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雙眼重傷連隊友都看不清 他卻能拿得分王
2020年05月08日07:35

  不管特朗普有多不可靠,但你不得不承認他有著彪悍的人生。經商成為億萬富翁,從政當上美國總統。而NBA也有這種開掛的人,無論是在球場還是在商場,他都如魚得水,在從政的道路上也是一帆風順。跟特朗普相比,只差沒有成為美國總統了……

  戴夫-賓(Dave Bing),這個名字對於許多年輕球迷來說會顯得陌生,但在NBA歷史上,他的大名卻如雷灌耳。他兩隻眼睛都有重疾,卻擁有開掛一般的人生……

  ——《童年》到《我的大學》

  如果只看童年,沒人敢想像戴夫-賓將來會成為一名出色的NBA球員。

  在他5歲那一年,玩騎馬遊戲時不慎摔倒,一顆釘子紮進了他的左眼。這畫面想像一下都感覺到疼痛,更糟糕的是,他們家條件非常差,不能給予太好的治療條件。

  賓的父親是個瓦匠,屬於貧困家庭。他們無法支付昂貴的醫療費,只能選擇作一個簡單的手術,然後就回家,讓小戴夫左眼自行痊癒。

  他已經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樣,左眼視線一直模糊不清。但這並沒有影響他對體育的愛好,在高中時代,他就已經小有名氣的籃球和棒球雙料明星。高中最後一年,他成為籃球錦標賽MVP,入選全美最佳陣容。

  1962年戴夫賓高中畢業,各種名校向他拋來橄欖枝,包括華盛頓大學、UCLA和密歇根大學。這些名校,戴夫-賓竟然都看不上眼,他最後到了錫拉丘茲大學。理由有點搞笑,他認為,在名氣小些的學校能得到更多上場時間。

  賓的選擇是正確的。在錫拉丘茲大學的第一個賽季,他平均每場得25.7分和11.3個籃板。錫拉丘茲大學取得了22勝6負的戰績,而此前一個賽季僅為8勝13負。

  在大四時,他已經是全美國的名人,成為錫拉丘茲大學39年來第一個入選全明星的球員。對手對隊的評價是:這傢伙的技術,早已經領先於這個時代。

  ——《鷹之歌》——在NBA展翅

  高中和大學只是小試牛刀,NBA才是戴夫-賓的天空,他可以展翅高飛。

  1966年的選秀大會,戴夫-賓以榜眼的身份加入活塞。在戴夫-賓功成名就之後,已經很少人記得當年的狀元是誰。

  從1966年到1978年,戴夫-賓打了12個賽季,前9個賽季都是在活塞。他的整個生涯,球隊的戰績並不好,從沒打進過分區決賽。1977-78賽季,他在NBA的最後一年改投塞爾特人,連季後賽都沒打進。

  雖然戰績不佳,但他的個人技術水準卻沒話說,堪稱全能。當時有一名球探的結論是:賓也許不會在每一項技術上最強,但沒人能像他這樣全能。

  第一個賽季,他就平均每場得了20分、4.5個籃板和4.1次助攻,成為“最佳新秀”毫無懸念。

  職業生涯前7個賽季,他場均都在20分以上,在第二個賽季,他就場均得了27.1分,成為得分王。要知道,當年聯盟還有張伯倫、謝利-韋斯和維爾金-貝勒這些大咖。能力壓這三人中的任何一位,都足以名垂青史。而且,戴夫-賓還是20年來第一個成為得分王的後衛球員。

  上帝總是跟他眼睛過不去,在1971-72賽季,他在與湖人比賽中受傷,右眼被戳到重傷,視網膜部分脫落。醫生看了之後說:“你的籃球生涯算是結束了……”

  醫生很快就被打臉。兩個月後,戴夫-賓不僅重回場上,而且平均每場還能得22.6分和7次助攻。接下來的賽季,他罰球命中率高達80%,創下生涯紀錄。

  前輩弗雷德-史高拿里瞎了一隻眼仍能打NBA,戴夫-賓也可以。“視網膜脫落那一年,我根本看不清隊友,我只是時刻記住,把球朝著同樣隊服的球員扔過去就行。”他後來回憶時說。

  雖然沒給球隊帶來太好的戰績,但戴夫-賓個人卻取得了輝煌的成就。7次入選全明星,2次入選第一陣容,1976年全明星賽MVP。他的球衣在活塞退役,而他在1990年進入奈-史密夫籃球名人堂,1996年NBA50大巨星也有他一席之地。

  ——《在人間》——縱橫商場和政壇

  34歲退役,戴夫-賓的人生才剛開始。在底特律,以他的知名度,要做點事還算容易。他靠貸款買下了一塊地皮,創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型鋼鐵公司。

  在NBA賽場上縱橫超十載的球星,在商場也呼風喚雨。僅過了10年,他的小公司就成為全美10大黑人企業,1990年交易額達到6千萬美元。然後他收購了一家製造公司,繼續壯大。

  2007年,戴夫-賓的集團下已經擁有10家公司,年營業額高達5.5億美元。

  打籃球沒有讓他成為億萬富翁,通過經商做到了。戴夫-賓一直關注公益事業,為社區和貧困人群提供幫助。

  他已經是底特律的一個傳奇,名字幾乎家喻戶曉。在2008年他宣佈競選底特律市長時,得到眾多NBA球星的力挺,包括“微笑刺客”艾沙亞-湯馬士和比立斯,前總裁大衛-史端也不遺餘力地支持。

  成為市長,幾乎是水到渠成的事。他希望把球場和商場的成功經驗帶到這個新的領域,“為挽救這座城市,我會去做我該做的事,我從未放棄!”

  底特律是一個沒落的汽車城,要想力挽狂瀾已經不可能。雖然戴夫-賓非常努力,底特律的情況略有好轉,但不可能讓這座城市重生。

  2013年,戴夫-賓卸任時,他已經70歲。開掛的人生,也許還會有新的傳奇。

  (吳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