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有人將食品當腸炎藥賣還稱有奇效,西寧市監局:將調查
2020年04月29日17:18

  原標題:網上有人將食品當腸炎藥賣還稱有奇效,西寧市監局:將調查

“暢舒倍樂”說明書,顯示成分為藥食同源。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暢舒倍樂”說明書,顯示成分為藥食同源。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陳亮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當作腸炎藥吃了3個月的片劑是食品,而非藥品。

  4月26日,山東煙台的陳亮向澎湃質量報告投訴平台(www.thepaper.cn/consumersComplaint.jsp)反映稱,他在微信上通過一名“趙老師”購買“暢舒倍樂香薰片”(以下簡稱為“暢舒倍樂”),被告知是治療腸炎疾病有奇效的“藥物”,但實際付款4800元並按療程服用3個多月後,並沒有效果。

  他查詢後發現,“暢舒倍樂”的生產許可為食品編號,並沒有藥品和保健品備案,不屬於藥物或保健品,自己高額購買的“特效藥”只是帶有藥食同源成分的食品。

  澎湃新聞記者以患者身份聯繫了在線上售賣“暢舒倍樂”的“趙老師”,此人聲稱“暢舒倍樂”為純中藥“藥物”,堅持按療程服用能從根本上治療腸炎疾病,並防止反複複發。同時,網上也有不少腸炎患者在諮詢“暢舒倍樂”的“療效”,不少人將其視作治療腸炎的“藥物”。

  對此,“暢舒倍樂”生產商家青海高原紅綠色保健製品有限公司回應稱,該產品一直按照食品來售賣,從未宣稱過其有治療腸胃病的功效。上述“趙老師”應為經銷商,誇大產品功效後高價售賣。

  4月29日,西寧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食品科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將食品當作藥品售賣違反規定,將會派人進行調查,若調查屬實,會按照相關規定進行處罰。

趙老師在朋友圈中介紹“暢舒倍樂”的治癒案例
趙老師在朋友圈中介紹“暢舒倍樂”的治癒案例

  高價購“藥”,服用3個月未見好轉

  2019年12月,長期受腹瀉困擾的陳亮在網上搜索腸胃藥時,發現了一篇文章《腸胃疾病的症狀你真的瞭解嗎?暢舒倍樂幫助你走向健康》,其中稱“暢舒倍樂”採用純天然中藥直接提取的確有其療效的高純草本精華,運用先進中醫診療模式,從根本上對病人定位治療,可以解決反複複發情況。

  儘管該網頁下標註“免責聲明”稱,該文章為商業廣告,不代表本網觀點。但陳亮仍覺得發現了一款針對自己症狀的特效藥,“因為我以前吃了很多藥都沒有緩解腹瀉症狀,有些藥吃完當時有效,但後面就複發了,這個藥說能從根本解決複發問題。”當日,陳亮添加了網頁上留下的微信,進一步瞭解情況。

  陳亮添加的微信名顯示“腸胃健康“趙老師”,在通過微信瞭解陳亮的腸胃情況後,“趙老師”向他兜售“暢舒倍樂”,並進行用藥指導。當天,陳亮購買了一個療程“藥物”,共計1750元。

  1月17日,在多次用藥仍不見成效後,陳亮再次聯繫了“趙老師”。根據陳亮提供的聊天記錄截圖,澎湃新聞記者看到,“趙老師”反複稱“暢舒倍樂”為藥物,並向陳亮解釋:“治療期間不要出現間隔,適應藥效-改善內壁……這是一個整體的治療。”

  當時陳亮的第一療程的“藥物”尚未吃完,“趙老師”告訴他:“藥物服用完,這邊過年期間也沒法給你安排,如果相信老師,就先再安排一個療程,肯定會讓你看到效果,這樣藥物也不會出現中斷。”次日,陳亮再次轉賬2975元,購買了第二個療程的“藥物”。

  在“服藥”三個月後,陳亮的病情並沒有得到改善,才開始懷疑“藥物”的真偽。在陳亮的一再追問下,“趙老師”承認“暢舒倍樂”並沒有申請國藥準字,但強調“暢舒倍樂”是“純中藥”,安全認證都是齊全的,併發來了獲獎證書、愛心企業等照片。在陳亮向其索要營業執照後,“趙老師”沒有再進行回覆,此時陳亮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後經查詢,才知道該“藥物”實際為食品,並非腸炎藥。

趙老師聲稱“暢舒倍樂”為純中藥藥物
趙老師聲稱“暢舒倍樂”為純中藥藥物

  微信診斷線上售“藥”,“藥物”編號為食品生產許可證

  4月28日,澎湃新聞記者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網站查詢這款產品的編號。經查,沒有名稱為“暢舒倍樂”的藥品或保健食品註冊(備案)。

  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網站中查詢發現,“暢舒倍樂”說明書上標註的許可證編號“SC11363010302178”為青海高原紅綠色保健製品有限公司的食品生產許可證號,並非藥品的批準文號,其類別為“糧食加工品;飲料;肉製品;茶葉及相關製品;蔬菜製品;水果製品;糖果製品”。可以認為,“暢舒倍樂”既不是藥品也不是保健食品,而是食品,沒有具體的保健功能或治療功效。

