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這位“美國李蘭娟” 美國疫情恐怕會更糟
2020年05月08日19:51

  原標題:確診近130萬!如果不是這位“美國李蘭娟”,美國疫情恐怕會更糟…

  來源:環球人物

  一邊是口無遮攔讓自己收拾爛攤子的特朗普,一邊是為了指揮防疫不得不維護的聯邦政府威信,伯克斯這幾個月以來內心的崩潰只有上帝才能領會。

  如果說福奇是“美國鍾南山”,那麼優雅而端莊的黛博拉·伯克斯就是“美國李蘭娟”。

  最近一段時日,特朗普的疫情發佈會上,屢屢出現在他身後的伯克斯登上了熱搜。作為一名公共衛生領域專家、白宮疫情工作組協調員、特朗普疫情發佈會的常客,伯克斯每天換一條絲巾的造型讓人覺得優雅從容。

  但誰能想到,自疫情暴發以來,她就被特朗普“跳躍”的疫情政策和美國嚴峻的疫情形勢折磨得焦頭爛額。

  一邊是口無遮攔讓自己收拾爛攤子的特朗普,一邊是為了指揮防疫不得不維護的聯邦政府威信,伯克斯這幾個月以來內心的崩潰只有上帝才能領會。

  有人說,雖然美國目前疫情嚴重,但如果沒有伯克斯,恐怕還會更糟。

  防疫重擔在身,卻又要與各方勢力來回扯皮,這位“美國李蘭娟”的內心估計每天都在疾呼:“我為這個美利堅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太難了!”

  “攔住特朗普!”

  在疫情面前,公共衛生安全和經濟形勢對特朗普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殘酷的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3月24日,特朗普在發佈會上高調宣佈,希望美國在復活節(4月12日)之前全面復工,隨後還撂下一句耐人回味的狠話:“我們不能讓防疫措施造成比疫情更大的(經濟)危機。”

  當時,伯克斯本來面無表情地站在特朗普後面,臉上忽然掠過一絲無奈。

  就在同一天,美國新冠肺炎新增病例開始大暴發,累計病例突破了4萬。“羅斯福”號航母也在當天發現了第一個病例。

  而對於特朗普的說法,伯克斯與福奇的看法出奇得一致——此時復工,無異於自尋死路。

·福奇(左)與伯克斯
·福奇(左)與伯克斯

  發佈會結束後,伯克斯便與福奇一道前往白宮。他們隨身攜帶了大量數據,目的很簡單——“拚死”攔住特朗普。

  伯克斯這種做法近乎“死諫”,畢竟在那之前,特朗普已經處理了好幾位“應對疫情不力”的官員和專家,還曾因疫情問題與醫療專家“大吵一架”。

  沒人知道當天福奇和伯克斯跟特朗普談了多久,具體談了什麼,但是在3月30日,特朗普改口稱:“建議大多數人待在家裡,避免10人以上的聚集。”

  據美媒報導,伯克斯去往白宮時,帶了一個數據模型,估計出全美將有10萬至24萬人死於新冠病毒。如果不加以遏製,最高會導致220萬美國人死亡。

  美國人信任伯克斯,因為她是那個呼籲美國人“接觸物品後先洗手,並且要用肥皂洗20秒以上”的人。就像李蘭娟和鍾南山對中國人叮囑的一樣。

  有一次,特朗普在疫情發佈會上大談自己的政績,結果幾家美國電視台直接切斷了直播信號,等到伯克斯發言時才切換回來。

  MSNBC的主持人查克·托德直接提醒觀眾:“發佈會上不是所有人都能提供有用的信息。”

  被罵還要收拾爛攤子

  伯克斯與特朗普的關係有點“搞笑”。有時候她會想衝上去摀住特朗普的嘴巴,但現實不光不允許她這麼做,她還要默默為特朗普收拾爛攤子。

  4月23日,特朗普在發佈會上說出了驚世駭俗的“注射消毒劑療法”,原話是:“假設你通過皮膚或以其他方式將那些光(紫外線)帶進體內,然後我看到那些消毒劑,在一分鍾內消除病毒。我們有辦法可以那樣做嗎,用類似通過注射入體內,或幾乎類似的清洗做法?”

