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每次出現新的傳染病時,陰謀論就會盛行?
2020年05月01日09:30

  來源:“萬物科學說明書”

  作者:WXY707

  時至今日,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席捲了全球100多個國家,已經構成全球大流行。

  然而科學家們還沒有找到病毒傳播的源頭,伴隨著病毒傳播的是層出不窮的謠言和各式各樣的陰謀論。

  一開始陰謀論者將新冠病毒的出現歸咎於武漢病毒所。最近,又有新的陰謀論出現,說新冠病毒是美國製造出來的,用來破壞中國經濟、破壞伊朗穩定等等[1]。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圖片來源於網絡

  如此種種的陰謀論充斥著社交媒體,但每一種陰謀論都不靠譜。前不久,多國科學家聯名在《柳葉刀》上發表文章強烈譴責陰謀論[2]。

  其實,陰謀論並不新鮮,它就像一個幽靈,每一次傳染病流行時,它都如影隨形。

  無所不在的陰謀論

  19世紀,霍亂成為最令歐洲人恐慌的流行病。疫情首先從俄國爆發,途徑波蘭,後又傳播至英國和法國。

  1832年3月29日,當巴黎人還興高采烈舉辦大齋節化妝舞會時,霍亂已悄然來臨。午夜十分,一個舞者突然尖叫倒地,隨後有50人被帶到巴黎的一家醫院。沒過幾個小時,他們便相繼死去,連同還未及換下的舞服一起,這些死者就被匆匆埋葬了[3]。

法國霍亂諷刺漫畫 圖片來源 | wiki
法國霍亂諷刺漫畫 圖片來源 | wiki

  之後的數週,醫院里湧進了更多的病人。他們發燒、嘔吐、腹瀉、胸痛、頭痛,很多病人來醫院一兩天后便會死去。由於脫水嚴重,病人死去時的樣子很恐怖,如同木乃伊一樣,皮膚失去彈性、眼窩凹陷、肌肉痙攣。

  巴黎的這場霍亂持續了6個月,最終奪走了1.9萬巴黎人的性命[4]。

  那時,人們並不知道引起霍亂的病原體是什麼。由於病人的症狀很像中毒,當時就盛行著這樣一種陰謀論,認為是路易·菲利普國王統治下的政府往水井中投毒(砷化物)造成了這場災難[4]。

  這種陰謀論持續了幾十年,直到19世紀末,德國科學家科赫(Robert Koch)發現了霍亂弧菌,該陰謀論才不攻自破。

Robert Koch 圖片來源 | wiki
Robert Koch 圖片來源 | wiki

  由於科技的不發達,人們因為搞不清楚傳染病的病因而感到恐懼,從而將陰謀論作為一種“合理”的解釋。這看起來似乎情有可原,但陰謀論並不會因病原體明確了而自動消失。

  上世紀80年代,愛滋病登上了人類傳染病史的舞台。儘管科學家們已經找到了病原體——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但是從80年代末至今,仍然有人相信愛滋病是美國軍方製造出的生物武器,專門用來對付黑人的[5]。甚至還有人認為愛滋病並非由HIV引起,或者否定HIV的存在[6]。

  進入21世紀,陰謀論仍然跟新發傳染病如影隨形。

  2014年伊波拉疫情爆發期間,陰謀論者認為伊波拉病毒是美國政府製造出的生物武器,說美國CDC為此申請專利,為的就是跟藥企聯手開發疫苗並從中獲利[7]。

  並且陰謀論的支援者不在少數。比如,在一項針對202名美國人的在線調查結果顯示,有16%的人相信陰謀論。研究還發現,對伊波拉瞭解越少、對醫療機構越不信任的人,越有可能相信陰謀論[8]。

圖片來源 | cdc.gov
圖片來源 | cdc.gov

  當2016年寨卡病毒爆發時,陰謀論者老調重彈,認為科學家們通過基因工程改造蚊子帶來了寨卡病毒。

  對此,邁阿密大學的研究人員開展了研究。他們發現,居然有20%的美國人相信至少一種與寨卡病毒相關的陰謀論[9]。

  當然,最多人相信的陰謀論是轉基因蚊子引起了疾病,約占14%;約有7%的受訪者認為寨卡病毒是由製藥公司開發出來謀取利益的,還有5%的受訪者認為寨卡病毒是政府製造出來故意殺人的[9]。

  分析以上的這些案例,我們不難發現,陰謀論者對於傳染病病因的解釋總是那麼簡單粗暴,帶著一種負面情緒,但相信的人還不在少數。

  那麼,為何每次出現新的傳染病時,陰謀論就會盛行呢?

