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盤點疫情中“被視為明星”的西方傳染病學家
2020年05月08日14:12

原標題:法媒盤點疫情中“被視為明星”的西方傳染病學家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5月8日報導 法國《新觀察家》週刊網站5月3日發表了薩拉·哈里法-勒格朗的題為《每個國家都將本國的標誌性傳染病學家捧成了神,此中意味頗多》的文章,文章稱,在一些西方國家,傳染病學家、病毒學家或流行病學家,都成了每天向民眾彙報新冠疫情的首席科學家,其中很多國家都將這些首席科學家捧成了“神”。內容編譯如下:

他是瑞典的“救星”。他在臉書上有自己的粉絲俱樂部,其頭像被印到了T恤衫上,還有些歌曲在頌揚他。這是新冠危機最令人困惑的現象之一:瑞典人瘋狂地迷戀上了瑞典政府首席流行病學家安德斯·特格內爾。

在很多國家,傳染病學家、病毒學家或流行病學家,都成了每天向民眾彙報新冠疫情的首席科學家。德國有48歲的克里斯蒂安·德羅斯滕,柏林沙裡泰大學醫院病毒科主任。美國有79歲的安東尼·福奇,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西班牙有57歲的費爾南多·西蒙,西班牙衛生部應急中心主任。在法國則是68歲的迪迪埃·拉烏爾,地中海傳染病研究所所長。

特格內爾:“新冠病毒先生”

瑞典的情況最令人意外。

安德斯·特格內爾面容嚴肅,戴著圓框眼鏡,這位64歲的科學家與搖滾歌手沒有任何共同之處。但是幾週之內,新冠肺炎把他從暗處推到了聚光燈下。他的每日簡報像聖言一樣備受期待。在瑞典人眼中,他變成了抗擊疫情的招牌人物——“新冠病毒先生”。

瑞典人怎麼會對這位首席流行病學家如此崇拜?有的人甚至把他的頭像文在了胳膊上!自危機暴發開始,安德斯·特格內爾就每天都出現在他們的客廳里,在SVT電視台的直播間里向他們詳細解釋自己都在幹什麼。他們感到害怕時,是他讓他們放下心來。瑞典哲學家古斯塔夫·阿列紐斯認為:“民眾和特格內爾之間存在著信任關係,正如病人和主治醫生一樣。”這種做法是很有效的:75%的瑞典民眾認可特格內爾的抗疫方法。這與歐洲其他國家不同,他拒絕實施隔離措施。”

然而,瑞典《每日新聞報》則認為這有點太過了:“心理學家早已取代神,而2010年代思想家接了班。2020年代難道會是科學家們的時代嗎?”

福奇:“成熟、冷靜的成年人”

在美國,安東尼·福奇也被推到了“半神”的行列。帶有其照片的甜甜圈,印有“福奇當總統”的杯子,布拉德·彼特在“週六夜現場”模仿福奇……

這種現象級擁戴的程度與瑞典不盡相同。

在美國,這位白大褂祖父能夠震動人心,大部分原因是他與特朗普恰恰相反,能夠每天向美國民眾通報疫情的進展。民主黨人瑪爾塔微笑著說:“我們那位不成熟的白宮主人反科學、不按常理出牌,每天給我們灌輸一些假新聞。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終於有了一個成熟、冷靜的成年人,他嚐試著聚焦事實,是一個人們可以信任的科學代表。”

福奇的出現讓美國反特朗普派大大地吸了一口氧氣。

新冠“神人”(從左至右):拉烏爾、德羅斯滕、福奇與特格內爾。(法國《新觀察家》週刊網站)

德羅斯滕:與默克爾的和諧組合

在德國,卻沒有此類帶有頭像的甜甜圈或印有標語的杯子。儘管民眾比較低調,但並不影響他們將一位病毒學家捧成明星。

自從每天在北德意誌電台(NDR)發佈播客之後,柏林沙裡泰大學醫院病毒科主任克里斯蒂安·德羅斯滕就開始聲名日盛。每天午後13時,德國人都會打開收音機傾聽其播客。路德維希堡法德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亨里克·烏特韋德表示:“他就像默克爾一樣,冷靜、嚴謹、誠實。”

與特朗普-福奇二人組相反,默克爾總理和德羅斯滕形成了和諧組合,並且在德國人眼中也很成功。

拉烏爾:遭質疑的“流行病學領域的羅賓漢”

為什麼法國的抗疫總指揮官不是衛生總署署長熱羅姆·薩洛蒙?為什麼要更推崇迪迪埃·拉烏爾?缺少魅力?也許是,但不僅僅如此。哲學家、醫生安娜-瑪麗·穆蘭認為:“法國受到了對科學、醫學及醫生不待見的衝擊。”

2019年對全球144個國家和地區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法國人是全球對疫苗最不信任的。穆蘭表示:“巴斯德研究所在法國始終很高光,也因為有很多實驗室英雄活躍在各大電視台而享有正面形象,但是諸多因素結合在一起卻讓人們對疫苗不信任,也讓醫學和製藥企業受到了損害。”從20世紀80年代起就有著一長串的醫療與行政醜聞……公眾不買薩洛蒙的賬可能與此有關,因為他是這個已經失信的政府的代表。

