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讀書?這裏是四位閱讀者的故事
2020年05月07日19:47

原標題:為什麼讀書?這裏是四位閱讀者的故事

第 25 個世界讀書日剛過去不久,那可能是一年中談論閱讀和讀書最多的日子。

如果日常生活也有一個話題榜,那一天的榜單上,“閱讀”和“讀書”這兩個話題詞後面一定是個“爆”的圖標。

但一年之內的另外 364 天,我們是如何看待閱讀的?

四位特殊的讀者,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他們來自得到 App 首屆「破萬卷節」的領讀人活動。過去兩週內,他們共讀 148 本年度推薦電子書,分享他們的專業經驗與讀書筆記。

領讀活動接近尾聲,我記錄下他們的故事——閱讀意味著什麼,又將什麼帶進了他們的生活?

“怎麼能做到永遠這麼快樂?

哭的時候別讓人看見。”

何鹿其

脫口秀演員,喜劇編劇

領讀:《如何成為講話有趣的人》

何鹿其早在六年前就開始接觸脫口秀表演了。

剛開始他只是作為觀眾去看了幾場演出。他看的第一場演出是在繁星戲劇村,主辦方是北京脫口秀俱樂部,現在很多活躍在北京的脫口秀演員,當時都在北京脫口秀俱樂部。演出一場一場地辦,有人開始做培訓,他就去上了一次課。

那時候整個圈子人很少,大家對脫口秀的認識和認可度也不是特別高,上完課就自己寫本子,寫完之後就上台,那時候也沒什麼別的事,一邊上課一邊練,慢慢地跟大家一起玩,何鹿其成為一名兼職的脫口秀演員。

後來因為換工作、搬家的原因,脫口秀演出慢慢淡出了他的生活。這段時間里,原先北脫的那些演員還在堅持寫稿、演出,有一些演員也從北脫出來,組建了自己的俱樂部。

轉折的契機發生在 17 年 9 月,他又去看了一次單立人的演出,發現跟以前很不一樣了。台上有一半的演員是之前自己認識的,但他們的表演非常的專業,笑點非常密集。整個表演現場的氣氛也跟兩年前完全不一樣。

這種氣氛再次喚起了他對脫口秀那種熱情和嚮往,他重新開始投入脫口秀的練習。

在北京,每週一二三四是各個脫口秀俱樂部的開放麥時間,五六日商演,只要你有段子,總有場地讓你表達。不少優秀的演員從開放麥走向了更大的舞台,也有越來越多的觀眾,喜歡上脫口秀這種表演形式。

正常的商業演出,要求每分鍾平均要有四個以上的笑點,對於一場拚盤演出(五六個演員拚成一場演出),每個演員要準備10-15分鍾左右的段子,對於大部分脫口秀演員來說,要打磨出這十幾分鍾的段子,其實需要付出很長的時間。

真的往這一行里紮的人才會懂,脫口秀演員在現場看似隨意的段子或是現場的即興互動,其實都是台下不斷練習與磨練的結果。

但是何鹿其在這個中間,發現了另外一種可能性。

絕大多數普通人並不需要上台去表演脫口秀,但是幾乎每個人都需要寫朋友圈、寫文章、做演講。脫口秀中的幽默技能,恰恰可以幫助普通人,把文案寫的好玩一點,有趣一點。

這個思路,跟何鹿其在「破萬卷節」領讀的這本《如何成為講話有趣的人》思路很像。

作者大衛·尼希爾是一位專業的脫口秀演員,尼希爾不單單告訴讀者怎麼寫脫口秀的段子,還手把手地教讀者用段子來提高社交力和演講力。

“就像降維打擊,脫口秀是每分鍾里密集地放三四個段子,一講十五分鍾。但是演講里,你只要能夠在五分鍾裡面放一個段子,就可以更好的抓住觀眾的注意力。”何鹿其說。

他在得到的知識城邦中分享怎麼把脫口秀幽默的寫作方法應用到日常寫作里,讓大家能用起來。成為脫口秀演員必經的訓練,被何鹿其整理成了日常生活中能用得到的幽默“殺器”。

“怎麼能做到永遠這麼快樂?哭的時候別讓人看見。”

