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韋傑夫回憶生涯最慘痛失利 會和同胞開直播
2020年04月29日19:30

  現世界第五梅德韋傑夫近期在個人instagram上進行直播,回答了俄羅斯媒體和部分網友的提問。

  Q:對於ATP和WTA兩大機構合併這一想法,你有什麼樣的看法呢?

  梅德韋傑夫:這是球員工會近期在討論的一件事情,但我並不瞭解其中全部的情況以及細節,我也不清楚(合併的)好處和壞處,所以我也不太想對此過多作出評價。這可能是個挺好的主意吧,只是我希望在我發表看法之前,我能夠對這一事宜有更充分的瞭解。

  Q:你的教練說隔離對你來說影響可能沒有那麼嚴重,因為你有一片自己私人的球場,你還是可以保持訓練?

  梅德韋傑夫:是的,我們比較幸運,住處就有一片球場,雖然不是什麼很好的球場,但能有一片球場就已經很好了。

  Q:有了這片球場你就能繼續打磨自己的水平和身體條件,從這點上你比很多球員都有著優勢。

  梅德韋傑夫:沒錯,但我們也不會一天訓練10個小時之類的,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打比賽,可能是八月,也可能不是。其實就算我們沒有這片球場,我們還是會保持訓練的,但我很幸運,家裡就有一片球場。

  Q:你目前在摩納哥,有什麼限製措施給你的訓練造成了阻礙嗎?

  梅德韋傑夫:我和我的教練住在同一間房子裡,所以我們之間不用保持社交距離,我們兩個就可以一塊訓練,沒有其他人了。

  Q:你職業生涯經曆的最慘痛的一場失利是?

  梅德韋傑夫:每場失利都是痛苦的,但一定要挑一場的話,那應該是在倫敦總決賽輸給拉法(拿度)那一場。在職業賽場上你以5-1領先,並手握賽點的情況下,還輸掉比賽的情況是很少的。而且我在那個時候正慢慢找回了場上的感覺,但結果卻崩潰了(笑),每一場失利都是不好受的,但這場恐怕是最難讓我接受的。

  Q:你是如何克服緊張情緒的?

  梅德韋傑夫:這就要靠經驗了。在你十幾歲的時候打比賽,你能感受到來自父母的壓力,你的手會發抖,剛剛開始轉為職業球員的時候也會如此,你跟一位世界前五十的球員交手,心裡想著自己可能一局都拿不到,但在你打了100場比賽之後,你心裡想的是,我需要贏下這場比賽,我知道我的策略,如果我贏了,那很好,如果輸了,那就再接再厲,現在我在比賽之前很少會感覺緊張了。你越是年輕,就越是難以處理好緊張的情緒,因為你承擔著來自父母、教練、朋友等等的壓力。當你漸漸成長起來,你意識到打球其實只是為了自己和粉絲,一般球迷們不會給你太多壓力,他們會一直支持我,所以你知道一切都靠你自己,你自己很清楚哪裡出了錯,很清楚如何不去犯錯。

  Q:你會計劃和卡恰諾夫、盧布列夫在instagram上直播嗎?

  梅德韋傑夫:是的,可能先跟卡恰諾夫,然後再是盧布列夫,他們兩個人先會直播一次,我會看看到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我有一段時間沒有使用過社交媒體了,我沒有發任何動態,不過短時間內也不會有什麼比賽了,所以我想我需要多發一些內容,這樣大家才不會忘記我(笑)。

  Q:在成為職業球員之後,你是在大祖殊麼時候達到收支平衡的?

  梅德韋傑夫:我記得大約是我排在200位左右的時候吧,你開始有機會打一些ATP賽事,甚至打到第二輪,你可以打大滿貫的資格賽,那也是很大一筆錢。我比較幸運,因為有一年我在330位,到了賽季末的時候我就進入了前一百,那就已經足夠了。

  Q:你最近在看什麼電視節目嗎?

  梅德韋傑夫:我看了很多不同的節目,也挑不出最喜歡的一個,現在我和我的妻子在看紙牌屋,在我看來算不上是最好,但也還算不錯。

  Q:目前隔離生活的一天大約是什麼樣子的呢?

  梅德韋傑夫:現在很難維持正常的生活節奏,因為通常你會去外面的餐廳吃晚飯,然後回來睡覺,但現在你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做的事情。我感覺現在就算你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飯也都吃好了,但還是有很多時間不知道用來幹什麼,但我很幸運跟教練住在一起,我可以跟他一起玩一些牌類遊戲。

  Q:為什麼即便學業已經影響到了你打球,當時你還是要唸完高中呢?

  梅德韋傑夫:其實我在九年級之後離開了,然後十年級和十一年級是在一年內讀完的,那一年比較艱難,因為很難抽出時間出去打比賽。我之前也說過,我的父親一直傾向於我專注在打球上,而我的母親一直跟我說我需要有個plan b,所以我還是繼續完成了學業,甚至還在莫斯科國際關係大學又讀了一年書。或許如果我早點離開學校的話,我可能會更早打出成績來,但我現在也不知道就算我那樣做了,情況會不會有什麼不同,但總的來說我對目前的生活還是感到比較滿意的。

  (全網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