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野令”下螞蚱養殖戶慌神 能不能吃盼有說法
2020年05月06日10:08

  原標題:“禁野令”下濟南螞蚱養殖戶“慌了神”,能不能吃盼有說法

  蝗蟲,俗稱“螞蚱”,是農作物的天敵,一直被貼上“害蟲”的標籤。近年來,這一“害蟲”的營養價值被逐漸發掘,或油炸食用,或打碎成為高檔魚禽類飼料,或冷凍之後出口海外,養殖螞蚱成為一種新興產業。在濟南章丘多個村莊,不少農戶把養螞蚱當成一門“致富經”,一年忙碌五六個月,收入能有二三十萬元。然而,今年2月全國“禁野令”出台後,螞蚱養殖戶們集體“慌了神”,今後還能不能售賣和食用螞蚱,目前仍沒有得到明確的說法。如今,大棚內新一茬的螞蚱即將出棚,數千萬隻螞蚱正面臨“賣不了、放不得”的窘境。

  小螞蚱曾蹦躂出“致富路”

50歲的村民陳善亮飼養了350多萬隻“東亞飛蝗”。  本文圖片 新時報
50歲的村民陳善亮飼養了350多萬隻“東亞飛蝗”。 本文圖片 新時報

  5月4日,在章丘區黃河鎮賈姑庵村北頭田間,數十個白色薄膜溫棚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外觀看上去跟蔬菜大棚差不多,棚里的卻是農作物的天敵——350多萬隻螞蚱。50歲的村民陳善亮背著一大袋子草料鑽進一處棚內,即驚起成千上萬隻深褐色螞蚱撲翅飛躥,壯觀場景如同電影《極度驚蝗》上演。

  陳善亮是村里遠近聞名的螞蚱養殖大戶,他一共建了35個大棚,占地13畝,總投資30多萬元。談起螞蚱養殖,陳善亮如數家珍。“北方人一般一年養三到四茬,一茬養殖時間在40天左右,一粒淺黃色的卵就會長成一隻五六釐米長的螞蚱。”陳善亮說,他一般從4月開始忙活扣上大棚,一直忙到國慶節以後,一個棚一茬能出400斤螞蚱,一斤約250只,論數量的話大概有10萬隻。去年螞蚱批發價每斤15元,一個棚就是6000元的銷售額,35個棚一次能賣20多萬元,一年三茬下來,總銷售額能在60多萬元。再除去土地、草料、僱人和其他養殖成本,純利潤賺二三十萬問題不大。

5月4日,陳善亮背著一大袋子草料鑽入棚內投喂螞蚱,草料都是自己種植的小麥。
5月4日,陳善亮背著一大袋子草料鑽入棚內投喂螞蚱,草料都是自己種植的小麥。

  除了利潤十分可觀,螞蚱養殖的管理也相對簡便。陳善亮解釋說,螞蚱的繁殖能力很強,只要把卵放進大棚,保證草料充足且不沾農藥,螞蚱就能存活和繁殖。螞蚱養成後會自己在地裡下籽,一隻螞蚱產卵量60—120粒,飼養一批後可以循環發展,日常管理只需要割草喂養就行。當然,養螞蚱看似簡單,也得肯吃苦下力,螞蚱對棚內溫度要求高,生存環境至少要超過25攝氏度。在最熱的夏季,棚內溫度動輒高達三四十攝氏度,陳善亮夫婦要頂著烈日割草,然後進到棚里喂養,一待就是兩三個小時,經常熱到頭暈中暑。“只要能賺錢,辛苦點也值得,養螞蚱還是門挺好的生意。”陳善亮笑著表示。

  數千萬隻螞蚱如今“愁銷路”

  在章丘普集街道焦家村,養螞蚱則有十幾年曆史了。早在2008年,村里就有農戶開始養螞蚱,其他村民看到這是一條致富路子,也紛紛跟進養殖,焦家村形成了一股螞蚱熱。“現在村里有十幾戶在養,大大小小棚加起來一兩百個,不少人靠這個發了家,也帶動了鄰近的龍華村、水坡村效仿養殖。”焦家村黨支部書記焦時同告訴新時報記者。

  焦儒彬是村里最早養殖螞蚱的一批人,他一共養了40多個大棚。焦儒彬說,北方養的螞蚱主要是“東亞飛蝗”,這個品種體態肥壯,個頭比野生的要大一些,肉質好,營養價值高,這些年根本不愁賣,一茬螞蚱養成了,不僅附近飯店搶著要,淄博、濰坊、河北等地批發商都會過來訂購,批發後製成螞蚱醬、螞蚱酒,賣到冷庫速凍後銷往日韓、歐美等地。如今,養螞蚱已經成為焦家村的重要產業,2014年村里成立了養殖合作社,並註冊“焦家螞蚱”品牌,對外聯繫收購商,專門為螞蚱養殖服務。

陳善亮一共建了35個大棚,占地13畝,總投資約30多萬元。再有幾天,螞蚱就要出棚了。
陳善亮一共建了35個大棚,占地13畝,總投資約30多萬元。再有幾天,螞蚱就要出棚了。

