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觀|日本在疫情下如何支援中小企業
2020年05月06日08:07

原標題:全球抗疫觀|日本在疫情下如何支援中小企業

2020年1月下旬特別是3月以後,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迅速擴大,中小企業普遍面臨經營危機,企業因經營惡化和事業延續而向有關部門的諮詢急劇增加。截至4月27日,短短兩個月內與新冠相關的破產案已有100起,而法院沒有參與的破產、停業件數可能是報導數字的幾十倍。

日本政府早在今年1月下旬就以資金紓困和維持僱傭為重點出台中小企業援助措施。以4月7日政府頒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緊急經濟對策”(以下簡稱“緊急對策”)為標誌,日本開始實行以防止破產為重點的綜合援助製度,其政策措施頗有日本特色,不少做法對完善我國中小企業政策體系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從日本中小企業廳編製的政策手冊看,日本應對新冠疫情政策有以下主要特點:

一,以融資支援為重點

日本支援受困中小微企業政策涉及許多方面,最重要、最核心的是融資支援。

日本《中小企業白皮書》根據法人企業統計調查估算了企業現有手頭資金能支撐租金和工資等固定費用的時間,飲食業為5.4個月,住宿業是6.6個月,而資本金不滿1000萬日元的住宿業僅能支撐是2.9個月,情況十分嚴峻。

所以,早在今年2月初,政府就著力幫助中小企業在資金上紓困,主要措施是:

1.國家政策銀行日本政策金融公庫(Japan Finance Corporation -JFC),在原“經營環境變化對應資金”“海外展開・事業再編資金”等低息貸款的基礎上,新增5項低息特別貸款。

(1)“新冠病毒感染症特別貸款”。對象為所有中小企業,條件是總銷售比上年同期減少5%以上,貸款最高額度1億日元。使用期限:設備資金20年,運轉資金15年以內,穩定使用期5年以內(如利用利息補給製度,貸款的前3年實際無利息);

(2)“生活衛生新冠病毒感染征特別貸款”,對象為與生活衛生相關的中小企業,條件和資金用度同上,最高限額為3000萬日元;

(3)“新冠病毒對策衛生改善貸款並降低利率”。對象為與生活衛生相關的並接受生活衛生協同組合指導的小規模經營者。條件是銷售額比上年減少5%以上。貸款用於設備(4年)、運轉需要(3年內)。最初的3款利率從1.21%降低0.9%;

(4)“新冠病毒經營改善融資。對象為接受商工會議所經營指導的中小企業。貸款條件為銷售額比上年同期下降5%以上,貸款前三年利率從1.21% 降低0.9% 。符合條件者可申請利息補貼。

(5)“衛生環境激變特別貸款”。對象為所有受新冠影響的中小企業。條件、資金用途、利率與第一項貸款相同。

2.“株式會社商工組合中央金庫(The Shoko Chukin Bank, Ltd,簡稱商工中金)”,這是由日本國家參股兼有政策性的民營銀行,該行開設“新冠病毒感染特別貸款”,為參加各類組合的中小企業提供設備(20年)、運轉資金(15年)貸款(穩定期5年),條件是銷售額比上年下降5%以上,如申請到利息補貼,實際無利息。

3.中小企業基盤整備機構(Organization for Small & Medium Enterprises and Regional Innovation,JAPAN,簡稱中小機構)”的“小規模企業互助製度”,為參加互助的小企業提供無利息“特例緊急經營穩定貸款”。貸款期:500萬元以下為4年,500萬日元以上為6年,最高限額2000萬日元,條件是銷售額比去年同期減少5%以上。

4.國家政策性擔保。全國信用擔保協會啟動為應對重大災害而設的“4號安全網貸款保證”和“5號安全網貸款保證”。前者為國家認定的受災嚴重地區的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擔保。因全國進入新冠緊急狀態,所有都道府縣都可享受4號安全網擔保政策, 擔保率100%,條件是企業銷售因新冠影響比上年同期降低20%以上。後者為國家指定的受災嚴重行業的中小企業提供80%的擔保。3月23日,日本政府公佈738個受新冠感染影響較大的業種,這些行業的中小企業可獲得貸款擔保,條件是銷售額比去年減少5%以上。

