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東部新區掛牌:對接重慶西擴 為“後浪”建新城
2020年05月07日00:35

  原標題:成都東部新區掛牌:對接重慶西擴,為“後浪”建新城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5月6日,成都東部新區舉行授牌儀式。

  這標誌著經過三年的規劃設計後,一個承接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落實成都東進戰略的新區正式成立。

  成都東部新區黨工委委員、總經濟師王正丹表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建設,需要一個國家級新區。而現為省級新區的東部新區,將為未來升級為國家級新區做準備。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原院長李曉江認為,東部新區將是成都發展戰略的一次重要轉移,即成都將從單中心的發展模式,向組團式的都市圈發展格局轉變。

  跨過龍泉山建設新成都

  東部新區的設立,是2017年提出的成都東進戰略的組成部分,即跨過城市東部的龍泉山脈,建立一個新的城市發展區域。

  李曉江認為,中國的主要城市群中,有一些表現出快速經濟發展,但人口總量下降,或人口快速聚集,但經濟發展不明顯的特徵。而成渝城市群的經濟和人口都在提高,說明這個地區既適宜經濟發展,又有條件持續聚集人口,有較強的發展潛力。

  作為成渝城市群中的極核之一的成都,在發展過程中卻日益受到資源要素的限製。在2008年汶川地震後,李曉江就參與了四川地區的城市規劃。他認為,成都東部新區的設立,有利於破解四川盆地的資源約束,有利於彌補天府新區先進製造業空間不足的問題。

  “跨過龍泉山後,東部新區的地質條件更加穩定、土地資源更加充足,且通風能力更強。”李曉江認為,成都平原的大氣、土地等資源承載力有限,將限製作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之一的成都平原經濟圈的發展。

  如從土地利用角度觀察,東部新區的城鎮建設用地占比僅11.28%,尚有較大的開發利用潛力。而由於避開龍泉山脈阻擋,因此當地的平均風速比成都主城區高50%,霧霾等汙染天氣出現幾率將相對更小。

  西南財經大學成渝經濟區發展研究院教授楊繼瑞認為,如果不跨過龍泉山,則成都不可能利用自身的經濟優勢,推動成渝城市群的中間城市的發展。

  隨著東部新區的設立,楊繼瑞認為成都城市版圖進入了川中淺丘地帶,獲得了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廣袤空間,產業和人口的承載力都將極大增強。而且跨越龍泉山向東發展,與重慶的西拓形成相向發展。東部新區位於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發展的主軸上,有利於成渝中部區域城市快速崛起,推動成渝的相向發展。

  根據《成都東部新區總體方案》,其覆蓋範圍達920平方公里,其中包括成都新機場所在地簡陽市所轄的13個鎮(街道)所屬行政區域,面積729平方公里,現有常住人口54.2萬人,2019年地區生產總值165億元。另一部分為天府新區簡陽片區,面積191平方公里,未來將委託成都東部新區集中統一管理。

  新區的目標是到2025年城市形態基本顯現,天府國際機場國際航空樞紐功能逐漸凸顯,常住人口達到80萬人,地區生產總值達到480億元;到2030年,常住人口達到110萬人,地區生產總值達到1300億元;到2035年,常住人口達到160萬人,地區生產總值達到3200億元。

  世邦魏理仕成都產業地產部主管尤鵬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東部新區的正式設立是成都東進戰略實施進程的重要里程碑,進一步體現了成都邁向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定力,將成為成都未來新興產業的主要承載地,也是城市運營的創新試驗田。

  從更宏大的角度看,這亦將是成都體現城市競爭力的重要舉措。在李曉江看來,中國城鎮化進入下半場,城市之間競爭的方式完全不同。

  “在中國城鎮化上半場,是人跟企業走,城市從農村吸引人口聚集,而下半場則是企業跟著人走。人口的聚集已是城市之間的競爭,如成都等一些城市出現了很強的人才吸引力,企業追隨人才而聚集。”李曉江說。

  因此,李曉江認為成都東部新區的功能定位包括四個方面。第一是國際門戶樞紐。成都在航空方面的輻射能力居於中西部首位,因此擁有成都新機場的東部新區,有條件建設成為國家向西向南開放的國際空港門戶樞紐。

  第二是成渝經濟區的戰略節點,即成渝相向發展的新興極核。

  第三是引領新經濟發展的產業新城,尤其是將把成都的產業大規模的向東部新城轉移。

  “第四是建成一個可愛的家園,只有這樣才能對人才產生吸引力。”李曉江稱,“規劃中的定義是彰顯天府文化的東部家園。”

  為“後浪”建設的新城

  “過去中國城市都是無序蔓延式發展的,很多城市是單中心結構,以同心圓方式逐漸拓展。”李曉江說,“我常說成都其中是攤得最圓的一張大餅,但設立了高新區和天府新區後,成都有了重點發展方向,即向南發展。”

  而東部新區設立後,成都發展戰略發生重要轉移,將形成組團式發展新格局。但是,其面臨的一個現實困難是,龍泉山以東的這片區域距離成都主城區較遠,且現有產業發展不足。

  “因此,在規劃中我們提出東部新區是一個功能齊全的新區,既要在發展中充分依託成都主城區的資源要素供給能力,又要在基礎公共服務中獨立運行。”李曉江說。

  成都東部新區是成都新機場所在區域,已規劃空港新城。李曉江認為,內陸開放必須通過航空才能實現,因此東部新區如何利用好新機場這一資源優勢來發展很關鍵。

  “遠郊機場如何與城市的近郊機場進行充分競爭,在國內還沒有較成熟的案例。儘管成都未來將擁有雙機場,但一方面我們要看到其在對外開放方面的潛力,一方面也要看到天生的競爭不足。如何克服這一劣勢,值得研究。”李曉江說。

  成都東部新區也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組成部分,是一個重要的節點和門戶樞紐。

  “在成都東進的同時,重慶也在西擴,為此我們在東部新區規劃了兩條高速鐵路,以實現與重慶在內的全國重要節點城市更好的聯繫。”李曉江認為,成都東部新區未來要與周邊重要城市以及重慶加強聯繫。

  “綜合而言,這是給‘後浪’所規劃的一個新城。”李曉江用了近期被熱議的一個詞語。後浪即指年輕一代,他們選擇一座城市,不僅是選擇就業的機會,也是選擇一個能滿足其美好生活願望的城市。因此在東部新區,優質公共服務的覆蓋度、高生活品質的供給能力,比給予其創業就業的機會更加重要。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未來成都將對東部新區“量身定做”人才政策和戶籍政策,以進一步提升對年輕人的吸引力。

  “新區建設能否成功,不僅要看區域競爭力的顯著提升以及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貢獻,更要看百姓的生活品質和生活質量是否顯著提高。”西南交通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光表示,“若干年後,如果在成都普通居民的心目中,‘新區’就是成都的‘浦東’,那麼成都東部新區建設就算是成功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