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片時代也可後期 歷史由勝利者書寫經典之作
2020年05月05日09:04

攝影的故事

「總第七期 」

《勝利旗幟插到帝國國會大廈》

葉夫根尼·哈爾傑伊

01 引子

世界上很多攝影名作都是擺拍,甚至是後期的。哪怕這是所謂的紀實作品。因為在一個重要的時間點,我們需要一張看起來真實的圖像去感染世人。不是這張成為經典,也會是另一張。別懷疑,膠片時代後期也是存在的。

02 故事

1945年4月30日蘇聯從攻占了柏林,希特勒和愛娃在地堡中自殺。電影《帝國的毀滅》就記錄了希特勒的最後時光,影片中也有表現出最後蘇聯占領柏林的一些表現。

《勝利旗幟插到帝國國會大廈》就是描述了蘇軍占領柏林之後,蘇聯紅軍戰士將旗幟插到柏林議會大廈的瞬間。

畫面中柏林硝煙滾滾紅軍戰士舉著旗幟。這樣的畫面無疑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不過這張照片算是一個重要的任務,是欽點的照片。

因為之前美軍在硫磺島有一張經典的插旗照片——《硫磺島上升起星條旗》……

1945年2月23日,美軍和日軍在硫磺島進行殊死的戰鬥。雙方都傷亡慘重。尤其是美軍從沒想過會付出這麼慘痛的代價,隨時可能崩潰。上午當美軍占領了硫磺島製高點之後,豎起了星條旗。而這個星條旗也大大鼓舞了戰鬥中的美軍,鼓舞了士氣。

為了讓更多人可以看到旗幟,美軍決定再換一個更大的星條旗。於是在第二次插旗的時候,美聯社的攝影師喬·羅森塔爾正好看到並且拍攝下了這樣一個瞬間。這張照片體現出了美軍在戰爭中的頑強,以及堅定的必勝的信念。

因為這張照片巨大的影響力。所以蘇聯高層認為在占領柏林的歷史時刻也應該有一張類似的照片。於是葉夫根尼·哈爾傑伊被派往柏林,隨身行李中還有一面巨大的蘇聯國旗——最終的照片中也是這面國旗。這面國旗是他的裁縫叔叔用三張桌布縫製的。

抵達了柏林之後,葉夫根尼·哈爾傑伊考慮了一些拍攝場景,比如勃蘭登堡門或者滕博爾霍夫機場。但是最終還是選擇在國會大廈拍攝。

拍攝的時候已經是5月2日了,距離蘇軍占領柏林已經過了兩天。所以葉夫根尼·哈爾傑伊找人重新呈現了這樣一個歷史瞬間——這是完全的擺拍。並且用自己的Leica相機將其拍攝了下來。

拍攝完成之後,葉夫根尼·哈爾傑伊對其進行了後期。利用暗房手法將滾滾濃煙加上,這樣顯得好像還是在戰鬥之中。

在照片審核時,審核人員發現插旗戰士下面的另一個紅軍戰士戴了兩塊手錶。於是葉夫根尼·哈爾傑伊又在暗房裡處理掉了一塊手錶。

因為很少有人會戴兩塊表,而在占領了柏林的兩天里,戰士很可能收集到這樣的戰利品。作為宣傳顯然是不合適的。

後來一些蘇聯媒體稱,其實其中一塊是阿德里阿諾夫指北針,是蘇軍的製式裝備。這一說法現在還被一些支援和懷念蘇聯的人所支援。主要是這樣的說法讓人們覺得蘇軍沒有從屍體上或者普通百姓手上扒手錶。

但實際上阿德里阿諾夫指北針的表盤和錶帶明顯和照片中的不同。阿德里阿諾夫指北針的表盤更大,錶帶更細。而照片中應該就是兩塊手錶無疑。

這一點在後來對於攝影師葉夫根尼·哈爾傑伊的採訪中也可以體會到。他避而不談這張照片的擺拍和後期。總是說:“這是一張很好的照片,在歷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03 後續

不管怎麼說這張照片有很高的歷史地位,也是二戰照片的經典之作。畫面中插旗的紅軍戰士並不是真正在4月30日攻占國會大廈的戰士。對於那天擺拍的模特到底是誰,還有爭議。但是真實歷史中插旗的戰士叫米哈伊爾·米寧。他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

後來拍攝這張照片的Leica相機,在2014年底被拍賣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