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劉敏濤用一記“白眼”秒殺女性中年危機
2020年05月09日19:12

  原標題:劉敏濤用一記“白眼”秒殺女性中年危機 | 沸騰

  文 | 狄宣亞

  女演員劉敏濤最近和“表情管理”這個詞,同時大放異彩。

  如果“劉敏濤的表情管理”是個十分製的填空題,那網友用“三分譏笑,三分涼薄,四分漫不經心”作答,可以說是給出了經典答案。

  只不過,這個答案,對於詮釋劉敏濤極具內涵且富有變化的表請似乎還遠遠不夠。劉敏濤的表現,某種程度上,極大地擴展了“表情管理”這個詞彙的內涵。

  劉敏濤在演唱《紅色高跟鞋》時的“沉浸式”表演,讓她收穫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數據顯示,這波“頂劉”,話題閱讀40億+、視頻播放15億+、原創視頻30萬+,同時也激發了一波全網模仿、創作小高潮。

  她用短短幾分鍾的表演,極大充實了表情包界、段子手界、模仿秀界以及鬼畜剪輯界的素材庫,為他們一年的“旱澇保收”打下了基礎。

  44歲的劉敏濤自己應該也沒想到,她用二十多年表演培養的觀眾基礎和認知度,竟然是以這樣一種方式被呈現出來,充滿了戲劇與偶然。

  此前,劉敏濤一直很“規矩”

  說充滿戲劇與反轉,這一點也不誇張。

  說實話,當我乍一看到視頻標題中的“濤姐”時,還誤以為是“劉濤”,仔細一看才發現竟是“靜妃娘娘”。

  劉敏濤過往的螢屏形象,最經典的莫過《琅琊榜》中的“靜妃”。劉濤敏演繹出的“靜妃”,高雅貴氣、知書達理,溫靜賢淑中又帶著三分秀冷;她身上有一股大家閨秀的典雅之氣,這一點在《偽裝者》的“大姐”身上也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而曆數這些形象與特質,顯然與身著火紅長裙演唱流行歌曲、盡情展現詼諧表情的形象大相逕庭。她的爆紅,表情管理“失控”被人“追捧”是一方面,她固有形象與人設的“崩塌”也是助因。

  對於劉敏濤的“表情管理”,有人說這是“諧星”天賦被發現,女版沈騰實錘;也有人說,這是自我放飛,回歸本我。這兩點或許都對,“表情管理”本就內涵豐富,你盡情表演、沉浸演繹是管;你展現自我,自然流露也是一種“無為而”的“管”。

  《人物》雜誌近日推出了劉敏濤的專訪,她在受訪時吐露的心聲或許能為她的“表情”找到解釋。

  劉敏濤稱自己打小便很守規矩,她自小便是父母老師眼裡的好學生、乖孩子。她的人生一直循規蹈矩,習慣於把事情計劃得清清楚楚。即使在表演上,她也一直在演中規中矩的角色。

  她的過往經曆中罕見“越界”。她說,她在中戲讀書時僅有兩次叛逆過。一次是抱著兩隻魚缸在胡同里來回串,一次是大早晨爬鐵門出去練功。

  “平”連著的往往是“庸”。劉敏濤前半生的生活就既“平”且“庸”。

  據她說,曾經有過一段七年的婚姻,自己相夫教子,過日常靜等丈夫歸來的日子。這樣的確很安穩,卻也失去了“抹茶冰淇淋自由”——今天上了熱搜的“抹茶冰淇淋自由”,也是劉敏濤帶火的一個梗。她說自己曾回歸家庭、做家庭主婦,結果跟丈夫去日本旅行時,看到一家冰淇淋店,想買卻身無分文。

  這大概也是很多女性生活的日常狀態:她們的生活連同“自我”,在進入“相夫教子”狀態時都消失了。她們都是為了別人而活,卻沒了“自己”——不能有少女心,不能有女孩的任性。

▲劉敏濤參演的影視劇《偽裝者》劇照。
▲劉敏濤參演的影視劇《偽裝者》劇照。

  “中年女性危機”與回歸自我

  有人將劉敏濤這次的“失控”歸之為“放飛自我”,換個視角,有人則歸之為“回歸自我”。

  而追得更遠些,劉敏濤的表現,也容易讓人跟“女性中年危機”關聯起來——她或許為打破那種危機提供了一種答案。

  在2019年1月的一次公開場合,劉敏濤講了自己經曆中年危機的故事。她說自己的中年,不再循規蹈矩,而是開始嚐試短髮,嚐試露背裝,嚐試各種各樣在40多歲人生中未曾做過的事。

  “中年女性危機”是一個“外延”極為廣大的概念。對於常人而言,是人至中年的疲憊與壓力,這或許來自家庭、婚姻的藩籬圍困,或是來自工作中的疲怠以及瓶頸期的限製,或是來自對固有生活模式本身的厭倦。

  中年女性的危機並不亞於男性,如果婚姻是圍城,那麼人至中年,則似到了城中之城。40歲,則被普遍視作一個坎。

  在傳統的中國家庭模式里,女性在家庭中,擔當的更多是“從屬”性角色。就像劉敏濤一樣,她說自己的生活曾是“順從的句號”,是“相夫教子”、“終日等待丈夫歸來”。40歲後,生活的重複度會更明顯。

  而往往,女性的這些付出,是以犧牲自我為代價的。

  再加上,人至中年生活、工作上的負擔又都遠甚於年輕之際,也更容易讓人在忙碌的生活洪流中,失去自我。因此,所謂中年女性危機,既是生存、發展上的危機,實際上也是自我認知的危機。而應對這種危機,往往會以自我覺醒為始,回歸自我為終。

  現實中有無數女性或多或少地在經曆這場或大或小的危機,而每個人想必都會有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曆。

  具體到劉敏濤身上,作為女演員,她也面臨著職業上的困境。在去年的一次青年電影展上,海清吐露了中年女演員遭遇的“角色少、劇本少、機會少”困境。

  這種困境同樣困擾著劉敏濤,只不過,她似乎更能從容應對了,因為至少,她已從束縛自我的藩籬中掙脫出來了。

  經曆了中年危機的劉敏濤說,“現在我好像又找到了學生時代的自己,很純粹,也很簡單”。這場危機“讓我更加直面自己內心,重新審視自己”。

  聽起來很簡單,“回歸自我、展現自我”。這甚至有些雞湯的味道。但回歸與展現的前提,是重新發現自我——做到這點,並不容易。

  劉敏濤就做到了。

  某種程度上,劉敏濤這次的自我放飛,是她對應對“中年女性危機”的一種作答。

  “勇敢做自己”,這句話已經被說爛了,如今儼然已變成喚醒女性所謂“主體意識”的消費主義號角。但真的勇敢做自己,首先肯定是掙脫很多世俗的樊籠。

  一如劉敏濤那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