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多人109天里無一感染,最後一艘郵輪終靠岸
2020年04月27日08:55

原標題:2500多人109天里無一感染,最後一艘郵輪終靠岸

1月5日,歌詩達唯美號(Costa Deliziosa)郵輪載著約2000名乘客和船員從威尼斯港口出發,開啟了長達113天的環球航行,原定於4月26日返回威尼斯。此時,船上的人都沒有料到,自己會在不知不覺間被寫進了歷史。

啟程之時,這艘965英呎長的郵輪是成千上萬艘穿梭於世界海洋的郵輪之一。本月22日,唯美號在意大利北部熱那亞拋錨,結束航行。根據國際郵輪協會(Cruise Line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認定,這艘郵輪在結束航行時已是全球唯一一艘仍搭載大量乘客在海上航行的郵輪。

在過去的兩個月裡,新冠肺炎疫情幾乎摧毀了全球郵輪業,而這艘載有1631名乘客和900名船員的郵輪上,無一人感染新冠病毒,也因此被稱為“全球最安全的地方”。

“沒人能料到,自我們離開威尼斯後,這個世界已經完全變樣了。”唯美號船長尼科洛·阿爾巴感慨道。

戛然而止的幸福之旅

最初的幾週,一切如常。從巴塞羅那到巴巴多斯,乘客們在船上沐浴著陽光,享受著豐富的娛樂活動以及旅程帶來的新奇感。

達納·林德伯格正是其中之一,這位來自德克薩斯州的退休老人,從2018年就開始計劃這趟旅行。來自西班牙巴倫西亞的退休記者卡洛斯·帕亞和妻子約蘭達也在船上,帕亞三年前被診斷患有帕金森氏症,他決定抓住這個機會,踏上夢想已久的世界之旅。

郵輪先後在南美和太平洋地區靠岸,林德伯格在自己的臉書上傳了與復活節島雕像的合照,並不斷分享船上生活的片段。卡洛斯和約蘭達則表示很享受探索秘魯利馬的歷史中心的過程。

然後,進入2月後,新冠病毒的陰雲開始籠罩這艘郵輪。不斷更新的信息以及鑽石公主號郵輪爆發的疫情,郵輪上的擔憂加劇,唯美號不得不更改行程,避開疫情爆發地區。許多乘客都對此決定感到很失望,但林德伯格並不介意,因為新的航線將在馬爾代夫、塞舌爾和毛里求斯停靠。

“對我來說,這都是沒去過的地方,我絕對不想被隔離在船艙里……”她在2月22日的帖子中寫道。

而帕亞則對錯過原定在日本、韓國等地停留的行程感到難過。但他相信,新的路線能保證唯美號的安全。“新冠病毒在後面追趕我們。可以說,我們是在兜著圈子躲避它,”他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

與此同時,這艘郵輪之外的世界,情況似乎一天比一天糟糕。不斷有報導稱,新冠病毒襲擊了世界各地的其他郵輪。3月13日,國際郵輪協會(CLIA)暫停了美國港口的運營,引發一系列召回行動,幾乎所有大型郵輪都開始匆忙尋找安全港,把乘客送回家。此時,唯美號正停靠在澳州最南端的歷史名城奧爾巴尼。對於船上的大多數人來說,這將是此後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他們最後一次踏上陸地。

“我們當時非常開心,”帕亞回憶起在當地一家酒吧慶祝聖帕特里克節的那個愉快夜晚。他說:“那時,我們還不知道,幸福就這樣結束了。”

航行繼續,只是不再停靠港口

當乘客們正享受時,船長尼科洛·阿爾巴已經開啟了危機模式,他試圖製定一個計劃來引導他的郵輪、乘客和船員脫離危險。

阿爾巴是一名經驗豐富的海員,1985年開始便一直在郵輪上工作,自2011年以來一直擔任船長,但這是他第一次掌舵環球郵輪。他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我原本期待的是一次特別的體驗,但這趟旅程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

自疫情爆發以來,阿爾巴就一直密切關注著新冠病毒的傳播情況。他表示:“這個情況太特別了,因為幾乎整個世界都關上了門,各個港口和邊境都不允許外來人口進入。”

3月16日,當唯美號抵達澳州弗里曼特爾時,阿爾巴與歌詩達郵輪公司達成一致,決定不允許任何乘客下船,唯美號將直接返航歐洲。歌詩達的官方說法是,唯美號將繼續它的環球航行,只是不再停靠港口。

郵輪上也一直流傳著各式各樣的謠言,一些憂心忡忡的乘客決定自己行動,預訂了從弗里曼特爾返回家鄉的航班,這些人在獲準下船後被直接送往了機場。

船上的工作人員中,奧地利舞蹈家康尼·賽德勒和其他演員正忙著為即將到來的演出排練。她說,當時自己太專注於工作,沒有擔心過病毒。她說:“到弗里曼特爾之前,船上的人都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就在幾天前,我們還在奧爾巴尼,在陸地上,然後當我們到達弗里曼特爾時,就出乎意料地不被允許下船。”

當時,唯美號的決定似乎有些反常。在國際郵輪協會公告後,大多數郵輪直接取消了接下來的行程,前往最近的開放港口停靠。“為了確保我們的客人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我們決定只進行技術性停留,而不讓客人上岸。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因為現在證明,對他們來說,這艘船是最安全的地方。”阿爾巴解釋道。

