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臨高縣:八百多年造船技藝代代相傳
2020年04月29日13:40

原標題:海南臨高縣:八百多年造船技藝代代相傳

與大浪搏擊,獲得海的餽贈,是一代又一代漁民的生存之道。

作為海南省著名的海洋漁業大縣,臨高的漁民多,漁船多,工匠造船的技藝也首屈一指。在海邊,臨高的造船工匠們“叮叮咚咚”地敲打,造船“樂章”響了數百年,一艘艘大小不同、功能各異的漁船,從這裏走出去,駛向遠洋深海。而一代代相傳下來的造船技藝,也隨著人們探索海洋的時間愈久而日益嫻熟。

一名工人正在船塢上打磨鋼質漁船船體。

八百多年造船技藝代代傳

“造船對我來說不僅僅是一個吃飯的本領,也是守住傳統技藝的方式。”在臨高縣調樓鎮黃龍灣畔的明路造船廠,已過天命之年的廠長張明是“臨高調樓廣船製造傳統手工技藝”第43代傳承人,從事造船行業已有34年。張明介紹,臨高調樓廣船製造工藝與宋元明清時代廣東“廣船”系屬同宗,臨高手工製造廣船自南宋紹興二年(1132年)起至今,已有888年歷史,目前已被列入海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

張明是造船世家的匠人。早在1930年代,張明的爺爺張以侃在家鄉學習了造船技藝後,不滿足於造小船,便販運黃牛到馬來西亞,希望利用當地質好價廉的木材造大船。經數年打拚,張以侃攢夠了錢,並買到上好的木料,不料,他的大船造到一半時,日本入侵馬來西亞,他因留守在半拉子船上,被日本人殘忍殺害。

張明說,爺爺張以侃死時,父親張綏之只有3歲。奶奶把父親拉扯大後,父親繼承了爺爺遺誌,跟叔叔們學習造船。1960年代後期,張綏之開始探索大船的建造,到了1970年代,他已經可以造出30噸的大船了。

起初,張綏之希望張明不要再學習造船,而是讀書外出工作。張明也這麼做了。21歲那年,剛工作沒多久,張明工作的廠子倒閉了,他還是決定返鄉跟著父親學習造船。

雖然30多年的時光已逝,但如今回想起初學造船的光陰,張明還是忍不住感歎造船工序的繁瑣和造船匠人爐火純青的技藝:造一艘百噸位級的木船工序繁多,光是船殼都需要500道工序。選木、解木、立龍骨、搭骨架、建駕駛樓、打灰、安裝機器、佈置水密隔艙等基礎步驟,初學者都要一點點掌握,不能有一絲馬虎。

造船工匠們赤腳,頭戴遮陽草帽,忙碌在已成形的船體骨架間……這畫面深深地印在張明腦海里,他清楚地記得,那時候的他身形瘦小,卻日複一日穿梭在木船之間。烈日之下,皮膚被曬傷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最後完全適應了暴曬。工作的日子,耳邊也都是機器摩擦木料的“呲呲”聲。條件惡劣,張明卻異常勤奮刻苦,24歲那年,他造出了自己的第一艘船。26歲那年,張明一次到廣東購買木料,與同行交流時發現島外的造船技術更先進,於是他在廣東陽江一家船廠學習了一年半,彌補了祖傳技藝的短板。

從木船到鋼製漁船的變化

漁民們在海上作業,一方面享受著自然的餽贈,另一方面也承受著自然的威脅。一艘安全、穩固的漁船是漁民的“第二生命”。張明深諳此道,因此,安全、穩固、實用、美觀成為張明造船的宗旨。

2006年,張明投資建立明路造船廠,引領調樓鎮長達數十年的沙灘造船走向規範化的造船工坊,並於2009年通過國家農業部認證,可建造各尺度木質漁業船舶。這在張明的造船生涯里,是一個裡程碑。可由於工具和技術的限製,明路造船廠造的漁船噸位級一般最高也只停留在50噸-80噸,造一艘船需要花費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

