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薩瑟金融創始人:大型公司在疫情中贏者通吃
2020年05月04日12:25

  新浪財經訊 美國東部時間5月3日,為期一天的巴菲特股東大會在小城奧馬哈落幕,由於疫情而改為網絡會議的年會依然吸引著全球數百萬計投資人的目光。新浪財經採訪到了薩瑟金融集團(Sather Financial Group)創始人戴夫-薩瑟(Dave Sather),他認為:大型公司在這場疫情中會出現“贏者通吃”的場面。

  薩瑟在採訪中主要提到:

  不擔心伯克希爾的巨額虧損,因為營業利潤比去年上漲;

  大型公司在這場疫情中會出現“贏者通吃”的場面;

  伯克希爾沒發生大規模的股票回購是因為很難找到足夠大的投資;

  未來看好在疫情期間增加工作效率的公司;

  目前美股未來不確定,保持謹慎很有必要。

  如下是採訪實錄:

  新浪財經:在昨天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你最想跟你的客戶說什麼?

  Sather:我們目前管理著大概8.5億美元的資產。在我們的曆史中,伯克希爾一直都是我們最大的持股,或者至少是前三,目前來看還是會這樣下去的。所以當人們擁有著像巴菲特這樣有魅力的、89歲高齡的CEO和領導者時,你會需要一直關注他,看看他是不是還是行業的頂尖人物。考慮到最近的不穩定性,相信很多人都預計伯克希爾會在市值上更活躍一些。或許回購一些自己的股票、或許購買其他的公司的證券。但是,恰恰相反,伯克希爾出售了一些他們的股票,保留了大量的現金。聽巴菲特先生解釋他做的一切背後的邏輯,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們要確定領導人帶我們走向了正確的道路。

  新浪財經:伯克希爾公佈了第一季度的財報,報告中顯示,公司出現545億美元的巨額虧損,你和你的客戶對此擔心嗎?

  Sather:有些人不瞭解會計準則,新聞標題確實很聳人聽聞。但是主要因為市值計價的會計方法,意思是伯克希爾的證券投資組合價值在第一季度下降。但是公司的實際營業利潤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6%。當標普500很難產生正向收益的時候,你看到伯克希爾如此龐大體積的公司營業利潤年增速達到6%,表示他們的操作是期待中的。

  新浪財經:巴菲特在年會中強調,很看好標普500公司的投資。而你所處的業務是主動投資,對此你是如何看待的?

  Sather:我認為他講的非常好。在邏輯上很難去爭辯標普500所包含的大型公司,但我們不僅為客戶管理資產的增長,我們還處理緊急資產,處理產生現金流的資金,處理長期資產。如果三月份,客戶手中只持有標普,他們不一定知道為什麼持有、什麼時候持有、未知的波動性等。特別是在低利率的環境下,單一股票通常會產生現金流代理(cashflow proxy),意思是手中股票會發放股息,未來十年內,股息會加倍。在目前情況下你更可以看到,贏者通吃。大公司例如Google、微軟、Facebook他們在疫情中會是不同的情況,甚至更強,更賺錢,為股東創造更多利潤。

  新浪財經:讓我們談談股票回購的問題,我們目前為止沒有看到伯克希爾大規模的股票回購行為。你對此會失望嗎?

  Sather:貪婪是人類的天性。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好的提醒,今天的伯克希爾跟20年前的已經不同了。伯克希爾是個龐大的運作體,從我們昨天年會中沾染的星點信息來看,巴菲特手中持有大量股票,他需要作出購買決定。對於你、我和客戶來講,伯克希爾17億美元的回購已經是很大規模了,但對於他們來講體積很小。巴菲特是個很嚴謹的投資者,他不會一頭鑽進股市裡面然後積極買入。如果你看公司有大規模的股份買進,那或許是巴菲特本人的操作。他自己的股票買賣舉動時很低調、安靜的。

  新浪財經:航空股是昨天的熱門話題,在第一季度巴菲特大舉買入,又在幾週之前全部拋出。你對航空股也是持看空態度嗎?

  Sather:我們比他還看空航空股。很諷刺的是,我不會認為巴菲特做錯了,因為他記錄比我好太多,但是在年會開始的時候他開了個自己的玩笑,他甚至公佈了一個諮詢熱線,以防他以後繼續投資航空股。我們看到了他在航空領域的重新出手,我認為這次的情況有點不同,他們沒有合併很多航空公司,而是使定價合理化,限製供應,幫助穩定局面。

  我們的問題是航空公司仍然非常非常依賴債務。因此,波音737的飛行和維護成本很高,這個問題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就有。航空業是週期性很強的產業,超過了我們覺得可以舒適操作的範圍。我認為他早期操作的原因是,他可以找到一個地方來處理手中的現金。考慮到手中的1370億現金,對他來講很難產生一筆有意義的、足夠大的投資。

  新浪財經:在你目前的工作中,比較看多哪些企業?

  Sather:目前來講、餐飲業、航空業、甚至有運動場館、音樂會館這一類的人群密集類型的生意,我們懷疑這些在新冠過去之後是否還能回歸到經濟正軌。拿餐館來講,之前100%的入座率,之後可能只有50%。航空業,之前是6個椅子一排,滿座,可能之後只有4個人。維護和人力成本相同,人流只達到之前的2/3。這確實會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比如說,如果我有一個小規模的餐館,我會到Facebook上去做廣告,這會降低我的成本。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這是新冠的隔離政策帶給我們的一些好的影響。Google、Facebook、微軟,這些企業都是這樣的。任何在隔離期可以增大我們效率的公司,都會在這場危機中帶來好的收益。

  新浪財經:巴菲特曾說:“在別人恐懼中貪婪,在別人貪婪時恐懼”,你建議你的客戶現在重新回歸資產配置嗎?特別是你之前提到的Google、Facebook、微軟這些企業?

  Sather:我們在(疫情)之前就持有這些股份,目前我們在一個由美聯儲和美財政部引領的金融工程試驗中,結果是未知的。 所以有些人認為我們快度過危機,這個觀點顯然是很幼稚的。美聯儲為世界金融心臟注入動力,這很好。但美國依然還有近24%的失業率,這些人怎麼樣重回崗位,我們是不知道的。所以保持謹慎很有必要。但同時,我認為你必須靈活和敏捷,因為有些東西被高估了,比如Dollar General,它是我們持有的資產之一,Dollar General在這次衰退中做得非常好。我認為你做的一些事情已經做得非常好了,這可能是一個賺點錢然後趕緊收手的機會。要知道,我們離美股高點還有15%或20%,已經從底部攀升的非常好了,但未來也不那麼明朗。

  薩瑟金融集團成立於1999年。該公司坐落在德克薩斯州,提供的服務包括投資管理以及戰略規劃。他們不從所管理的投資中收取佣金。僅在2019年,該公司的資產就從5億美元增加到約7.5億美元,管理超過1000個不同賬戶。(新浪財經特約記者 俞少塵 編輯 劉碩 攝影剪輯 陳胤穀 發自紐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