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一分為二”式解封背後:封鎖加劇不平等現象 民眾對解封態度分化
2020年05月08日21:13

原標題:法國“一分為二”式解封背後:封鎖加劇不平等現象 民眾對解封態度分化

法國總理菲利普在當地時間5月7日公佈了法國解封的細則,自5月11日起開始全國性的解封,並且按照目前疫情的嚴重程度,“一分為二”,採取不同的解封政策。

按照規劃,包括法國島大區、大東部大區、上法國大區和勃艮第-弗朗什-孔泰大區以及海外屬地馬約特島等疫情嚴重的地區被劃分為紅區,公園和花園等成場所仍然被關閉。除前述地區外的地區則為綠區,在感染率未上升的情況下,綠色地區的咖啡館、飯店和中學等場所將在6月份起重新開放。

菲利普表示5月11日是新階段的開始,第一階段解封將持續到6月2日,確保不會發生第二波疫情後,才可能進入下一階段的解封。

5月11日後,預計全法40萬企業將重新營業,87.5萬人復工。除咖啡館、飯店、電影院等聚集性場所外,其他所有經營場所將重新開放。此外,全法5萬所學校將有80%-85%複課,100萬學生和13萬教師將返校。

法國民眾對解封態度不一

對於解封的看法,人們意見各異。

批評者表示現在解封為時過早,他們對學校重開的可行性以及公共交通工具的安全性表示質疑。5月6日發佈的一項調查顯示,58%的受訪者不信任政府的解封計劃,超過三分之二的人認為學校將無法確保師生安全,另有74%的受訪者擔心公共交通是否安全,在巴黎地區這一數字為80%。

不少法國家長也對送孩子回校感到擔憂。不少家長在社交媒體上聲稱,即使學校開學,也不會考慮把孩子送回學校。

居住在巴黎的芭芭拉則擔心孩子們如何上學,此前她的孩子上學都是乘坐地鐵,但她認為現在地鐵的情況並不安全。

工會也有所顧慮。全國最大的教師工會(SNUipp-FSU)的聯合秘書長兼發言人Francette Popineau認為,孩子們太小了,無法保持社交距離。“很難想像他們會保持一米的距離。”她呼籲在重新開放學校前,必須確保學校是安全的。

法國東部洛里昂的內特·考卡特則希望學校盡快重開。“如果孩子在家,我就不能上班了。”他表示,自己和妻子的工作並不適合遠程,法國也不具備太多遠程工作的條件,他認為很多父母應該和他們家的處境相同。

管理海濱餐廳的Pierre Guillou則歡迎政府的解封措施,他希望解封越快越好。他的餐廳位於拉博勒埃斯庫布拉克一處渡假村內。往年這個時刻早已遊人如織,但封城後這裏變成了幽靈城鎮,漫長的海岸線上空無一人,只有推土機和挖掘機在修整海岸線。

為嚴格保持社交距離,居民出行需要限製在100公里以內,因家庭和職業原因超過住所100公里以外者,必須出示證明。解封后,人口高度集中的巴黎大區地鐵乘坐人數將受到限製,同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必須佩戴口罩。

而餐館、咖啡館、酒吧等場所恢復營業時間仍然待定,Pierre Guillou的生意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

封鎖背後,不平等現象加劇

儘管法國政府計劃陸續取消封城限製,但是對於許多人來說,封鎖所造成的損害已經造成,加劇不平等現像是其中之一。

Goundo Diawara是巴黎郊區加日萊戈內斯一所中學的輔導員,通過對家長的回訪後她發現,家長們一方面無法輔導孩子的功課,也無法提供進行遠程學習所需的工具,例如計算機和Internet訪問等。“疫情揭示了以前存在的巨大不平等。”Diawara說。

法國政府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總統馬克龍曾表示:“封城後許多孩子失學,而且存在不平等現象,因為有些人無法上網,父母也無法提供幫助。”他此前已承諾,法國解封后將馬上重開學校。

塞納-聖但尼省位於巴黎北郊,是法國最貧窮兼人口最稠密的省之一,人口大約在170萬左右,其中大部分為北非移民。2018年,該省的貧困率為28%,是全國平均水平的兩倍,失業率則比全國平均水平高3個百分點。

根據法國國家統計局(Insee)發佈的數據,2020年3月至4月期間塞納-聖但尼記錄在冊死亡總數比2019年同期高出128%,僅次於上萊茵省,是法國第二高。同期,巴黎在今年同期的總死亡率增加了約68%。

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預測法國今年將面臨二戰後最為嚴重的經濟衰退,三分之一的人口陷入暫時性失業。封城期間,巴黎郊區依靠糧食援助的人數正在飆升。

Bachir Ghouinem是巴黎北郊克利希蘇布瓦市(Clichy-sous-Bois)食品銀行的一名誌願者,他和其他誌願者把糖、意大利麵、奶酪、牛奶以及新鮮水果和蔬菜分發給當地大約1600個家庭,這是預期數量的兩倍。

克利希蘇瓦布市是是巴黎外圍郊區低收入地區之一,在疫情來臨前,該地大部分移民人口的失業率已經高於全國平均水平。46歲的納塔莉·巴拉甘在排隊等候食物時說,在危機發生前,她已經失去了托兒所的工作。

而在巴黎蒙馬特附近的一條小街上,大家自覺相隔一米,在一扇褪色的門前排起了長長的隊,門後是由慈善機構Les Restos du Coeur運營的一個分部。

在封鎖之下的巴黎,旅館和飯店可能空無一人,但食品銀行卻變得越來越繁忙。以往顧客可以進店在貨架上挑選食物,但現在由於人數過多,工作人員忙不過來,他們只能把包裝好的食物遞給門外等候的顧客。

Les Restos du Coeur董事FrançoisCoadour表示,上週的食物需求量增長了40%。他預計這一數字將繼續上升。

而領取食品的群體也發生了變化,“有工人、找不到工作只能做兼職的人、月光族,這些都是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人。”

正在排隊的瓦塔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封鎖令後她的丈夫無法工作,不久她便開始領取救濟食品,家裡的積蓄已經用完了,糧食也吃光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