這是 148 位領讀人中的另一位——《每天聽本書》專職作者陳章魚對快樂秘訣的回答,也很適合用來形容何鹿其熱愛的脫口秀。

《如何成為講話有趣的人》里,作者提到一個故事:有人問一個脫口秀演員,你們是不是就是把生活中發生的倒霉事當笑話啊?他說:現在還不是,以後就是了。

負面情緒經過時間和空間的加工,變成脫口秀的段子,是我們經常在脫口秀里能見到的情形。

事實上脫口秀不僅是一種娛樂方式,一種可以運用在日常生活工作中的技能,也是一種思考方式:“普通人學會幽默,也是用一個獨特的、有趣的視角,去觀看你的人生,看到真相,看到痛苦,然後從中看出現實的荒誕。”

“很少想二十年以後的事,

直到做了你的媽媽。”

蔣文衡

會計行業從業者

領讀《兒童發展心理學》

懷孕,打亂了蔣文衡的所有規劃。

蔣文衡原本在東莞的一家會計事務所工作,剛畢業不到一年的她,憑藉著在校與實習期間的業務表現,拿到了超出同學不少的高薪。

正是奮鬥的年紀,蔣文衡每天七點半起床,八點二十出門,晚上 9 點才到家,忙碌一點就會到 10 點之後。

在她原本的計劃里,2020 年要考駕照、買輛車,為下一年開工作室存錢。孩子,排在夫妻二人相對靠後的時間表裡。

但疫情期間,許多人意外成為計劃外的準父母,蔣文衡和丈夫成為了其中之一。

“一個生命它來了,我們就應該尊重他的出現。”猶豫了幾輪,蔣文衡決定接受命運的安排,成為母親。

才 21 歲的年紀,理想生活的樣子還不太清晰,就要適應新的角色。

像許多新成為父母的人一樣,蔣文衡立刻開始通過各種渠道學習孕期和育兒知識。她下載了母嬰 App,登記了預產期之後,系統會自動按照她所處的階段為她推薦相關的課程,飲食、運動、產檢相關的指導都包涵在內。

除此之外,蔣文衡開始在得到上讀《兒童發展心理學》,這本書詳盡綜述了從懷孕伊始到青春期結束,孩子的心理髮展階段。

儘管距離孩子誕生還有 6 個月,距離她或者他走完青春期,還有十多年,但蔣文衡的想法很樸素:“我希望我的孩子以後成為一個有知識、有禮貌、有素質的人,所以想早點瞭解他的心理成長狀態,這樣才能更好地教育他。”

實際上對於還在孕初期的她來說,讀這本書與其說是為了育兒做知識儲備,不如說是讓閱讀幫助自己適應人生的全新角色。

“很少想二十年以後的事,直到做了你的媽媽。”這是得到 App 某年三八節海報上的話。《兒童發展心理學》的作者在序言裡面寫的一段話,也在表達類似的意思:“致我們的孩子,他們豐富了我們的生活。”

蔣文衡開始更深刻地意識到,養育一個孩子,不像學校里的考試,學完一本書背好所有的知識點就能過關斬將,但通過提前準備、不斷學習,可以更踏實、更有條不紊地迎接人生新階段的到來。

“中國人有這個衝勁、

想把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

就憑這一點我覺得有希望。”

楊昊哲

製造業從業者

領讀:《溢出:中國製造未來史》

楊昊哲在山東經營著一家 28 年歷史的節日裝飾品工廠。

這家工廠從設計、生產、採購、外加工、銷售到外貿全部涵蓋。在歐美、日韓乃至非洲的商超里,人們買回家的節日裝飾品,有許多都出自楊昊哲的工廠:“大型超市比如美國的沃爾瑪、澳州的 Kmart,英國的 Tesco、日本的大創……我們都做過訂單,一些小國家像亞美尼亞、馬耳他都有我們的客戶。”

換句話說,從 28 年前起,這家工廠就成為了全球外貿供應鏈上的一環,

楊昊哲接手工廠的經營,是從 2010 年從英國讀完研究生回國開始。

那時候國內電商已經很火熱, 2010 年底他開始運營阿里巴巴上的店舖,2011 年初的時候,就已經做到了聖誕裝飾品關鍵詞排名前五名的水平。電子商務的紅利期過去後,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老客戶身上,這是他自己實踐中摸索出來的經驗,“20%的老客戶能給你提供 80%的利潤”。

