美國媒體報導稱,不少律師預測,美國解封以後,離婚率恐創歷史新高。

婚姻是最重要的民生問題之一。與傳統時代不同,現代婚姻受到個人職業狀況影響的程度較高。因此不難理解,結婚數據與就業數據息息相關,也與重大歷史事件息息相關,大蕭條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曾深刻影響美國的結婚率。

“這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美國勞工統計局前負責人、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Erica Groshen說,“我們讓經濟陷入了停滯狀態,為的是治癒這場大流行病……這導致了現代數據中所能看到的最劇烈的工作崗位流失現象。”

根據美國勞工部的數據,4月份流失2050萬個工作崗位,受衝擊最嚴重的休閑渡假和酒店業(包括餐廳和酒吧)就業減少了770萬個,其中550萬來自餐飲業。教育和衛生服務就業減少250萬,專業服務及零售領域減少210萬,製造業和其他服務業減少110萬,政府部門減少98萬。

但一些經濟學家警告說,疫情給經濟帶來衝擊,可怕之處不僅是就業崗位的流失,更是企業層面發生的重大變化——比如,一些企業已經堅持不下去,不得不破產;比如一些企業重新開放後,仍需面臨各種限製,無論是一家餐館的堂食人數被限製,還是戲院的觀眾人數被限製,時間拖得越久,要生存下去就越艱難。

“如果企業無法生存下去,或者企業不得不大幅改變商業模式,暫時性的裁員可能變成永久性的裁員。”Erica Groshen表示。

5

如果要問上述這些案例有何共同之處,那就是,包括科姐在內,所有人都急需政府的1200美元支票。

正如上期觀察文章所言,美國人的生活水平主要由“流量”(消費),而非“存量”(儲蓄)界定。一旦某種危機斬斷“流量”,特別是切斷個人資金鏈條,他們的生活很快就會陷入困境。美聯儲一項研究顯示,約40%美國人在緊急情況下拿不出400美元的現金積蓄。

直到現在,科姐依舊沒有等來她的1200美元支票。

幸好,同許多老一輩的華人移民一樣,小時候的匱乏記憶,讓她養成了儲蓄的好習慣。就算沒有這1200美元,她終究還是付得起各類賬單的。正如她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豐年當成荒年過,碰上荒年不挨餓。”

這大概是許多美國人需要學習的東方智慧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