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股東大會全程實錄:股神PPT演講首秀和36個問答
2020年05月03日23:01

原標題:巴菲特股東大會全程實錄:股神PPT演講首秀和36個問答

北京時間2020年5月3日淩晨,一年一度的投資圈盛宴——“股神”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第55屆股東大會首次在線上拉開帷幕。 年近九旬的巴菲特首次與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非保險業務副董事長格雷格·阿貝爾(Greg Abel)搭檔,一起向全球投資人闡述對投資的一些思考和感悟。

在四個多小時的直播中,巴菲特在1個小時45分鍾的“單口相聲”後,與阿貝爾共同回答了30多個股東提問。這位即將年滿90歲的老人精神矍鑠、妙語連珠,涉及新冠疫情、美國經濟、大型收購、巨額現金、拋售航空股、回購股票等話題,為全球投資者奉獻了一場精彩的投資盛宴。

以下為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整理的全程實錄:

巴菲特:

今年的股東大會,查理·芒格不到現場來開會是最好的選擇。目前,查理每天通過Zoom軟件和不同的人開會,對新的生活方式非常適應,因此,我可以和大家保證的是,查理的狀態非常良好,他明年便會回來繼續和我繼續搭檔參與股東大會。希望到明年的時候,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阿吉特·吉恩是公司負責保險業務的副董事長,目前在紐約工作,他覺得在當前環境下,從紐約到奧馬哈來開會並不合適。格雷格·阿貝爾是公司另一位副董事長,負責公司除保險業務以外的其它所有業務,在過去兩年,格雷格管理著近12萬名員工以及1500億美元的行業資產,同時,對於格雷格今天能夠到奧馬哈來開會,我表示特別感謝。如果沒有吉恩和格雷格的幫助,伯克希爾未必能發展到目前的階段。

今天的會議,主要分為四個部分。首先,是我通過PPT來進行自我獨白,從我21歲至今,我從來沒有使用PPT進行演講的經驗,希望今天我能夠通過學到的新技能,完成會議的第一部分。其次,我將對伯克希爾第一季度的營收進行總結,並就其中一兩個要點給大家詳細闡述。再次,會用15-20分鍾來進行伯克希爾的正式股東會。最後,便是由貝基·奎克把徵集整合的一些問題,與我和格雷格進行問答。

在過去的兩個月內,相信每個人都想知道,當前美國的衛生情況到底如何,未來經濟又將走向何方,以及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年內情況會如何演化。

在健康方面,我個人非常感謝福奇博士提供給我們的相關信息,他給大家直截了當地講事實,包括他知道哪些以及他不知道哪些,把非常複雜的事實很直接的告訴大家,福奇博士提供的這些信息非常重要。同時,我的朋友比爾·蓋茨先生也一直在告訴我目前出現的一些情況。

當疫情來臨,去年爆滿的會場今年變成了幾萬個空位,當時應該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預料到今年會發生這麼嚴重的疫情,並給一開始並沒有對疫情做好準備的全國人,在行為和心理方面帶來巨大的影響。不論是從健康還是經濟的角度,目前都沒有人知道疫情會到底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尤其是在經濟角度方面,不確定性因素眾多。而且,健康與經濟是會相互影響和製約的,因此疫情對各方面帶來的影響勢必超過預期。

同時,雖然本次疫情的知名度還不高,不如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知名,但當前疫情的波及範圍很廣、傳染性特別強。有報導指出,在疫情開始後的4個月內,奧馬哈有974例死亡病例,占到奧馬哈當時總人口的十分之一以上,因此美國全國的死亡病例數量恐怕也不會少。而且,目前我們並不知道,有症狀和無症狀的感染者,到底共有多少人。

此外,疫情對經濟帶來的廣泛的影響具體有哪些,我們並不完全清楚。如果把相關行業的經濟列車完全拉下軌道,經濟會被完全轉向,並製造出很大的焦慮和不安,這樣的實驗是前所未有的。同時,這些嚴重的問題帶來的可能性很多,我們現在不能完全知道答案。

不過,我現在想談的,是這個國家經濟的未來是什麼。雖然疫情對經濟帶來非常廣泛的影響,同時給人們製造了很大的焦慮,但未來美國的經濟不會停止前進。過去美國已經面臨過很多類似今天的嚴重問題,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古巴導彈危機、911事件以及2008年金融危機,因此美國當前同樣可以直面並戰勝類似的問題。

回顧歷史,如果大家能夠選擇一個時間和地點出生,相信大家絕對會選擇在今天出生在美國。從美國開國至今已有超過200年的歷史,仍然有很多人希望成為美國人。同時,讓人驚訝的是,雖然美國有許多活著的人比較老,但是我們的國家當前是非常年輕的,比如雖然我和芒格的年紀比較大,但我們的副董事長格雷格·阿貝爾就是一個年輕人,美國取得了很多偉大、在歷史上閃閃發光的成就。

根據估算,1790年,我們(美國)只有390萬的人口,而且有近60萬的黑奴,但230年後,即便是最樂觀的人,也不會想到我們國家每天都有2.8億輛車子在繁忙的道路上穿梭,同時可以隨時飛出4萬千里,而且,擁有完善的醫療系統、可供欣賞的娛樂節目以及互聯網。230年間的變化,超出了人們的想像。此外,我們國家的財富也得到了很大的積累,雖然這個過程中伴隨著通貨膨脹,但這一時期,通貨膨脹的情況並不強勢。

但是目前,我們相當於碰到了一段崎嶇的道路,而且情況比較嚴峻。不過,從美國誕生之後到現在,也存在一些動盪。比如美國南北戰爭發生的時候,總統需要作出一個決定,而會有大約6%的人口尤其是18-60歲的男性會在南北戰爭中死亡,國家很大一部分主要就業人口消失不見。把當時的傷亡情況按照當前的人口比例換算,大家可以想到對我們的國家造成多麼大的打擊。

同時,我們國家還會面臨另外類型的危機。在1929年時,股票市場在大蕭條間崩潰,雖然在當年的9月3日,道瓊斯指數的閉市位置是381.17點,加之彼時汽車工業開始興起、家用電器也開始不急,看起來現代化行業在迎頭趕上,但之後的兩個月,道瓊斯平均指數降低近一半,短時間內股票價值大幅蒸發。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美國人在兩年內,股票價值約蒸發83%,同時失業情況嚴重。1929年多因素造成的大蕭條,導致4000多家銀行破產,而人們的儲蓄大多都在銀行,隨著銀行破產人們的儲蓄也隨即丟失。

不過,1934年1月1日,聯邦存款保險公司這個重要的機構成立,這是大蕭條後能出現的最好事情,可以說世界因此也發生了改變。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給銀行提供了保險,這給人們帶來了保障。

在此之後,我們也經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隨後接受了凱恩斯主義等等,我們國家超過200年的歷史中,變化是非常大的,會讓我們感到歎為觀止。1930年代,大家努力工作卻不知道會不會有繁榮,而美國的奇蹟卻在不斷髮生。而在1954年,股票點位從280點漲到400點,重現了1929年的奇蹟,我們又達到了一個高峰。及至今天,我們看到道瓊斯指數在24000點附近。所以,你要相信,美國是可以發生奇蹟的。