除了聖誕產品,復活節、萬聖節、情人節,他也會做一些促銷產品,比如給巧克力糖果品牌做糖果瓶、糖果袋,還做過刀叉套、方向盤套,以及玩具和服裝的加工等等。

20 多年間,他經過了許多起起伏伏,外部環境的變化會很直接的反映在訂單的變化上。現在做外貿的人多了,訂單分散,訂單量比以前小很多,以前多的時候一個貨可以定好幾十個集裝箱,再加上互聯網的興起,零售業競爭加劇的同時溝通也更便捷,客戶現在不再一次性定太多東西了。

楊昊哲一度對所處的製造業很擔心:“我覺得這不能做,那不能做,萬一勞動力成本不斷上漲,這不就慢慢死掉了嗎?客戶給的價錢就這麼高,但如果勞動力成本在不斷地上漲,售價減去成本,利潤不就越來越低嗎?我們怎麼還有發展的空間呢?我是比較悲觀的。”

但羅振宇 2020 跨年演講“中國為什麼有前途”的部分,以及外交學院教授施展所著的《溢出》,給了他一些希望。

在《溢出》一書中,施展教授在長三角、珠三角地區以及以越南為代表的東南亞國家製造業調研的基礎上,對中國製造業的未來給出了樂觀的預判:中國製造正在溢出。中國製造不是在以一種線性的方式轉移,你有了,我就沒有;而是在以一種網絡的方式,向外生長、擴展、延伸,你有了,是對我的增強。

正如《越南年度經濟報告》的主編所說,中國製造業向越南的溢出,其實是把越南接入到整個中國製造業的網絡中。

樂觀的依據,來源於規模,來源於中國強大的供應鏈,來源於中國人空前強大且獨有的結網能力。

身處於製造業變革的時代漩渦之中的楊昊哲,以自己的從業觀察印證了這一點,“我有一個客戶做棉布的訂單,前幾年他把訂單從中國的工廠轉向印度的訂單,但是他發現交貨期也不行、質量也不行、服務也不行,後來還是把訂單拿回中國做。”

他自己去國外看市場,聯繫客戶,拜訪國外不同類型的零售商店,也去國內南方觀察其他同行的生存狀況,楊昊哲得出結論:“我這個工廠製造方面沒有問題,客戶方面也沒有問題,供應鏈還有下面的生產能力都沒有問題,我就很有信心了。做一個靠譜的供應商,即使價格不一定是最好的,但設計、質量和交期能保證,客戶就不會放棄我,選擇東南亞和非洲的工廠。”

“找對了方向和模式,製造業還是有一定生存空間的。而且中國人確實是比較努力的,我們有這個衝勁,想去賺錢,想通過奮鬥把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就憑這一點,我就覺得還是有希望的”,他說。

楊昊哲在「破萬卷節」報名成為《溢出》的領讀人。身為一名資深從業者,他反倒不打算將書中內容做詳盡的解讀,而是以此為出發點,讓大家引申開去講、去聊,將施展在書中談到的內容作為一個工具、一個中國製造業未來時的思考模型來用。

“大家讀這本書又不是為了考試,也沒有人出題考你,書上的東西也不一定全部是對的,誰也不可能預測到未來絕對是什麼樣的。”他說,“但只要能讓讀它的人有啟發,讀這本書的目的就達到了。”

“我們無法戰勝死神,

但可以優雅老去。”

周寧

人民衛生出版社編輯

領讀:《優雅老去:前 100 歲的健康指南》

從兒時在父母的書架上翻書看開始,周寧的職業生涯似乎就已經註定了——家裡的醫學書籍和骨架模型給了她對醫學最初的興趣,而母親為她準備的文學書籍則讓她開始領略,有限時空中的無限生命。

