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低油價、停產、債務違約、破產,全球油企同度“嚴寒”
2020年04月29日19:43

原標題:深度|低油價、停產、債務違約、破產,全球油企同度“嚴寒”

石油公司正在經曆有史以來最為嚴酷的寒冬。

時間已經進入夏天,但對於全球的石油公司來說,正在經曆有史以來最為嚴酷的寒冬。

4月29日,全球體量排名前二的兩家石油公司——中石油和中石化率先發佈了各自的一季報,公告顯示,受累於煉化和銷售板塊業務,兩家公司合計虧損超過350億元。

中石油方面,在2020年第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5090.98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4%。受營業收入減少以及油價大幅下降導致庫存跌價損失影響,淨虧損162.30億元, 比上年同期減利264.79億元。

中石化方面,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5555億元,同比大幅下降22.6%;一季度歸屬於公司股東淨虧損191.45億元,同比大幅減少345億元。

從虧損原因上看,兩家公司均提到了今年一月份大幅下降的油價,以及因新冠疫情影響需求,導致的庫存大幅度貶值。

其實,中國石油公司的日子已經算是好的了,國內的疫情逐漸過去,能源需求正在逐步恢復;而對於國際石油公司,特別是美國公司來說,最黑暗的日子可能還未到來。

石油公司破產潮正來臨?

4月26日,一家總部位於美國休斯敦的海上鑽探公司——美國戴蒙德海上鑽探公司正式提交破產保護申請。

這是繼惠廷石油公司之後,美國出現的又一例石油企業申請破產保護的案例。儘管美國已經推動了多輪經濟刺激計劃,但依然難以阻擋石油行業的破產潮來臨。

最新宣佈申請破產保護的美國戴蒙德海上鑽探公司是一家主要從事海上鑽井承包業務的公司,其在墨西哥灣擁有大量業務。

根據相關文件顯示,該公司去年總營收為9.81億美元(約合69.4億元),約有僱員2500人。

但受價格戰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響,油價暴跌之後,不少原油生產商都關閉了在墨西哥灣的鑽井,導致該公司需求接近枯竭。

今年開年以來,該公司股價已經累計下跌86.95%,至上週五收盤時,股價處於1美元以下,為94美分。

據悉,戴蒙德海上鑽探公司登記資產約58億美元,債務約26億美元。近期,該公司沒有按時支付債務利息。上週五,標普宣佈將其債務評級下調至D,意味著該公司或將不會支付債務。

直到上週日,這家公司申請破產保護,成為在石油危機中倒下的又一家企業。

而在美國之外,全球石油貿易中心新加坡,也正在經曆一次石油貿易企業的危機。

新加坡著名油品貿易商——興隆貿易公司(Hin Leong Trading Pte)承認隱瞞了約8億美元的損失,在出售了目前的石油庫存難以彌補其損失之後,宣告破產。

在興隆宣佈破產的前幾週,Agritrade因欺詐而倒閉,與另一家石油貿易商Hontop幾乎同時宣佈破產。

實際上,石油行業面臨的困境,遠比幾家公司倒閉更為嚴重。

殼牌作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其股價從60美元跌至20美元,創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總市值降至2740億美元。

與此同時,埃克森美孚一季度股價從70美元跌至30美元,創2004年以來的最低值。BP 2020年一季度股價也跌至15美元,跌幅達到60%。

煉油板塊方面,過去一週,美國最大的煉油商之一馬拉松石油公司宣佈,將停止舊金山附近一家工廠的生產;殼牌宣佈已經關閉了位於阿拉巴馬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三家美國煉油廠。

在歐洲和亞洲,許多煉油廠的開工率只有一半。截至4月17日當週,美國煉油商每天僅加工1245萬桶原油,為至少30年來最低水平,但因颶風而關閉的煉廠除外。

除了國際石油公司之外,油服公司的日子也不好過。根據近期油服公司發佈的第一季度財報,多家公司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虧損幅度。

根據全球第一大油服——斯倫貝謝發佈的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公司淨虧損達74億美元(去年同期淨利潤為4.21億美元)。

與此同時,貝克休斯在第一季度淨虧損102億美元(去年同期淨利潤為3200萬美元)。全球第二大油田服務公司——哈里伯頓也在第一季度淨虧損10億美元(去年同期淨利潤1.52億美元)。

三大油服巨頭合計虧損186億美元(折合約1317億人民幣),現如今,全球五大油田服務商和設備供應商的市值加起來還不足490億美元,還抵不上2008年的一家上市石油公司。

警惕石油行業引爆“次生災害”

美國的頁岩油行業,是這次石油危機中的核心。

依據IHS的統計,在美國,目前每天約有175萬桶原油麵臨停產的直接風險,而到今年年底,新投產的油井數量預計將下降近90%。

以目前的原油價格來看,油田里的所有東西,除了那些最新的、產量最高的油井之外,都在賠錢。無論從哪個方面去看,都會出現大面積的減產和停產,目前油價的水平,對於曾經轟轟烈烈一鳴驚人的頁岩革命來說,這是一個短暫又慘烈的終結。

頁岩油氣運營商正在大面積關閉油井,大幅度縮減資本開支,三分之一的鑽井設備退役,頁岩革命的核心技術——水利壓裂被放棄,足足超過五萬名工人被解僱,高管和員工的薪水被大幅度降低。

石油危機引發的第一輪“次生災害”,是頁岩油行業膨脹的債務。

依據穆迪數據,在未來四年里,北美油氣公司總共有超過2000億美元的債務即將到期,2020年到期的債務就有400多億美元。這巨額債務,恰好是石油生產商、管道運營商和油氣服務公司為了與歐佩克爭奪市場份額而大打價格戰的後遺症。

在過去,寬鬆的信貸環境和熱情的投資者推動了北美頁岩油鑽探熱潮,為全球油氣供應帶來了可觀的增長;但是在這一輪油價暴跌之下,美國頁岩油產業整經曆一次嚴峻的債務危機。

美國能源行業的不良債務已經躍升至1900億美元,在不到一週的時間里增加了110多億美元。截至上週二,在10家發行問題債券最多的公司中,石油公司占了5家。

在面對危機時,許多企業的第一選擇,是降低資本開支。

截至本週,美國上市油氣公司削減了310多億美元的鑽井預算,據Rystad Energy的數據,今年全球1000億美元支出削減計劃中,有近三分之二可能來自美國頁岩油領域。

而降低資本開支帶來的必然結果,就是裁員。

今年3月,依據美國官方統計,石油和天然氣行業裁減了近5.1萬個鑽井和煉油崗位,降幅達9%;如果把建築、鑽井設備製造和船運等輔助工作包括在內,3月份的失業人數還再將增加1.5萬人;而今年第一季度,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工作崗位可能會減少30%。

隨著支出水平下降,資本緊縮對於產量的影響,將會在今年底明年初顯現。和上次經濟衰退期間較為類似,明年全年美國原油產量會出現快速下降。

相關閱讀:

“三桶油”一季報:營收均下降 正經曆“至暗時刻”

“兩桶油”暴虧迎至暗時刻?受煉化板塊拖累,中石油、中石化一季度合計虧了360億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