美國是非常強壯的,所以絕對不要在美國身上下錯賭注。美國接受過很多試煉,雖然我們現在仍然沒有達到完美的境界,但我們的國家一直在變得更好,而且未來也會如此。1990年,黑奴獲得解放,隨後,女性也開始得到解放,我們的社會不斷變得比以前更好。

明天的市場會怎麼樣,我不覺得任何人會知道,但我知道美國人在長期內一直是勇往直前的。正如我們不知道2001年9月10日是怎麼樣,現在我們也不知道會有新的病毒出現,但如果你打算做空美國,那麼你在下注是要非常注意,因為市場任何事情都會發生。而我是一直相信美國的,雖然市場不是每一天都朝著我希望的形勢發展,但我抓住了美國財富增長的尾巴。

幾年前,Sam Numm倡議建立一個機構,希望努力減少防止核災難的發生,這樣可以避免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死亡,後來他一直擔心大的流行瘟疫。過去兩個月內,我們對大瘟疫開始有所瞭解。2019年的10月份,美國霍普金斯大學發了一份希望全球做好對於大流行瘟疫準備工作的報告,從報告中可以看到,美國算是對疫情準備得比較好的國家。

需要注意的是,不管多大的數字,乘以零後結果還是零,所以,如果一件事情不對,或許會有很多事情同時出錯,伯克希爾總是會做最壞的準備,所以,這個時候,借錢投資不能說是合情合理的。

當下,美國的資源遠未枯竭,長期還會生成好的結果。尤其是股本,雖然短期內不一定很好,但30年國庫券的收益率只有30%,而且收益還需要交稅,在通脹率只有2%的背景下,我們的股本是否會比國庫券的收益更好,值得關注。只要你有投資存在,並且投資不是賭博,那麼便可以期待成功甚至得到很多回報。

在買賣股票的時候,自己必須看到價格高低間可能存在的微妙差異,比如疫情發生前後,股票價格是完全不一樣的。在股票市場中,必須在心理上有正確的思維,我希望每一個人買股票的時候,都有一個你買的並不是股票,而是買這個公司營業一部分的思維。

我現在要告訴大家的是,在下注美國時,希望能夠相信美國,雖然我並不知道在以後的幾個月、幾年甚至幾十年後會有怎樣的結果,但我希望大家能夠相信我剛才的觀點,用樂觀的態度進行跨行業、全面性的平衡購買。

伯克希爾一季度的業績已經塵埃落定,雖然在某一段時間內,這些數字可能還會進行平衡,但我們目前的運作收益的確比以前低得多,同時在疫情影響下,公司某些業務正在關閉。巴菲特表示,伯克希爾並非不會犯任何錯誤,此外,美國的經濟當前也有一些關閉的趨勢。

具體來看,此前均處於上漲的趨勢中的保險級鐵道業務,都發生了一些變化,此外,公司還有一些其它業務有了下滑的趨勢。不過,可以明確的是,伯克希爾在管理別人的錢時,絕對不會冒險。截至今年一季度結束,伯克希爾有將近1250億美元的現金及國庫券餘額,公司一直保持相當高的現金儲備。

今年1月份,沒有人預料到疫情的暴發,同時帶來的影響力已經使得美聯儲覺得要採取更大的措施來應對市場的變化。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來可能會載入史冊,因為在3月中旬時,他吸取了2008-2009年的經驗教訓,不論代價是什麼,美聯儲採取了利率方面的行動。因此,伯克希爾也應該順勢而為,對目前的情況做好應對的準備,因此我們留下將近150億美元的現金作為儲備。

在4月份的時候,我們覺得股票市場收益會下降,市場可能會改變既定的目標價格。我在對其他公司估價時,犯了一個錯誤,尤其體現在航空業方面。此前,四大航空公司(美國航空、達美航空、西南航空和美國聯合航空)經營良好且CEO都非常棒,因此我們買了這些公司的股票。但在疫情影響下,人們被告知不能再飛行和旅行,航空公司受到巨大影響。同時,航空業務未來會發展趨勢如何,不確定性很高,與兩個月之前想比,世界正在進行重大的改變。雖然目前伯克希爾並沒有100%持有這些航空公司的股票,但其發展對公司還是會有影響,因此未來伯克希爾會繼續關注航空公司發生的變化。

我們現在可以準備接受提問。貝基·奎克(CNBC主播)已經從股東當中選擇了問題提上來,我們現在準備好回答你們的問題。貝基,你現在開始提問吧。

提問1:伯克希爾能否披露投資的四個航空公司是哪些具體公司?

沃倫·巴菲特:

美國航空、達美航空、西南航空和美國聯合航空公司,大概占有美國旅客飛行數的80%,同時,除了西南航空外,其他三大航空公司還有很多國際航線,可以說,他們的業務和領導者都非常棒。不過,由於疫情影響,四大航空公司面臨的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據我瞭解,他們需要關閉很大一部分業務,因此損失巨大。

我不確認美國人是否會改變固有的生活習慣,但我自己的確有很長時間沒有理髮,同時在7周後,我才再次戴上領帶。

我們也可能買其他航空公司的股票,但目前伯克希爾主要買了這四家航空公司。我們的確犯了錯誤,現在想要把此前投入的資金拿回來。同時,我們要賣的不是一部分,而是全部賣掉。如果我們的想法改變,不會一半一半地做,會一下子進行到底,可能賣的時候,賣價比收購價低很多,但航空公司的股票總是以大額的交易進行,所以我們把整個賣掉了。

提問2:您建議投資者現在買入股票,但伯克希爾留存了大量的現金,是否意味著儘管現在是股票投資者買入的好時機,但您卻並不想大量買入?

沃倫·巴菲特:

現在會發生的一些情況,雖然我並不希望它發生,但它的確存在。如保險業中,當颶風來臨時,也會有巨大的地震發生,因此我們要為一連串可能發生的事情做準備。

我認為現在是購入股票的好時點,但並不意味著人們今天、明天、下週或下個月便要買股票,購入時點需要根據投資者自有特點選擇,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根據對自己的瞭解進一步行動。同時,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投資者需要在財務與心理兩方面,都需要做好應對疫情影響的長期準備。

因此,我的建議是,不要在意今天是否是購買股票的好時機,要關注兩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後,目標股票會值多少錢。

提問3:您剛剛提到,4月時伯克希爾大概有3000多億美元在股本上,能否介紹一下具體情況?

沃倫·巴菲特:

相關數字是伯克希爾提交的,也是我們研究得到的結果,同時公司進行交易的數字還有更大的情況。

提問4:上一次經濟危機時,您支援了八種不同的投資,對於相關八大股票都有極大的信心,同時獲得了很多的價值。現在利息非常低,那麼,過去兩個月,您對於借款的投資為什麼沒有做出任何舉動?

