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特朗普帶貨羥氯喹治新冠後,美國人搜索暴增近14倍
2020年04月29日23:00

原標題:研究:特朗普帶貨羥氯喹治新冠後,美國人搜索暴增近14倍

在尚無治特效藥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情況下,美國總統特朗普和SpaceX創始人埃隆·馬斯克多次“帶貨”抗瘧劑藥物氯喹和羥氯喹。儘管越來越多的證據“打臉”這兩種藥物治療新冠的效果,這枚不靠譜的“安利”卻被不少美國公眾吃下。

當地時間4月29日,一個由牛津大學、哈佛大學、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和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組成的研究小組在國際著名醫學期刊《JAMA Internal Medicine》發表了一項研究成果。他們利用Google搜索結果,追蹤在特朗普高調“代言”氯喹和羥氯喹後,美國人如何開始購買這兩種未經證實可治療新冠的藥物。這項研究題為《Internet Searches for Unproven COVID-19 Therap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研究的第一作者、牛津大學研究生柳博洋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介紹,他們發現,在特朗普等人推薦之後,購買氯喹和羥氯喹的搜索量分別增加了442%和1389%。即使食用含氯喹產品導致死亡的案件被報告之後,這些搜索仍然高出212%和1167%。

14天內搜索20萬次

研究團隊利用“Google趨勢”(Google Trends)追蹤了2020年2月1日至3月29日期間,美國地區氯喹和羥氯喹相關的搜索結果。這期間,馬斯克3月17日在推特發文,建議用抗瘧疾藥物氯喹治療新冠肺炎。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於3月19日表示,抗瘧疾藥物氯喹在治療新冠肺炎方面顯示出“非常令人鼓舞的早期效果”,稱該藥物是“遊戲規則改變者”。這段時間內還發生了美國首例因服用磷酸氯喹預防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案例。此外,在特朗普的極力推薦下,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3月28日緊急授權包括羥氯喹在內的抗瘧藥物用於新冠肺炎治療。

上述研究的合著者、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傳染病與全球公共衛生部創新部副主任John Ayers介紹,“我們特別想知道人們是否打算購買這些藥物,而不是僅僅想瞭解更多關於它們的信息。”

因此,研究人員以“氯喹”或“羥氯喹”與“購買”、“訂購”、“沃爾瑪”、“eBay”或“亞馬遜”的組合作為搜索關鍵詞。然後,研究小組根據相同詞條的搜索歷史趨勢以作對比。

結果發現,購買氯喹的搜索量增加了442%,購買羥氯喹的搜索量增加了1389%。此外,搜索量第一次也是最大一次飆升發生的時機恰好發生在馬斯克發推特支援及特朗普第一次推薦的時間。

令人意外的是,即使3月23日亞利桑那州氯喹中毒事件被廣泛報導後,購買氯喹或羥氯喹的搜索量仍增加。第一次中毒事件發生之後直到本研究取樣截止日期3月29日,氯喹和羥氯喹的搜索量分別比預期高出212%和1167%。

研究合作作者、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副教授Mark Dredze估計,就絕對值而言,在獲得高調支援後的短短14天內,美國人在Google搜索購買這兩種藥物的次數超過了200000次。“這可能是成千上萬美國人對購買這些藥物感興趣的證據。”

療效不明,盲目宣傳易誤導

牛津大學研究生、該研究的第一作者柳博洋評價稱,特朗普和馬斯克對這兩種藥物的宣傳尤其會引起麻煩。“這些藥物的臨床療效尚不明確,而且有潛在的致命副作用。此外,含有氯喹的產品,如水族館清潔劑,在沒有醫療處方的情況下就可以在市場上買到。”

柳博洋所說的第三種情況曾發生在美國第一例氯喹預防新冠致死的案例中。亞利桑那州一對年齡60歲左右的夫婦,在觀看特朗普談論氯喹潛在益處的電視簡報後,發現家中正好有與磷酸氯喹或氯喹有相同活性成分的魚缸清潔添加劑,於是將1茶匙的磷酸氯喹與蘇打水混合服用。不到20分鍾,婦女開始嘔吐,丈夫呼吸困難。到達醫院不久後,丈夫宣告死亡。

至於氯喹和羥氯喹治療新冠的副作用,美國紐約大學醫學院學術期刊4月24日在《自然-醫學》發表通訊文章稱,使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治療的新冠肺炎患者出現了心電圖異常。

研究團隊認為,為了防止公眾盲目地使用未經證實的新冠藥物,政府領導和新聞工作者需要更加註意其言論的潛在影響。

Michael Liu對澎湃新聞表示,公共衛生官員、監管機構、媒體、地方領導人和公司都有保護公眾不受誤導的職責。

他認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人們應該與有執照的醫療保健提供者討論任何潛在的新冠療法。”其次,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等監管機構必須立即對錯誤信息作出回應,並警告公眾注意潛在的危害。第三,媒體不應擴大信息來源,而應積極刪除這些誤導性的信息。最後,零售公司還必須提供警告,甚至扣留那些被吹捧但未經證實可以治療新冠的產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