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人生】他,從球壇最好10號到194號囚犯...
2020年04月28日13:25

  巴西球星朗拿甸奴Ronaldinho有著輝煌的職業生涯,然而退役之後的他不久之前卻因為假護照事件在巴拉圭鋃鐺入獄,成為了194號囚犯。那麼,作為曾經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之一,朗拿甸奴是如何走到這一步呢?《露天看台》帶我們一探究竟。。。。。。

  卡路士-卡馬拉(Carlos Gamarra)是上世紀90年代末期球壇頂級後衛之一,他見證了朗拿甸奴在巴西的成名經歷,不過他們兩人並不是人們眼中的密友。當卡馬拉聽說朗拿甸奴被關進亞鬆森的監獄後,出於尊重,他前往那裡看望了這位前巴塞球星。

  在巴拉圭最高戒備級別的Agrupacion Especializada監獄,卡馬拉和朗拿甸奴度過了一上午時間。那一天,一個特別的形象映入了他的腦海。卡馬拉說道:「老實說,孩子們圍著他請求牌照和簽名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都知道他是一位世界級的球星,但這樣的場面依然讓我感到驚訝。

  3月6日,由於入境巴拉圭涉嫌使用假護照,朗拿甸奴和他的哥哥兼經理人羅拔圖-德-阿西斯(Roberto deAssis)被判監禁。每天,成群結隊的孩子聚集在監獄前面,他們希望自己能夠被允許和巴西人進行自拍。儘管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年紀都很小,他們甚至不記得朗拿甸奴幫助巴西贏得2002年的世界盃冠軍,也不記得他是2005年的金球獎得主。

  朗拿甸奴和哥哥阿西斯因使用假護照被判入獄

  朗拿甸奴入獄後的第一週,監獄長布拉斯-維拉斯(Blas Veras)甚至組織了一場被戲稱為「朗拿甸奴的迷你之旅」的活動,這樣年輕球迷可以在監獄外面的露台上和他進行短暫會面。維拉斯解釋道:「由於疫情,我再也無法這樣去做了,這真的很遺憾。朗拿甸奴很喜歡有他們在身邊。」

  在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和美斯Lionel Messi統治球壇之前,朗拿甸奴用他出神入化的技術和標誌性的笑容俘獲了不少球迷的芳心。儘管在2018年正式宣佈退役,但他依然是一位非常受歡迎的人物。然而,當他3月份過40歲生日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只有他的哥哥和律師。在巴拉圭一個小牢房裡,他的面前擺了一個律師帶進來的蛋糕,這樣的場景令人唏噓不已。

  作為著名的派對愛好者,朗拿甸奴絕不曾想到自己的生日會在這樣的場景下度過。在那個時刻,這名巴西球壇「魔術手」本應收到來自球壇的各種祝福。

  相反,在自己的祖國巴西,最大的電視網《Globo》討論了是否取消播出朗拿甸奴的三集紀錄片,儘管這讓他們花費了數月的製作時間。最終,他們決定繼續下去,朗拿甸奴的紀錄片得以順利播放。與此同時,朗拿甸奴努力讓自己在監獄的生活正常化。

  朗拿甸奴在巴拉圭一所監獄度過了自己40歲生日

  Agrupacion Specializada監獄地處河邊,監獄里的煩人必須應對煩人的蚊蟲,也必須應對罹患登革熱的風險。而且,這座監獄三個監區中有一個關押著重刑犯。然而,朗拿甸奴大部分時間都和另外25名犯人待在另外一個監區,除了其他特權之外,他的囚室內還有一台電視機。據巴西《環球體育》報導,朗拿甸奴在囚室內觀看了馬體會3-2戰勝利物浦的歐聯比賽。

  朗拿甸奴在監獄內共逗留了32天時間。4月8日,在朗拿甸奴的律師進行第四次請求之後,巴拉圭一名法官最終決定將他從監獄中釋放,但他們必須接受監視居住的決定。在此之前,朗拿甸奴和他的哥哥支付了160萬美元的保釋金,並且承諾在監視居住期內不離開巴拉圭。

  法官通過視頻電話向朗拿甸奴傳達了自己的判決,得知判決結果後,戴著人們常見的傳統貝雷帽的朗拿甸奴只是做出了一個「放鬆」的手勢,然後露出了自己標誌性的笑容。

  之後,朗拿甸奴就一直住在亞鬆森市中心的帕爾馬羅加(Palmaroga)酒店,這座酒店每晚的住宿費用為64美元。帕爾馬羅加酒店距離朗拿甸奴被監禁一個月的監獄只有3公里,警衛一直都在酒店周圍進行警戒。

  作為球壇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之一,朗拿甸奴何以淪落至此呢?