政策實施後,日本政策金融公庫每天收到1萬多件貸款申請,銀行職員星期天加班也應接不暇。到4月16日為止,日本政策金融公庫已收到貸款申請24.66萬件,批準12.54萬件,成功率50.8%;截至4月16日為止,全國信用保證協會到已收到9萬件擔保申請,獲批準的為7.4萬件,成功率82.2%。

二,緊急救助與支援企業現代化發展相結合

日本政府的各種支援政策看,部分屬疫情的應急措施,有些政策則是兼顧疫情後複蘇以及中小企業長期發展的舉措。

應急性舉措有:

1.“持續化給付金”。

對象為銷售額比去年同期減少50%以上的中小微企業,法人企業補助200萬日元,個體事業者補助100萬日元;

2.“助成金支援”。

(1)“僱用調整助成金”。對於因新冠影響導致全部或部分員工不能上班,政府提供一定補貼。如實行休業培訓的話,每人每天最多100元,最多領取150天,中小企業補助可補助4/5(大企業2/3)。如承諾不解僱,中小企業的補助率為90%。

(2)“帶薪休假助成金”。為企業防止新冠病毒感染擴大實行帶薪休假的企業提供補貼。

3.減輕企業負擔。

(1)難以繳納國稅地稅的企業,可向稅務局申請延期繳納,免除滯納金。

(2)減免固定資產稅。2020年2-10月銷售額與上年同期相比降低20%-50%的減免1/2,銷售降低50%以上的全部減免。

(3)應繳的社保費經批準延期6個月繳納。政府還對電力和燃氣運營商發出請求,對因新冠影響難以支付費用的企業給予靈活應對,或延期付款。

有些支援政策則明顯兼顧長遠發展。主要有:

1.“生產性革命推進事業擴充”補助。

為促進中小企業現代化,日本設有“生產性革命推進事業”補助,疫情暴發後設立了該補助的“特別框架”。新政策放寬了貸款申請條件,提高了補助率和補助上限。企業為克服新冠對事業影響積極投資而申請貸款的可優先批準。補助的具體內容有:

(1)製造業商業服務業事業補助。對中小企業、小規模企業用於新產品、服務開發和生產流程改善等設備投資提供補助。補助金額上限1000萬日元。中小企業補助1/2,小規模企業補助2/3。企業為接受防疫需要產品增加生產線,為零部件生產轉為內部化而增加設備投入,本公司在中國的工廠停產,將生產基地從中國轉移到國內等都可給予補助。如果屬於供應鏈損害所對應的“特別框架”,中小企業的補助額可提高到2/3。

(2)持續化補助。對象為小規模經營者,補助額上限從50萬提高到100萬日元,補助率2/3。比如,為應對新冠疫情銷售降低而開展網絡銷售、轉變商業模式、引進自動設備以實現省人化等投入就可申請補助。涉及完善供應鏈補助額可提高到100萬日元。

(3)IT導入補助。對象為中小企業、小規模經營者。企業在疫情期間引入在家遠程辦公、提高工作效率的IT設備,建立遠程辦公系統,可補助30萬~450萬日元,補助率1/2,如果屬於特定用途(例如應對供應鏈損害)所對應的“特殊框架”,則將補貼率提高至2/3。

2.“供應鏈改革”補助。

(1)“供應鏈對策國內投資促進事業”補助。日本政府認為,隨著新冠感染擴大日本供應鏈脆弱化日益明顯,許多產品、零部件,以及國民健康生活中的重要產品都依賴於特定國家,為此須支援國內生產基地的建設。該項補助有兩項具體內容:一是為了降低對於特定國家的產品、零部件的依賴度而將生產基地遷回本國;二是在國內建設有關國民健康生活重要產品生產基地。對以上兩項建設所需的設備和投資國家給予補貼,大企業補助1/2,中小企業補貼2/3。

(2)“海外供應鏈多元化建設事業”支援補貼。對於赴東盟各國投資的企業進行補貼,中小企業集團補貼3/4,中小企業補助2/3,大型企業補助1/2。比如某中小企業在東南亞投資口罩生產線,產品80%回銷日本,投資總費用3億日元,政府則予以補助1.6億日元。