  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從傳染病和人類本身來思考。

  為了內心的平和

  一方面,引起傳染病的病原體,不論是細菌還是病毒,都看不見摸不著,人類的感官無法感知疾病的傳播。這就給陰謀論提供了沃土[7]。

  另一方面,面對未知的病原體,人類本能的會產生恐懼,而陰謀論的出現和傳播,剛好能把這種恐懼傳遞出去,讓人的內心得以平和[7]。

  其實,從進化心理學上來說,陰謀論是進化的副產品[10]。

  想像一下,人類的祖先在面對未知的威脅時,比如地震、山洪、日食等一系列不能理解的現象,他們不可避免地要聯想出超自然的力量,來解釋此類現象。而這種解釋讓人類祖先能夠採取相應的方式來應對。

  比如,將自然災害解釋為神靈控製,那麼人類祖先就可以通過向神靈禱告、祭祀,來減少自然災害對人類的威脅。

圖片來源 | pixabay.com
圖片來源 | pixabay.com

  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人類的這些心理機製存在進化優勢,並被選擇出來,持續至今。即使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人類面對超出自己經驗之外的事物仍然高度關注,並會隨時賦予主觀解釋,陰謀論也就隨之產生。

  此外,陰謀論的產生還存在三個心理動機,即認知動機、存在動機和群體動機[11]。

  所謂認知動機,就是人們在認知世界時,會努力建立一種合適的原因解釋,來減少外部世界不確定性的動機。也就是說人們傾向於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東西[12]。

  而陰謀論剛好提供了一種廣泛的、內部一致的解釋,讓人們能夠理解外部世界,減少認知上的不確定性。

  比如我們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搞不清楚病毒的來源時,科學的解釋往往是複雜的、不確定的,這就會讓一部分人感到很不滿。而陰謀論的解釋卻是簡單的,滿足了人們想要瞭解事情本身的渴望,這就使人們很容易相信陰謀論。

圖片來源 | NIAID-RML
圖片來源 | NIAID-RML

  當人們的生存需求受到威脅時,人們希望努力避免這種威脅,從而感知一種安全、可控的環境,這就是生存動機。

  基於這一動機,當個體感受到自身受到威脅、無法控製結果或者感到焦慮和無能為力時,陰謀論剛好提供了一種途徑,減少威脅感,提升控製感和安全感,重新建立外部世界的秩序。

  比如在這次疫情中,人們會無法預知自己是否被感染,由此會產生恐懼心理,感到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脅。而陰謀論把病毒的根源指向某個群體,選擇相信陰謀論就能減少人們生存危機感。

圖片來源 | pixabay.com
圖片來源 | pixabay.com

  人是群體性動物,渴望建立和維護與他人共同的世界觀、維護群體內的正面形象,這便是群體動機。陰謀論剛好可以滿足這一動機,它把負面結果推向他人,從而維護自己的積極形象,如此一來,人們也容易相信陰謀論。

  總而言之,陰謀論的產生背後有著廣泛的社會心理動機,這就決定了它是必然的、普遍的、具有社會屬性的,而傳染病的發生讓每一個人難以置身事外,為陰謀論的產生和傳播提供了條件。這就是為何每一次新的傳染病發生時,陰謀論就會盛行的原因。

  對抗陰謀論的的一種方式就是讓人們樹立起對科學的信心。

  不過,我們必須承認:雖然人們總期待科學是純粹的,但事實上,由於種種原因,科學不是100%客觀的,每一個科學家都會像一個平常人那樣,或多或少存在偏見[12]。

  而承認科學的不完美,才是克服陰謀論的關鍵!

  結語

  疫情是一面鏡子,照盡人間百態。

  互聯網更是讓人迷失在蕪雜的信息中,那些煽動性的言論往往讓人暫時忘卻了理性思考,陰謀論也會趁機博得眼球。

  希望你沉著冷靜,不被幹擾。

  參考資料:

  [1]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mar/03/coronavirus-conspiracy-theories-virus-social-media

  [2] Calisher C, Carroll D, Colwell R, et al。 Statement in support of the scientists, public health professionals, and medical professionals of China combatting COVID-19[J]。 The Lancet, 2020。

  [3] https://www.geriwalton.com/cholera-in-france-in-the-19th-century/

  [4]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3048-8

  [5] Nattrass N。 Understanding the origins and prevalence of AIDS conspiracy belief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outh Africa[J]。 Sociology of health & illness, 2013, 35(1): 113-129。

  [6] Bennet N。 The AIDS conspiracy: science fights back[J]。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12, 12(8): 596。

  [7] https://www.nytimes.com/2014/10/19/sunday-review/the-ebola-conspiracy-theories.html

  [8] Earnshaw V A, Bogart L M, Klompas M, et al。 Medical mistrust in the context of Ebola: Implications for intended care-seeking and quarantine policy support in the United States[J]。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2019, 24(2): 219-228。

  [9] Klofstad C A, Uscinski J E, Connolly J M, et al。 What drives people to believe in Zika conspiracy theories?[J]。 Palgrave Communications, 2019, 5(1): 1-8。

  [10] van Prooijen J W, Van Vugt M。 Conspiracy theories: Evolved functions and psychological mechanisms[J]。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8, 13(6): 770-788。

  [11] Douglas K M, Sutton R M, Cichocka A。 The psychology of conspiracy theories[J]。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7, 26(6): 538-542。

  [12] Weigmann K。 The genesis of a conspiracy theory: Why do people believe in scientific conspiracy theories and how do they spread?[J]。 EMBO reports, 2018, 19(4): e45935。

  頭圖來源:pixabay.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