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線備戰百日記:特別的18歲與特殊開學,他們都經曆了
2020年04月27日11:14

  原標題:高考在線備戰百日記:特別的18歲與特殊開學,他們都經曆了

上海市文來中學高三學生曹子恒體育鍛鍊。均為受訪者供圖
上海市文來中學高三學生曹子恒體育鍛鍊。均為受訪者供圖

  這一屆上海高考生的18歲,註定是特別的、見證曆史的。

  沒有黑板上的倒計時,沒有老師不厭其煩地耳提面命,沒有上下課鈴聲,沒有同學間的喧鬧,因為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上海推遲開學時間,線上備考成了上海數萬名高考生的此前唯一選擇。

  從1月18日寒假開始到4月27日返校開學,整整相隔100天。

  在這100天的居家日子裡,有人靠儀式感與時間表自律學習,有人借“掉線”逃避上課;有人每天做80個俯臥撐,有人胖了20斤。他們在懷念課堂氛圍的同時,也漸漸摸清了在線學習的方向。

  儀式感與時間表

曹子恒上網課。
曹子恒上網課。

  7點起床,8點至下午4點在線上課,下課後寫作業、複習。晚上9點到10點半是雷打不動的體育鍛鍊時間——俯臥撐80個、啞鈴左右手各100個、30個深蹲。23點準時就寢。

  這是文來中學高三學生曹子恒的每日安排,一切在家進行。

  1月27日,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上海通知大中小學幼學校做好推遲開學準備。3月2日,上海市教委啟動中小學在線教育,1000多名特級教師、正高級教師和骨幹教師全市統一授課。

  史無前例地,上海數萬名考生齊刷刷開啟在線備考。

上海市複興高級中學高三學生潘貝迪網課間歇做操放鬆。
上海市複興高級中學高三學生潘貝迪網課間歇做操放鬆。

  每週一至週五上午8點20分,複興高級中學的潘貝迪都會穿上整潔的白襯衫或校服,佩戴好團徽,跟著上海市在線教育“空間課堂”參加升旗儀式,然後開啟一天的學習。

  沒有黑板倒計時,沒有齊刷刷的唸書聲,這批千禧年後不久出生的學生,開始給自己製造儀式感。“在家中隔空舉行升旗儀式,就好像在學校一樣。” 潘貝迪說。

上海市盧灣高級中學高三六班韓家豪上網課。
上海市盧灣高級中學高三六班韓家豪上網課。

  盧灣高級中學對學生在家上課時的著裝沒有明確要求,但嚴格規定“不能穿睡衣”,該校高三(六)班的韓家豪覺得,雖然是在家上課,但是主動營造上課時的儀式感,有一種回歸校園的氛圍。

  儀式過後,真槍實戰開始。這是高三的最後一個學期,對部分人來說,時間是力挽狂瀾的砝碼。

  剛得知開學延遲時,韓家豪有些小竊喜,“寒假時間可以長一點了。”這名想做教師、喜歡電競的男生對自己分數有點底氣,目標也明確——考華東師大或上師大的數學專業。

  但很快,他就把生活過成了嚴格的時間表,每天最晚6點半起床,背半小時書再吃早飯,然後把前一天的數學看一遍。

韓家豪上網課。
韓家豪上網課。

  到了8點,韓家豪會準時上網,和上海數萬名考生一起聽高三教師講課。課程中既有市級的“空中課堂”,也有學校自己開發的課程。在市級課程中,除了高考科目,還有藝術、體育與健身,課程間有廣播操、眼保健操和午休。

  午休放在12點至下午1點,之後至下午3點繼續上網課,晚飯後,他會看會兒書再做作業,最後是體育鍛鍊,然後晚上11點入睡。

  韓家豪覺得,線上教學時老師仍是講各類模擬題或歸納知識點,優點是他隨時能拖動進度條,回看知識點,缺點是少了些課堂討論的氛圍。

  “在線學習最大的考驗是自由”

  同為高三生,薑南(化名)也有這樣一份時間表,白、藍、綠、黃四色間隔,上課時間、自主學習、自主閱讀、實時輔導涇渭分明。

  但實際又是另一番情形。

  每天八點前,家長會把他從床上叫起。上一會兒課後,他會趴桌子上睡一會兒,感到太睏了,就去床上補一覺。

  精神好時,薑南會邊上網課邊與同學開小窗聊天。晚上定的入睡時間是11點半,但有時看看小視頻或網文,也會拖到零點後入睡。家長本想裝攝像頭,遭他強烈反對後未果。

  在線備考百日,薑南明顯的收穫是“長胖了二十斤”。薑南媽媽有些開心不起來:“今天上班時又接到老師電話,說是薑南又沒有及時上線。”

  對於兒子時不時掉線或卡頓的說辭,媽媽有些無奈:在學校上課還有老師幫忙監督著,兒子會老實些。在線教育後,生活更不規律了。

  班主任林老師說,每次讓薑南交作業,就好比求他賞賜金元寶,而他的解釋也讓人哭笑不得——“老師,今天宕機了”“老師,作業我交了,但好像被系統吞了。”