3.“日本品牌育成支援等事業”補助。

對為戰勝新冠影響開發地區產品、提升服務魅力的創新及發佈、新市場開拓等活動提供支援。支援分經營者支援型和支援事業型兩種類型。前者為中小企業、小規模經營者,補助率2/3,補助上限500萬日元。後者為支援當地中小企業開發產品提升服務的地區支援機構和民間支援組織,補助率2/3,補助上限2000萬日元。

三、改善經營環境保護中小企業利益

日本新冠疫情支援政策中,

有些政策是兼有完善中小企業經營環境作用,努力保護中小企業優質資源,悉心維護中小企業的利益。主要有:

1.保護承擔中小企業分包業務合法權益。

要求發包的大企業:

(1)不得以供應鏈損壞等為理由,壓低分包產品的貨款;

(2)不得委託不承擔合理成本負擔的短期訂貨和零部件採購業務;

(3)疫情後重新開始業務活動時應儘量維持以往的交易關係;

(4)對因疫情交貨期延遲應靈活應對;

(5)應根據疫情期間原材料價格上漲以及短期內成本增加,進行適當的成本分擔;

(6)如分包經營者資金周轉困難,發包方應努力迅速支付全部貨款或支付預付款;

(7)如取消或變更訂貨合同,發包方應支付半成品貨款。

(8)個人事業主以及自由職業者因疫情症狀要求延長交貨期時,發包方應經充分協商靈活處理。政府委託約1100個業界團體對承擔分包業務的中小企業進行調研、協調,對發包方是否公平處理分包關係進行監督。

2.在政府採購中照顧中小企業。

一是要靈活處理因新冠疫情交貨期、工期延遲變更等問題,貨款要及時結算支付。二是要根據受冠擴大影響的供需狀況、原材料費及運輸費等最新實時價格適當調整預定價格。

3.對中小企業經營資源繼承和事業重組給予支援。

為了使中小企業的寶貴經營資源、僱傭關係、專業技術能得到傳承,維持地區的供應鏈,對於受新冠病毒影響,家族內無人繼承的經營資源的繼承和重組提供支援。

(1)設立經營資源“引繼補助金”。對由第三方繼承所發生的專家諮詢、停業轉讓等費用提供政府補貼。買賣雙方的補貼率都是2/3,買方專家費中介費補貼最高為200萬日元;賣方專家費、停業費補貼的最高限額650萬日元。

(2)為受新冠影響而向事業繼承支援中心諮詢的經營者提供尋找第三方繼承者服務,並就M&A方案提供諮詢等支援。

(3)為防止因新冠病毒影響,造成地域核心經營者破產或停業,新設立全國性官民聯合的“中小企業經營力強化支援基金”,該基金與日本政府設在各地的“事業繼承支援中心”合作,為需要重組再生的中小企業,以及參與併購的第三方提供支援。

四,國家和地方自治體緊密配合

以上所述都是國家的政策措施並由國家直接貫徹落實。但

都道府縣等地方自治體也都根據國家政策的精神,根據地方財力製定各自的金融、財政和稅收政策支援措施,與國家的政策形成合力,使支援力度大為加強:

1.發放地方補貼。

如大阪府對本地區內因新冠影響停工的個人事業主一律支付50萬日元、中小企業一律支付100萬日元的支援金。所需費用由府財政與府內各市町村財政分擔。再如福岡縣也設立“持續化緊急支援金”,對未申報國家“持續化給付金”,疫情中銷售比去年同期降低20% 以上的中小企業法人補助50萬日元、個人事業經營著補助25萬日元。福岡縣的“生產革命支援金”對於為了克服新冠影響開拓經營的企業提供補助,補助上限12.5萬日元,補助率1/12,連同國家補助2/3,合計補助率可達3/4。

2.融資支援。

如大阪府設立“新冠病毒感染對應緊急資金”,其融資對象:一是對因新冠影響,最近一個月以及之後的兩個月的銷售額與去年同期相比減少了15%以上的中小企業提供設備和運轉資金貸款支援,期限7年(穩定期1年),固定利息1.2%年,擔保費0.8%。條件是在府內經營已達1年,申請書經本府相關市町村長認定。二是符合安全網保證4號、5號的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擔保。大阪府政府指定府內53個金融機構(多數為民間銀行)為應緊急資金的經辦銀行,企業可向這些金融機構申請緊急貸款,府財政為以上貸款承擔一定的擔保責任。

