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奧委會和日本一路扯皮 明戰暗戰誰先讓誰就輸
2020年05月06日09:30

  在經曆了倫敦、索契、里約和平昌之後,所有人都認為國際奧委會可以喘一口氣了,東京奧運會從申辦成功之日開始,無論是場館建設還是商業運作,一切都走的順風順水,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改變了事態本來的走向。雖說疫情屬於不可抗力,奧運延期無可厚非,但日方和國際奧委會在過去這段時間的相互“扯皮”看起來還是槽點滿滿。

  國際奧委會委員來自加拿大的迪克-龐德可以說吹響了“東京奧運事變”的第一哨,據美聯社2月26日報導,國際奧委會資深委員、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前主席龐德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製,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能將被取消,而不是推遲或換城市舉辦。”然而由於當時,新冠疫情並沒有在全球範圍內擴大,比較嚴重的地區還只是中國、南韓、日本幾個東亞國家,而且控製趨勢看起來也相對樂觀,龐德的言論很快就被國際奧委會在當天晚些時候的新聞中定性為“假設”和“個人意見”。日本日本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也強調說:“國際奧委會向我們表示,一切都在按照預定計劃進行準備。”3月4日,國際奧委會還特別發佈官方聲明,表達對東京奧運會如期舉行充滿信心。

龐德
龐德

  如果說起初還是國際奧委會跟日方聯手抗擊“謠言”,事態終於在3月19日發生了變化。隨著疫情在歐洲國家的肆虐,各國奧委會也在不斷向日方和國際奧委會施加壓力。19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東京奧運會的舉辦“存在其他可能性”。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在當天再次強調日本的目標是以“完整的形式”舉辦奧運會。3月22日,如坐針氈的日方在和巴赫進行過電話會談後馬上公佈了“東京奧運會不會被取消”這一結果,並且表示會在四周的時間內針對東京奧運會是否如期舉辦給出結論。

  然而,對於那些中斷訓練的運動員、籌備參賽的各國組委會來說,他們顯然等不了4周的時間,對於東京奧組委來說此時也知道大勢已去,等待只會讓矛盾加劇。3月24日,以安倍為首的日方與包括巴赫在內的國際奧委會委員進行了電話會議。據日本媒體透露,電話接通後,安倍首先強調了“不取消”和“完全形式”這兩個原則,由於3月底日本本國的疫情控製形式“良好”,“無鍋可甩”的國際奧委會很快和日方達成一致,巴赫表示:“對於安倍總理的形勢把握、分析,以及結論完全讚同。”日方和IOC在當天發表的聯合聲明中表示:東京第32屆奧運會需要改期至2020年後,但不遲於2021年夏天的日期舉行,以保護運動員、奧運會參與者和國際社會的健康。

橋本聖子、森喜朗、巴赫、安倍晉三
橋本聖子、森喜朗、巴赫、安倍晉三

  安倍和巴赫認為在這個困難時期,東京奧運會可以成為世界的希望燈塔,奧運火炬可以成為在黑暗中照亮世界的希望之光。因此,雙方一致同意奧運火種將留在日本。會議還同意,東京2020年奧運會和殘奧會的名稱不變。

  然而隨著聯合聲明的發佈,日方和國際奧委會之間的矛盾卻逐步顯現了出來。首先是隨著奧運延期,日本確診病例隨即持續上漲,疫情在日本真實面貌也逐漸顯露出來,這引起了日本民眾對奧委會和日本政府的不滿,認為政府有意隱瞞疫情以保證奧運會的舉辦。

  然而和民怨比起來,經濟帳才是這場延期的焦點,大家都知道奧運會是筆大生意。東京奧運會宣佈延期的當天,日本媒體就表示這次推遲將帶來約6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國際奧委會奧運會執行主管克里斯托弗·杜比在4月初表示額外開支將由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共同分擔,但雙方關於比例問題一直閃爍其詞。

  4月20日,國際奧委會在題為《關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常見問題》的網頁聲明中表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同意日方“將繼續承擔根據現有2020年協議條款應承擔的費用,國際奧委會將繼續承擔其應分擔的費用。”但IOC這一招先聲奪人並沒有取得收效,卻很快被日方打臉。日本內閣發言人菅義偉很快就否認了這一說法,表示“雙方沒有達成這樣的協議”,國際奧委會也很快刪掉官網上的這篇文章。>>日本不接受IOC甩鍋

  25日,國際奧委會宣佈,向各國家(地區)奧委會和運動員追加資助253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8億元),以應對東京奧運會延期帶來的影響。但日本共同社的報導中稱這筆撥款中的1030萬美元,是用於補償奧運會旅費和住宿費等損失,同時IOC還將承擔馬拉松和競走異地舉辦所產生的部分追加費用。

  4月29日,國際奧委會官網發佈了巴赫的又一封公開信,信中提到,國際奧組委將分擔東京奧運會延期的費用,金額可能達數億美元,但儘管國際奧委會將履行其對東京的財政義務,但相關資金可能不得不削減。而日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在隨後的採訪中表示,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內容可能會有大規模的調整,不排除和殘奧會開幕式合併的可能。

  5月4日國際泳聯宣佈定於2021年於日本福岡舉辦的世界游泳錦標賽將推遲至2022年5月舉行,此前4月初國際田聯已經宣佈將2021年田徑世錦賽的時間推遲至2022年7月,至此東京奧運會延期帶來的一系列後續問題貌似都得到瞭解決。但是回顧從2月底“國際奧委會委員會的個人意見”到“否認”,再到“決定延期”這兩個多月時間的跌宕起伏,以及日方與國際奧委會之間就責任和經濟負擔方面的相互推諉,也許這出各方利益糾葛的亂戰將會持續到東京奧運會聖火熄滅的那一天。

  (sakura)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