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花1.7億簽個助教?傷停492天他快被遺忘了
2020年05月02日12:39

  說實話,我都有些忘了禾爾這名球員了。

  他上一次出現在球場上,還是2018年12月26號的事。自那以後,他的左腳進行了兩次大手術,光是康復,就已經用掉了492天的時間,而且可以預見的,這個數字還會隨著疫情的蔓延,複健的放緩,被進一步放大。

  他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復出,復出之後又會是一副怎樣的面貌,沒人能給上一個準確的答案。歸途,可以說是遙遙無期。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即便禾爾最終痊癒歸來,情況…應該也不會太好。

  雖然他上賽季場均還能拿到20.7分3.6板8.7助外加1.5次偷球和0.9次的封籃。但表現其實已經低於外界預期了。他的有效命中率只有49%,罰球命中率只有69.7%,在他出戰的32場比賽里,巫師只拿到了11勝21負的戰績,且當他不在場時,球隊的進攻每百回合還能多拿4分。這跟原本停留在我們印象里的他,有著很大的不同。

  健康狀態下的禾爾,是一名擁有著出色身體天賦的球員,速度快,爆發力強勁,直線加速的能力超群,擅長跑轉換,能單打也可以支配擋拆,在個人與團隊的分寸拿捏上,總能做的恰到好處。他有著同位置頂級的助攻率表現,也是這個聯盟里最好的球隊大腦之一。他所擁有的機會創造力,是眼下這支巫師最稀缺的瑰寶。

  在過去的兩次季後賽之旅中,禾爾的場均數據都超過了26+10,這也對他硬實力的最直觀展示。

  但這一切,都有可能因為他左腳跟腱的撕裂傷而變成泡影。

  禾爾這名球員雖好,但也是有著明顯的缺陷的。

  一方面,他的投射效率並不算好。

  禾爾是一名進攻以突破為主,中距離跳投為輔的球員,站在生涯的角度看,三分球在禾爾整體進攻中的占比並不高,而且效率低下,雖然最好的1年投出過38%的表現,但生涯平均命中率只有32.4%,穩定性不足。

  這種進攻方式的選擇,本身在這個時代就屬於是逆版本的操作。如果在這個基礎上,禾爾還丟掉了自己的速度跟爆發力,沒法再玩出自己快打旋風的特點,那對他來講,這無疑會是一次沉痛的打擊。

  另一方面,他的無球能力很糟。

  無球在禾爾整體進攻中所占的比值是很低的,就拿他上賽季的表現來講好了,總計只有21.6%,那麼多項加一塊,場均就5.1個回合。過高的持球攻比重只會帶來兩種結果,要麼形成禾爾在無球側無所事事的畫面,要麼就是球隊的球權變得過分集中。

  球星大包大攬這事本來倒也不稀奇,你看夏登也不打無球,也喜歡長時間地把控球權,可他的球隊照樣能打的順風順水,這裡頭的區別,主要還是體現了在產出的效率上。

  在這個外線得分手動不動就打出58%以上真實命中率的年代,對禾爾這種沒有三分幫上分,罰球爆炸力又不夠,依靠兩分球上分的人來講,實在是太不友好了——縱觀整個職業生涯,禾爾的真實命中率從未超過55%,均值為51.9%,最好的一個賽季也只有54.1%。

  在這種情況下,除非傷癒之後的禾爾能在投籃穩定性上做到大幅的提升,否則…他在進攻產出效率上的下滑,幾乎可以說是必然的。而這種下滑,也會隨之波及全隊。

  當然,如果你往好了想,禾爾畢竟還是個傳球能力出色的控衛,康復期間也一直在擔任隊內助教的角色,身體狀態再不能指望,正確打球的思維還是擺在那的,這倒也有利於他在後期進行個人風格的轉型。

  如果不考慮錢的話,這也是個能被接受的結果。

  但這事就跟你問我保羅香不香一樣,拋開價格,只談功效,這難道就不是耍流氓了?

  巫師在2017年夏天與禾爾完成了4年1.7億的提前續約,這份合同將一直執行到2023年的夏天。也就說,刨開本賽季3780萬美金的薪水不計,接下來的三年,巫師還需要再向禾爾支付1.31億的酬勞。均薪超過4384萬美元,遠超比爾的3350萬。

  這種對比雖然看著荒誕,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會在巫師內部上演的。而這種事,除了能搞炸當事人心態之外,也有著其背後更加深遠的影響。

  因為禾爾的存在,巫師想要通過簽約補強,直接將球隊抬上頂級戰力的可能性變得微乎其微。

  後場雙槍將會佔用超過7000萬的薪資空間,這在之後幾年NBA工資帽可能下調的背景下,將進一步加大巫師管理層運營操作的難度。

  要想做補強,頂級的巨星是必然吃不進,靠千萬級的球星來填補陣容,實力能否帶來質變不好說,高昂的奢侈稅卻是一定跑不了的。

  可如果不做補強呢?硬拉著比爾、禾爾這兩份巨額合同去喪心病狂地擺爛重建等新人成長,你又會發現眼前所做的一切,都將完美地避開比爾個人狀態的巔峰。

  這就是巫師眼下所在面對的困局。要麼,你拉著比爾一塊去死,要麼,你賣掉比爾,鐵了心重建,自己慢慢消化禾爾的合同。

  雖然這兩點,都建立在禾爾已經鐵定不行了的前提下。但問題是,對於一個以速度取勝,進攻非常依賴禁區衝擊的後衛來講,在數次遭遇重傷,身形走樣,且已年過30的情況下,還能上演王者歸來的概率能有多少?我想再樂觀的人,也很難再對禾爾的未來,抱有過高的期待了。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