  最後這句靈魂拷問,問的就是當時站在他身後的伯克斯。

  聽到這話時,伯克斯整個人都傻了,不知所措的表情甚至上了媒體頭條。有網友說,那表情像極了接到客戶要“五顏六色的黑”時的設計師。

  “那個研究是關於如何殺死表面的新冠肺炎病毒,並非治療方法。”伯克斯當時還是保持了克製與優雅,也給特朗普找補了點臉面。

  4月24日,針對世界網友對特朗普“消毒劑注射法”的嘲笑,她又辯護道:

  “他(特朗普)是個聽了什麼新消息,就喜歡大聲說出去的人。他總是把民眾的健康和安全放在第一位,這可以從他儘管知道會影響經濟,但還是支持實行抗疫指導方案看出。”

  其實,這不是她第一次為特朗普辯護。

  3月27日的疫情通報會上,特朗普“拳打紐約州州長,腳踢密歇根州長”,指責他們應對疫情不力。之後,他突然回頭向伯克斯問道:“你會因此責怪州長嗎?”

  尷尬的伯克斯沒有說話,忽略了這個問題。

  後來,伯克斯出來打圓場:“美國沒有一個州、沒有一個都市區可以倖免,我們越快做出反應,各州和都市區就越快做出反應……這樣我們才能共同前進,保護大多數美國人。”

  這些“強行辯護”讓本來深受美國民眾信任的她也出現了“信任危機”。有網友嘲諷道:“真是為了保住工作什麼都肯做啊。”

  實際上,伯克斯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她受聘於聯邦政府,任職於副總統辦公室,不能直接越過總統向公眾彙報,只能私下糾正特朗普錯誤。並且維護聯邦政府的威信也是她的工作,畢竟防疫工作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中樞。

  3月23日,伯克斯在疫情發佈會上主動說“自己前幾天也發燒了”,沒想到話還沒說完,特朗普“咻”地一下退出去好遠。然後,她尷尬地接著說:“是因為血糖的原因,我查過核酸檢測了。”特朗普這才輕鬆地歎了一口氣。

  網友說,這段插曲很好地表現了伯克斯與特朗普的關係:“他們忽近又忽遠。”

  困境面前保持優雅的女性

  前些天,伯克斯因為每次發佈會都換一條絲巾上了國外的熱搜。

  有人批評她“這種時候還愛美”,但大多數人覺得這種女性特有的柔美優雅氣質安撫了許多焦慮中的人。

  一個公共衛生領域的專家、一個叮囑民眾“多洗手,如何洗手”的醫學家、一個為了維護防疫指揮系統(聯邦政府)的威信每天默默付出的人,是不會對於美國當前的疫情形勢無動於衷的。

  只是在恐怖的疫情面前,恐慌並不能戰勝它,只有冷靜地面對才行。

  此前,伯克斯一直是全球抗擊愛滋病的領導人物。從1983年開始,她便與愛滋病作鬥爭,當時愛滋病都還沒有命名。

  那時的她,面對的也是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對手”,但依然能保持冷靜。

  關於她,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

  上世紀80年代,她還是一名軍醫時,在愛滋病嚴重地區生孩子需要輸血,結果在疼暈之前對丈夫大喊:“不要讓他們給我輸血!”

  後來她是如何渡過這道難關的,人們不知道,但據美媒報導,當時她的血源確實被確診感染了愛滋病……

  30多年來,伯克斯一直在帶領團隊研究傳染病,並完成了曆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愛滋病病毒疫苗試驗之一——RV 144疫苗試驗。

  更難能可貴的是,她不光作為一名醫生帶領團隊對抗著愛滋病,還作為一名女性在非洲大地上留下了女權的影響力。

  在肯尼亞,年輕女性感染愛滋病病毒的風險比年輕男性高出了2倍,背後的原因正是性暴力。她在肯尼亞多次呼籲社會,要保護年輕女性不再受到性暴力侵害。

  作為一名醫生,她有著過硬的專業技能;作為一名政客,她有顧全大局的覺悟;作為一名女性,她身上也有安撫焦慮人群的魅力。

  如今,很多外國網友稱她為“絲巾夫人”。

  推特上一位名叫Victoria·斯特勞特的網友,專門為她開了一個叫“德博拉·伯克斯圍巾”的賬戶,將她在發佈會上佩戴絲巾的照片弄成了照片牆。他說:“這些圖片能讓人們在鋪天蓋地的疫情報導中換換腦子。”

  而《華盛頓郵報》時尚評論員羅賓·吉夫漢對她的評價更為專業:“伯克斯打破白宮女性官員戴珠寶、著正裝的經典穿衣風格,使她的形象尤為突出。”

  “伯克斯集審美品味與專業素質於一身,她用她的絲巾彰顯了輕鬆愉悅的格調。同時,伯克斯博士是一名講話簡潔清晰、真正有成就的女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