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日本職員居家辦公“難”,安倍發話推動一項新政
2020年04月28日20:43

  原標題:疫情之下日本職員居家辦公“難”,安倍發話推動一項新政

  自日本全國發佈“緊急事態宣言”已經過去近兩週時間,原定5月6日結束的緊急狀態是否延長期限,成為日本政府內部爭論的焦點議題。

  據NHK報導,截至4月28日10時30分,日本新冠肺炎累計病例增至13614例,死亡394例。解除“緊急事態宣言”的重要參考標準之一是,日本全國是否達到了減少八成人際接觸的目標。東京大學災害社會學準教授關穀直野認為,減少人際接觸的關鍵在於多少人能夠實現居家辦公。

  日本政府早在4月初就建議企業實行遠程辦公,減少通勤量。日本會計軟件公司Freee 4月27日發佈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日本中小企業中36%的公司允許在疫情期間居家遠程辦公,但是77%的上班族反映,儘管允許居家辦公,出於工作需要仍然要不定期去公司上班。也就是說,真正實現長期居家辦公的職員只有很少一部分。

中小企業遠程辦公許可情況。/Freee
中小企業遠程辦公許可情況。/Freee

  根據調查結果,日本職員們不得不去公司的主要原因包括“處理客戶的紙質文件”、“郵寄單據”、“給文件蓋章”。

  美聯社報導指出,日本政府近期建議遠程辦公後,有不少日本人因缺乏辦公工具而湧向電子產品商店,這與日本企業展現的現代化形象形成鮮明反差。

  科技創新領域走在世界前列的日本,為何仍然拘泥於傳統的辦公模式?新冠疫情能否成為日本辦公模式改革的契機?

  安倍:藉機推廣“數字新政”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在4月27日舉行的經濟財政諮詢會議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以新冠肺炎疫情為契機,應該加速電子化辦公轉型,行政手續和民間企業的業務不該依賴於“面對面”、“紙質材料”、“蓋章”,應該以用戶為導向修改製度和操作。

日本首相主張推進遠程辦公。/NHK網站
日本首相主張推進遠程辦公。/NHK網站

  安倍在27日的會議上指示相關部門官員著手修改製度體系,向電子化轉型。另外,日本網絡公司CyberAgent當天宣佈,新設“數字政府推進辦公室”,專門幫助各級政府和自治機構進行電子化辦公轉型。

  安倍曾不止一次提出“數字化”改革。在4月22日的首相官邸會議上, 安倍表示:“借此機會,我們將一氣嗬成推廣‘數字新政’,有必要將危機化為機遇。”他希望在醫療診斷、行政手續、在線教育方面加速電子化。

  據時事通信社報導,日本政府正致力於改革本國的“印章文化”, 幫助企業進一步實現IT化。日本總務省提出,從2022年開始實施民間認定製度,企業間的普通電子版文件與紙質版具有同等效力。另外,還將推廣企業電子印章,使居家辦公更加便利。

  改革“印章文化”不易

  大阪藝術大學客座教授久米雅雄向《日本經濟新聞》介紹,在奈良時代,日本開始仿製隋唐官印,進入江戶時代後,印章在民間流行。而日本真正的印章登記製度始於1873年,明治政府在法律中確立了簽名蓋章的製度。

  隨著時代進步,面部識別、指紋認證都已開始普及,但是日本為何仍然保持“印章文化”?

  據日媒《東洋經濟》介紹,日本民法、戶籍法、房地產登記法等法律中,對蓋章都有相關要求。法律規定,立遺囑、上戶口、房地產買賣等必須簽名蓋章。企業之間的業務往來中,報價單、合同書、賬單等文件都必須以紙質文件提交,且須加蓋印章。公司內部的審批申請也需要寫“稟議書”,依次上報各層級領導蓋章。由此可見,印章在日本社會生活中的重要性。

  根據日本法務省網站發佈的信息,2001年4月開始施行電子署名法,部分文件可通過電子署名的方式得到認證,以此推進電子化發展。但是各個地方政府的行政改革進度不一。

  對於“去印章”改革,日本印章業協會等團體表示不滿,他們認為印章是日本的傳統文化之一,不應輕易廢棄。印章業協會會長德井孝生認為,電子化改革是必要的,但是改革印章製度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這會對不善使用網絡的人造成困擾,引發混亂。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現任科學技術擔當大臣竹本直一是“保護日本印章製度和文化議員聯盟”的會長。他去年上任時曾被記者問及“印章文化和數字化是否矛盾”,竹本直一回應稱,兩者並不對立,可以並存。

  據《朝日新聞》報導,在新冠疫情蔓延之際,許多日本人反映“印章文化”是遠程辦公的一大阻礙。竹本直一在2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如果為了蓋章而被迫通勤,造成公共交通工具擁擠,那麼應該儘可能減免程序。

竹本直一在24日記者會上發言。/朝日新聞網站
竹本直一在24日記者會上發言。/朝日新聞網站

  作為“保護日本印章製度和文化議員聯盟”的會長,竹本直一直言“如果要求我辭去印章聯盟會長的職務,我可以辭職。”

  居家辦公之難

  據《金融時報》報導,習慣於在辦公室加班的日本上班族們,對於居家辦公也有一些煩惱。因為日本很多住宅空間比較狹小,“雙白領”家庭很難在家各自擁有獨立空間進行辦公。

  日本家居用品零售商DCM Holdings表示,過去兩週,小型露營帳篷的銷量增長了兩倍。因為上班族想要營造一個私密辦公空間,確保在視頻會議時,孩子或家人不會進入畫面。日本辦公設備公司“山業”還為居家辦公推出可放置辦公桌和椅子的帳篷“Privacy Tent”,但是這樣的帳篷無法隔絕噪音。

帳篷“Privacy Tent”。/山本公司網頁
帳篷“Privacy Tent”。/山本公司網頁

  據富士新聞台報導,居家辦公對於日本上班族來說有喜有憂,有些人認為多了與家人共處的時間,但也有人受到家中孩子的影響而無法集中精力工作。近年來日本政府一直敦促企業改革“工作風格”,但突如其來的居家辦公令,還是讓企業和職員都措手不及。

  據《日本時報》報導,為日本企業提供免費遠程辦公網絡諮詢的專家尼古拉斯·貝內斯說,日本人對於遠程辦公的興趣不高。日本一些企業缺乏與時俱進的IT系統,導致其很難培養靈活的工作方式和管理方法。

  文/沁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