  退役之後,朗拿甸奴的私生活遇到了不少麻煩

  考慮到朗拿甸奴退役之後「隨心所欲生活」的名聲,在監獄裡踢球本可以作為他多彩人生的另外一個篇章,這其中的誘惑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這次笑容沒有浮現在他臉上。到目前為止,這起案件已經有15人被拘留,這起源於朗拿甸奴和他哥哥進入巴拉圭時使用假護照事件。然而,在這之後事件開始變得失控,這導致了巴拉圭當局對可能的洗錢計劃開啟調查。

  朗拿甸奴的一名律師阿道夫-馬連(Adolfo Marin)堅稱,這位巴西球壇傳奇球星認為收到的護照和其他文件只是「禮物」而已。在接受《Folha de S。 Paulo》採訪時,馬連表示:「朗拿甸奴不知道自己在犯罪,他簡直太傻了。」

  這樣的說法可能聽起來有些刺耳,但是瞭解朗拿甸奴核心圈子的人並不認為這種說法不合適。

  朗拿甸奴有著不可思議的天賦,這讓球迷深陷其中,也讓他成為本世紀初最耀眼的球星之一。然而,朗拿甸奴看起來從沒有掌控好自己的生活,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周圍正在發生什麼。事實上,當朗拿甸奴的同胞們看到他戴著手銬的照片時並沒有表示出多大的震驚,這足以說明他的聲望下降了多少。

  迪奧戈-奧利弗(Diogo Olivier)是《Zero Hora》的足球專欄作家,他一直關注著朗拿甸奴的職業生涯。奧利弗回憶道:「朗拿甸奴一直都專注於踢球,2000年奧運會,當巴西被喀麥隆淘汰出局時,他甚至不知道金球規則。他在那裡看起來很困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在某種程度上,這一切都是有限度的。如果你是一個40歲的人,當你進入另外一個國家時,你必須清楚知道如果持假護照的話會被拘留。在這樣的年齡,你需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對於球場之外發生的事情,朗拿甸奴總是顯得一無所知,他落下了這樣的名聲。最糟糕的是這一切都是真的,他不知道如何處理好自己的商務事宜。」

  朗拿甸奴是巴西奪得2002年世界盃冠軍的功臣之一

  「朗拿甸奴的家人為他打造了一個‘安全屋’並說道:‘你只需好好踢球,其他事情就交給我們吧。’他很早就被丟進了‘安全屋’,因為他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潛力。所以,他從14歲開始就過著那樣的生活,從來都不用擔心其他事情。我確實相信他可能並不太清楚在巴拉圭發生的事情意味著什麼,我就是這樣認為的。」

  從名不見經傳的阿雷格里港到超級球星,朗拿甸奴走過的所有旅程都離不開阿西斯的身影,他的工作就是確保這個「安全屋」不會被任何負面信息所滲透。

  阿西斯本身也曾是一名球員,這個朗拿甸奴通常稱之為「patrao」(老闆)的人在甘美奧取得了職業生涯的突破,他在1989年隨隊舉起了巴西杯的冠軍。當時,阿西斯被認為將會成為一名國腳級的球員。但是,阿西斯並沒有等待國家隊的徵召,而是前往瑞士的錫永踢球,因為對方為他送上了豐厚的報價。這一決定打亂了他崛起的步伐,最終讓他成為了一名球壇「流浪漢」。

  即將迎來而立之年的時候,阿西斯在日本踢球,那時他已經開始在遠方照顧朗拿甸奴的職業生涯,他讓弟弟拒絕了燕豪芬的報價,希望弟弟不會犯下自己同樣的錯誤。

  整球員生涯,朗拿甸奴的場外事務都由哥哥阿西斯打理

  阿西斯不僅僅是這位「微笑男孩」的哥哥,由於父親在一次悲慘的事故中溺亡,阿西斯成為了一家之主,他可以說同時扮演著父親的角色。阿西斯-摩利拿一家搬入這個豪宅幾個月後就發生了他們父親不幸溺亡的悲劇。

