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追星,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2020年04月27日11:52

原標題:直男追星,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編輯|李春暉

說起直男女神,一連串名字無需百度就能直接蹦出來:

早年性感派如柳岩、邱淑貞;虎撲女神派如賈靜雯、李一桐(演過金庸劇女主是她們的共同特徵);宅男老婆派如新垣結衣;再到被普遍認為是直男審美的楊超越。

也正是從楊超越開始,直男追星不再是48系和虎撲式的圈地自萌,而成為標準意義上“粉絲”中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

轉眼兩年過去,從2018年的《創造101》到2020年的《青春有你2》,硬糖君驚訝的發現:與“楊超越時代”相比,男粉絲在pick人選和追星方式等方面都發生了較大變化。

楊超越的高位出道,讓直男粉絲群體被貼上了“專注白幼美”、“只愛大長腿”的標籤。但從《青你2》在虎撲步行街、NGA等直男社區的討論情況看,劉雨昕始終是直男公認的出道人選之一。

美少女楊超越和中性風的劉雨昕,有什麼共同點?是直男審美變了,還是另有玄機?

對於不追星的人來說,直女追男偶像,那自然是在追假想的男友。但其實,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在追理想中的自己。

同樣的,當人們以為直男追女偶像,是在追假想的女友。但其實,女偶像也可能是直男的自我投射。

楊超越、劉雨昕……和羅永浩的共同點?

楊超越和劉雨昕,一個是公認的“美麗廢物”,另一個則被戲稱為“全能老鐵”。如此南轅北轍的兩個人,能成為直男pick的共同點在哪?

透過現象看本質,楊超越和劉雨昕,都有著鬱鬱不得誌的過去,為了夢想四海為家,甚至不得不向生活低頭。這在直男粉絲看來,與自身經曆高度重合。在這個意義上,楊超越、劉雨昕和羅永浩,對於直男粉絲有相通的自我投射和共鳴共情。

在電商公司擔任設計總監的明明(化名),就是這樣一個直男粉。兩年前,因為被女同事“徵收”手機為選手投票,第一次接觸女團選秀的他,很快就投身於這場“pick me”遊戲。

“那時候每天早晨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和同事換票。”明明pick的選手是楊超越和Sunnee,到節目後期,Sunnee更是超越了超越妹妹在他心中的地位,成為他的one pick。

“看到我們家Sunnee,我就想起來自己剛來北京闖蕩的日子。”起初明明注意到Sunnee是因為她的外形在一眾美少女里挺突兀。但隨著對Sunnee的瞭解變多,他覺得這個短髮女孩身上有著許多自己的影子。

“一個外國人,跑到台灣去發展。18歲出道,以為馬上要走紅了,結果組合糊了。又扭過頭去當練習生,來參加被人當成商品一樣直接挑選的節目,只是為了讓家人看看自己的堅持沒錯。”明明說,自己當年也是這樣,從老家跑到北京做北漂,上過當受過騙,也有過吃饅頭鹹菜慳錢的日子。撐著他在北京繼續死磕的,是那口“混出個樣給你們看看”的氣。

在女粉絲聚集的豆瓣上,經常可以看到她們對Sunnee最終出道的不解甚至不喜。但對於明明,Sunnee能夠順利出道,就是“偶像即我”的價值實現。和女孩子們在“哥哥”“弟弟”們身上看到的努力、得到的激勵,並沒什麼不同。

兩年後,《青你2》播出,明明這次pick的選手是劉雨昕。而與兩年前孤單pick Sunnee的經曆相比,這一次他並不孤獨。

“很多男粉絲其實不好意思說自己喜歡劉雨昕、陸柯燃這樣中性風的選手,怕被人說娘。”明明認識不少劉雨昕男飯,他們對外還是會宣稱自己喜歡節目中的“白幼美”選手,其實背地裡偷偷給劉雨昕拉票投票。

“直男粉絲沒有你們想得那麼淺薄。”明明為直男正名,劉雨昕的男粉多是因為劉老師的出眾實力以及多年懷才不遇而選擇入股。“就感覺她和我們的經曆很像,能力不差,師出名門,但是就差了點運氣。看她說自己為了生計去養雞場直播,我們都很有感觸,誰沒有過向生活低頭的經曆?”

在明明看來,不管是楊超越、Sunnee還是劉雨昕,她們身上都有一個共同點——被生活毒打過的樣子。比起一帆風順的選手,星途坎坷的選手更能引起直男的憐惜。在她們身上,直男看到了曾經、或現在仍然鬱鬱不得誌的自己。

與之相反,《青你2》著名“富家女”“小作精”虞書欣雖然一直穩居榜首,但大多是女孩子在PICK,直男粉絲對其興趣寥寥。

女粉絲迷戀虞書欣身上“沒被生活毒打過的樣子”,男粉絲則對楊超越、劉雨昕“被生活毒打過的樣子”感同身受,是不是很值得深思的性別心理?