焦慮:在海上漂浮一個多月無法著陸

對許多乘客來說,離開澳州後的最初兩週是最為艱難的。如果船上有人在最後一次停靠港口時感染了病毒,14天的潛伏期內,他們可能很快就會開始出現症狀。

賽德勒感到緊張不已,她才31歲,身體狀況良好,但船上有很多人都屬於高危人群。“船上的平均年齡是75歲,所以我們非常擔心。我們知道一旦有人感染了,這絕對會是一場災難。”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歐洲爆發的消息在船上流傳,加劇了氣氛的緊張。郵輪上許多乘客都來自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國,這些國家是當時疫情最嚴重的地方,海上不穩定的網絡也加劇了人們的焦慮。

林德伯格告訴CNN新聞:“起初,我每天都在關注數字。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國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數都令人難以置信。”

緊隨其後的是幽閉症病(cabin fever)問題。

當意識到他們將在海上連續漂浮一個多月無法著陸時,賽德勒出現了幽閉恐懼。她說,到第10天左右,自己的情緒發生了變化。“唯一讓我感到釋然的,同樣也是可悲的是,我們看到了外面發生的事情,然後意識到自己是多麼幸運,”她說。“人們被封鎖在家,而我們被封鎖在一艘大船里。但我仍然可以上樓去吃披薩,或者在舞台上表演,或者去船員酒吧和朋友喝一杯。”

此外,賽德勒補充道,自己仍然在工作。由於沒有幾天可以在港口休息的日子,她的團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忙碌。美容室接待員弗朗西斯卡·羅馬諾對此表示讚同。“船上的生活很艱難……我們每天要工作12到14個小時。”

而對那些在家等待消息的親人來說,情況也很焦灼。丹麥記者克里斯蒂娜·安德瑞森說,她整整六週時間都在擔心著在唯美號上的父母。今年3月,丹麥採取了封鎖措施,政府呼籲所有丹麥人立刻回家,但唯美號當時仍遠在澳州。

當得知郵輪航行結束日期仍然是4月26日時,安德瑞森感到沮喪,她的父母似乎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回家。那時,安德瑞森意識到,父母夢想的假期已經完全變味了。“前三分之二的旅程,父母都非常興奮。但我知道,他們的情緒已經改變了,”她告訴CNN。“很多人都很緊張,急於回家。”

一個泡沫般的船上世界

儘管感到焦慮,但船上的許多人意識到,自己似乎生活在一個巨大的泡沫中。雖然世界各國都出台了隔離、旅行禁令和社交疏離措施,但唯美號的乘客仍在享受著日光浴、歌劇演出和美食。

△當世界各國人都被隔離在家時,唯美號乘客仍在享受著日光浴、歌劇演出和美食 。圖據CNN新聞

當然,船上實施了一些措施。賽德勒說,她的劇團增加了演出場次,這樣乘客們的座位間隔能更遠一些,郵輪公司也停止了櫃檯服務。

但與其他郵輪不同的是,唯美號上的乘客可以像往常一樣自由活動。僅有一次,由於一名乘客因健康原因在西西里下船後,其他乘客被隔離在房間里36個小時,但在這名乘客的新冠檢測呈陰性後,隔離被解除。4月6日,一名乘客在船上死亡,但據意大利港口管理部門稱,該乘客死因與新冠病毒無關。

在一個多月的海上漂流生活里,大多數人依然盡情享受著船上的生活。在臉書上,林德伯格曬出了自己在甲板上看書、曬日光浴或參加晚宴的照片。

賽德勒收到了朋友們的信息,他們待在家裡,看她全是美景的Instagram動態。賽德勒說道。“當然,這一切看起來都很神奇,我玩得很開心。但我在海上被睏了40天,每天都在工作。”

航行結束,“期待和家人團聚”

4月20日星期一,唯美號停靠在了巴塞羅那港口,183名來自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乘客,以及112名法國乘客離開了這艘船。帕亞正是其中之一,對他而言,回到家鄉西班牙瓦倫西亞的那一刻感到了衝擊,那裡與他1月份離開時已截然不同。“沒有噪音,沒有汙染,一切都很奇怪,”他說。

當唯美號準備離開巴塞羅那時,另外兩艘載著大量乘客的郵輪抵達了終點。同樣在1月開啟環球之旅的地中海華麗號抵達了馬賽。與此同時,太平洋公主號郵輪也抵達洛杉磯結束了環球之旅。此時,唯美號成為全球唯一一艘仍在海上運行的大型郵輪。

“世界上最後一艘仍在運行的郵輪,這是我離開前從未預料到的。”阿爾巴船長說。

4月22日下午1:30,這艘船終於抵達了熱那亞,所有乘客當天開始下船,郵輪公司為乘客安排了回家的行程。林德伯格和其他7名美國乘客於24日早上離開了唯美號,將在週日飛回美國。她說:“我期待著回家和家人團聚,體驗他們經曆的一切,我一點也不害怕回家。”

康尼·賽德勒是第一批下船的船員之一,22日她坐上了一輛從意大利開往奧地利的巴士。下船後,她在個人主頁上傳了一段視頻,視頻里她高興地來了個側手翻,慶祝自己最終回到了陸地。

而提前幾天到家的卡洛斯·帕亞表示,希望在2022年能再次登上唯美號,遊覽這次沒能進入的港口城市。

林德伯格則表示,她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在未來再次踏上如此漫長的航程,但她已經計劃好了下一次航行,就在2021年3月。她說道:“任何一趟旅程都會有風險,所以我不會讓這次的經曆阻止我。”

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徐緩

原標題:《2500多人109天里無一感染!最後一艘郵輪終靠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