那套全家都愛的《丁丁曆險記》,則滋養了她人生最初的正直感與執著。曾在閱讀中獲得的力量,她希望通過某種方式,也傳遞給更多的人。

這種方式,是成為一名出版社編輯。

在成為出版編輯之前,她曾在醫院工作過八年,負責全院的抗生素臨床應用管理,每年要點評、審核上萬張處方,整理上千種類的藥品目錄。

但是在2014 年,在家人和朋友不解的目光下,周寧選擇了放棄醫院的工作,成為人民衛生出版社的一名醫學與健康科普編輯。

人衛社在大眾眼裡可能很陌生,但是你若是問起身邊任何一位醫學領域的從業者,他一定會回答“知道”。新中國成立以來從醫學院畢業的醫務工作者,都是讀著人衛社出版的書走上工作崗位的,人衛社的書幾乎貫穿他們職業生涯的始終,許多醫學領域的專家也以在人衛社出版專著為榮。

成為人衛社的編輯,對周寧來說是帶著使命感的職業轉型:

“在醫院即使做到中層領導,面對的世界還是封閉而局限的,我希望能做更廣泛的、對醫學發展有更多影響的事。”

學醫、從醫給她的人生留下的最大烙印,是對生命健康的珍視。在周寧看來,做了多年科普工作,健康始終是一個人們非常關注又極其不重視的一個領域。”

曾在醫院工作多年的周寧,太知道生命的邊界、大眾對健康認知的邊界在哪裡,也太知道有哪些邊界需要突破。

對於她來說,《優雅老去》是這樣一本書,它不會讓讀者超越醫者的醫術,卻有可能讓讀者在認知上彎道超車、達到醫生對健康的認知水平。

“我們無法戰勝死神,但可以優雅老去。”這是《優雅老去》一書作者傑羅爾德·溫特對讀者的祝願,也是周寧在迫不及待想分享給醫療圈之外的讀者、往國內引進這本書的原因。

在美國布法羅大學藥理學教授的筆下,健康體系被立體、多元地呈現出來,讀者能夠不斷地跟各種信息的真偽過招,從而提高自己對健康信息的辨識率和提高對健康信息處理的效率,不斷與各種紛繁信息做有效博弈最終形成健康認知。

“我可以保證的是,讀者閱讀這些故事的時候,能夠形成對健康的批判性思維,對市面上形形色色的健康知識形成自己的判斷力。”一個科普編輯最基本也是重要的技能,周寧希望通過這本書交給讀者。

一個人需要一定的年齡閱曆,才能認識到生命正在走向終點。更重要的是,你才會認識到,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你的餘生,影響你以何種方式走向生命的終點。

每個人從“閱讀”這件事上得到的,各不相同,有的人從書里看到世界,有的人從中找回自我,有的人從中照見生命的空虛,也有人在閱讀中獲得理解的力量……

一位從大山裡走出來的孩子告訴我,是小時候從學校分到的兩本捐贈圖書,讓她知道了天安門和大海,下定決心要堅持上學,去看更大的世界。

有仍然在對抗病魔的朋友說,閱讀並不一定能給你雞血與樂觀,但是前行者的記錄,讓他覺得這條路並不孤單,總還能再撐一撐。

有一位初中孩童的母親,曾因為一本講心理創傷療愈的書,意識到對孩子的罰站會對他造成的創傷,她慶幸那本書讓她重新審視自己和孩子的關係,及時止住可能對孩子帶去的更多、更細微不察覺的傷害。

有位沉迷於古詩詞的朋友回應“讀詩有什麼用“的質疑時,指著月夜說:“你看看,這就是李後主筆下的‘朦朧淡月雲來去’,這樣美的時刻這樣美的句子,還需要多問什麼呢?”

無數的遠方、無數的人們、無數的世界中微小但明亮的光,因為閱讀變得與你有關。

從閱讀開始,總有收穫。

古人說的“讀書破萬卷”,其實算算不過一億字,相當於 300 本 32 開 500 頁的書,在如今似乎並不是什麼難以企及的夢想,更有共鳴的反倒是“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

開始閱讀的門檻真的沒有那麼高,你可以把閱讀作為工具,或者把閱讀作為消遣,或者在閱讀中找尋力量和道路,或者把閱讀當一扇窗一扇門一個望遠鏡,或者至少,閱讀能讓你有所陪伴。

希望你的人生問題,無論大小,都能在閱讀里找到答案。

那些閱讀曾照亮他們的時刻,也希望能照亮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