為了提升船廠的效率,張明到各地考察,並在繼承傳統手藝的基礎上,引進了現代技術和工具造船,將一艘百噸級的大船建造時間縮短到四個月。張明造船的34年間,曾為瓊海潭門的漁民打造過320噸的大木船,這也是目前他造船噸位級的最高記錄。

“臨高人造船的本領與生俱來,有漁民的地方,就一定有造船的人。”調樓鎮黃龍上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張亞留告訴記者,黃龍上村全村180多戶1020餘人,約60%左右的漁民會造船。過去幾年,在高峰時每年能造20噸-160噸位的漁船40多艘,船東有臨高本地漁民,也有陵水、儋州、瓊海等市縣的訂單。然而,隨著安全、技術等多方面的需要增強,造鋼製漁船闖深海得到了政策鼓勵,手工造大船的模式逐步被淘汰。

張明審時度勢,2017年重新購置了造船設備,並於年底造起鋼製漁船。從傳統的造木船到造現代的鋼製漁船,張明在技術上又自我進行了一次革新。今年來,他帶領著船廠里的工人,已經造出了7艘鋼製漁船,訂單總額達到500萬元。但7月後,廠里一直接不到訂單,張明只好外出打工。“木船最終都會被鋼製漁船取代,造木船的技藝隨著老一輩的離去,有一天或許會消失,這是我最不捨的事情。”張明略有傷感地說。

臨高造船銷往國內外

和明路造船廠的清冷形成鮮明對比,在臨高縣金牌經濟開發區的海岸邊,海南凱鴻船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鴻船舶)占地200畝的造船基地上熱鬧非凡。濺出的火花不時從船身濺出,工人們忙著銲接、組裝。有的工人則在已經造好的船體上加工、打磨,一些快完工的漁船已經安上了船號等候噴漆。

“我們造船廠有油漆、輪機、安裝等8個工種,我只是其中的一環。別看這一環很普通,但做好卻非常不容易。”今年39歲的電焊工人占國斌已經做了20年的船舶電焊工作,修造的大船小船不計其數。2014年,從浙江來的凱鴻船舶收購當時無法繼續經營的威隆船廠,占國斌跟隨公司從浙江來到臨高。占國斌銲接的質量高、速度快,是船廠里公認的能人巧匠。

回憶起剛來臨高時的感受,占國斌脫口而出:“太熱!”銲接工作有時候在船艙里進行,上午的陽光照射,再加之船艙內密不透氣,船艙里的溫度時常高達80℃。這已是常人遠不能接受的溫度!

為了躲避烈日,工人們全部改變作息,油漆工等在外暴曬的工種日落而作、日出而息,焊工、安裝工等工種,則時常迎著初升的太陽工作,烈日當頭時收工。

克服了自然環境的困難,凱鴻船舶利用現代化造船技術造出的鋼製漁船十分受漁民的歡迎。“現在漁民更換的新型鋼製漁船基本長度在30米到40米,主要以拖網船、刺網船、收貨船為主,重約100噸,有專門的廚房、臥室、衛生間等設施。而木質漁船空間有限、重量和長度都無法與鋼製漁船相比,更換新型的鋼製漁船出海打漁碰見大風大浪安全係數提高很多,也更受漁民歡迎。”凱鴻船舶副總經理鄭生斌介紹,當前,基地生產的鋼製漁船不僅占有了本省多個市縣、浙江、福建等國內市場,還遠銷至非洲莫桑比克。

縱觀整座造船基地,從無到有,從有到優,批量生產的60多艘大小不同、形狀各異的鋼製漁船整齊羅列。“過去造木船,而今造鋼製漁船,臨高造船市場前景廣闊,一直吸引著外界的關注和訂單,這是臨高造船業發展最生動的體現。”臨高縣工業局局長張餘森說。

(編者註:本文原載於2018年9月3日海南日報,見刊略有刪減。)

來源:海南日報新媒體、海南日報海南週刊聯合策劃

文:劉夢曉

圖:蘇曉傑

值班主任:楚煜

值班總監:李國棟

責任編輯:唐咪咪 徐晗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