  由於阿西斯和甘美奧續約並且拒絕了來自拖連奴的報價,球會為他購買了這座豪宅作為獎勵。他們父親去世後不久,為了忘卻這段回憶,阿西斯決定將豪宅里的游泳池處理掉。經歷了所有這些事件後,朗拿甸奴對阿西斯盲目信任並不會令人感到奇怪。

  然而,一個重要的問題是阿西斯也以貪婪聞名,這最終給朗拿甸奴帶來了諸多麻煩。儘管以朗拿甸奴-高喬(高喬是一個形容詞,用來形容那些出生在南里奧格蘭德州的人)的名字廣為人知,但他遠非自己家鄉的英雄。

  由於過去和自己兒時的球會甘美奧之間發生的爭論,朗拿甸奴在阿雷格里港並不受歡迎,他甚至無法在街道上行走。這其中有兩件事阿西斯都發揮了重要作用。首先,2001年朗拿甸奴和甘美奧合約到期的時候,阿西斯將他帶到了巴黎聖日耳門,甘美奧沒能獲得一分錢的補償;第二,10年後朗拿甸奴回到祖國時,阿西斯鼓動法林明高、彭美拉斯和甘美奧展開爭奪,但他們最終選擇了位於里約熱內盧的法林明高。

  奧利弗認為:「儘管發生了這麼多事,但朗拿甸奴依然認為阿西斯是一個為照顧家人而犧牲青春的人,因此他懷著巨大的感激之情。當他們共同經歷一段艱難時光時,阿西斯站出來解決了問題,他甚至早早退役照顧朗拿甸奴。」

  朗拿甸奴在巴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Bandeirantes》和《98 FM》的足球評論員格里希(Vinicius Grissi)表示:「很難說這種無條件的信任是否朗拿甸奴犯下的最大錯誤。畢竟,阿西斯對他的職業生涯早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換言之,即便朗拿甸奴有著非凡的天賦,但如果身邊沒有支持自己的人的話,那麼他可能無法達到日後自己所達到的高度。在球場之外,朗拿甸奴從來都不是一個能夠決定自己未來的人,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他的命運總是掌握在別人手中,尤其是他的哥哥。」

  在巴西球員中,這種依賴關係並不令人感到奇怪。《ESPN》的足球分析師里安納度-比圖齊(LeonardoBertozzi)認為:「我們已經見證了阿祖安奴Adriano和他的父親之間的關係,兩人感情深厚並相互依賴。尼馬和他的父親也是如此,不過他們之間的關係稍有不同,兩人的情感依賴度較低,更多的是在決策上的相互信任。就朗拿甸奴和阿西斯之間的關係而言,我覺得這是最好的比較。

  「當朗拿甸奴離開米蘭重返巴西時,阿西斯同時和三傢俱樂部進行商談,對每傢俱樂部說的都是不同的話。在這樣的情況下,朗拿甸奴本應更加堅定,讓自己的聲音更加響亮,但他顯然並沒有這樣去做。」

  現在,在巴拉圭被軟禁期間,住在帕爾馬羅加酒店104號房的朗拿甸奴肯定有足夠的時間思考自己所犯下的錯誤。最近幾年,朗拿甸奴多次捲入爭議事件。比如,他因破壞環境被罰款250萬歐元卻沒有繳納,巴西護照被沒收,為不知名的公司代言,為涉嫌傳銷的計劃站台等等。另外,有傳言稱他可能成為巴西極右翼政黨的參議院候選人。

  假護照事件極大影響了朗拿甸奴的聲譽

  朗拿甸奴經歷了從天堂跌入凡塵的生活,但他現在也只有40歲而已,他依然可以確保自己的聲名不會被退役後的活動所毀掉。

  比圖齊說道:「在這種情況下,我總是會想起馬勒當拿,他是一個問題多多的人,總是有各種麻煩事。我依然記得1991年馬勒當拿因為可卡因醜聞逃離意大利的情景。顯然,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的聲譽會受到影響,但是人們肯定會找到一種讓自己更能記住球員的方式。」

  奧利弗總結道:「朗拿甸奴是唯一一位真正有可能和比利相提並論的人。從他開啟職業生涯我就一直關注著他,我從沒有見過有人在控球方面如此有天賦。如果在球場外更加自律的話,他可以成為一名更為偉大的球員,一名贏得5個金球獎的球員。」

  相反,朗拿甸奴讓自己從世界上最好的10號球員成為了巴拉圭一所監獄的194號囚犯。現在,他面臨的最大挑戰來自球場之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