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的珠峰史詩:白雲之上 是中國對世界的承諾
2020年05月08日14:39

  2008年5月8日,12年前的今天。

  猝然提起,或許你已記不清那年那天有何特別。讓我給一個小小的提示:那是一個“適合”登頂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的日子。

  2008年5月8日,奧運聖火登頂珠峰。

  想起凜凜寒風中,那愈發鮮豔的五星紅旗,與承載著千年文明的祥雲火炬了嗎?

  當神聖的奧運之火第一次與雄壯的珠穆朗瑪相輝映,它帶著華夏兒女最美好的祝願,在地球之巔照亮了整個世界。

  2008年5月8日,一行19人的登頂隊合力將北京奧運聖火帶上了珠穆朗瑪峰,並由最終選出的5名火炬手點燃火炬,傳遞至峰頂。古希臘神話中源自太陽神的奧運聖火,經過迢迢萬里,最終被來自中國的勇士們送到了距離太陽最近的地方。

  北京奧運火炬珠峰登山隊向珠峰頂端攀登。

  8844之火

  那確實是適合攀登的一天。

  時任中國登山隊隊長王勇峰後來在接受採訪時回憶說,淩晨三點出發後,全隊的攀登速度可能超出了正常速度一倍,“通常情況下,衝頂過程需要7至10個小時,但在5月8日那天,中國登山隊的衝頂耗時大約只有5個小時。”

  9點稍過,負責保管火種的羅布占堆拿出了一直背在身後的火種罐。

  引火棒點燃。

  “我叫羅布占堆,是2008北京奧運火炬珠峰傳遞中國登山隊隊員,來自西藏登山隊、西藏登山學校。”在簡短且伴隨著沉重呼吸聲的自我介紹過後,羅布占堆點燃了引火器 。

  隨後他轉過身,身後的隊友早已雙手擎住火炬。引火器和火炬對接的一瞬間,鮮豔的火光噴射而出,直指雲霄。

  奧運聖火首次在珠峰點燃。

  伴隨著背景音中呼嘯的風聲,首棒火炬手、此前曾經兩次登頂珠峰的女隊員吉吉雙手高舉火炬,一步步向上走去。沒有登山索的輔助,她緩慢移動的側影雖然並不穩定,但火炬的高度卻絲毫沒有降低。

  鏡頭轉換,第二棒火炬手王勇峰早就等在了前方。交接過後,他一手將火炬高高舉過頭頂,另一手拉著登山索——在他兩步之外,有一個台階高度的坎。

  平日裡,孩子眼中這都算不上什麼障礙;但在海拔超過8800米的環境下,王勇峰幾乎是一個腳尖一個腳尖地向前挪,中間還停下來穩了穩身子。片刻寧靜中,只剩他喘著粗氣的聲音。

  第二棒火炬手王勇峰。

  然而鏡頭拉近,他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容,哪怕鬍子都已結霜。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異樣,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為了向全世界展現中國登山隊員完成了火炬上珠峰的壯舉,我們事先就定下了方案:5名火炬手在珠峰傳遞火炬時,必須摘下氧氣面罩,露出自己的真實面容。”王勇峰迴憶道:“但在摘下氧氣面罩的那一刻,立刻就喘不上氣了,有窒息的感覺。” 

  上了“台階”,鮮紅色的火焰傳至時任西藏登山學校校長尼瑪次仁手中的火炬上。

  尼瑪次仁大步攀登。

  他轉過身,高喊一句“One world,one dream”,而後大步向上攀去。尼瑪次仁說,當時他付出巨大體力,堅持以小跑的姿勢傳遞火炬,就是為了傳達一種精神、一種力量:“身為一名運動員,我要向世界展示奧林匹克精神;作為一名中國人,我要為祖國和民族爭光!”