3.減輕企業負擔。

如福岡縣自治體對因新冠疫情影響銷售比去年同期減少15%以上的中小企業,委託縣工業技術中心(化學纖維研究所、生物食品研究所、室內裝飾研究所、機械電子研究所)試驗的手續費、設備使用費100%免除等。

五,依靠政策支援機構組織體系使政策真正落地

日本政府高度重視政策的落實。

首先,日本政府的融資和信用擔保政策都由日本政策金融金庫、日本信用保證協會和商工中金在全國各城市的營業點直接接受中小企業融資和擔保申請,只要符合政策規定條件和程式都能直接獲得融資。

其次,國家的補貼由國家直接發放,具體落實則委託國家指定的公共團體去執行(國家給予一定的財政補貼)。如“中小企業生產性革命推進事業補貼”,是由國家獨立行政法人中小機構委託給中小企業團體中央會負責接受申報和諮詢。其中“小規模企業持續化”補貼由全國商工聯合會、全國商工會議所負責接受申報和諮詢,“IT導入”補助則由一般社團法人服務設計推進協議會負責接受申報和諮詢。

為使各項政策措施落地,從2012年8月開始日本政府實施“認定中小企業經營革新支援機關”製度,目前已有2.5萬個機構被授權為“中小企業支援機構”,組成了分佈於大中城市和市町村的政策支援機構組織體系。早在今年1月下旬,日本中小機構、都道府縣大中城市和商工會議所、商工會等1050個“支援據點”就已接受新冠疫情政策諮詢。目前,成千上萬個支援機構都在幫助中小微企業申報政策補貼,這必將使新冠疫情政策得到充分落實。

日本新冠疫情政策也有不足之處。如有些中小企業主反映補助力度不夠,對持續化補貼要拖到5月中旬以後發放也很不滿意。事實上,美國於3月末才經國會批準2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其中支援小企業的薪酬保護計劃(PPP計劃貸款)達3500億美元,相當於38兆日元,不僅援助力度大,而且落實迅速,到4月中旬已經全部耗盡,而日本早在3月中就提出“持續化給付金”,但要到5月8日後才能陸續發放。

幾點啟示

1.決心和力度決定於認識的深度。

日本支援中小企業政策的理念超前、力度大、可操作性強。這與日本政府和社會各界對中小企業的認識有關。在二十多年的“奇蹟增長”結束後,日本政府和社會各界形成了中小企業是“日本經濟的基礎”“日本經濟的活力之源”的共識。為加大中小企業支援力度,我國同樣要從更新理念做起,應通過加強立法、宣傳,推動各級政府領導和社會各界進一步深化對中小企業意義的認識。

2.抓住主要矛盾出實招,圖實效。

融資難是製約中小企業創業發展的主要矛盾,抓住資金支援以化解融資難,其他矛盾將迎刃而解。日本是幫助中小企業融資做得最好的國家,其經驗表明,克服中小企業融資難政府必須拿出有“含金量”的實招、“硬招”來,做到目標具體、指標清晰、執行機構明確,以取得實效。

3.紮實推進中小企業現代化。

日本推進“中小企業生產性革命事業”的目的是更好發揮中小企業在日本經濟低速增長中的基礎和活力作用。我國也已經進入以“L型”、中低速為特徵的新常態時代,中小企業對經濟增長的地位和作用都將上升。借鑒日本經驗,通過財政補貼、貸款貼息、優先貸款等政策措施,激勵廣大中小企業引進IT、物聯網、智能化、5G技術以實現企業現代化,推進生產、管理、服務創新活動,將為我國在新常態時代促進經濟中低速增長創造新的動力和源泉。

4.加快中小企業支援組織體系建設。

政府機構的力量是有限的,通過財政補貼,組織包括行業協會商會、財稅法務科技諮詢等民間機構組成強大的支援機構體系將有效克服政策落實卡在“最後一公里”的難題。

(作者浦文昌為無錫民營經濟和民間組織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全國工商聯智庫委員會委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