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嗜賭成性!佐敦首次退役+父親被害也因這?
2020年05月03日14:33

  對於“籃球之神”而言,“賭博”已經成為他生命中的源動力之一,佐敦好賭在NBA圈內也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他不但在牌桌上一擲千金,訓練、比賽和生活中的一切事務,都能被佐敦拿來當作賭資。在佐敦看來,他好賭的天性是競爭意識使然。那麼,佐敦到底有多麼好賭呢?

  

據悉,賭博找上佐敦,甚至還要早於NBA。在效力於北卡時,有一次佐敦在一場有關於檯球的賭局中連敗,輸了個精光。好在對手知道佐敦何許人也,也知道佐敦未來會成為NBA球星,因此允許佐敦寫下一張欠條。多年後,這張欠條被拿出來拍賣,才終於重見天日。

進入NBA後有了穩定且豐厚的收入,佐敦對於賭博的喜好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對於90年代NBA球迷而言,公牛專機上擁有設施豪華的賭博房,這已不是秘密。《體育畫報》早年曾流出一張照片,佐敦、柏賓和朗-夏巴在乘坐專機時,甚至會將牌直接放在走廊地毯上開賭。

  佐敦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賭”的機會。一次從專機上取下行李時,佐敦曾稱他要賭自己的行李最先被拿出來。其他9名隊友一合計,佐敦只有1/10的機會獲勝,欣然應允。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佐敦早“賄賂”了一名工作人員,把他的行李率先取下來。結果,佐敦“賄賂”工作人員的錢,又被他全贏了回來。

如今每當聽到公牛主場比賽前那段熟悉的音樂,看到“萬牛狂奔”的畫面,球迷心中仍難掩激動。但大家沒注意的是,影片中3頭牛狂奔的順序,以及哪頭牛會率先抵達終點,都是提前設定好的。佐敦有次也發現了這一秘密,於是故技重施,又從工作人員那裡套取情報,然後等著柏賓和夏巴傻乎乎地落入圈套。一賽季下來,僅靠這個,佐敦就能收入數千美元。

佐敦好賭也給同時代其他巨星留下深刻印象。1992年總決賽期間,魔術手曾在晚上被佐敦拉著打牌,並打到很晚。見狀,魔術手對佐敦說:“你明天還有比賽,我先走了。”但佐敦卻表示不用,並繪聲繪色地講起該如何防守德士拿。以至於在夢一隊,佐敦也總嘟囔著:“光投籃有什麼意思?不如來賭點兒什麼。”

  於是,魔術手見識到了這樣的佐敦:從晚上11點玩牌到淩晨5點,睡2個小時,8點起床打高爾夫球,歇2個小時,然後在比賽上半場得到30分。對此,魔術手也只能心悅誠服。

  隨著佐敦的財富越積越多,他的賭注也越來越令人咋舌。據悉,最多的一次,佐敦在一場比賽結束後在賭場僅玩了3個小時,就狂輸75萬美元。對於當時一些普通NBA球員而言這可能是小半年的年薪,但佐敦卻拍屁股走人了。另一次,佐敦在5分鐘內輸掉15萬美元,連他的經紀人大衛-法爾克都驚詫莫名。

此外,坊間還流傳著許多和佐敦賭博有關的段子。NFL黑鷹隊球星謝利米-羅尼克曾和佐敦打高爾夫,贏了幾千美元。期間,佐敦還連續喝光了10瓶啤酒。見狀,羅尼克打趣稱他會將錢全部押注當晚公牛會輸給騎士。但佐敦卻預言,他在當晚的比賽中會得到至少40分,贏至少20分。

結果,當晚的比賽佐敦瘋狂砍下52分,率公牛贏了騎士26分,不但將輸的錢補回來,還賺了一筆。羅尼克打趣稱,看過上半場他就意識到自己會輸得很慘了。

當然,佐敦的好賭也給他帶來過大麻煩。1993年佐敦第一次退役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就提出了一種說法,稱是佐敦在1993年東岸決賽期間,在公牛總比分落後的不利局面下,仍在賭場玩到通宵達旦,並一擲千金。儘管佐敦予以否認,並及時複蘇率公牛連扳4場,以4-2逆轉淘汰紐約人,並進而奪冠,但他良好的人設已崩塌,球迷們對他不顧及球隊利益的做法怨聲載道。

  在這種情況下,佐敦和時任NBA總裁大衛-史端商定,採取“以退為進”的策略,先讓佐敦退出聯盟一段時間以避風頭,隨後再復出。歷史證明這招收到奇效。

此外,關於佐敦好賭還有一樁懸案未破,那就是1993年佐敦父親被害案。據媒體透露,該案的2名兇手竟都是佐敦和公牛的球迷,而通過佐敦父親的隨身物品,可以得知他和佐敦的關係,但這2名兇手仍對偶像的父親痛下殺手,並棄屍荒野。

  在佐敦父親失蹤後,佐敦團隊遲遲未報警,而只是私下僱人調查。在佐敦父親屍體被發現後,佐敦團隊竟要求警方不要披露此事。此外,當年佐敦曾承認,他曾償還給某毒販5.7萬美元賭債,這筆賭債是1991年公牛剛奪冠後,他和該毒販打高爾夫球時欠下的。他曾因此缺席了公牛的白宮之行,還被FBI調查。

因此,有人猜測,佐敦父親遇害案並非兇手臨時起意犯案,而是有預謀的謀殺。

即使退役多年,佐敦好賭的天性仍未改,曾在參加某高爾夫慈善賽時因球迷挑釁而發怒,進而和其打賭,並輕鬆獲勝。此外,佐敦好賭的天性也通過其他方式展現出來,比如1992年總決賽被嘲諷“不擅三分”後的回擊,比如1995年季後賽落敗後第二年豪取72勝。大家也都知道,被激怒的佐敦最可怕。

正如古龍小說《九月鷹飛》中所描述的“鐵劍好名,玉簫好色”。NBA中既然有不少貪戀美色卻反受其害的球星,也就不乏如佐敦這般好賭的球星。而透過坊間流傳的關於佐敦好賭真假難辨的傳言,我們卻也可瞥見一個更鮮活生動,而非久居廟堂之上的“籃球之神”。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