  通過百度搜索,澎湃新聞記者找到了陳亮此前看到的文章,文章中備註了多個不同的微信諮詢賬號,但查找發現,所有微信號名稱均顯示為“趙老師”。

  27日,澎湃新聞記者以腸炎患者的身份添加了“趙老師”,在簡單介紹了腸胃症狀後,“趙老師”開始推薦“暢舒倍樂”產品,並聲稱:“藥物是根據你的病情來配置的,都是名貴的藥材和高原藏藥配製而成,不摻雜任何西藥和激素成分,專症專治,當然也會省去你熬製的麻煩,配置好咱們也會給你製作成片劑,你這邊直接溫開水送服就行,服用一個月藥物調理下來,症狀基本就穩定,後續你只要不暴飲暴食,就不會複發。”

  “趙老師”介紹,“暢舒倍樂”主要成分是藏茴香、水母雪蓮花、堪巴色寶、榼滕子、阿氏蒿、藏紅花、藏木香、白芍、玉參等等名貴藏藥,並表示將根據每個人的症狀配置不同的藥,由他本人親自配置,“都是沒有副作用的”。

  對方介紹稱,“暢舒倍樂”採取線上問診售賣的方式,6盒為一個療程,能服用36天,售價1850元,近期“五一”活動價為1500元6盒。澎湃新聞記者特意詢問“暢舒倍樂”是否為食品或保健品?“趙老師”反複強調,不是保健品,也不是食品,是純中藥。

  而對於他本人,他自稱名叫“趙金科”,目前在青海藏醫藥研究院藥物研究所任職,此前曾是上海中醫醫院的醫生,但在記者提出想要看看他的醫生資質後,他以不便透露信息為由拒絕提供。

  根據“趙老師”提供的單位名稱,通過地圖查詢,“青海省藏醫藥研究院藥物研究所”位於青海省西寧市城北區生物園區緯二路22號。澎湃新聞截圖向“趙老師”確認地址是否正確,“趙老師”表示確是此地。

  澎湃新聞注意到,該地址為一家名為金訶藏藥股份有限公司的企業。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城北區生物園區緯二路22號確為金訶藏藥股份有限公司註冊地址。澎湃新聞聯繫這家公司核實“趙老師”身份,但該公司負責人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接通狀態。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趙老師”在朋友圈中分享了多位患者在服用“暢舒倍樂”後治癒的案例,在聊天記錄截圖中,他均稱“暢舒倍樂”為“藥物”,並對腸胃疾病有奇效。

  在網上進行檢索,可發現不少慢性腸炎的患者在諮詢“暢舒倍樂”的“療效”,不少人將“暢舒倍樂”視為治療腸炎的“藥物”。

  廠家:誇大宣傳是經銷商個人行為

  “暢舒倍樂香薰片”的說明書介紹,該產品成分為火麻仁、代代花、榧子、香薷、高良薑、鬱李仁、萊菔子等,並沒有上述“趙老師”所說的“名貴藏藥”。性狀為藥食同源成分壓縮片劑。在包裝盒上,介紹生產企業是青海高原紅綠色保健製品有限公司,青海高原紅藏醫藥健康養生研究所聯合研發。

  天眼查信息顯示,青海高原紅綠色保健製品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經營範圍是代用茶、糖果製品、水果製品、飲料、蔬菜製品、蜂產品,其他酒(配製酒)生產、銷售;中藏藥材及苗木的種植(國家有專項規定的除外清涼貼、清涼膜、衛生用品、消毒劑(液體製劑、凝膠劑)、抗菌製劑(液體製劑、膏劑、粉劑、片劑、丸劑)生產銷售(不含藥品生產)。

  4月28日,澎湃新聞就此事致電青海高原紅綠色保健製品有限公司,一位張姓負責人表示,“暢舒倍樂”確實是公司生產出售的產品,但公司一直都按照食品來售賣,從未宣稱過其具有治療腸胃病的功效。而公司售賣給經銷商的價格大概為100元一盒。

  他表示,近期由於多位消費者投訴,當地工商部門已經對公司進行調查。他推測,“趙老師”應該是該產品的經銷商,個人對產品進行誇大宣傳,然後高價售賣,但他並不清楚“趙老師”究竟是何人。

  4月29日,西寧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食品科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對“暢舒倍樂”的情況尚不瞭解,“如果存在把食品當作藥品售賣的情況,是違反規定的。”她表示,西寧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將會派工作人員進行調查,若調查屬實,會按照相關規定進行處罰。

  律師:“趙老師”涉嫌欺詐消費者

  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發佈的藥食同源目錄(2018版)中,共有110種中藥被列入目錄,它們既是中藥又是食材,之間沒有絕對的分界線。

  針對上述情況,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律師邢鑫分析認為,《食品安全法》第75條規定曾對保健品的原料、目錄、監管、功效等內容作出明確說明。對“藥食同源”產品的界定,取決於“藥食同源”產品是否經過註冊審批,也就是說前置審查決定了“藥食同源”食品的屬性。

  按照“暢舒倍樂香薰片”的食品生產許可證,該產品應屬於食品,不應該作為藥品出售,“趙某(‘趙老師’)的行為是違反了我國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可以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此外,針對“趙老師”自稱醫生一事,刑鑫認為,如果“趙老師”未取得醫師資格證書,仍以醫生的身份進行問診、配藥,屬於非法行醫。依據我國《刑法》第336條的規定,未取得醫生執業資格的人非法行醫,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造成就診人死亡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如果趙某在沒有醫生執業資格的情況下給患者看診並開具、出售藥品,延誤了患者的治療或造成了患者其他損害的,應該按照非法行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刑鑫說。

  他建議消費者向消費者權益保護部門進行投訴,並要求賠償,“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趙某將食品宣傳為藥品的行為顯然構成欺詐,消費者可以要求其按照商品的價款‘退一賠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