  眼下,新一茬的螞蚱即將出棚,收購形勢卻急轉直下,愁壞了章丘眾多養殖戶。“一萬四千多斤螞蚱還有五六天就要出棚,往年批發商早就訂完了,今年幾乎都沒訂出去。”陳善亮說,春季後因為野生動物禁食令,大家都不知道螞蚱到底還能不能吃,很多飯店都不敢賣了,加工廠也都沒復工,導致今年市場行情很不好,即使敢收購的批發商也把價格壓到每斤六七元,連養殖成本都不夠。“螞蚱成蟲產卵後,一般四五天就自然死亡了,要再賣不出去就全砸手裡了。”

  同樣的,焦家村的數千萬隻螞蚱也面臨銷路難題。此外,這一茬的螞蚱賣不動,不能放棚里任由其自然死亡,會影響下一茬的生長;然而也不能輕易放生,一旦出棚又會給農作物造成隱患。“不少村民過來問我咋辦,我現在也不清楚到底咋辦。”村支書焦時同也搞不懂,養殖的螞蚱到底算不算野味,“現在就希望國家盡快出台禁食令的相關細則,倘若螞蚱確定列入禁食範圍的話,下一步村里也好盡快組織村民轉產。”

  養殖戶盼禁食細則盡快公佈

  螞蚱究竟還能不能食用,不只是養殖戶的一塊“心病”,也牽動了眾多食客的心。我國食用螞蚱曆史悠久,唐代就有食用蝗蟲記錄,古代蝗區人民結合治蝗將捕到的蝗蟲作為食品,經醃製、曬乾或油炸後在集市上出賣,名為“蝗米”“旱蝦”。山東是養殖和食用螞蚱的大省,濰坊、棗莊、濟南等地都有大規模養殖,很多已經形成深加工產業,當地人也有把螞蚱作為小吃食用的傳統。“螞蚱是高蛋白昆蟲,油炸著吃,外焦里嫩,香酥味美,要真禁了這一口,還真有點捨不得。”不少喜愛吃螞蚱的濟南市民表示。

  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出台決定,要求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按照該決定,凡是未列入《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陸生野生動物,一律禁止食用。“禁野令”給人工繁育野生動物養殖業亮起“紅燈”,不僅竹鼠、蛇、野豬、梅花鹿、鴕鳥等被禁食,金蟬、螞蚱、蠍子等昆蟲也被列為禁食對象。決定生效後,有關部門也在製定詳細的目錄,明確哪些不能養,哪些可以養。

  4月8日,中國農業農村部公佈了《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目前正在向公眾徵求意見,至5月8日截止。記者發現,在這份目錄中,一共列入了31種動物,除了豬、牛、羊等傳統畜禽,梅花鹿、鴕鳥、鷓鴣等9種特種畜禽得以開“綠燈”,但大多數在養人工繁育野生動物仍未被列入。螞蚱屬於陸生野生動物,為此記者諮詢了山東省自然資源廳。該廳的工作人員介紹,目前昆蟲類具體怎麼認定,還需要等待國家層面的多部門聯合出台具體操作細則,“省里的禁食野生動物名單還未完全確定下來,沒有細則之前,現在沒法具體答覆。”

  前不久,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已明確,合法養殖、依規停業的作為補償對象,對違規取得行政許可證件或違法從事養殖的不予補償。受訪的螞蚱養殖戶普遍盼望有關昆蟲的禁食細則盡快公佈,並製定細緻完善的補償機製。

  相關鏈接:

  金蟬村村民也在等“靴子落地”

  對於不少濟南人來說,不僅把螞蚱當成是一道餐桌上的美食,還有喜食金蟬的傳統。章丘區白雲湖街道辛豐村,是全國聞名的“金蟬村”,村里336戶村民,幾乎家家戶戶都養金蟬,養殖面積1300多畝,一年能有500多萬元的收入。當下,正值金蟬播卵孵化期,受“禁野令”的影響,村民不敢貿然復工播卵,村民們都在焦急地等待一個明確的說法。

  村支部書記董道新告訴新時報記者,2000年,辛豐村開始發展果木經濟,大規模種植“嘎啦”蘋果樹,銷售蘋果成為村民最主要的經濟收入之一。2004年,一次偶然機會,村領導接觸到金蟬養殖項目,發現蘋果樹為金蟬產卵提供了天然場所,村里水源和土壤也非常適合金蟬生長,於是開始在村里推廣金蟬養殖。這些年,金蟬價格水漲船高,一隻能賣到1.5元,成為村民重要的收入來源。為了進一步擴大生產,辛豐村今年還投資五六十萬元,建成了一個占地4.5畝的標準化孵化車間,以自動化溫室替代人工保溫保濕,由此可增加200萬的年總產值,可現在說法不明,車間不敢動工。

  “往年4到5月就得準備金蟬蟲卵的孵化,6月下地,7月收穫,眼看就要錯過播卵期了。”5月5日,蘋果金蟬產銷專業合作社負責人肖光森告訴記者,除了車間的投資之外,光買金蟬苗就花了100多萬元,如果不能順利孵化將損失不小,“農時不等人,希望國家早一點出個名單,充分考慮養殖戶的利益和損失。”

  來源:新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