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人美髮師為16支援鄂醫療隊義務理髮2476人次
2020年05月08日02:11

  原標題:殘疾人美髮師為16支援鄂醫療隊義務理髮2476人次 疫情結束後希望繼續服務社區

  “想為武漢1000個社區義務理髮”

  宋忠橋(後排中)疫情期間為援鄂醫療隊義務理髮

  關門歇業101天的武漢市武昌區精英美髮中心,在勞動節當天重新開業。這個開業時間相比從4月8日就陸續恢復營業的武漢其他美髮店算是“滯後”了。原來,推遲到5月恢復營業的原因,是由於美髮店老闆宋忠橋一直在為16支援鄂醫療隊義務理髮。

  北京青年報記者瞭解到,從1月28日到4月12日,宋忠橋為16支援鄂醫療隊義務理髮2476人次。直到送走了最後一批醫療隊,他和徒弟們才結束了近80天的連續工作,開始居家隔離。14天后,核酸檢測結果出來後,宋忠橋的美髮店才開始重新迎客。

  一天一站就是六七個小時

  1965年出生的宋忠橋是個土生土長的武漢人,自幼患小兒麻痹症導致右腿殘疾,他至今行動都離不開枴杖。宋忠橋從事美容美髮教學培訓工作30餘年,是國家一級形象設計師,全國技術能手,先後榮獲湖北省首屆“楚天名匠”、湖北省首席技師。

  疫情期間,原計劃與家人吃完團年飯後返回蔡甸區的宋忠橋,因武漢實施交通管製滯留在了武昌區。“我當時網上看見不少護士剃光頭,一方面想著光頭對於很多女性來說接受困難,另一方面光頭的摩擦力太小其實也不利於防護工具的固定。所以我就想為醫護人員們剪出又美觀又實用的短髮。”

  為了實現這樣一個簡單的想法,宋忠橋帶著兩個徒弟在疫情期間的武漢連續工作了近80天,為16支援鄂醫療隊義務理髮2476人次,有時候一天要輾轉好幾個醫療隊駐地。“我們一般早上8點出發,晚上9點左右離開,每天服務少的時候十幾人,多的時候80多人。人最多的時候比我們疫情前的工作量大兩三倍,一天一站就是六七個小時。”宋忠橋回憶。

  實際上,在疫情暴發期的武漢,做出這樣一個義務為醫護人員理髮的決定並不容易。宋忠橋坦言,當時自己也擔心害怕過。“我甚至給家裡人留過類似遺囑的信,告訴他們如果我真的不幸感染希望他們也能繼續我的公益事業。還好不管是我還是援鄂醫護人員,大家最後都很平安。”

  設計“戰疫天使波波頭”

  為了同時滿足醫護人員的防護需求和美觀需求,宋忠橋設計出了一款後來被稱之為“戰疫天使波波頭”的髮型。

  宋忠橋介紹,當時很多在ICU工作的護士告訴他,在ICU工作要穿三層防護服,工作半個小時以上就會出很多汗,汗水有時候會順著鬢角和後頸的頭髮滴下來,讓他們十分困擾。為瞭解決這個問題,宋忠橋先讓隊員們戴上防護帽、護目鏡,仔細觀察後他得出結論,醫護人員後頸處的頭髮只能留三釐米以內,鬢角必須推掉,劉海不能超過眉毛。

  最終,宋忠橋決定把女性醫護人員的長髮剪短至後頸部,不超過三到五釐米,推掉鬢角方便戴口罩和護目鏡,劉海可以側分或者修短,其餘的地方剪成“波波頭”。這樣的髮型紮起來可以很俐落地全部塞進防護服,披散開也是時尚幹練的“波波頭”。男士髮型則是底部至後頸部“推平”,其餘地方剪出層次感碎發。待他們脫下防護設備,洗順頭髮後,風采依舊。

  “後來這個為女性醫護人員設計的髮型反響非常好,我們就把它叫作‘戰疫天使波波頭’。直到現在還有已經返家的醫護人員說等疫情過去了,要來武漢再找我剪這個髮型。”宋忠橋說。

  顧客先預約 進店後測體溫

  宋忠橋的理髮店已經復工一週,為了達到防疫要求,店裡目前實施預約製。“顧客先預約,到店以後測體溫做登記,按防疫流程來。”宋忠橋說,現在每天店裡接待的顧客在20人左右,只有疫情前客流量的一半。“而且現在的顧客基本都是剪頭髮,燙髮染髮幾乎沒有。”

  雖然客流量還未恢復,但是宋忠橋對未來仍然充滿信心。“我的三家美髮店的大部分員工都已返崗復工。在疫情結束後,我希望能夠帶著大家一起進入武漢的1000多個社區義務理髮。”

  文/本報記者 李卓雅 統籌/池海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