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總指揮:多種方法測量珠峰高程,技術國際一流
2020年05月07日16:05

  原標題:現場總指揮:多種方法測量珠峰高程,技術國際一流

從珠峰大本營看珠峰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王萬春 圖(除署名外)
從珠峰大本營看珠峰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王萬春 圖(除署名外)

  5月2日,定日縣白壩村,劉站科最近一直睡不著。作為擔綱2020珠峰高程測量單位的副總工程師,臨近衝刺的階段,“挺有壓力,晚上總想事兒,不過我們的技術質量要比2005年上一個檔次,我是有這個自信、有底氣”。

  2020珠峰高程測量的國測一大隊隊長、現場總指揮李國鵬也認為,國測一大隊代表了我國大地測量的最高水準,我國的國土面積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的縱深越大,對測繪技術的要求就越高,“所以我國的測繪技術在國際上肯定是一流的,能確保此次珠峰高程測量沒有問題”。

  現場總指揮:我國測繪技術國際一流

  2020年3月初,先期隊員抵達拉薩後開始了前期的準備工作。

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劉站科 自然資源部 供圖
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劉站科 自然資源部 供圖

  劉站科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介紹,前期主要是與邊防、林草、氣象、國土、通信、外辦等多個部門的協調,物資運輸、設備調試安裝、前期勘查等工作,“因為疫情也帶來一定的困擾”。

  劉站科作為一大隊副總工程師,從接到任務起,他著手實施方案設計,“人員沒有就位實地踏勘不深入,在設計時紙上談兵,老擔心跟實地情況不一樣”。

正在水準測量作業的隊員
正在水準測量作業的隊員
水準測量
水準測量

  劉站科介紹,此次珠峰高程測量,通過前期的水準測量、三角高程測量等高程控製網的方法,把黃海水平面的數值一一傳遞到拉薩—日喀則——定日縣—珠峰腳下,再通過布設的6個交會點,把高程數值傳遞到珠峰峰頂,通過在峰頂豎立的紅色覘標,測邊測角,用三角測量方法計算珠峰的高程,這隻是其中的一種測量方法。

  除了這種經典傳統的測量方法,還有現代的測量方法也被運用於此次珠峰高程測量。

GNSS測量,測量隊員正尋找固定標準高度,準備安裝鏈接衛星的設備 。
GNSS測量,測量隊員正尋找固定標準高度,準備安裝鏈接衛星的設備 。

  據國測一大隊隊長、現場總指揮李國鵬介紹,現代的測量方法包括衛星定位系統的GNSS測量。此次,測繪隊員通過衛星接收機,鏈接到我國的北鬥系統、美國的GPS、歐洲伽利略、俄羅斯格洛納斯等,通過衛星定位坐標的大地高程,最後換算成海拔高程,“上去一次不容易,我們的設備也具備鏈接多星系統數據的功能”。這種衛星接收機,在最多時可鏈接太空90多個衛星。

國測一大隊隊長、2020珠峰高程測量現場總指揮李國鵬 自然資源部 供圖
國測一大隊隊長、2020珠峰高程測量現場總指揮李國鵬 自然資源部 供圖

  另外一種非常重要的測量是重力儀測量重力。李國鵬介紹,2005年時,重力測量達海拔7790米處,已打破世界紀錄,重力數據對珠峰的高程改動糾正非常有意義,“我相信這次會再次打破紀錄,極有希望衝到峰頂測量重力。”

  還有雪深測量。李國鵬說,1975年時測得峰頂雪深是92釐米,2005年時測得雪深是3.5米,此次的雪深探測設備完全是在國內雷達探測設備的基礎上結合改造而成。

  困難:實際地形跟2005年測量時不一樣

  劉站科說,此次珠峰高程測量,前期在交會點的選擇是基於2005年測量的成果,做設計時考慮沿用2005年的6個測量交會點,“我們想比對一下看,這6個點有沒有變化,變化了多少”。一般情況下,在大地測量工作中,需要通過多個角度、多種手段來確定地形的高度,需要多餘的觀測量,從多個角度最終確定1個珠峰高程,從多個角度測量算出的值是最準確的。在理論上,測量的交會點應均分分佈在珠峰的四周呈網狀,但因為受地形的影響,只能保證從視覺來看珠峰峰頂時沒有遮擋,“從現有的6個交會點位置來看最為合適,在最終測算時至少要保證3個交會點有測量數據,目前情況看來,6個點都沒有問題。”

  珠峰大本營現場指揮部里的地圖顯示,目前的上述6個交會點有海拔5200米的大本營和分佈在絨布河穀兩側的Ⅲ7(海拔5700米)、中絨布、西絨布、東絨2,到最高的東絨3(海拔6000米)。

  劉站科的擔心並不多餘。就在隊員們先期尋找2005年的6個交會點時,發現此次地形跟2005年的實地真不一樣,其中中絨布交會點,因地形變化無法直接找到,只能另行探索布設,最後選擇在冰川上。劉站科說,這是因為2015年的尼泊爾地震等地殼運動使得地質地貌發生位移變化,且全球氣候變暖致使冰川消融,有的地方消融上百米,原來可能是整個冰川,現在可能是整個冰川移動了,冰川消融後找不到原先的路,“沒有路過不去,這給實際的觀測造成很大的困難,只能用三角高程測量、高程導線測量,就沒有按我們原先的設計規劃那麼簡單地去很快完成。”

  在此背景下,隊員們在複雜的地形里作業,頭暈頭疼、走路喘氣是常態,如果遇到突發地質災害或暴風雪等惡劣天氣時,也只能往下撤。澎湃新聞此前報導,此次珠峰高程測量,將由兩名測繪隊員跟登山隊員一同衝頂,以獲取更豐富精準的數據。劉站科說,重力組的隊員康勝軍他們在重力測量時,在交會點遭遇到暴風雪,與同行的嚮導走散,只能等暴風雪過後才能返回營地。

  劉站科說,所有參加珠峰高程測量的隊員都經過了嚴格的選拔,尤其是衝頂隊員,“沒有選到的隊員,表達出了羨慕和遺憾”。

  此前,精密工程測量中隊的隊員鄭林告訴澎湃新聞,他們在前期選擇搭建營地和布設交會點時,在海拔6000米之上的東絨2、東絨3他的血壓高達200,這讓他不得不往下撤,“太遺憾了,因為身體原因,只能在大本營工作”。

李國鵬在5月6日測量登山隊員出發儀式上講話。
李國鵬在5月6日測量登山隊員出發儀式上講話。
5月6日13時30分30多名測量登山隊員準備出發,於5月7日向6500米前進營地挺進山。
5月6日13時30分30多名測量登山隊員準備出發,於5月7日向6500米前進營地挺進山。

  5月7日,澎湃新聞記者從前線獲悉,測量登山隊的30多名隊員於6日中午從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出發後,按計劃已於5月6日晚上順利抵達5800米的過渡營地,7日當天他們向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進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