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高比如何走進佐敦的世界,師徒還是摯友?
2020年05月05日09:48

  香港時間5月5日,高比拜仁的追悼會上,米高佐敦告訴全世界他和高比之間的關係非常好。著名NBA記者拉莫納-謝伯恩撰寫撰文解密了佐敦和高比的友情是如何形成的。

  事實上,知道佐敦和高比關係親近的人並不多。

  “如果你看到他倆在比賽中的互動,高比總是像一塊吸鐵石一樣靠近米高。”湖人教父謝利-韋斯說道,“通常情況下,米高在場上不會與其他球員互動。他只管打球。但是出於某些原因,他對高比很喜歡。”

  謝利-韋斯對佐敦和高比都足夠的熟悉,而且他知道高比經常很晚給佐敦打電話或者發短信。韋斯知道每當佐敦在洛杉磯,他和高比經常會相約吃飯,但是不會一起打高爾夫,因為高比不打高爾夫。

  今年2月高比追悼會的前一天,韋斯和佐敦一起吃晚飯,韋斯在飯桌上細心觀察佐敦。

  “我們談了一些關於(高比的)話題。”韋斯回憶道,“但是我無法預測他會在台上說什麼。”

  據悉,佐敦為了那段演講準備了數週時間,他試圖找到真正的高比,以及他倆之間的關係是如何從師徒變成珍貴的友情。

  那些熟悉佐敦的人都知道,佐敦在台上肯定會哭。

  “米高將會說正確的話。”謝利-韋斯說道,“他擁有一個靈魂,大多數人都把他放在一個極高的位置,他們沒有想到他會有這一面。”

  “但是我認為他真的被高比感動了。”

  高比的追悼會上,佐敦告訴全世界,高比對他意味著什麼。

  “也許這會讓人們感到驚訝,高比和我的關係真的非常親近。”佐敦在台上說道,“但我們是非常親近的朋友。”說著,佐敦的眼淚不住的流。

  正如佐敦說的,他和高比之間的友情始於高比經常“糾纏”他,以至於佐敦最終“屈服”了。

  《最後之舞》第5集開頭,佐敦和高比在1998年全明星賽交鋒。賽前,佐敦在更衣室里對蒂姆-哈達威說,他料到高比會找他單挑。

  “那個湖人隊的小男孩會找每個人單挑。”佐敦對哈達威說道。

  但事實上,這一刻從高比進入NBA的時候就開始了。

  “我記得,每當湖人和公牛打比賽,比賽結束之後,高比都會在球員通道等米高。”NBA著名訓練師,曾分別擔任佐敦和高比訓練師的蒂姆-格羅佛回憶道,“米高總是最後一個離開更衣室。但是高比會一直等他。”

  同時,湖人隊的所有球員都會在球隊大巴上等著新秀高比。

  “但高比的態度是:‘大巴必須等著,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逮到這種機會。’”湖人隊的功勳訓練師加里-維蒂說道。

  “我是那個在大巴上點球員的名字,然後告訴司機:‘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每個人都在大巴上。’”維蒂說道,“但每一次都是就差高比還沒有上來。”

  格羅佛說佐敦賽後通常會在更衣室里待一個小時左右,他會接受理療,觀看技術統計表,洗個澡,並且穿戴整體。等到外面的球迷都散去,佐敦才會離開更衣室。

  “我的意思是,當佐敦離開更衣室的時候,場館里已經基本沒有人了。”格羅佛說道,“湖人隊的保安經常會催:‘拜託,高比,大巴要開走了!’”

  但高比永遠都不在乎,他會一直等著。當佐敦從更衣室里走出來的時候,高比就是開始向佐敦討教問題,比如腳步動作和fadeaway shot。

  這時候,格羅佛會靜靜站在一邊,並給予佐敦和高比空間。有時候,格羅佛注意到佐敦會給高比講解一個特別的技術動作。

  “很多運動員都會來找米高,並說希望米高能指導他們。”格羅佛說道,“但是當他們發現保持這種強度有多難的時候,大多數人都退卻了。但高比不會。米高給他提供更多的信息,高比就會變得更加渴望。”

  高比會努力消化佐敦給他的每一個建議,就像一個渴求知識的學生,高比會給佐敦提供反饋,並且希望得到一項新的任務。

  “米高覺得每個人都很煩。”格羅佛笑著說道,“但情況是,他說高比很煩人。當他說高比很煩人的時候,這更像是說你的小兄弟。”

  當佐敦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給高比的時候,格羅佛就知道這不一般,他之前見過佐敦把球隊保安或者朋友的電話給其他球員,但是其他球員無法聯繫到佐敦本人。這並不是因為佐敦不願意幫助其他球員,而是一個人的時間有限,很少有人能夠做到佐敦的建議。

  “你必須去爭取到和佐敦對話的權利。”格羅佛說道,“如果米高沒有在高比的身上看到一些東西,他不會接高比的電話。”

  當佐敦在1998年退役之後,高比繼續向佐敦尋求建議。2001年,佐敦加盟巫師之後,每當巫師和湖人打完比賽,佐敦都會去湖人的更衣室拜訪菲爾-積遜和高比。

  “當(佐敦)在巫師隊的時候,湖人隊已經贏得兩個總冠軍,而高比真正成為了一名巨星。”前公牛和湖人的訓練師奇普說道。

  雖然高比依然是佐敦的小兄弟,但是他們之間已經可以進行不同的對話。

  蒂姆-格羅佛曾分別擔任過佐敦和高比的私人訓練師,他看到這兩個男人的身上有些很重要的不同。

  “高比需要知道一切。”格羅佛說道,“他想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進行這項訓練?這是為什麼?那是為什麼?高比總是問為什麼,因為他是一個學生,他在學習。”

  “米高的態度是:‘你聘請你來做這個工作。你只要給我結果。我不需要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當我問你的時候,你最好能給我答案。’”格羅佛說道,“米高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停止,比如說:‘我的身體必須休息。’但高比完全是另一種。如果他睡不著,高比會覺得:‘我的時間被浪費了。我需要去場館練習投籃。’”

  當高比的職業生涯進入尾聲時,他開始提出不一樣的問題。他不希望像佐敦那樣退役之後再復出,而且他也不希望退役之後成為一名教練或者球隊管理層。所以高比退役之後從事的是完全不同的工作。

  但是當高比得知佐敦在公牛隊最後一個賽季讓一個攝製組全程跟拍之後,他也在自己的最後一個賽季讓自己的攝製組全程記錄。高比甚至還詢問過《最後之舞》是如何製作的。

  (羅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