沃倫·巴菲特:

我現在還沒有看到非常有趣以及吸引人的股票,美聯儲做出了正確、快速的決定,因為很多公司需要錢來處理財務,因此可以看到,過去5周內,很多公司的財務變化巨大,包括一些大型公司也開始進行大額借款。

有時候,雖然借錢不是壞事,如一些邊緣性的公司利潤較少,但伯克希爾不需要那麼多錢。同時,如果相關公司的利潤不夠,伯克希爾是不會向他們投資的。

在2008、2009年的時,我們投資了8家公司,並不是我們故意要告訴市場伯克希爾做了什麼,而是因為那時候我們覺得投資相關公司是非常好的抉擇,雖然時機不夠理想,但我們還是找到了幾個理想的投資標的。

格雷格·阿貝爾:

您剛剛的點評,講到了美聯儲的警告,利息發生變化的時候,我們注意到,我們是否能夠開始採取行動。人們在困難的時間,看著自己的資產負債表,他們決定要做一些什麼,但事實上這些公司並不見得可以吸引我們,特別是在2月23日之後,伯克希爾的能源公司就是非常重要的結果,我們在能源公司的時候投資了40億,那個時候還有好多短期的責任沒有到期的情況下,我們增加了資金。我們那個時候覺得資金的部署是有必要的,對於太平洋地區,伯克希爾的持股人來講都是非常吸引人的。

巴菲特:

現在是你借錢的大好時光,但不見得每個人都願意借錢,對於整個國家來講,這個時候是借錢最好的時機。不見得是伯克希爾要做的時機,但對於很多人來講現在是借錢的大好時機,我們的錢要用在刀口上。

提問5:現在有些人開始兌現,在疫情中資金進行不同流轉,伯克希爾是怎麼樣的情況?

巴菲特:

我們現在也開始發一些資金給某些需要的公司,當然我們不會無限製地開始資助這些公司。現在較一年或是六個月之前,有著極大的變化。如剛才講的航空公司,因為現在虧損太大,我們基本上就把錢抽了出來。同時,假設我們已經組成了公司,但如果這個公司沒有希望,我們也不會繼續再投資,如公司在1965年時投資了紡織業,之後我們發覺做的一些決定並不是極好的,我們就會想賣掉它們。我們並不是處在做拯救其他公司的位置,如果拯救其他公司要花太多的錢,我們是不會這麼做的。所以,在增加我們市場上的一些份額上面來講,也許會發生,公司也許不見得隨時都需要錢,但是市場的份額是我們比較關注的。

伯克希爾擁有許多可以產生現金的業務,我們有非常多的資金,有充足的資金來支援未來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很多人要兌現他原有的資產或者是賣一些股票,但我們的業務中目前並沒有這樣的一些需求,伯克希爾絕對不會到必須借錢過日子的境地。

簡單地來講,我們並不是需要很多現金,但如果我們需要錢的話,我們也是有的。我們不買報紙公司或者是一些其他的商業機構,這是我們的習慣。我們希望自己的定位是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當然不見得所有的事情都會在我們的理想中發生。

1929年是一個比較例外的一年,而在1955年或是在1954年年底,我們覺得任何事情都可能會發生。所以,我們一直在準備就緒狀態。有時候很多人會打電話給我們,不過,即便這些公司打電話來,我們也不需要買這些公司,因為這些公司並不見得是多好的,而且我們也可以在其他地方進行借貸。

阿貝爾: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伯克希爾在看持有的不同公司時,首先關注的是管理層和員工的去留,我們會確定員工都是健康、安全的,公司能否保持持續的運作。之後我們會繼續觀察客戶在當前業務情況下的需求是什麼,我們可以提供哪些業務的調整來滿足客戶的需求。

提問6:伯克希爾公司有近39萬名公司成員,哪一些公司的運作沒有被疫情影響到?如果受到疫情波及,這些員工還能夠被持續僱傭嗎?

巴菲特:

我們資助了不同的行業,有幾個行業有可能僱員會減少,但不會很多。我們沒有在旅館業里,但是旅遊和休閑的行業,可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五年之後,伯克希爾會僱傭相當多的人,但是病毒也可能會有更大的增長,對我們的製造業造成很多影響,他們的需求可能會很大程度上降低,這樣的情況下可能會有裁員的情況發生。

阿貝爾:

疫情期間,我們的行業要為此做出調整,有些可能調整得比我們更為厲害。伯克希爾的能源公司,用電的消耗量降低了10%,實際上對我們的生意並沒有非常大的影響。但長期看,我們的業務會繼續增長,因此即便現在在危機時間,我們行業受到的影響也不大。

現在,糖果、珠寶行業等有些商店會關門,我們會根據環境做出相應的調整,尤其是在就業方面。不過,關門的商店將來還會重新開門,因此我們還會雇更多員工回來。長期來講,伯克希爾的僱員與現在相比,會有更大的增長。

巴菲特:

整體看,我們還是會成長的。我們有很多季節性的員工,比如復活節期間是巧克力的售賣期,但是現在售賣期已經過去,很多專門為復活節特殊製作的產品,賣不出去業沒有辦法運出去。面對這些情況,阿貝爾做了很多這面的事情,還有很多經理在做類似的事情,在這個非常特殊的時期。未來,我們會雇更多的員工,或將超過39.5萬以上。

提問7:我是一個長期的股票持有者,我以前也參加過公司年會,4月17日查理曾講到,伯克希爾擁有的一些小公司在疫情過後不會重新開,您能不能講一下伯克希爾麾下哪些公司會受到影響?

巴菲特:

伯克希爾下面有97個不同的商業組織,我們以前一直從事這些方面的經營。不過,過去2、3個月發生的事情,未來可能會進一步加劇,一些行業會進一步衰退,也許是這些行業中消費者改變消費習慣,不再使用他們的產品,還有一些行業,以前就有過問題,現在他們的問題更大。比如說報紙行業,我們現在增加了更多報業的投資,而且幫助他們償還債務,但是現在報業在疫情之前,他們的廣告、銷售量、發行量都已經在下降。疫情加劇了這個情況,汽車行業也是一樣,疫情對汽車行業的影響很深,汽車商不會在報紙上做廣告,所以,現在有些行業的問題情況,被疫情進一步加強了。

疫情改變了整個世界,人們會看到這些變化,如果現在一個商業中心的老闆,他的租戶現在不願意再支付租金,商業中心的供貨商情況也出現很大的改變,很多人在其中受到影響,有的人在家裡遠程工作,而這種情況也許以後兩年還會繼續持續,需要做調整適應這種新的方式。

阿貝爾:

我們經營的幾個行業,本身從事的業務就會受到挑戰。在受疫情影響,經濟發生危機的情況下,這方面的問題會更為突出,一些生意如餐館設備會受到影響,但是其它行業可能會受到正面的影響。所以,我們要從整體來考慮這些問題。

提問8:伯克希爾長期的政策,不會是一直虧損的無底洞,芒格早先曾提及,在疫情之後封城解除之後,伯克希爾下屬的一些小公司是不是不會重新開放業務,這是不是會影響伯克希爾長期的政策?

巴菲特:

伯克希爾長期的政策會是30年以上,我們的年度報告里也有講過,不同的公司有它們各自的運營模式。當然,我們有可能會把這些公司賣給其他人,但不管怎麼樣,我們不會繼續保持這些公司,這不是一個新的政策。

我們對航空業就是這麼做的,某種程度上,如果我們擁有所有的航空公司,現在對我們來講會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決定,是繼續堅持承擔他們運營的這些損失,來繼續保持這些股票,看航空公司能夠堅持多久。或者,目前飛機可能太多了,隨著製造業下降以及需求的下降,航空公司提供的座位太多了,這種情況下,需要我們根據自己的業務運營的情況來做決定。所以,我們做出的經營性的決定是非常非常困難的,我們的政府目前提供了第一波對航空公司的補助,航空公司也在非常主動地進行融資,這方面我印象深刻,至少兩家航空公司增加了他們的股本。航空公司如果想要業務繼續進行,當然需要政府的幫助,同時自身內部也要做出調整,以適應運營資金的需要。對於投資者來說,這是不是合情合理,我們要拭目以待。

提問9:對於卡斯伯公司的行業業務放緩,你們有何回應?

