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重塑家電回收產業鏈
2020年05月11日08:52

原標題:互聯網重塑家電回收產業鏈

隨著復工復產的持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一度被按下“暫停鍵”的家電回收行業已恢復正常。特別是北京下調公共衛生應急響應級別後,有閑有品回收平台王師傅的訂單一下子增加了兩倍。

疫情期間,雖然互聯網回收系統可以運行,但實際上各區域均有不同程度的交通管製、社區封閉等措施,回收人員無法完成上門取件。格力電器第一季度回收量較2019年同期減少了45.35萬台套,同比下滑27.59%。

王師傅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像冰箱、洗衣機這些大型家用電器,往往舊的不收走,新的就進不來。“當我們能上門服務時,業主們別提有多高興了。”目前,家電回收及安裝的服務人員可持健康寶“綠碼”進入小區,之前因為疫情產生牴觸心理的消費者放下了顧慮,開始釋放潛在的消費需求。

國家發改委提供的數據顯示,我國正處於家用電器報廢的高峰期。近年來,每年報廢的家電數量1億-1.2億台,並以平均每年20%的數量持續增長。今年報廢家電預計將達1.37億台。

很多消費者都有這種煩惱——家用電器更新換代很快,直接丟棄難以接受,賣給回收家電的又相對麻煩。對此,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高杲表示:“下一步考慮在家電回收領域支援一些大中型家電企業,面向二三線城市大力發展家電回收的新模式和新業態,不僅解決產品回收的物流問題,還要形成家電回收利用的網絡體系,服務廣大群眾。”

為響應這一政策號召,格力電器與有閑有品在家電回收領域展開了合作。有閑有品平台負責將回收來的家電核對後送到格力的拆解廠,格力則負責將回收的電視機、冰箱、洗衣機、空調、電腦,經過“無害化”固體廢棄物拆解、“物理分離”等技術處理,形成銅、鐵、鋁、塑料等可再生資源,完成生產者責任。

自2010年起,格力綠色再生資源以珠海總部為核心,相繼在長沙、蕪湖、鄭州、石家莊、天津地區建立五大再生資源環保處理基地,主要回收“四機一腦”,目前年拆解處理能力超1200萬台的廢棄電子電器,年度回收量可達700萬台以上。格力負責人表示,由於市場需求大,廢舊家電回收效率低,“拆解廠+回收商”的互聯網合作模式可縮短鏈條,加大回收效率,提升換機效率,緩解旺季安裝資源緊張,讓更多用戶享受換新機的福利。

“互聯網+回收”的模式也正被越來越多的青年群體接受。在回收過程中,王師傅發現,一線城市的很多用戶不是很在乎二手機器能回收多少錢,而是更在乎二手機器的流向,這也是他們不願將舊家電賣給個體商戶的重要原因,“如果說,可使用二手電器經過維修翻新,賣給二三線城市或鄉村真正需要的人,或是處於報廢年限的機器進行了正規的拆解,沒有造成環境汙染,用戶會感到很欣慰”。

在有閑有品CEO張國柱看來,互聯網重塑了家電回收行業。互聯網回收可通過手機App、公眾號等構建線上回收網絡,形成線上、線下相結合的運作體系,建立從用戶端、回收端、分揀加工中心端到工廠端的一站式C2B交易平台,實現產業鏈信息流、現金流、貨物流的高效中轉與運作,同時也帶動各環節的創業就業。

互聯網回收就解決了王師傅家族23口人的就業問題。他在北京朝陽區做回收業務,愛人和父母就在河北邢台的縣城開了家二手店,讓回收來的閑置二手家電從北京等大城市快速流通到小城市,拉動二三線城市的消費,帶動鄉村就業。

同村的親戚看到他們家賺了錢,也都加入了家電回收行業,“現如今,互聯網+家電回收的模式不但讓我們的回收效率、利潤率大大提升,也讓我們有了職業歸屬感,再也沒人說我們是收破爛的了。”王師傅驕傲地說。

不僅如此,有閑有品還設立了“大學生社區創業基金”,“大學生創業最大的問題就是缺資金和資源。那我們就給他們提供免費場地,還有每人5-8萬元的扶持金、貨品、回收運力、線上工具,他們只要帶著頭腦去經營,所獲得的利潤他們占70%-80%。”張國柱說,目前正在與大學生探索在高校開設閑置流通創業店和社區以舊換新創業店。

高校閑置流通創業店主要進行校園內的閑置物品流通及大學生個人文創產品的社會化公益銷售,“畢竟只有大學生最瞭解大學生的需求”。而社區以舊換新創業店更像一個社區管家,主要為社區提供回收、換新、維修、租賃等綜合服務,所有可再生資源都能在店裡解決回收。“回收款給用戶放大2-3倍,進行新品的抵扣消費,例如買空調直接抵扣300元等。”

“疫情宅家,人們對於美好生活的期待嚮往變得更加強烈,消費也更加理性,以舊換新的家電回收服務恰好符合當下的需求,利用互聯網思維和信息化技術來重塑家電回收產業鏈的構想,在後疫情時代或將迎來新的契機。”張國柱說。(記者謝宛霏 張敏)

(責編:栗翹楚、孫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