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僱傭兵發起委政變始末:與反對派價錢談崩 委政府全程監控
2020年05月09日07:49

  原標題:美僱傭兵發起委政變始末:與反對派價錢談崩,委政府全程監控

  近日,委內瑞拉政府挫敗了一起由外國僱傭兵策劃的政變圖謀。據政變參與者供認,政變的目標是抓捕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並將其送至美國“接受審判”。

  美媒披露稱,此次政變之所以失敗,一部分原因是負責實際執行計劃的僱傭兵公司與暗中支持政變圖謀的委內瑞拉反對派行動前早已不和,另一部分原因則是委內瑞拉政府或早已知悉政變圖謀。

  僱傭兵公司由美軍老兵創立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之前消息,委內瑞拉政府稱,被逮捕的未遂政變參與者——盧克·丹曼(Luke Denman)和艾倫·貝里(Arian Berry)均為美國公民,他們供認稱,自己受僱於美國僱傭兵公司Silvercorp,行動目標是抓捕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為此,Silvercorp的老闆喬丹·古德勞為付給他們每人5萬美元到10萬美元的報酬(約合人民幣35.52萬元至71.05萬元)。

  據《華盛頓郵報》5月7日報導,古德勞是出生在加拿大的美國公民,現年43歲。他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退伍軍人,在軍中服役了15年之久。古德勞參軍後先是當迫擊炮兵,後來則轉為特種部隊的醫務中士。不具名的美軍軍官透露稱,在2006年至2014年期間,古德勞曾被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

  退役後,古德勞曾在佛羅里達州經營一家戰略安全公司,之後在2018年創辦了僱傭兵公司Silvercorp。該公司宣傳各種服務,其中包括協助被綁架者和被勒索者。根據該公司網站上的一份簡介,古德勞計劃並領導了所謂的“美國總統和國防部長的國際安全小組”。

  2019年2月,一次機緣巧合,古德勞走入了委內瑞拉反對派的世界,當時他正在哥倫比亞邊境的委內瑞拉援助音樂會負責安保工作,該音樂會是由英國億萬富翁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組織的,正是在音樂會上,古德勞和委反對派建立了聯繫。

  委反對派“另闢蹊徑”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自封“臨時總統”的委內瑞拉反對派要員瓜伊多曾試圖在2019年4月30日發起反對馬杜羅的軍事叛亂,然而,他精心構建的叛亂圖謀失敗了,因為接近馬杜羅的叛亂參與者要麼最後退縮了,要麼叛亂參與者一直都是委政府派出的雙面特工。

  到了2019年夏天,影響力江河日下的委反對派開始“另闢蹊徑”。2019年8月,委內瑞拉反對派成立了一個新的“戰略委員會”。據悉,該委員會的任務是研究在委國內實現政權更迭的方案,得出的方案包括國際社會施壓與直接綁架現總統馬杜羅與其盟友。雖然委反對派內部對綁架委內瑞拉政府要員這一方案的合法性也爭論不斷,但他們最終認定委《憲法》以及《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會為綁架行動提供法理基礎。

  儘管“戰略委員會”大部分成員的確切身份截止目前仍然是秘密,但是《華盛頓郵報》指出,“戰略委員會”中最露面最頻繁的是倫登(J.J。 Rendon)。倫登是一位出生於委內瑞拉的拉丁美洲政治顧問兼政治活動家,在2013年被驅逐出委內瑞拉後,倫登定居於美國。2019年,瓜伊多聘用了倫登,之後倫登被指派負責政變的具體事宜。

  2019年9月7日,古德勞登門造訪倫登,當時倫登已和數位有意執行政變計劃的合作方碰了頭,古德勞直言,倫登願意為政變計劃執行者提供高達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5億元)的報酬。

  不過,古德勞自己提出了另一項自負盈虧的計劃,即在支付一定的定金之後,倫登只需要在政變成功後付給他2.129億美元,而這筆錢將出自瓜伊多領導下的委內瑞新政府控製的石油出口收益。同時,委反對派稱在委國內發現了疑似馬杜羅的私人倉庫,其中藏有成堆的美元,古德勞和倫登就此商定,一旦政變成功,古德勞有權獲得倉庫內14%的錢款。

  2019年10月16日,雙方在美國華盛頓簽署了有關實施政變的協議。古德勞當天秘密地與瓜伊多進行了簡短的視頻通話,《華盛頓郵報》獲得了該視頻,視頻中可以聽到瓜伊多說“我們正在為國家(委內瑞拉)做正確的事”,“我即將簽署”。