阿貝爾:

我們這個公司有很大一部分業務是航空航天,受到了比較大的影響。不過,國防工業方面還是非常好的,而且表現非常強勁。同時可以發現,別人對他們訂購的飛機是更長期的,我們也會不斷地對這方面做出調整,現在我們和波音公司每週會有一次的會,根據他們的訂單量,我們做出相應的調整。

巴菲特:

一兩天前,他們剛剛得到了250億美元資金,在一年之前,他們當時現金的定位是很好的,但是我瞭解到,空客也有同樣的問題,而且空客也不知道他們的將來會如何,我也不知道他們的未來會如何。所以,我們肯定是會有飛機的,而且這些飛機會飛行,但真正的問題是,你們是不是需要這麼多的飛機,同時飛機的製造和交貨會影響到很多人的工作。

當然,這不僅會影響到波音,當你的需求枯竭了,影響就上升到整個鏈條上面,隨著航空公司需求枯竭,飛機製造的需求也會枯竭。所以,你可以看到由於波音不用這麼多的飛機了,現在通用公司生產的發動機也會受到影響,而美國在這個行業中的發展非常強,設計到很多就業機會。我們會祝福他們,也會祝福我們自己,但這不在我們的控製範圍之內。

提問10:GEICO(美國汽車保險公司,伯克希爾全資子公司)是不是因為現在很多人不開車,而給了他們不開車的信用額度呢?

巴菲特:

汽車保險公司開始在他們保單上面進行改變,我們計劃提交25億的成果。當然,每個人都還是想開車的,只是開車的里程數更低了,隨著開車里程數的降低,我們能夠節省投保人的保費,現在很多客戶都能夠拿到兩個月或更長時間的折扣。此外,我們還面臨競爭對手的競爭,因此我們會給投保人較長的支付期限,只要他們不取消保單。

提問11:現在疫情對我們保險公司的影響如何,有很多保險公司的報告中已經開始出現損失。我們看到賠錢的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現在,在保人、在保公司在這次疫情中的遭遇跟伯克希爾承保的情況有什麼樣的變化?

巴菲特:

這中間已經存在一些投訴或訴訟的狀況,以後的一些訴訟可能會非常大,因為訴訟的一些結果是非常大的成本開支。汽車保險業是我們現在保險業務的一個比較大的部分,所以,在訴訟得出來結果之後才可以看到更明顯的結果。我們在想這些商業上平行的災害或者是風險,有些人會在所謂發生變故的時候才要買的這些保險、保單上面的保險條約,但是在我們保單上面的語言來講,並沒有保到業務在進行中斷的時候或者是發生變化時候的一些保險,但是其他的一些保險政策,當然我不能夠以偏概全來告訴你都是一樣的,但是這中間涵蓋的保區在業務耽誤或者中斷的時候,也許會發生這種情況,疫情就是其中的情況之一。標準語言在我們的保單上,如果說您在業務耽誤了之後或者是得到了您今天實際資產上面的損害,才能夠進行支付,當然你可以買更多的一些支付。

大疫情是否能夠投保這些事情,這跟我們的汽車保險上面的一些政策是不一樣的,也許我們會有理賠或者是提速的一些情況,我們的公司跟其他的公司也許還是不太一樣的,或者是再投保的情況,也許會有更多重的平行的擔保,但是有些業務的中斷並不是包含在內的。

有一年在我們公佈年度報告之中,也有這種情況,我們有一個化學工廠,鄰居發生了火災,我們的工廠也被波及了,也遭受到損害。我們在賣任何汽車零件,結果今天因為汽車行業罷工,我們的汽車零件行業也波及了,但是不是也會有這種業務中斷的保險的損失呢?不會的。

現有的狀況,中間爭議的部分還是很多的,這是毫無疑問的。有些保險公司會付很多保單上額外的費用,但我們已經有儲備了,我們還是在比較傳統、保守的區域進行保險業務。我們不會告訴我們的經理人哪一個數字必須在今年一定要得到,他們會自己評估損失,建立自己的業務,再把社會上的通脹或是其它的因素考慮在裡頭。伯克希爾有時候在做評估的時候還是非常正確的,我沒有任何疑惑。

提問12:我是十年的持股人,伯克希爾是不是以後也有大疫情的保險呢?

巴菲特:

我們保的行業非常多,曾經有一天也會有人來找我們,說我必須保一個什麼險,這個險大概有100億的保險額度。我們聽上來要保100億的資產,我們可能不會接受這樣的保險,但如果有人需要,我們會承保一些大疫情保單,如果價錢合適,我們也會承保的。

我們沒有不情願做的事情,會給你一個保險的報價。當然如果說是一個非常非常毫無限製的一些投保可能,我們是不會給你承擔保單的。所以,要根據投保支付的保額的價值以及投保的範圍來決定。

所以,一些不尋常的投保,不管它的範圍有多大或是金額有多大,這些是我們不會保險的範圍,比較可疑的東西我們是不會做的。但如果有正確的價值,我們會開始進行這些大疫情的承保。

提問13:我從阿拉斯加來,標普500現在是不是面臨一個很好的投資情況?在現在市場下滑的階段是不是比較好的投資階段?沃倫,你是不是在這種情況,有些公司需要資金的時候,跟他們能夠開始溢價,取得一些更多的情況。現在的情況不見得有這麼多而且這麼長的時機可以找到,伯克希爾公司是不是可以在沃倫跟查理不在的時候也可以這麼做呢?

阿貝爾:

如果沒有沃倫跟查理,我沒有看到伯克希爾會有文化上的轉變,最大的一個部分就是我們有商業上的睿智,能夠在經濟上做出更加理想的部署,而且可以立即做出反應。不論查理和沃倫在不在,我們都做同樣的工作,我們的團隊非常有才智,而且伯克希爾的這些管理團隊所有的經理人都有這樣一些能力。

巴菲特:

他講的是對的,我們的經理人如果沒有這樣的能力,我們是不會保留他的,我們有三個非常有價值的經理人,他們在尋找我們的資金以及尋找我們的投資對象上來講,都是非常數一數二的佼佼者。對於伯克希爾公司來講,有了他們三個人,在尋找資金上面會繼續有更好的表現,不管我跟查理在不在,他們都能夠做得麼好。

提問14:伯克希爾現在有沒有美聯儲或是國家開始保護你們脫離困境,接受他們的一些補助?

巴菲特:

航空公司有這樣的情況,我們有在航空公司投資,但我講的這些問題是,我們沒有任何全額擁有的之類公司,格雷格,我們有沒有任何的公司接受了政府的救助?

阿貝爾:

沒有。我們現在所有的這些業務之中都沒有,我們都瞭解伯克希爾的每一個公司是什麼樣子,今天講到政府補助項目我們是沒有的,我們全額擁有的公司沒有參與。

提問15:有很多持股人特別是持有B股的人,在比較小的子公司裡面而被封城的情況影響到。今天因為有了這樣的情況,他們也許可以達到能夠符合借款的標準,你會不會繼續使用這樣的一些借款,保持原來的員工呢?