“炫技”式安利

在追星群體中,女粉嫌棄男粉懶,男粉覺得女粉煩。在打投熱情、為愛發電等方面,直男粉絲的行動力遠低於女飯。比起做機械運動的打投女工,直男更熱衷寫“小論文”。

“打投、做數據這事我覺得沒必要。”無論是明明還是其他男粉,提到做數據都表現得有些不屑一顧。雖然經曆了飯圈洗禮,男粉對於數據與資源之間的聯繫也有了一定的認識,但仍覺得這樣機械重複的工作,不能展現自己的才華。

“我們更喜歡技術流。”明明表示,他認識的男粉並不只是白嫖的屏幕飯或者一言不合就砸錢的氪金大佬,大家更偏向於“炫技”式安利。

SNH48最盛產技術流“小論文”

每個小群體都有自己的優越感,男粉也不例外。在明明看來,女粉寫小論文,一般全篇彩虹屁,有什麼作品拿過什麼獎,早年為了夢想有多不容易等等,偏重於感性。男粉小論文則數據、理論、實例相結合,有些技術大佬,甚至會搭建模型或編個程式來安利自家偶像。

“男粉的心理和女粉不太一樣,她們寫小論文,可能聽到一句‘我入股了’就滿足了。但我們希望在‘我入股了’這句話後面,還跟一句‘作者大大牛逼’。”明明在安利偶像時,經常會與時下娛樂圈的現象結合。有時聽到別人對他文章的吹捧,甚至比成功安利偶像要更開心。

比起女粉絲的“無私忘我”,徹底將自身與偶像價值綁定,“哥哥好、我就好”。男粉絲這種“自我展示式追星”,顯然更傾向於在追星過程中找到自身的獨立存在感。

與此同時,比起女粉,男粉也更享受“無間道”的快感。明明的應援群裡,有人負責產出小論文進行正向安利;也有人負責偽裝路人,每次在討論其他選手時不經意地帶上劉雨昕;還有人“忠裝反”潛入豆瓣、微博專門發帖罵人,進行逆向安利。

有些男粉還會以雙推的身份,加入其它偶像甚至是對家的後援組織,暗中挖牆腳。“很多男粉很享受這種臥底的感覺,覺得是一個人和一群人智商的較量。”

至於外界常說男粉愛內鬥的情況,明明表示這確實是男粉難以形成如女粉一樣龐大且穩固組織的原因。“默默氪金花錢的人始終是少數,男人嘛,誰不希望自己雁過留聲人過留名?而且誰又能比誰強多少?都覺得自己最有才華。”

女粉之間的內鬥,經常是圍繞對偶像觀點的不同,比如唯粉或cp粉。男粉之間的“內鬥”,往往與偶像本人無關,更多是一群男人在爭奪話語權與陣營地位。

正因如此,明明表示他認識的男粉多是單打獨鬥,只在需要凝聚力量時才會團結。“出道夜那天,估計我們群也就該解散了。”

至於SNH48的粉絲中為何一直有著較為穩固的男粉群體,“河創婧”多擔的明明認為,這與一年一度的總選舉有關。“對我們來說,出道成團一次就結束了,但是河粉每年都是出道夜,而且河裡資源越來越少,小偶像競爭力大,所以男粉更容易團結起來。”

加之48系獨有的劇場文化,男粉們在線下見面的機會更多。粉絲團建時,幾杯酒下肚更容易建立穩固關係。

直女看耽美,直男愛百合

CP、腐女,已成當代亞文化中最蔚為大觀的一個分支。事實上,直男粉絲追CP的也不少,還有人披著女粉的皮,進行CP文創作。

“基本上大家還是吃女女百合CP,吃男男CP的幾乎沒有。”據明明說,無論是在48系粉絲,還是女團選秀粉絲中,直男對百合CP的歡迎程度比外界想像得要高得多。

百合CP,從視覺上賞心悅目,同時滿足直男們的虛榮心理。震驚硬糖君的是,最受直男們歡迎的百合CP,是已經BE(bad ending)到近乎沒有挽回餘地的那種:

比如48系老死不相往來的“卡黃”(李藝彤、黃婷婷),少女時代天各一方的“泰西”(金泰妍、鄭秀妍),選秀時期柔情蜜意、成團後逐漸轉冷的“傅宣”(傅菁、吳宣儀)。

追CP,就是要從蛛絲馬跡中找糖,那種瘋狂發糖的反而有工業糖精的嫌疑。直男CP粉也不例外,甚至表現更甚。這種化身福爾摩斯的“摳糖”行動,其實相當能滿足直男的自戀心理,“別人找不到的糖,你找到了。別人看不懂的關係,你分析出來了,那你就是大神。”。

追已經BE的CP也是這個道理。可能並非真喜歡cp中的哪一位,大家不過都是大神炫技的工具人罷了。

同甘共苦型的百合CP頗受直男歡迎。《青你2》中“妮劉而上”(曾可妮、劉令姿)、“遇見妮”(喻言、曾可妮)等幾對CP,在直男群體中具有一定討論度。選手們為了出道夢想拚搏的姐妹情,很容易成為直男兄弟情的投射。

至於如今《青你2》最火的百合CP大虞海棠(虞書欣、趙小棠),卻很難吸引直男入股。

“沒有感情基礎,也沒有一起共事的經曆,更沒有BE後的故事性,這種一看就很商業的CP我們不會吃。”直男粉絲們表示,雖然可能會有不少女粉因兩人互動很甜入坑。但對於他們而言,這對CP正因為“太甜”,所以勸退。

CP文作者大部分是女性,小洛(化名)就是那個披著“女人皮”創作CP文的男人。“我屬於all cp,主要是為了幫偶像拉人氣。廣撒網看反饋,哪個組合反響最好以後就主要寫哪對。”

“當然了,寫文也讓我很有滿足感。尤其是我披皮寫了那麼久,居然沒有人發現我是男的,還經常有人給我留言,說小姐姐寫得好。”小洛坦言,這讓他有一種在智商上碾壓與玩弄他人的快感。

與女粉追CP經常產生“是真的!”的想法不同,直男雖然會追、會創作、會分析百合CP,但對於女女CP的定位仍停留在“友情”。一旦CP雙方表現過火,也容易導致直男粉絲棄坑逃跑。

直男愛偶像,更像愛自己。追星對於直男而言,是一種自我投射、自我憐惜與創造滿足。為偶像投出的每一票、花出的每一分錢,更像是對自己的一種精神補償。

原標題:《直男追星,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