  根據協議,古德勞的Silvercorp僱傭兵公司有45天的時間進行兵力準備和設備採購,同時策劃行動細節,並為流亡海外的委內瑞拉退役軍人提供建議。至於行動過程,僱傭兵小組將秘密進入委內瑞拉,並與反馬杜羅勢力取得聯繫,拿下關鍵的石油設施和戰略建築,同時抓捕馬杜羅,將其送至美國。

  委反對派與僱傭兵公司齟齬不斷

  鑒於古德勞計劃看起來十分完美,一時間委內瑞拉反對派認為他們勝券在握,然而,倫登表示在簽約不久後,古德勞開始有奇怪的表現,如古德勞要求委反對派支付150萬美元的訂金,古德勞對此解釋稱這筆錢僅是確保委反對派真的有意發起政變,從而幫助古德勞自行籌措5000萬美元的行動經費。

  這使得倫登和大部分委反對派成員變得謹慎起來,不願意付所謂的訂金。美國廣播公司(ABC)7日報導稱,在遲遲未能收到訂金之後,古德勞向委反對派警告稱,假使他收不到錢的話,那麼他就會把雙方的計劃公之於眾。

  對此,古德勞在政變失敗後指出,雙方此前簽訂的協議使委反對派束縛了他的服務範圍和要價,古德勞還向《華盛頓郵報》提供了部分協議文本以證明此事,古德勞提供的長達8頁的文件帶有瓜伊多的簽名,以及倫登和反對派要員塞爾吉奧·維加拉(Sergio Vergara)的簽名。

  不過,瓜伊多在政變失敗之後發表聲明稱,自己的“臨時政府”與古德勞發起的行動“毫無關聯”,他沒有簽署任何協議,倫登則提供了完整的協議文本,指出上面並沒有瓜伊多等人的簽名。

  由於雙方就資金問題齟齬不斷,倫登在11月初向古德勞坦言,他和其他委反對派成員認為這次行動已經失敗。“我們所有人那時候都察覺到了危險信號,‘總統’(瓜伊多)對此並不滿意。”倫登說。

  然而,古德勞堅持認為,是大部分委反對派拒絕執行協議,從而背叛了他,他的公司為此必須繼續執行行動。在發起行動的前幾天,古德勞的律師還致函倫登,要求其賠償145萬美元,自那時起,委反對派成員都開始擔心古德勞可能將雙方2019年有關顛覆委內瑞拉政權的討論公之於眾。

  政變失敗一方面是因為僱傭兵與反對派齟齬不斷,另一方面則是委內瑞拉政府早已知悉此事。《華盛頓郵報》刊文稱,2020年3月美國司法部以毒品恐怖主義等罪名起訴馬杜羅,作為回應,委內瑞拉政府則公開宣稱,反對馬杜羅的陰謀正在哥倫比亞的土地上醞釀。馬杜羅聲稱,委內瑞拉政府的探員知道5月4日未遂政變的每一個細節,並且正在等待僱傭兵“上鉤”。

  “我們什麼都知道。”馬杜羅說,“他們吃了什麼,沒有吃什麼。他們喝了什麼。誰資助了他們。”

  美聯社(AP)則刊文指出,政變參與者早已被委內瑞拉政府的情報人員滲透。

  美國或起訴古德勞

  美國廣播公司(ABC)7日報導稱,一位熟悉內部審議情況的匿名美國執法官員指出,美國政府對於古德勞的調查尚處於初期階段,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會提起指控。這位執法官員強調,古德勞的行為可能違反了美國法律,該法律要求任何向外國人提供武器或軍事裝備以及軍事訓練和建議的美國公司,都必須尋求美國國務院的批準。

  除此之外,哥倫比亞政府表示也正在調查古德勞,因其將武器非法輸入該國境內。

  據美國福克斯新聞7日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事發後的次日便否認美國參與該行動,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霍夫曼(Daniel Hoffman)6日則表示對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政變圖謀將使得美國與委政府的談判陷入艱難的處境,同時還將對美國與南美國家的關係產生重大影響。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日也重申了特朗普的觀點,即美國政府沒有直接參與古德勞的行動。

  蓬佩奧指出,假使美國政府參與其中,那麼事情就會不一樣了。“至於是誰資助了這次行動,我們不準備透露更多我們所知道的情況。”蓬佩奧說,“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公開它。若是有意義,那麼我們會分享信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