巴菲特

:據我所知,我們並沒有任何的公司已經開始在使用政府的補助的基金,我不能講具體哪個公司,但是我可以保證,我覺得他們有很好的將來,但是我不想現在講一下我們目錄上的每一個公司怎麼樣,因為有些我也不知道答案。我們在以前就已經決定了,如果疫情還在繼續,而我們的報紙如果能夠讓他們獨立經營,可能會有更好的生存的機會,或者其他的公司可能能在管理方面做得更好,我們會讓位給他們。

我不會把我所有的錢放在任何一個公司,這也是我堅持為什麼買指數基金的原因,儘管這個公司我可能跟它很親密,但我也不會把我全部的錢放在一個公司裡面。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你經常會得到一些驚喜,你可能覺得這個公司運營得很不錯,但是沒有我們預想的運營得很好。相反一些公司我們覺得做得不好,但是他們做得會比我們意想的要好。

提問16:請阿貝爾講一下PPP政府貸款。

阿貝爾:

我們並不知道我們下屬的任何企業現在有接手政府這樣的貸款,我和這些公司的對話中,我也不知道有任何公司在申請。他們在疫情之後,這些公司都應對的不錯,不論是中等級別或者是更小一點規模的公司,他們都處在比較堅實的基礎和非常強勁的地位裡面。

疫情之後,可能最終用戶的行為會有變化,公司的消費者人群可能會有變化,或者是人們的消費習慣上產生變化。但首要需要考慮的,是挺過這個疫情期間。而在疫情期間,我們下屬的公司基本都處在比較強勁的位置。

巴菲特:

我們不知道疫情會持續多久,沒有人知道。但是病毒在某種程度上面,可能在擴充的過程之中傳染力會下降,也許它會慢慢地消失,在秋天再次回來。即便秋天過後,病毒又回來了,這也是由病毒決定的,病毒將來能夠決定我們的行為。雖為我們現在做了很多非常明智的事情,我但是有太多的未知因素。

從經濟來講,存在這麼多未知因素的情況之下,我們需要不斷地保持對我們的經濟情況進行衡量。現在,只能說在今後的幾個月裡,不能確定會發生什麼事情,今後6個月你會做什麼,或者是一年之內你會做什麼,誰都不知道。

提問17:您剛才講到你還是鼓勵對標普500基金進行投資,過去我聽到這些基金經理們說積極性的投資已過時了,長期的狀況可能會進入被動投資。今後十年,您對投資者有什麼樣的建議?

巴菲特

:我還沒有改變我的遺囑,我的遺孀會擁有95%的指數基金。這方面對於很多人來講,給別人做標普500基金做諮詢的人並不一定能夠賺到很多諮詢的錢。美國的投資已經過時,我嚴重不同意,因為在標普500基金上面做投資,我覺得沒有理由、沒有原因說不能夠在這上面做投資或者是停止在這上面做投資。

另一方面,它們收的費用可能比較高,然後它們可能會挑選某些不同的基金。基金經理會說服你,他們可能能做出很好的投資回報率,但是要收你們很多費用來參加他們的基金,就像歷史的數據證明,他們在這上面收費非常高。所以,各個行業在跟他們進行交易的時候,要付給這些銷售代表很高的佣金,也就是賣這些基金賺的錢比經營管理賺的錢要多。

提問18:我作為持股人,在過去5到15年投資標普基金,目前我覺得伯克希爾的表現是低於標普500的表現,疫情之前也是在標普的表現之下。現在我是不是應該賣你們的股票呢?

巴菲特:

我相信這個事實,我建議大家買標普500的股票。伯克希爾的股票和任何一個單獨的投資比起來都是毫不遜色的,我們賺來的回報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我不能夠保證你,我們一定會比標普500做的業績更好,但我和我的家庭成員所持有的股份在伯克希爾裡面,所以我非常關心長期伯克希爾的經營效果和表現。我會努力讓它的表現好於標普500指數。

阿貝爾:

我同意你的講話,我希望我們的團隊、經營伯克希爾的人,是盡最大的努力做經營管理的工作,我們不能給你保證一定會有最好的收益,但我們的努力一定是最大的努力。

巴菲特

:我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我現在能夠跟你說的是,比起3700多億,管理500萬是更容易的。大的聯邦性的機構可能會比我們基金的規模更大,但在某種情況下,管理這麼大的基金,對我們來講更困難。

阿貝爾:

我們剛才講到了能源公司,它們的購價是在不斷變化的,今後十年,在基本的基建和構架方面,工作前景非常好。

巴菲特:

我們自己在能源業上面所處的地位比其他所有人都好,過去20年的數據來看,一般公開的公司做這方面的事情是很睏難的。我們在這方面的工作是非常遵循邏輯的,而且我們的構造非常合理,因此我們管理得很好。而在保險業方面,有沒有人能夠比伯克希爾做得更好,所以我們會繼續在這個行業里努力。

提問19:您今天講公司是不是要投資部署一些資金,而查理並沒有這麼做。沃倫先生,在講到未來管理的時候,您可不可以提一下吉恩?

巴菲特:

吉恩是我們最棒的一個人才,而且他跟我們已經工作了好幾年了。他對於保險業真的懂得非常多,是獨一無二的人才,但是他現在不是在資產分配方面工作。所以,保險公司給了我們更多的支援,他是我們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人才上的大的支柱。在我們的資產配置上面來講,他們做的工作是不一樣的。我們不是自動地到任何一個位置做任何一個工作,是需要看不同的才能。我的健康很不錯,查理的健康也是非常理想的。

提問20:我們講到資產配置的問題,您剛剛講大概46%在2019年的時候進行了分配,您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再講一下在資本開支降低或者是折價的情況,到底哪些能在投資股本上得到更多的吸引力?我們持股人在做了伯克希爾的投資之後,應該怎麼想?

阿貝爾:

我們看一下伯克希爾的能源公司,我們真的要考慮的是也許有不同配套的情況,哪些能夠維持現在的資產,比如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之後,或者是會非常有效地能夠保持我們現在的業務,而且是在折舊的情況之下,還能夠再繼續得到我們現在的這些利潤。我非常高興,今天已經有的這些資產,在取得了伯克希爾能源公司之後,我們的折舊現在是非常非常適當的,我們也可以維持我們現有的一些資產,我們原來的投資現在還是得到了很適當的回報。

但是您要開始保持您現在的資產,資產的計算上我們也花了很多時間。我跟沃倫講到它的重要性,所謂增加的一些資金,也許我們還要再去找更多的一些機會。比如服務上面,還有可再生能源的投資等等,必須有真正資金的取得,才能驅動我們能源的商業。在這兩個情況之下,在折舊以及增加資產的情況,我們在配置、實施的情況下,我們叫增加性的資產的開銷。

巴菲特:

多少錢呢?大概是400億。

阿貝爾:

所以,在工作上可能會有這麼多的需要。400億在工作需求上的資金,在以後9年到10年是有所需求的,大約一半是在維持我們現有的資產上面,這些是慢慢逐漸增長的。我現在講的是我們現有的一些項目在進行之中,必須要維持的成本。另外還有300億將是我們業務以後增加的機會,當然還有變電站在2020年已經開始了,我們在2008年買到的這家公司,我們投資的一些資產已經開始得到回報了,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巴菲特:

我們在“播種”上面做了很多工作,您聽到的雖然不是能夠超級獲利的公司,但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內,總是會增資的。它的獨特性,也就是我們在配置我們資本的時候,有的時候要花比較長的時間,但是也會得到相應的報償,能源就是這樣一個行業。這些工作也許會支援20年,或者是有更長的支援性。

提問21:我現在是持股人,西方石油公司在維持價值鏈,你們覺得西方石油公司的情況到底現在做怎樣的考慮?