  “作為一種約束力較小的學習方式,在線教育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複興高級中學發展中心主任、高三優秀教師徐凱里這段時間為了錄空中課堂的微課,有時要忙到淩晨兩點,感觸頗深。

  他認為,在線學習最大的優勢是自由,最大的考驗也正是自由。因此,考生一定要把這次在線學習作為應對未來的“練兵場”,從自由中培育出學習的責任感與自律。

  “共生效應”朋輩互助

上海戲劇學院附屬高級中學高三班主任金鴿網課與學生互動。
上海戲劇學院附屬高級中學高三班主任金鴿網課與學生互動。

  上戲附中高三(一)班班主任金鴿把自覺性不太強的學生組織起來,組成了“學霸訓練營”。

  她為此建了一個群,在群裡分配學習任務、每週上報完成情況。她教學科是政治,作為高考等級考的科目,她還把選政治的部分學生組成了“逆襲訓練營”,營員們互相督促。

  線上學習、雲家訪、雲班會、雲晨會一樣不少,金鴿會在每天早上上網課前開10分鍾晨會,每天都有一名學生分享一週以來的學習生活,每個人都會輪到。

上戲附中晨會。
上戲附中晨會。

  “這就是心理學上的共生效應,當知道對方在幹什麼,自己會迅速進入狀態,同時老師也能夠跟進關心學生。”金鴿說。

  在金鴿影響下,上戲附中高三戲文班的學生紀越岑自己組建了一個學習群,群裡每日打卡,互相監督。

  由於疫情影響,不少高校取消了藝術類校考,改為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紀越岑稱自己“一度感覺很崩潰”。

  得知高考延期後,她慢慢靜下心來,全力複習備考。“多了一個月時間,對於我們藝考生而言,是福音。”

上戲附中高三戲文班學生紀越岑上網課中。
上戲附中高三戲文班學生紀越岑上網課中。

  曹子恒老家在浙江寧波,線上學習中他加入了一些網上學習小組,不僅結識了寧波老鄉,還有江蘇、安徽等省份的高考生們:“雖然我們的教材不同,但是目標還有學習方法,都值得借鑒和互相學習。”

  疫情加速了在線教育融入學習生活的速度,漸漸地,每個人都找到自處的路徑。

  韓家豪燒得一手好菜,時常下廚成為了他的解壓方式之一,他經常會搗鼓一些新品,比如熔岩土豆泥,也會請父母品嚐一下。父母平時很少過問他的學習,在備考期間更多是家常式的聊天,都是運動迷的父子倆還會聊聊球賽。

上海市盧灣高級中學高三六班班長韓家豪是一位美食達人,燒得一手好菜。
上海市盧灣高級中學高三六班班長韓家豪是一位美食達人,燒得一手好菜。

  薑南說自己愛上了在線學習,因為不需要早起上學了,另一個原因是,在線學習抹去了他的幾分羞澀。

  這名在普通中學成績位居中下遊的男生,線下上課時一般不回答問題。但在線上,因為老師要求每名學生必須答題,除了網絡有卡頓,他都會早早地搶著回答問題。

  為此,老師還表揚了他幾回,他也激動了幾回,雖然很少有人知道他搶答的真正理由——前面提問一般相對簡單,越後面的問題越難答。

  線上線下“融合教育”常態化是未來趨勢

  短暫的100天,於學生是考驗,於老師也是一場轉變契機。

  隨著4月27日起上海初三高三學生陸續返校開學,線下教育繼續回歸主流方式。上海市教委主任陸靖表示,學生返校後,學校會評估在線教育的成效,並製定過渡期方案。

  徐凱里坦言,這段時間的一線體驗,讓他體會到了信息技術的優勢。“一直以來,面對教育信息化,學科壁壘、技術障礙、資源瓶頸等問題阻擋了我們前進的熱情和信心。這次在線教學的實施帶來改革的訊息,倒逼我們走出舒適區,改變備課方式,改變教學形式,改變互動模式,改變心理態勢。”

上海市複興高級中學發展中心主任、高三優秀教師徐凱里準備網課資料。
上海市複興高級中學發展中心主任、高三優秀教師徐凱里準備網課資料。

  徐凱里認為,只有願意改變,願意堅持的人,才能夠更有智慧地教。雖然線上教學還存在著許多問題,但不能否認的是,線上教學確實是線下教學的有力補充。

  金鴿看到,上戲附中一位上了年紀的語文老師,已評上高級職稱,但在這次網課教學中充滿動力,幾乎所有軟件都試過,還專門給學生設計小打卡,“和她相比,我們年輕教師怎麼敢怠慢?”

  晉元高級中學校長季洪旭說,高三能帶來的更可貴財富,恰恰是面對高壓時的堅持、自律和勇氣,因為它們會內化成以後的人生資本,讓人們更好地面對各種磨難,走出困頓。

  對疫情下的這屆高三師生來說,他們面對著多於往年的困難,承受著高過從前的壓力。相信當一切塵埃落定,回首2020年這段特別經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記憶猶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