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為何成全球震中?不只是特朗普與州長之間“扯皮”
2020年04月30日09:58

原標題:紐約為何成全球震中?不只是特朗普與州長之間“扯皮”

布魯克林大橋幾乎空無一人,中央車站不再喧鬧,洛克菲勒中心的溜冰場一片寂靜,華爾街金融區的百老彙大街異常地空曠......這些超乎尋常的寧靜狀態發生在過去一個多月的國際大都市紐約。

自3月1日紐約曼哈頓確診首例新冠病例以來,紐約疫情不斷蔓延,已成為全球疫情最為嚴重的城市。數據顯示,到4月上中旬,美國確診病例的三分之一在紐約州,該州有一半在紐約市,紐約州確診的病例數已經超過除美國以外的所有國家。

目前美國是全球疫情的震中,累計確診病例數已經破百萬,而紐約州是美國的疫情震中,紐約州中的紐約市及其周邊地區則是該州疫情集中暴發的區域,在這個重要的節點回過頭看,紐約是如何一步步成為疫情震中的呢?

Part1|紐約:全球疫情震中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4月28日11時,全球新冠確診病例破300萬例,達304萬餘例。其中美國確診病例約占全球確診病例的三分之一,達98.8萬例。(待發稿前最新數據更新)

早在3月底美國就成為了全球疫情的“新震中”,往後的日子裡,每天的統計數據都在講述美國疫情的嚴峻事實。

美國所有50個州、首都華盛頓特區以及美屬維爾京群島、北馬利亞納群島、關島和波多黎各4個海外領地中,紐約州的情況最糟糕,到4月中旬,紐約州的確診病例幾乎占到了美國的三分之一,比全球確診病例第二多的西班牙還要多。

紐約州的第一例確診病例發現於3月1日,這是一名39歲的女性醫務工作者,2月25日剛從伊朗回來。3月3日,紐約確診第二例病例,是一位住在郊區威徹斯特、在曼哈頓上班的律師,他在2月22日首次感到不適並於2月27日入院,後來顯示第二例病例是位“超級傳播者”,包括他的妻子、兒女、鄰居和朋友等數十人最後都相繼確診,這至少說明2月底病毒就已經在紐約開始社區傳播。

而在紐約州,疫情最嚴重的地方則屬紐約市。紐約州和紐約市的關係,就如同中國的吉林省和吉林市類似,都使用了相同的名稱。

根據最新數據顯示,紐約市的確診病例約占到了紐約州的二分之一,按數據平均計算,可能每個紐約人身邊都有認識的人被確診感染病毒。

Part2|紐約:易受病毒攻擊“體質”

“每天,紐約人要喝下46萬加侖啤酒,吃掉350萬磅肉,消耗21英里長的牙線。在這座城里,每天有250人死去,460人出生,15萬人戴著玻璃或塑料假眼行走;這裏還有500個巫師、600尊雕塑或紀念碑、3萬隻鴿子……”這是特立斯筆下的紐約。

而當下的紐約還有另一面,每平方

英里有2.8萬居民,每年來到紐約的遊客達到四五千萬人,擁有400多個地鐵站點,24小時不間斷有人在城市交通中穿梭......這些讓紐約本身就很容易遭受流行病的攻擊。

位於美國東北部,瀕臨大西洋海岸的紐約市,是全美國人口最密集的主要城市。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數據顯示,紐約市每平方

英里約有2.8萬居民,人口密度排第二的城市舊金山每平方英里有1.7萬居民,紐約顯然比美國其他主要城市要擁擠得多。

除了市內人口擁擠,紐約的人口流動也相當高。紐約有三大機場,甘迺迪國際機場(JFK)、拉瓜迪亞機場(LGA)以及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EWR),每年來到紐約的遊客達到四五千萬。

居住人口密度大、流動人口流量大,這讓紐約很容易受到大流行病的攻擊,且一旦被擊中,破壞力也特別強。

Part3|紐約:難有“一州救一城”

不過,上述因素也不是導致紐約地區疫情大暴發的全部原因,畢竟世界上相似客觀條件的城市不止紐約一個。

美國《紐約時報》3月28日曾發表過題為《錯失的一個月:未能成功檢測使美國人對新冠病毒視而不見》的文章,從1月底到3月初,這種致命病毒在美國全境迅猛擴散,可能受到感染的人卻沒有接受大規模檢測,文章指出這是技術缺陷、監管障礙、一切照常的官僚機構和多個層面缺乏領導力造成的。

儘管美國疾控部門1月24日就自行研發完成了自己的檢測試劑,但到2月4日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才許可使用,實施檢測的機構還僅限於CDC的實驗室,檢測範圍也僅限於過去14天去過有疫情地區或接觸過確診病例的人。直到2月底、3月初,這些限製才逐步放開,更多公立的和商業的實驗室參與進來、任何美國人都可接受檢測。

而紐約的檢測能力實際上到3月中下旬才提升上來。3月11日紐約州長科莫宣佈聯邦允許紐約州內28座私人實驗室可以進行咽拭子檢測,紐約的檢測能力逐步提升,檢測人數和確診人數也開始爆髮式的增長。

不只是未能成功檢測錯失控製疫情“窗口期”,聯邦和州之間的“扯皮”也降低了紐約的抗疫效率。從疫情以來,紐約州長科莫和總統特朗普之間就曾圍繞疫情問題發生了多次分歧,並隔空互懟。

但爭吵還只是表象的問題,由於聯邦政府缺乏對州的絕對調動能力,這一方面讓各州長有更多主動權,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去決定具體怎麼抗疫,但這也決定了美國很難在某些疫情擴散的城市或州縣調集全國資源,形成“一州救一城”集中收治的局面。

不過,一切都會過去,事情也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當地時間4月21日,特朗普和紐約州州長科莫進行了會面,科莫表示特朗普同意幫助紐約州提高新冠病毒檢測能力,以達到每天4萬人次。截至北京時間4月28日14時,紐約州已有82.6萬人接受了檢測。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3月中旬時曾表示,“我們必須進行檢測和隔離。矇住眼睛是無法撲滅大火的。如果我們不知道誰被感染,就無法製止這場大流行。我們給所有國家的信息是:檢測,檢測,檢測。 檢測每一個疑似病例。”

紐約進一步擴大檢測就是向好的開始。

數據新聞編輯:湯子帥

設計:許驍

校對: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