巴菲特:

原油生產未來幾年會顯著下降,因為需求大幅下降,20美元一桶油價是讓油企沒辦法進行下去的,鑽井活動都會下降。不知道未來油價是不是會顯著增長。產油企業的未來無法預測。如果油價一直處於低位,將會有大量的不良能源貸款,而將無法想像股權持有者會遭遇什麼。

如果你是西方石油股東或任何一家石油生產公司的股東,在油價走向方面你和我都犯了一個錯誤。在當時的油價上(這項投資)具有吸引力,但顯然在每桶20美元時不是,在每桶負37美元時更加不是。這就是為什麼石油產量在未來幾年會下降,因為開採賺不到錢。

沒人知道油價會走往何處,17美元、25美元都有可能。現有的一些狀況,比如說額外多的石油要存儲在哪裡,或者這些需求量是不是會增加,另外沙特以及俄羅斯會做什麼樣的事情,這都是你不能夠理解,也不能夠預測的。或者說現在存儲的地點到底在哪裡,當然我們還會有石油在開採時候上下起伏的狀況,還是會發生的。

提問22:您有沒有長期對石油股本投資的方向?

巴菲特:

我想這中間會有非常巨大的資金,而且他們會舉債,這將影響到銀行或者是金融界,當然不會完完全全摧毀它們,這中間有大量的金錢在投資之中。現在再買油,等於是在油價上漲時候進行下注,石油的價格當然是有風險的,這些風險也在由這些產油的公司中開始發生,這些價格如果獲勝,可能這中間有些不好的,比如能源公司、石油公司倒閉,這些股本的持有人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也由此可見了。

提問23:您可不可以告訴我們當前投資的合同,您剛才講60億,我們的責任又變成10億以下,之後又看到指標指數到了27億,之後又變成50億,這些問題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

巴菲特:

2004-2006年的狀況,我們曾簽署了大概48到50個合約,最短的是6年,最長的是20年。那時的價值大概是48億,這是我們那個時候希望得到的結果,我們也同意的結果。他們在那個時候,我們賣的時候,在當時到期的時候,我們有很少的例外,我們交易的條件是沒有抵押品,我們得到了48億。我們一開始正常的價值是在300億到350億,道瓊斯和日本的股票市場都是跑到了0,有些是完全滿了。我們現在有140億,我們這方面還沒有付出很多紅利。如果所有的都歸零,140億歸零,或者是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賣出了,資產負債表上我們覺得它成不了我們的一個負擔,目前為止我們還不錯,不是非常多的錢。

目前為止,我們的潛力是什麼呢?如果價格上升,我們可能會非常有利。如果它下降,對我們有所影響,但還是不錯。目前來講即便發生了什麼樣子的問題,還沒有給我們造成大的問題,我們目前為止還沒有到期。但是有些可能到2023年到期,也許有20%—25%是在今年晚些時候到期。

所以,你問這些問題可能不太知道我們的底線在什麼地方,我們中間到底有什麼樣的責任,合同履行的時候具體的條件他們可能不是很瞭解,但是我們在合同的履行方面還是做得不錯的。最重要的是有一兩個非常小的意外之後,我們從來沒有同意我們要為這個合同放抵押品。我們當時做交易的時候,我們我從來不會讓我們進入這個位置,在任何時候我們可能有很多負債的可能性,或者是我們要負擔的責任,我們都不會這樣做。

提問24::目前為止你們現在看到的情況有沒有一種傳言,說你們公司會被分拆開,如果現在有250億的紅利,你們能不能夠繼續保持目前伯克希爾的結構?如果不能夠承擔這個責任,你應該給我們講得清楚,你們對我們股票持有人應該持有的是什麼樣的責任?

巴菲特:

如果我們要賣伯克希爾下面的一個分公司,我們公司一級就會產生很多稅,就會分攤到我們的股票持有人身上,這中間可能會做一些修改,能做其他一些變動。但從公司來講,你要做出售相關公司的決策,肯定會在稅收上面出現更複雜的問題。如果我們想把伯克希爾拆開,稅就會成為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儘管我所有擁有的伯克希爾的每一股,我將來都會捐獻給慈善,我會告訴每一個人,對於所有的股票持有人,如果要分拆的話,也許是一個好的結果,但是你要承擔很大的稅收方面的費用,要承擔不光稅收費用,還有其它費用。如果財富的稅收方面有變化的話,也許有這樣的情況,但是我的計劃,經過很久考慮,這樣不僅能夠保證我們的資本,我積攢下來的所有伯克希爾資本也能夠繼續保持在我們的家庭。

阿貝爾:在我們做資本部署的時候,我們現在可以對我們的股票持有人不產生直接的影響和後果,我們在做這些資本轉移的時候,目前的構架下也不受任何影響。

提問25:歐洲、日本和這邊的股票都在下降,伯克希爾的保險公司因為保單的人都先把錢付進來,你在保單事先付錢的情況下,你在這邊的收益還是負數的話,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如果利率降到了0以下,對這個保險業會是什麼樣的影響呢?

巴菲特:

負面的影響已很長時間了,我們必須持有相當的股權,在過去十年發生的情況是非常令人驚奇的,在這個時間我曾經有過錯判。我們有的資金有很大一部分部署在國庫券上,從長期來講是很糟糕的投資,收益很少。如果在世界各國利率都變成負的,而且是很長時間,我必須要親眼所見才能相信這個事情會發生。如果你有負利率,同時還能夠有更多的錢,能創造出更多的生產力,我們覺得這會是在經濟上面最有趣的一個問題。

現在的利率是零或者是負的,我們現在做的很多事情我們都不能預期到將來的後果是什麼,但是這些事情肯定是會有後果的,現在的後果可能是被人為地壓製到在更遠的時間才能顯示出來,但是這些問題最後會應該達到均衡的答案。

提問26:伯克希爾是非常大的公司,淨值也很高,你也做了很多資本密集型的產業投資,比如說鐵路,你所有的資產募集這方面的投資有多大的風險?尤其是借債到期的時候怎麼辦?從稅收的負擔角度來講,你們怎麼考慮對這些密集資本公司的投資?

巴菲特:

稅收的稅率更有可能提高,政府想對企業施加更多的影響,一般是是通過稅收。在能源業包括公用事業的投資,本身就是需要有更多的資本投資,資本密集型的這些公司,從性質來講,它們總是需要這樣做的。而一些低資本的行業,不需要那麼多資本,也能夠創造出很多營收和價值,我們也非常喜歡他們,但是這些公司不需要我們注入極多的資本還是可以運行得不錯。

所以,哪些公司如果是不需要注入極大的一些資本還是能夠繼續賺錢,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我們的保險就是在用這樣一些資產,保險業務其實不需要再注入更多的一些資金,但是我們可以用保險公司取得的這些利潤再進行投資。所以,保險公司在我們剛剛講的這些行業中是非常適合的。

阿貝爾:

我們希望進入不需要太多資本注入的公司來進行投資,但也需要考慮到通貨膨脹,如果我們進入了通貨膨脹,可能沒有很好的保護,但是有的時候還是能夠取回或者是在環境改變之後,再收取回來。當然,必須要有真正理想的投資回報率,我們才會進行投資。

巴菲特:

我覺得我們投資鐵道是對的,我們已投資了很多資本在裡面。我的觀點是,這是一個非常堅實的業務,我們買的時候已經擴展了非常大,它會賺取更多金錢。如果沒有發生通貨膨脹,還會賺更多的錢。同時,很多能源上面的項目也是如此。

提問27:現在前所未有的一些情況已影響經濟狀況,是不是美國政府已開始對它所有的補給資源突然就不做了?或者是它開始不做這些補助了?比如現在國庫券上面會不會發生止贖的情況?

