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之戰,美國還有最後一個殺手鐧
2020年04月29日14:58

  本文來自 “萬得資訊”。

  原油價格戰對美國頁岩油產業幾乎是“傷筋動骨”,但對於沙特來說只不過是“殺敵一千,自損三百”。但美國總統應該不會坐以待斃!

  據接近總統府的高層人士透露,鑒於西得克薩斯中質原油期貨(WTI)跌入負值,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考慮一切可行的方案,讓沙特為其發動的石油價格戰買單。而到目前為止,原油市場並沒有穩定下來,暴漲暴跌成為常態,而且接下來一兩月,還有可能見證美油跌向負值區間。

  據OilPrice.com瞭解,目前,特朗普最親密的顧問圈中的許多高級成員都希望沙特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不僅是美國原油期貨在接下來一段時間還將跌入負值,也不僅僅是原油價格戰導致美國頁岩油產業遭受損失,而是華盛頓現在認為,沙特的行為背叛了兩國之間的長期關係。

  美國和沙特兩國的長期關係始於1945年,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與時任沙特國王Abdulaziz在蘇伊士運河的美國軍艦上達成了協議:只要沙特有原油,美國有權獲取全部的原油供應;作為回報,美國為沙特王室提供政治支持。

  事實上,自從2014年以來,美國頁岩油產業崛起之後,該協議開始發生變化。因為美國還在預期,沙特不僅要傾其所有的為美國提供原油,還要允許美國頁岩油產業繼續壯大。

  對於美國來說,如果沙特因保持油價而失去美國市場,從而輸給頁岩油廠商,那麼這隻是沙特王室為了獲取美國支持而必須付出的代價。正如美國總統所描述的那樣:“如果不是美國軍事方面的支持,他(沙特王室)將在兩週內失去權勢”。

  涉及中東局勢,美國很難短期內完全放棄幾十年的經營。但是,美國現在確實還有更好的方法,迫使沙特不再使用價格戰。比如美國總統在社交媒體上提到的“對沙特阿拉伯向美國出口的石油徵稅的計劃,肯定是工具箱中的工具之一”。

  從實際交易量的角度來看,對沙特石油而不是俄羅斯石油徵稅,從三個關鍵角度來看是有意義的:

  一、美國從沙特進口的石油比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多出約95%。因此,提高沙特原油進入美國市場的成本是有意義的,而且美國原油已經過剩,儲備設施捉襟見肘。

  二、根據沙特的財政預算,若要達到收支平衡,布油需要達到84美元每桶。相對來講,俄羅斯要達到收支平衡,只需要原油價格維持在40美元左右。

  第三、沙特目前為數不多的向美國提供酸性原油的大型來源之一,這對美國的柴油生產至關重要,而且WTI不太適合聲場柴油。當然,美國海灣沿岸煉油系統的大部分都傾向於使用更酸的原油,近幾十年來,該系統在煉焦系統和其他基礎設施上進行了大量投資,以更好地處理來自中東的高酸重質原油。其他進口來源無法填補這一缺口,因為美國仍對從委內瑞拉進口的石油實施限製,墨西哥的石油供應不可靠,而加拿大通往美國的輸油管道將在2023年才能建成投入使用。

  在美國大選之年,美國總統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情是油價上漲,或者原油供應短缺。美國經濟遭受衛生事件的衝擊,在任總統不願意看到經濟因為原油價格戰變得更糟。

  事實上,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如果美國經濟在大選前的兩年內沒有陷入衰退,在任的美國總統11次競選11次贏得連任;而在經濟陷入衰退的總統7次競選,只有其中一任總統贏得連任。也就是說,美國總統有動力動用“最後一個選項”,讓沙特維原油價格戰買單。

  根據石油工業和航運業的數據,預計未來4周內,約4400萬桶沙特原油將抵達美國,這大約是最近四周平均水平的四倍。

  評論稱,美國的原油庫存設備已經不堪重負。也許,在油價再次跌入負值之前,美國的態度就會更加明確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