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剛走過經濟發展最困難的一年,“萬億長春”底氣何來?
2020年04月29日07:43

原標題:觀察|剛走過經濟發展最困難的一年,“萬億長春”底氣何來?

醞釀數年,長春中韓國際合作示範區終於落地。

4月27日,國務院批複同意中韓(長春)國際合作示範區總體方案。

批複指出,示範區建設要著力構建產業、科技、貿易、人文、環保等多領域開放合作格局,著力創新中外合作體製機製,著力建設現代產業體系,打造營商環境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管理服務更協調更高效的國際合作示範區,為共建“一帶一路”、推動東北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注入新動能。

這個重要開放平台可追溯至2016年。當年4月印發的《關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提到,“以推進中韓自貿區建設為契機,選擇適宜地區建設中韓國際合作示範區。”

公開報導顯示,大連、瀋陽、丹東等地都曾有意爭取。這一次,地處東北平原腹地的長春搶得先機。

上個月,長春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王路透露,作為長春高質量發展“四大板塊”之一,示範區定位為“東北亞區域經濟合作的引領區、中韓全方位寬領域合作的先行區、吉林省乃至東北地區振興發展的新引擎”。

對於剛剛經曆了“經濟發展最困難的一年”的長春來說,這劑“強心針”作用有多大?

01

眾所周知,長春是典型的“一業獨大”的城市。

長春是我國最大的汽車工業城市。成立於1953年的長春一汽,打響了新中國造車“第一槍”。發展至今,這座城市已經形成以一汽集團為主體,數百家配套零部件企業為支撐的汽車工業體系。

以2017年數據為例,長春汽車製造業工業總產值高達6015.7億元,占長春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近六成。

面對汽車行業“寒冬”,長春也感受到一股涼意。2019年,在東北四個副省級城市中,長春GDP增速陡降,排名墊底。

3月13日,長春市統計局在一篇分析文章中直言不諱地表示,“2019年是長春市經濟發展最困難的一年”。

長春顯然已經意識到,必須改變“一條腿走路”的尷尬局面。

長春國際汽車城、長春國家區域創新中心、長春國際影都及中韓(長春)國際合作示範區“四大板塊”,正是其解決“工業一柱擎天、產業結構單一”問題的關鍵。

3月19日,王路在長春高質量發展“四大板塊”新聞發佈會上介紹,“四大板塊”大力推動產業多元化。其中,中韓(長春)國際合作示範區主導產業為高端裝備和智能製造、醫藥產業、健康食品產業。

根據長春市發改委主任王吉的說法,這是“基於兩國的產業基礎和發展需求”確定的,“我們與韓方已經進行了不同層面的互訪和溝通,達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識,有非常好的合作前景”。

實際上,這三大產業都位列長春當前重點打造的“五個千億級”產業集群之中。

不過,產業培育並非易事。

長春市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長春工業投資同比下降36.6%,除汽車製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4%外,其他行業全面下降,“反映出長春市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健康食品、生物醫藥、現代金融、影視文創等六個行業領域投資偏少”。

而未來5年,長春每年力爭滾動實施1000個億元以上項目,其中70%以上都將落位在“四大板塊”中。王路此前透露,“四大板塊未來5年的產業發展目標,力爭總產值突破兩萬兩千億元,為實現經濟總量萬億提供堅實支撐。”

02

去年7月,長春市委十三屆七次全會提出,力爭用3-5年時間,將長春發展成為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建成區500平方公里以上、經濟總量萬億的現代化城市。

而早在2016年底,長春就喊出“加快向‘萬億俱樂部’邁進”的口號。不過,四年過去,這座城市尚未邁過6000億元門檻。

近年來,東北一直處於經濟轉型期。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後,東北三省GDP均大幅縮水。

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副院長李凱不久前指出,整體上看,東北地區2018年GDP縮水16.1%。

“這樣的結果是,東北三省2019年的GDP規模相當於2012年水平,相當於7年都在補歷史欠賬。”

具體到吉林,2018年GDP下調25.3%,僅次於天津。長春也由7175.7億元下調至5635.1億元,縮水21.5%。

實際上,作為東北三省“小透明”的吉林,一直期望通過做大做強省會來提升全省實力。近年來,長春在吉林全省GDP首位度逐步提高,到2019年已超50%。

隨著“抱團發展”日益成為主流趨勢,去年初,吉林推出“一主、六雙”產業空間佈局專項規劃,這“一主”正是長春。

具體而言,吉林提出要打造一個以長春為主要區域,輻射帶動吉林、四平、遼源、鬆原的“長春經濟圈”。其中,長春、吉林這兩個在省內經濟規模排名第一、第二的城市又是核心。

去年5月,吉林出台《長春吉林一體化協同發展規劃(2019-2025年)》。吉林省發改委主任安桂武此前表示,長吉一體化對於形成省內中部經濟隆起帶,促進吉林乃至東北地區的振興,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而根據長春此次對“四大板塊”的部署,長春國際影都和中韓國際合作示範區建設,將從南北兩個方向推動長吉一體化協同發展。

此前,吉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院丁曉燕曾指出,與許多東北城市產業同質化嚴重的問題不同,長春與吉林面臨的是產業獨立性很強、產業間配套弱的問題。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將是推進兩市一體化發展的關鍵。

03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長春提出的“四大板塊”中,有3個都以國際為主題,主打開放的趨勢顯而易見。

不容否認的現實是,一直以來,東北地區開放程度相對落後。隨著中國開放程度加深,去年8月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提出,東北地區要打造對外開放新前沿。

同一天,第五批6個自貿區公佈,東北的黑龍江在列。加上第三批獲批的遼寧自貿區,東北三省中,吉林似乎成了最尷尬的省份——既有副省級城市長春,又是有口岸的沿邊省份,卻沒有自貿區。

吉林或將目標瞄準在下一批。

去年12月,吉林省委副書記、省長景俊海在考察黑龍江自貿區黑河片區、黑河跨境電子商務產業園區申報建設情況後表示,吉林正在申報自貿區,要認真借鑒成功做法。

中韓國際合作示範區獲批,也許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吉林的遺憾。

早在2017年,長春就提出建設東北亞區域性中心城市,隨後還製定《長春市建設東北亞區域性中心城市國際指標體系》。

在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教授崔健看來,長春位於東北地區天然的地理中心和東北亞區域地理幾何中心,產業、科教等資源豐厚,能夠當此重任。

具體到與韓國的經貿往來,長春從2016年起對韓貿易連續保持增長態勢。2017年,雙方貿易額已突破20億元。

就在上個月,長春至首爾跨境貨運包機開啟首航。吉林省商務廳表示,這條跨境包機航線的開通填補了長春至韓國全貨機通道的空白,提升了吉林省與韓國進出口貿易便捷度,有助於中韓國際合作示範區建設。

如李凱所言,東北亞尤其是中日韓通過抗擊疫情加強了合作基礎,有可能使東北亞經濟合作的進程加快,要抓住東北亞率先走出疫情的機會,加大開放尤其是對日韓開放的力度。

中韓國際合作示範區此時獲批,對於吉林和長春而言,恰逢其時。

原標題:《經濟縮水,“萬億長春”底氣何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