巴菲特:

應該不會,美國的政府以及人民都是非常聰明的,我對我們自己的貨幣是有絕對信心的,所謂的債務是在自己的貨幣上面,很多國家也有自己的問題,而且未來也有相應的問題。

如果今天要對我們政府的信用進行下調,對我來講這不是很有道理的事。哪個政府會比我們現在的美國政府還要強大呢?因此,不要擔心政府會對你失去信用的情況,政府雖然是負債,但它還是不會不付給你這些債券的利息。

提問28:請談下伯克希爾回購的情況?

巴菲特:

回購的情況得到了一些不同的反應,很多回購的情況其實是非常簡單的,回購是非常簡單的事,就是分配現金的方法。

比如你、我、阿貝爾,三個人決定要買一個汽車經銷商,我們現在每一個人放下一百萬的投資,我們三個人相處得不錯,業務也進展得不錯。今天有一個人說我現在把賺來的錢想花掉,另外兩個人想說我現在還是要把賺的錢放在業務之中讓它繼續成長,我們三個人就開始討論了。我們不會說每個人都拿100%紅利或者是股息,我們也不會凍結某一個想離開我們這個合夥機構的人。我們就發生了回購的狀況,這個人想把他的股息花掉的人,於是這兩個人就說“好,我們把你的股份給回購過來。”當然他們留在這個業務裡面的錢及跟另外一個股東買回來的錢,如果稱它為“股息”或者是什麼,都可以。回購就是這樣,你就把這部分錢向今天想出售他股份的錢進行購買。就是這樣子。

我2006年開始放棄自己持有的股份,得到我股份的等於他在回購我們的股票,這些上必須花一些錢,而且他們非常高興能夠回購。比如在伯克希爾公司,還有更多的資本,即使我進行了回購了,等於我回購的資本還在公司裡面,這些需要現金的人可以把這個錢抽掉出去,我不會強迫任何人,或者我的妹妹,或者其他的股東必須把錢抽出去,也許他們不需要這個錢,還需要再投資,把這些錢保留在公司的持股裡頭。所以,公司的位置其實不會改變,我們公司有足夠的資本,我們還是要繼續的成長。

不過,會不會繼續回購公司股票也要視情況而定。如果你今天回購的價格比它現在的現值低,這是一個合理的回購,這是我們今天要遵循的一個規則,不要認為今天這個公司在進行回購,就發生了所謂的風險或者災難,並不是這樣,我們能夠保持原有的資本,還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買到現有的股票,你要買大概100億、50億都是可能的情況,這些是讓你覺得很放心的一種回購。我們進行回購的時候,那是一個非常智慧的舉措,我們還會持續這麼做。

阿貝爾:

我們的回購可以增加股份的數量,這是沒有錯的事情。在另外一方面來看,我們喜歡的一些公司,完完全全照顧到所有要求的標準,而且他們的公司還是非常堅持,如果發覺它的業務、它的股票、市值的價值比他們真正的價值低,你不去買這些股票,簡直就是錯誤的舉措

巴菲特:

這些政治性是很多人在講的,當然,如果你今天是政客,你就可以講到政治的不正確,我們伯克希爾不是在考慮政治的正確與否,我們喜歡投資很多公司,這些公司如果是價值敏感,合乎我們需要的,我們還是會做的。

提問29:我是一個長期持股人,而且我考慮以後要退休了,但我發覺這些股份的價值,A股跟B股到底是有什麼不同?我希望把這些錢放在以後我的退休基金之中,如果說我把某些股票賣掉,可能會有所謂現金增值上面的賦稅。如果我賣了一些A股,中間可能要付20多萬的錢。如果是B股,可能不需要賣那麼多股份,可能就不需要付那麼多稅務。

巴菲特:

在賣A股和B股之間,做退休基金的只有上面可能會不同。如果是把A股轉換成B股的情況,這隻是我們曾講過的一些事情。如果是以贈與的方式,我們那個時候也是很多人A股轉換成B股,對很多人來說是非常有益的。你不是把A股拆分成很多B股來進行贈送,A股轉換成B股是我們常看到的事情。我在14年之中也進行了一些捐贈,也是從A股轉換成B股進行的活動。以前我們曾經還把B股進行了拆分,讓B能夠更好地進行管理,A股當然在投票的權益上有更多的加權,但是沒有什麼錯誤。

所以,A股跟B股的比較是絕對不能夠放在同一個天平上進行衡量的,從A股轉換成B股,在一段時間被對待的結果是不一樣的。雖然A股可能有更多投票權,但是他們在買賣上面是同樣對待的。如果你想得到更多的現金,你有很多A股,你就把A賣出去。很多人是這樣做,把A股轉換成B股,就可以給自己發一些現金。

提問30:您講過,因為你現在非常好地工作的話,由於疫情對負債有很大壓力,將來這方面可能會有爆炸。你怎麼能夠確定在銀行投資的時候,確定這些銀行家是真正可以做好銀行家職責、角色的人呢?

巴菲特:

2008年的政策,導致銀行牽扯非常多的行業,在目前這種情況下,美國的銀行系統不是問題。因為疫情,政府的人員自願要把城市、經濟關閉起來,這不是任何人的錯,這些是人力不可抗的。

銀行需要有監管,使得銀行有良好舉動和行為,銀行目前應該是處在非常良好的位置。我們給銀行這麼多投資,而且在某些年里,我們是追加了投資,而這些銀行發展的非常好,把他們的資產負債表做得很漂亮。

但銀行這樣的機構,要運營起來是用別人的錢,如果這個事情變得非常嚴重,即便是很強壯的銀行也會受到很大的壓力,除非政府在後面給他們做後盾。所以,目前為止我沒有在銀行業看到很大的問題。總體來講,銀行體製目前不是很大的問題。

提問31:我在3月份沒有買伯克希爾,當時的價格下降了30%。

巴菲特:

和1、2月份相比,3月份我們在非常短的時間下跌了30%,但伯克希爾的股票價值並沒有多少變化,是市值會發生變化。和3個月、6個月、9個月之前比,現在是更應該買伯克希爾,但是我們要看將來怎麼樣。

阿貝爾:

我們目前的這個處理方法對我們的股票持有人來講是好事,而且我們對這個市場目前的看法也沒有變化。

巴菲特:

當然和我們的價值比起來,一年之前和現在相比有些股票價值下降了,比如航空業。我當時在航空業做了投資決定,現在伯克希爾的股票的確是比過去降低了,但對我來講,不覺得我們有大的變化。

提問32:關於在信用卡這個行業裡邊,這麼多年信用卡收的利率越來越高,但目前來講政府的利率又這麼低,從這個角度來講,信用卡將來會不會降低他們的利息呢?

