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疫:觀察與鏡鑒 | “後疫情時代”世界新秩序將出現
2020年04月30日11:51

原標題:戰疫:觀察與鏡鑒 | “後疫情時代”世界新秩序將出現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導(文/雷紮伊) 新冠病毒最終會離開我們,但病毒造成的創傷和後遺症仍將留在世界的“軀體”上,當下的世界權力結構不足以彌合這個傷口。這種結構將自然而然地改變,新的秩序終將出現。

未來,美歐將變得衰弱,而亞洲特別是中國將更為強大。最終,西方經濟實力和優勢很大一部分將轉移到東方。東方國家能否保持強大和團結,能否進一步彰顯東方文明和製度優勢,能否構建起一種新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能否發展出一種不同於資本主義和自由主義的新理念?這些都是需要在國家層面關注和討論的重要問題。

3月31日,一名戴口罩的男子在英國倫敦地鐵站候車。(法新社)

疫情凸顯西方內在弊病

研究表明,到今年6月,全球將有數百萬人感染新冠病毒。這意味著,人類將面臨健康和醫療悲劇,巨大的物質損失將直擊人類“心臟”。我們需要幫助同胞,世界各國需要團結合作。

同時,新冠肺炎疫情揭示了另一種疾病,即當今人類文明“內在的、智力的、意識形態的疾病”。西方資本主義和自由主義玷汙和遮蔽了西方國家、政黨和社會以及人類政治關係的良心、思想和靈魂。這種比新冠病毒更危險的內在意識形態疾病,在過去二三百年中或多或少地滲透到世界各地。這種疾病的症狀明顯:債務危機、戰爭犯罪、恐怖主義以及道德精神的崩潰。不幸的是,科技和宣傳的魅力掩蓋了它的危害。

現在,歐美各國的民眾在街上大聲呼救,但得不到任何幫助。在西方國家,60%以上的民眾對政府的行動力表示懷疑。為什麼人類在新冠病毒面前如此脆弱?原因正是人與自然的對立、社會的分裂和極化、政府的暴政和政客的傲慢。新冠疫情揭示並凸顯了西方的內在疾病,未來還可能引發更多連鎖反應。

人類的孤獨是西方社會意識形態疾病的重要症狀之一。現在,當全世界所有人都待在家裡時,他們開始注意到這種孤獨和痛苦,對這種隱藏疾病產生了自我意識。抗擊新冠疫情所必需的社交距離已使世界各國人民看到社會中存在的另一種廣泛分歧。事實上,新冠病毒似乎在說“不要再抱怨我了,要抱怨西方文明的‘病毒’,它使社會原子化,破壞了家庭基礎,使你與靈魂和真理分離”。

現在全世界民眾都能瞭解到關於他們自己以及世界各國疫情危機的新聞:在最發達的國家爭奪一包衛生紙、幾個洋蔥,將老年患者的呼吸機“拔管”甚至禁止為老年患者使用醫療器械,死者無人送葬。今天,沒有任何儀式的埋葬及無名墳塚最能顯示出人類的孤獨。

人們問自己,為什麼他們的政府放棄了他們,但他們很快就會意識到,他們是為自由主義價值觀犧牲了。世界民眾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孤獨。也許他們會得出結論:人類必須採取行動,為自己做點什麼,這很可能成為社會抗議活動在發達國家爆發的開端。

資本主義體系受到衝擊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借助“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上台,但他目前面臨美國曆史上最大的危機,數以萬計的民眾感染新冠病毒,他卻試圖指責他國以轉移公眾注意力。

新冠疫情不僅對美國和歐洲的實力構成挑戰,也在衝擊西方資本主義體系、自由民主價值觀以及他們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安全體系。

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的事實提醒人類:人類並未掌控地球,儘管在經濟、科技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但人類仍無力對突發的傳染性疾病或全球危機免疫;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的總統也仍需打電話給其他國家元首,要求其提供口罩和手套等物資,表明即使是大國也不能脫離別國單獨存在;人類不能獨自生活,家人、朋友是其生活中的必需夥伴。

人類要發展,就必須改變原有的政治製度、價值觀和世界秩序,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承認新的價值觀念。但如果沒有國際社會運動,這是不可能發生的。現在的問題是,西方是否有能力發起並領導這樣一場國際社會運動?美國“占領華爾街”運動和法國“黃背心”運動的失敗表明,西方沒有能力發動一場類似法國大革命的革命。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用一種公正的、充滿道義的製度代替資本主義製度,來撫慰人類的劇痛?

國際格局重心轉向東方

新冠病毒帶來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影響以及西方意識形態痼疾將超出美歐控製,國際格局重心將轉向東方和亞洲,新世界將由亞洲人民創造。尋求自由和正義的人士將走上曆史舞台,發起人道主義運動,建立新的人道主義世界。

亞洲的文明比西方強大得多,偉大的中國、印度和伊斯蘭文明已經延續千年,然而這並不會催生一個統治世界的文明。西方文明可能不再優越,但仍將繼續竭力阻礙東方文明複興。無疑,這將形成新的競爭,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

從本質上說,如果沒有人民的幫助,要消除現代人類在當今時代的深切痛苦是不可能的。諸多大國應對新冠疫情遇挫表明,人類的理性和先進技術不足以保證實現幸福,人類文明需要精神層面的指引和啟迪,也需要在人與人之間建立夥伴關係,凝聚和融合社會力量。

我們應依託各自文明和亞洲框架開展集體行動。中國、伊朗和其他亞洲國家可以在2020年就以下議題開展對話:一是亞洲國家的獨立自主、集體安全、和平發展。二是亞洲國家在經濟、科技、衛生、環境等領域加強戰略合作。三是亞洲國家加強文明對話、文明互鑒,並在世界上進一步闡釋亞洲文明和東方智慧。(作者為伊朗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秘書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