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10萬+”,為何讓人振奮?
2020年04月29日21:12

原標題:這個“10萬+”,為何讓人振奮?

  又一個“10萬+”,來自大別山深處。

  4月29日,老區金寨脫貧“摘帽”。過去5年,近13萬人擺脫貧困。

  革命戰爭年代,不足23萬人的金寨縣10萬人參軍參戰。

  上世紀50年代,為根治淮河水患,金寨修建了梅山、響洪甸兩大水庫,10多萬人被迫搬遷,10萬畝良田被淹沒。

  曆經犧牲奉獻,今天的金寨收穫了這個新“10萬+”。

  這個“10萬+”,為何讓人振奮?看看這些圖片,你就知道了……

  它從一個小縣城蛻變為一座有現代化氣息的城市

  (上圖:1961年金寨縣城,新華社記者吳乙明、張幼良攝;下圖:2020年金寨縣城夜景。新華社記者陳諾攝)

  “慢半拍”的山裡人步入發展“快車道”

  (左圖:1957年金寨響洪甸水庫工地上吊車運送混凝土,新華社稿王永嘉攝;右圖:2019年高鐵駛出金寨火車站。新華社記者張端攝)

  當年長滿荒草雜樹的大山如今翠色如流

(左圖:1957年金寨的梯田,新華社稿張斌攝;右圖:2019年金寨的茶園。新華社記者陳諾攝)

  放棄漁船和網箱,走綠色發展之路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

  (上圖:1976年金寨的水庫,新華社記者成大林攝;下圖:2019年水庫之上是茶穀。新華社記者陶明攝)

  發展旅遊,讓“沃野生金”

  去年金寨旅遊人數突破1200萬

  (上圖:2002年的天堂寨,新華社記者於傑攝;下圖2018年的馬鬃嶺自然保護區。新華社記者郭晨攝)

  山邊坡頂架起光伏板,“曬太陽”也能賺錢

  6年助力11萬餘人脫貧

(上圖:2015年1月28日,金寨縣全軍鄉沙河店村村民在擦拭自家後院的光伏發電板,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下圖:2017年9月14日,金寨縣小南京光伏農業生態園全景。新華社記者陶明攝)

從山上搬到山下,從土坯房換成小洋樓

貧困戶“挪窮窩、不負債”

  (上圖:大灣村村民曾經的住房;下圖:大灣村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住房。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

告別破屋爛盆,家家戶戶曬出“獲得感”

(上圖:曾經大灣村貧困戶家中景象;下圖:如今大灣村村民家中陳設。新華社記者陳諾攝)

山上種茶、家中迎客、網上賣貨

山裡人有了致富新“門道”

  (上圖:過去金寨人守著柴火過日子,新華社記者張曙光攝;下圖:2020年4月16日,大灣村村民在金寨縣花石鄉茶產業扶貧車間里加工茶葉。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

從“能上學”到“上好學”再到“學得好”

山裡正在“播種”希望

  (上圖:1991年5月,金寨縣希望小學老師胡遵訓跑20多里山路為學生胡亞麗補課,新華社記者張曙光攝;下圖:2019年9月3日,金寨縣希望小學南校區學生通過多媒體上課。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

與世界連接,山裡不斷傳出“好聲音”

(上圖:1987年,金寨縣建成梅山地面衛星接收站,新華社記者李錦攝;2019年,大灣村開通5G信號。新華社記者湯陽攝)

黨員幹部沉到戰貧一線,吹響鄉村振興的集結號

  (左圖:2017年7月的一場大暴雨中,大灣村第一書記餘靜轉移危房中群眾,新華社記者陳諾攝;右圖:2020年3月19日,大灣村在建農俗博物館內,餘靜(左)和施工人員交流。新華社發周牧攝)

山還是那座山,人卻換了模樣

(上圖:2016年大灣村貧困戶陳澤申;下圖:2019年陳澤申。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

春風吹別大山裡的貧困,飽經風霜的金寨進入新時代

  新聞鏈接:

  紅土地上的“綠色減貧”決戰——大別山“將軍縣”金寨脫貧紀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