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英格蘭的乒乓戰士 皮切福德為何能勝日本隊員
2020年04月27日15:27

  一米八二的高個子,精瘦軀幹上淩厲敏銳的雙手是他有力的武器,快得讓人難以置信的反手連擊則是他的得意技——利亞姆·皮切福德(LIAM ·PITCHFORD),1993年7月12日生於英國的切斯特菲爾德。他18歲時赴德國訓練,19歲代表英格蘭參加2012年倫敦奧運會。在2016年吉隆坡團體世乒賽中,作為英格蘭王牌,皮切福德為英格蘭贏得了自1983年後33年來首枚世乒賽獎牌。

  在乒乓球運動發展並不成熟的英格蘭,皮切福德是如何成長為世界乒壇頂尖球員的呢?讓我們通過日本媒體這篇採訪來尋找答案吧。

  “去德國打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不到德國去,就無法踏出新的一步。”

  你來自乒乓球的發祥地英格蘭,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選擇了乒乓球?

  皮切福德(下稱皮切):我是從9歲開始打乒乓球的,之前還打過網球、踢過足球。但眾所周知,英格蘭常常下雨(笑),所以我就開始在午休的時候和好朋友一起打乒乓球。乒乓球很有意思,所以我就放下了網球,選擇了乒乓球。

  從9歲開始打乒乓球——跟日本的球員比起來,這不算是早了。

  皮切:這個年齡在英格蘭或者說在歐洲,反而是普遍的,英格蘭的家長不會像日本的父母一樣推孩子一把、讓孩子參加體育訓練,小朋友大多是在學校或者球會開始練習的。不僅如此,打乒乓球的人也比較少。我的母親也曾打過乒乓球,但在我開始打球前就放下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媽媽還打過乒乓球。我倒也希望英格蘭人也能早些讓孩子們開始打球。

  切斯特菲爾德有厲害的乒乓球球會嗎?

  皮切:切斯特菲爾德在英格蘭的中部,可以說是個乒乓重鎮,離謝菲爾德很近,離倫敦則有大約3小時的車程,人口大概在10萬左右吧。我最初加入的是阿蘭·曲克(前英格蘭代表、現任男子代表隊教練)所在的球會。小時候正是阿蘭為我指導訓練的,球會中也有在國內來說水平相當不錯的選手。其實我一直到13、14歲,乒乓球練得都還不多。後來我被選入了英格蘭國家隊,轉到了謝菲爾德的訓練中心,那兒有一位中國教練,在我14到17歲間一直是他指導我練習,再後來就到德國打球了。

  你是在17歲的時候轉到德國的奧可森豪森訓練吧?“去德國”這個決定,對於當時的你來說是個艱難的判斷嗎?

  皮切:在14到16歲期間,我還是像其他孩子一樣去上學、去參加考試。但當時周圍都是全職打球的選手,這讓我覺得我是在浪費自己作為運動員的時間。在英格蘭,長到16歲,就可以獨立選擇自己喜歡的人生道路。即使不繼續升學,以後也還可以不斷學習,所以我和父母聊了聊,告訴他們我想繼續走乒乓球的路。

  雖然去德國打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覺得,如果不到德國去,就無法踏出新的一步;如果不去德國冒冒險,自己也就不會變得更強。何況當時,我還有著強烈的想要參加2012年倫敦奧運的想法。

  “日本的乒乓球確實與我十分契合,速度極快、乾淨俐落,這就是日本乒乓球的風格。”

  2012年——也就是你19歲的時候——就參加了倫敦的奧運會。

  皮切:那是我第一次參加奧運,當時十分興奮。所有的運動員都在自己身邊,並且還能在本國的主場、在觀眾的支持聲中比賽,真的是難以忘懷的記憶。雖然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的確,奧運會的氣氛是獨一無二的。

  2016年的吉隆坡世乒賽,英格蘭時隔33年再次贏得了獎牌,當時你的表現十分活躍。

  皮切:那確實是一次特別的比賽。2014年東京世乒賽英格蘭只停留在了第二級,而兩年後的這次比賽,我們抽籤的運氣也不錯,同組別里只有歐洲的球隊,且德國也不是最強級別的隊伍,所以我們贏得了獎牌,這倒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事。雖然遺憾地在準決賽輸給了日本,但能拿到獎牌確實是像夢一樣的經曆。

  哪怕是對英格蘭這一乒乓球發源地的球員來說,拿到獎牌確實也是意義重大?

