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網球電競大賽 虛擬世界拿度能否加冕?
2020年04月28日07:44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孫嘉暉

  讓拿度持遊戲手柄操縱“自己”,在網球電競大賽過關斬將衝擊馬德里公開賽冠軍,這是真的嗎?香港時間昨日,馬德里公開賽電競賽火熱開打。在參賽名單中,來自ATP和WTA的各16名頂尖高手聯袂出戰。首日比賽,拿度首戰以4比3擊敗沙波瓦洛夫;本西奇3比1擊敗納娃蘿;施瓦茨曼TieBreak險勝費拿。

  網球電競賽

  受球星熱捧

  毫無疑問,馬德里網球公開賽電競比賽是當今世界網壇最火的比賽。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職業網球巡迴賽在7月13日之前暫時停擺。一向以“求新突破”聞名的馬德里公開賽率先挑頭組織電競大賽,將虛擬現實技術運用到“實戰”當中,受到明星球員的熱捧。

  為了增加首屆電競賽的人氣,馬德里大師賽賽事總監、西班牙名將菲·魯比士特意錄製視頻,向廣大球迷發出邀請,希望大家到社交媒體上觀看抽籤儀式直播並密切關注這項比賽。

  實際上,既有拿度、梅利、科貝爾這樣的大滿貫冠軍,也有像西西帕斯、蒂姆這樣的新生代流量明星,馬德里公開賽電競賽一經推出,就爆紅網絡。“這是第一次虛擬比賽,門檻很高,球員們都準備好了,肯定會非常精彩。”魯比士說。

  共有男女各16名球員報名參賽,進行分組抽籤,拿度和莫菲斯、沙波瓦洛夫、梅利同處第一組,按現實世界的戰力和排名,這差不多也是馬德里大師賽的8強陣容了。另外,蒂姆、伊斯納、費拿和施瓦爾茨曼處於第二組;西西帕斯、福格尼尼、錦織圭和蒂亞福進入第三組;而小茲維列夫、戈芬、卡恰諾夫、普伊位於第四組。

  女子組方面,第一小組的四名球員是捷克名將卡·普利斯科娃、瑞士女生本西奇、法國小將費洛和西班牙老將納娃蘿;第二小組球員包括烏克蘭名將維托麗娜、英國人孔塔、白俄羅斯名將艾薩蘭卡和羅馬尼亞人施絲迪雅;第三小組則有兩位大滿貫球員坐鎮,一位是新科美網冠軍安德萊斯庫,另一位則是已退役的丹麥甜心禾絲妮雅琪,其餘兩人是美國女生凱斯和法國人梅拉德諾維奇;第四小組包括:荷蘭名將貝爾滕斯、德國人科貝爾、克羅地亞女生維基奇和加拿大美女布沙爾。

  虛擬競技偶然性更大

  馬德里公開賽電競賽採用一盤定勝負的賽制,當比分戰至3比3時,將TieBreak決定勝負,因此,每場比賽時間不長,不像現實中的比賽那樣熬人。據悉,網絡直播將類似於現實馬德里公開賽的電視節目,每場比賽都有解說,每場比賽後有對球員的採訪以及嘉賓點評。

  根據比賽規則,4個小組將分別進行小組循環賽,小組前2名晉級8強,然後進行淘汰賽,決出最終的冠軍。也就是說,拿度將在小組賽中分別對陣沙波瓦洛夫、梅利和莫菲斯,後兩者是電競高手,要想贏下2場從小組賽突圍並不容易。畢竟虛擬競技偶然性大增,拿度無法像在現實賽場上那般隨心所欲,還要看對手的表現。

  在網球界,拿度是出名的電競高手,他在青少年時期就很癡迷,不過,這是他首次參加高規格的電競大賽。“我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但我希望一如既往地得到球迷的支持,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球場上。”拿度說,早在半個月前,他就確認出戰馬德里電競公開賽,之後多位網球名將確認出戰。“我在法網的勝算會比打這個遊戲的勝算更高,但我會努力的。感謝馬德里公開賽此次的創新和提供的平台。”美國選手伊斯納說。

  未來虛擬競技有潛力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體育賽事停擺,如何推動競技體育在困境中崛起,成了體育界亟待公關的難題。

  電子競技的前身是電子遊戲,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電視遊戲和街機模擬器大行其道,成為青少年休閑體育的最愛。像賽車、搏擊、滑雪、高爾夫、桌球等體育類電子競技流行一時,甚至被廣泛應用於運動員模擬訓練,漸漸成為一種新型的運動項目。

  電競版的馬德里公開賽將通過一款名為《Tennis World Tour》的遊戲展開角逐,男女各16名選手分組捉對廝殺,最後決出冠軍。“自從馬德里公開賽取消以來,我們就一直在想如何能滿足球迷的需求。”魯比士表示,“電競賽具有年輕化和創新性,符合當下的趨勢。”

  當然,舉辦這項比賽的一個初衷是通過電子競技喚醒人們的運動激情,突破疫情帶來的壓抑氣氛,還能為受疫情影響的低排位球員籌集資金。“這對賽事、球員和球迷來說是多贏的,通過比賽所籌集的資金也有助於網球事業的長期發展。”ATP主席安德烈·高登茲說。

  WTA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西蒙則認為,這場電競比賽不僅具有娛樂作用,而且可以起到填補網球賽事真空期的作用,“馬德里網球賽電競賽是獨特且富有創造性的。”

  值得一提的是,一向做事認真謹慎的拿度專門為此次電競賽備戰,還和梅利探討比賽的技術細節。梅利爆料說,拿度每天都會進行3-4個小時的遊戲訓練。讓我們期待這兩位大滿貫冠軍在虛擬競技中的精彩表現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