  而後,他將聖火傳至下一棒,第四位火炬手轉身。鏡頭中,他的五官被漫天風雪遮蓋,只見在逐漸陡峭的山坡上,他以八字腳的姿勢,一步一步向上攀登。

  奧運聖火珠峰傳遞最後一次交接。

  直至最後一次交接前,人們才看清,那是人生中第一次登頂珠峰的在讀大學生黃春貴。就在此時,在隊員的簇擁下,當時僅有22歲的藏族女生次仁旺姆手中的火炬被點燃。

  隨後,次仁旺姆在海拔8844.43米的世界最高峰高舉起“祥雲”火炬。火光照亮了五星紅旗、奧林匹克五環旗和北京奧運會會徽,中國兌現了申奧時許下的——讓聖火登上珠穆朗瑪的諾言。

  奧運火炬高舉在珠峰峰頂。

  七年之約

  中國、奧運和珠穆朗瑪之間的約定,在申奧之初就已許下。

  2001年申奧之際,中國申奧代表團向國際奧委會和世界承諾,如果2008年奧運會在北京舉辦,將會把奧運聖火帶上世界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瑪峰。

  這大膽新奇的創意一經提出,聽者為之歎服。

  北坡登頂珠峰並點燃火炬難度巨大。

  但這並不容易。因為珠峰北坡,由於極寒的天氣和陡峭的地形,一直被西方登山者稱為“死亡之路”。他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堅信,想從北坡攀登這座“連飛鳥也無法飛過”的山峰,“幾乎是不可能的”。

  中國登山者要在這裏點燃奧運聖火,難度可想而知。這意味著攀登者們不僅要克服“北坳”和第二階梯的天險,更要保證火種和火炬的燃燒。

  因此,在2006年北京奧運會火炬接力方案獲得國際奧委會批準後,各項準備工作便立即開始;2007年,中國氣象局部門成立的珠峰氣象服務保障隊也進入實地演練;同年,航天科工正式向北京奧組委提交燃燒技術驗收。

  最後的登頂團隊由19人組成。

  2008年,雖然最終的火炬傳遞由5名火炬手完成,但登頂團隊是由分工不同的19人構成,整個登山隊更是包括36人,這當中還不包括前期的設施建設和物資運輸團隊。

  最終,聖火駕祥雲,珠峰添奇彩。

  12年前的這次火炬傳遞,是中國科研人員、登山隊員、氣象部門、後勤保障等部門通力合作近兩年的成果,更被認為是中國代表團在北京奧運會上獲得的“第一枚金牌”。

  聖火在登頂團隊手中傳遞。

  12年傳遞

  “那一刻,所有的歡呼都發自肺腑。之前登山隊老說榮譽和光榮,都有點膩了。可當親眼看到奧運聖火在珠峰點燃時,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光榮。”說話間,王勇峰彷彿又回到了那震動世界的一刻。

  奧運聖火珠峰傳遞所帶來的,不僅僅是榮耀。哪怕在王勇峰幾十年的攀登生涯中,這也算是真正的頂峰,更不用說最後兩棒年輕的火炬手。

  12年過後,彼時第一次登頂的珠穆朗瑪峰的第四棒火炬手黃春貴,如今已經完成了登上五大洲與南、北極最高峰的。有報導稱,他是第一位做到這一點的中國“80後”登山者。

  5月6日,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再出征,當年的小隊員已成隊中骨幹。

  就在日前,2020珠峰測量登山隊已經出征,又一次向世界之巔進發。在這個隊伍中,登山隊隊長次落、攀登教練李富慶都是當年那支奧運火炬珠峰傳遞隊伍的教練員;攀登隊隊長袁複棟,當年只是隊中的一名小隊員,如今他已是中國新一代登山隊的骨幹。

  登山屆有句名言:因為山就在那裡。

  穿越12載光陰的傳遞,當年被英雄們高高擎起的火炬似乎仍然在那裡。它照亮了這條登山路,永恒不息。

  編輯:嶽川

  責編:盧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