  皮切:雖然說是乒乓球的發源地,但在英國,乒乓球並不算是熱門的運動,也鮮少被報導。正因如此,在世界性的比賽中取得獎牌很有價值,這也是一場令人難忘的比賽。

  在2018年的哈爾姆斯塔德世乒賽上,你從日本球員手中贏下兩場(張本智和、水穀隼),給日本球迷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皮切:我們參加比賽時完全沒有壓力。與日本對戰前,還戰勝了中國台北隊,如果能贏下日本,就能以小組第一出線。而且在世乒賽之前的世界盃團體賽中,我也贏了張本選手,知道他的戰術。雖然對水穀選手的一仗很艱難,但也成功拿下了。英格蘭戰勝日本隊可是一件大事。

  2018年皮切福德代表英格蘭隊在主場獲得世界盃團體季軍

  2019年11月的世界盃團體賽中,你也充分發揮了“日本殺手”的水平呢。

  皮切:說實話,我確實沒想到能在那次大會戰勝日本。要贏張本智和很難,拿下他之後丹羽孝希也變緊張了。在國際賽事上,我還沒怎麼贏過丹羽呢。

  2019年11月的世界盃團體賽中,皮切福德戰勝張本智和和丹羽孝希。

  你為什麼總能力剋日本隊員呢?

  皮切:哈哈,我也不知道。有很多人都這樣問我,但只能說日本的乒乓球和我很契合吧。速度極快、乾淨俐落,這就是日本乒乓球的風格。

  像你這樣身材高大的歐洲選手通常都會在離球檯較遠的地方打球,而你卻常會較早開始發起攻勢,這在歐洲選手之中十分顯眼,是誰教你的嗎?

  皮切:我的反手打法是自然而然掌握的,並沒有誰教過我,這種打法支撐著我的乒乓球作戰。不過在打青少年賽的時候,中國教練指導過我前陣速攻的打法。後來我就自己摸索形成自己的打法,在球檯附近、離球檯稍遠的地方都能打,打球時加入旋轉的變化等等。

  2018年在保加利亞公開賽中戰勝馬龍,也正是這樣吧。

  皮切:那當然給了我很大的自信心。雖說不管對手是誰,輸波總是討厭的,但能戰勝馬龍,自己也沒想到。不過馬龍也是剛從傷病中恢復過來,也許還沒完全複原。但是在比賽過程中我也漸漸覺得能贏,最後馬龍也有些緊張了。歐洲選手中能戰勝馬龍的人並不多,所以很有成就感。

  “在不同地方和不同對手訓練,對我來說是件好事。”

  在歐洲打球時,你是以哪裡為根據地呢?

  皮切:在丹麥的哥本哈根,和格魯茲、梅茲還有俄羅斯的施巴耶夫一起練習。當然,每次練習時據點可能會有所變化。打T聯賽的時候則會一邊比賽一邊練習,在日本度過三週至一個月的時間。

  德國、法國等國家都有訓練根據地,日本、中國也有訓練中心,你離開英格蘭,就不得不自己尋找訓練地了。

  皮切:是的,但這也不是壞事。環境的變化能讓我換換心情,以新的態度對待訓練。哪怕是在哥本哈根練習,我也會抽出一週去德國或日本,和不同的選手一起練習,適應不同的打法,這是很好的事。

  在德國、法國或日本時,會有“要是能一直在這樣的環境里練習就好了”這種有些嫉妒的心情嗎?

  皮切:倒不會呢。只要能好好訓練,到哪裡我都很高興,去哪個國家都沒問題。哪怕在別的運動員看來,有些地方並不令人愉悅,但對我來說,只要是個能夠好好訓練的地方,那就都是不錯的環境。如果英格蘭有更專業的聯賽、更好的練習環境倒好,可惜現實並不如此。

  對於走在成長之路上的皮切福德來說,“只要是個能夠好好訓練的地方,那就都是不錯的環境”。

  也就是說,重要的並不是環境,而是自己“想要變強”的這種動力吧?

  皮切:不管是怎樣的運動員,當然都會想尋求良好的訓練環境。如果覺得德國的杜塞爾多夫是個好地方,那麼哪怕只能練一週,我們也會跑去那裡練習的。我一直在不斷尋找最好的練習場所。

  你認為自己有哪些強項和天賦?

  皮切:給我自己的強項下定義並不容易呢。有才能的運動員很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也許和別的運動員比起來,我的反手技巧可以說是一種天賦;但我也知道,如果不主動地去打磨,也就無法充分發揮這種天賦。反手打法也並不是誰教給我的,是自然而然掌握的。反而是正手打球,學的時候覺得很難,學完了也總覺得很難提高。這麼說來,可能我的反手打法算得上是天賦的才能吧。

  現在你26歲,有沒有為自己定下必須要做到的目標?

  皮切:第一個目標當然是在奧運會上取得獎牌,其次也希望能在英聯邦運動會的男單比賽中奪冠。

  後記:英格蘭雖然是乒乓球運動的發源地,卻已經不是能培育職業選手的環境。作為乒乓球運動員,皮切福德十年來背井離鄉,不斷尋求最適合自己的練習環境,“適應力”也許就是他在這一過程中掌握的其中一項能力,在這樣的環境中鍛鍊出來的堅韌意誌也許就是他的強項。

  雖然被封上“歐洲刺客”這樣的綽號,但利亞姆·皮切福德不過是一位純粹地愛著乒乓球、日日持續努力的職業乒乓男兒。(乒乓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