如果有人很好地利用了這種不滿,那個人就是迪迪埃·拉烏爾。他成功地占領了媒體空間。

但穆蘭對此不無憤怒:“拉烏爾甚至自己策劃了媒體宣傳,以便將自己塑造成羅賓漢的形象。他以一個被政府拋棄的先知和民族英雄的形象示人。”她懷疑拉烏爾科學研究的嚴謹性,認為“所有這一切不過是一個姿態而已”。

【延伸閱讀】美頂級衛生專家福奇:不認同“實驗室泄漏論”

參考消息網5月6日報導 美國頂級衛生專家、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奇4日接受《國家地理》採訪時,對一些美國政客針對新冠病毒來源的說法提出反駁,稱其是“迂迴而無效的論證”。

據德國之聲廣播電台網站5日報導,科學界普遍認為,新冠病毒從蝙蝠經由一個中間宿主傳染到人類的可能性更大。

福奇對《國家地理》表示,目前沒有科學依據顯示,新冠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此外,他也不接受有關實驗室泄漏的說法。他說:“如果觀察病毒在蝙蝠體內的進化過程和目前的情況,(科學依據)會非常非常強烈地顯示:(這種病毒)在自然界中進化,然後傳給其他物種。”

這位權威學者也不接受所謂的“實驗室泄漏論”——有人在自然界發現了新冠病毒,將其帶到實驗室,然後意外泄漏了。他表示,如果這樣說,那就意味著,病毒是先在野外出現的,“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就此進行討論,我也不花時間在這種迂迴而無效的論證上”。

(2020-05-06 10:08:12)

【延伸閱讀】美媒:白宮阻止福奇赴眾院作證

參考消息網5月3日報導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5月1日報導稱,白宮正阻止安東尼·福奇到眾議院一個調查新冠疫情和抗疫措施的小組委員會作證,稱對他而言,在參與政府應對疫情的行動期間於當地時間下週作證將會“適得其反”。

《華盛頓郵報》當天下午發表一篇報導,援引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一名發言人的話稱,白宮拒絕讓福奇當地時間下週出席一個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此後不久,白宮就福奇作證一事發表聲明。

白宮發言人賈德·迪爾說:“特朗普政府正繼續全力應對新冠疫情,包括重新開放美國和加快疫苗研發,讓參與這些應對過程的人出現在國會聽證會上,將適得其反。我們將在適當的時候向國會提供證詞。”

一名要求匿名的政府高級官員說,事實上,預計福奇將出席一場參議院聽證會。

報導介紹,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一直是特朗普政府應對新冠病毒的重要人物,他是應對新冠病毒工作組的首席科學家。

他在向公眾提供科學信息方面小心謹慎,這些信息有時與特朗普總統的言論矛盾。特朗普一度轉發一條要求解僱福奇的推文,但後來否認自己有此考慮。在一些城市和州採取行動重啟商業活動之際,福奇敦促要極其謹慎地行動。他警告說,輕率行事可能導致疫情再度暴發。

報導稱,福奇的發言人並未立即回應評論請求。

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發言人埃文·霍蘭德說,一個小組委員會將聽取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擔任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負責人的托馬斯·弗里登的證詞。該小組委員會還可能尋求聽取其他人的證詞。

報導介紹,民主黨人希望恢復對大規模開支以及政府應對措施的監督,多個眾議院委員會有可能在未來幾週要求政府官員作證。

圖為工作人員在美國洛杉磯的新冠病毒免下車檢測站工作。新華社發

(2020-05-03 12:39:56)

【延伸閱讀】美傳染病專家福奇:“新冠病毒會捲土重來,甚至永遠不會消失”

參考消息網4月29日報導 美媒稱,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白宮衛生顧問安東尼·福奇博士日前警告說,如果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法不能奏效,所有人都可能會陷入糟糕的境地。他還表示,新冠病毒幾乎可以確定會“捲土重來”。

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4月28日報導,安東尼·福奇當天在參加華盛頓的一個活動時說,如果研究人員屆時沒有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來抗擊新冠病毒,那麼美國“可能會遭遇嚴重衰退”。

他還表示,即使病例開始穩定下來,這種病毒在美國也肯定會捲土重來。

他解釋,新冠病毒“不會從地球上消失”。他提到,傳染病專家正在通過觀察其他地區,如南部非洲等正在出現的疫情瞭解病毒的表現。

“在我看來,我們將無法迴避一個現實——這種病毒會捲土重來,甚至它永遠不會消失。”

福奇還警告各州不要過早重啟業務,稱這會引起疫情反彈。

福奇當地時間週二表示,他謹慎樂觀地認為研究人員能夠研發出一種疫苗來預防新冠病毒,但他補充說,沒有什麼是“可以保證的”。(編譯/湯立斌)

(2020-04-29 10:58:35)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