巴菲特:

這些都會影響到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購買的銀行股票,包括美國運通,當然對信用卡公司來講,這也是一個競爭,因為這方面虧損的可能性會降低。對於這些信用卡,我們伯克希爾本身的興趣並不是太大,但是我們知道,使用信用卡,可以把它做可以使用的另外一個來源。比如,有一位女士到我這邊,她有了一定的錢,並不是有很多的錢,她說我拿這些錢要怎麼辦?我說還你的信用卡。她欠了某一個數目,我不知道她欠了多少錢的利息,銀行收18%,我都不知道怎麼能夠有18%的利息,我都沒有這麼高的收益。如果我有任何錢,我都會保持任何信用卡的債務,我會把它馬上付清,因為利率這麼高。之後,她談到她的女兒,她有一千或者兩千美元,這一兩千美元我怎麼做?我跟她說讓她把錢借給你,如果你願意多付8%的利率給銀行信用卡的債務,你幹嗎不把這個利息付給你女兒?”

我鼓勵所有人,如果你有錢,把信用卡的債務降下來,即便是12%,也不應該付給信用卡公司,把信用卡的債務完全還掉。有的人希望建立自己的信用,願意不斷地付信用卡的利息。

阿貝爾:

我有三個小孩,他們用信用卡很小心。很多人用很多信用卡,尤其進入電子世界、網上商務,他們都使用信用卡付錢,因為你現在必須使用信用卡做交易才行。風險增加了,但對很多人來講,這是很方便的事情。”

巴菲特:

我會有困難,如果我借錢付了12%的利息,我覺得這不是一件好事,就是伯克希爾也不會付這麼多。

提問33:關於政府做出工資稅保護的這個政策,您是怎麼看的?

巴菲特: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照顧到不能夠照顧自己的失業人群,這是非常好的情況。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情況,照顧到這些失業的尤其是在疫情中受到傷害的人們是一件好事。

現在沒有人知道疫情會持續多長時間,現在有幾百萬人擔心,他們疫情之前並不需要擔心,也沒有做什麼錯事,但現在他們都失業了,被暫時遣散,因此我甚至要褒獎一下政府。

提問34:我是伯克希爾股票的持有人,現在已經開始進行新的工作,比如在社區以及醫療界工作,這些人我們要怎麼照顧他們?怎麼才能支援他們在這些醫療界服務的人?

巴菲特:

任何情況來講,一些比較貧苦的或是經濟劣勢的人,他們已遭受到比較痛苦的情況。有的人必須要工作24小時,他們需要辛勤地付出心血以及為大家工作,我們要怎麼幫助這些人呢?這個國家曾經做了很多善事,但我們是一個比較富有的國家,做這一類工作的人們,他們的貢獻比我們其他一些人更大,當然我們在做其他一些工作的人也是有所貢獻的。

大部分從事醫療工作的人員我們都瞭解,在正常的一些情況,人均GDP是6萬美元,而且還可以過得不錯,養兩個小孩應該綽綽有餘,但每一個人都不應該被丟在後面,我們現在不是在講這個家庭已非常有錢了,或者是五年、六年之後,可能會選一個最好的、最有才智的人來經營這個事業,或者是我們是比較好的公民,或者是哪些人最會做生意。你要看到他現在的這些技能以及在市場上是不是真正能貢獻給社會的一些技能,我們不能以18世紀的一些方式來進行衡量,我們已朝著這個方向走了,一開始有了所謂社會保險的製度,這個國家已經做了一些改善,我們的國家已變得非常非常得富有了,很多事情已從最底層增加了至少20%。我希望我現在是在20%的人群,但我不希望我是50或60年前的社會最底層。我們現在的社會,跟百年之前想比現在的情況還是比較理想的,而且我們現在的標準也設立得更高。

阿貝爾:

我今天特別提出來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在家裡教導小孩子讀書的人,我們那時常常講到,我們很尊敬老師,但是我們對老師的照顧是不夠的。很多人講以前我們都不知道老師有多辛苦,今天在家裡如果有一個8歲的小孩,對母親來講意味著面臨很多的挑戰。所以,這些老師們是值得尊敬的。我們員工裡面在家裡教導小孩的這段時間,我們要怎麼樣讓我們的小孩更安全,不要讓他們超出界限進行危險活動等等。另外還有我們一些工作人員在提供食物或者是在供應一些東西,我要對這些人員予以致敬,希望在長期情況下,我們能夠好好地謝謝他們,給他們更多的敬意。好多種類的一些職業都是值得我們尊敬、感激的。

提問35:很多媒體還有我們國家也對資本家進行批評,我們的系統對資本主義如何評價?

巴菲特:

你今天如果讓這個市場完全不被掌握,它是非常慘痛的。我們的國家的市場系統以及它的這些功能在全世界各地還是一直在進行改善,而且有非常積極改善。市場系統是非常棒的,而且在各個方面我們也都覺得非常好,但絕對要由政府在進行領導。我們已經營造了這樣一個架構,如果今天要完完全全摧毀它,在這個行業裡面講是非常慘痛的戰爭。

對於現有的一些系統,我不想再有一些資本上的改變,或者是提出更多不適合現在製度的一些資本主義,我們國家或者我們的社會還是以資本理論為重的,有很多思維已提出來,如果我們還是在過著以前的原始生活,以你現在的技能來講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再倒回去看,我們後來發展了無線電視或者是付款機製,1941年時道瓊斯指數隻有400多點,今天有了怎麼樣的變化,沒有一個人可以判斷,即便是體育場人數的座位也增加了很多。因為我們市場一些製度而發生了這樣一些改進及變化,這是一些非常公平的情況。我自己掌管的這些金錢,也不是我當初可想到的。市場一些製度,今天的勝者能怎麼樣都可以無阻前進的方式,今天我們努力地工作或者是仔細地構思,都可以得到這樣的結果,當然這中間還有一些隨機發生的情況,包括現在的一些狀況,我們可以把最好的一些製度在我們的市場製度中保留,確定每一個人都能參與今天繁榮的一些機製。

阿貝爾:把最好的部分給保留住,這是我們的想法。講到現有的狀況、環境,即使我們現在有疫情發生,我們只要適當地開始進行管理,有時候這個狀況其實還是最好的一些機會,這個系統就會走上正軌的。中間有些不完美或者是有瑕疵,可我們現在的市場製度還是一個最好的、最適當的,當然也需要一些微調。

提問36:請談一下格雷厄姆(巴菲特的恩師)。

巴菲特:

格雷厄姆是我認識的最聰明的人之一,但他並不是有超高的智慧。格雷厄姆教授喜歡做的一件事是每天做一件非常有創造力的、非常慷慨的但有些人看起來是非常愚蠢的事情,他說他做“愚蠢”的事情是做得非常好的。我認識很多人,他們都具有高智慧,如果智商考試的時候可能是屬於最高的3%群體。但如果他進行判斷的話,可能就不足為道了。我情願選一個比較努力而不是智商特別高,但在做決策的時候常常出亂子的人。

有些時候我們會碰到不高興但是驚訝的事發生,美國對現在的狀況怎麼樣進行反應,有各個方面的可能性。但是我今天要做一個結論,對每個人來講努力做好事情都不是難事。希望明年我們可以填滿這個體育場,再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