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快評 | “外資撤離中國”?別再炒這個偽命題了
2020年04月30日20:46

原標題:參考快評 | “外資撤離中國”?別再炒這個偽命題了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文/凡凡)

近期,隨著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提議鼓勵美企回流、日本啟動“召回”部分日企計劃等傳聞不斷出現,有關“外資撤離中國”甚至是“與中國脫鉤”的說法引發輿論關注。

與上述說法相比,我們卻看到,在中國社會經濟從疫情中穩步回歸常態的當下,儘管全球市場需求低迷、供應鏈大面積阻斷,但部分外資在中國的“加碼”佈局並未止步。近日陸續傳來的一些消息,也佐證著這樣的判斷:

施耐德電氣4月29日與廈門方面簽協議增加投資,計劃生產新一代數字化綠色電氣產品;星巴克中國與紅杉資本中國基金4月27日宣佈在新生代餐飲和零售科技方面達成戰略合作;埃克森美孚的廣東大型乙烯項目4月22日舉行“雲開工”儀式,這是美國企業在華獨資建設的首個重大石化項目……

不難看出,中國仍然是外企投資興業的熱土。

中國美國商會、上海美國商會和普華永道4月發佈的聯合調查報告也顯示,超70%的受訪在華美企表示不會因疫情影響而將生產和供應或採購業務遷至海外,而且大部分受訪企業也反對中美經貿“脫鉤”。據華南美國商會的調查,75%的受訪企業表示無論疫情影響如何,都不會改變在華再投資計劃。此外,日本貿易振興機構4月對華南地區日企進行了調查,發現考慮將轉移出中國的企業較2月時減少了一半,超過九成的日企沒有轉移計劃。

事實上,一些外企也深知,所謂撤離中國並不容易。美國《福布斯》雙週刊指出,讓(美國)企業搬遷,可不是“將各種設備和辦公傢俱打包裝箱,運到太平洋另一頭”那麼簡單。這意味著,外資依靠中國低成本獲得的利潤,都將在它們轉移生產時被消耗掉。

此外,外資在中國的經營已經深深嵌入當地的研產供銷網絡。若搬遷後,企業脫離了原來的上下遊配套企業、物流網絡、合作夥伴和消費市場等等,這些都需要企業去重新尋找、談判和開拓,工作繁瑣而成本巨大,並非政府補貼一些搬遷成本即可覆蓋。

正如全球知名汽車零部件廠商博世公司CEO鄧納爾所說:“博世來到中國已經110年了,拔得了一棵樹,搬得走整個生態嗎?”

中國美國商會總裁畢艾倫也表示,會有一些特定行業的部分公司選擇佈局中國之外的其他市場,或受近期政策影響,回到美國擴大生產運營。但這是一個“費時、費錢且不可逆”的過程。

不可否認,隨著中國進入經濟轉型期、稅收政策調整以及中美貿易摩擦、外國鼓勵產業回流等因素,外企在華投資面臨新的情況,但這僅僅是影響企業決策的部分因素。資本是最務實的,影響資本最終流動的還是市場潛力、供應體系、營商環境、勞動力等長期因素。

在這些方面,中國仍有顯著優勢。

中國既是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僅次於美國),也是勞動力年齡人口最龐大、每年高校畢業生最多的國家,更是全世界唯一擁有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220多種工業品產量居世界第一,供應體系的完備程度絕無僅有。也就是說,外資可以在中國當地就近完成研發、設計、生產、銷售等全部營商流程。

中國營商環境也在日益改善。得益於近年來引入並健全負面清單、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門檻、優化政務服務等,中國在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報告》中得分連年提升,排名由2016年的第31位躍居至2020年的第15位。

此外,隨著中國加碼佈局5G、人工智能、大數據中心等“新基建”,一大批外資將被吸引進入,而由此帶來的高端基礎設施、創新氛圍和技術成果也將繼續推動中國產業基礎設施升級換代,成為吸引外資的新優勢。

當前,中國疫情防控成效持續顯現,復工復產高效推進,橫向比較來看,中國的生產能力是全球最穩定的。由此可見,短期的因素不會影響企業長期的投資決策;一時的資本流動也不能成為外資大規模撤離中國以及“脫鉤”言論的依據。所謂“外資撤離中國論”既不符合事實,也站不住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