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記錄美國抗疫前線一家人:為保護孕妻,醫生丈夫與其分居
2020年04月27日14:50

  原標題:美媒記錄美國抗疫前線一家人:為保護孕妻,醫生丈夫與其分居

羅布·戈爾(Rob Gore)和妻子希比斯特·勒格斯。
羅布·戈爾(Rob Gore)和妻子希比斯特·勒格斯。

  羅布·戈爾(Rob Gore)是紐約一家醫院的急診科醫生,忙著搶救生命。他的妻子希比斯特·勒格斯(Hibist Legesse)是一位餐館老闆,努力維持自己受疫情衝擊的生意,與此同時,勒格斯已有身孕。為保護妻子與孩子,身處抗疫前線的戈爾和勒格斯決定分開居住。

  為保護孕妻,夫婦分居

  3月1日,紐約州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一個月後,3月31日,紐約州累計確診病例暴漲,突破4萬例,紐約州由此成為美國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而紐約市又是紐約州疫情最吃緊的地方,這個屢屢在荷李活科幻片中面臨滅頂之災的大都市,正走到現實危機的十字路口。昔日人滿為患的時報廣場等地標,如今空空蕩蕩。當地醫院超負荷運轉、醫護人員壓力巨大、太平間不堪重負等消息頻頻出現在美國媒體和社交媒體上。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6日報導,隨著醫院急診科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數目激增,羅布·戈爾醫生傾盡全力來救治患者。同時,他心中關於這場疫情如何影響自己家人的焦慮也在急劇上升。

  疫情伊始,戈爾和妻子勒格斯以為此次疫情很快就會過去,其影響只是暫時的。為保護已有身孕的妻子,戈爾和勒格斯遂商定暫時分居,戈爾搬到離家10分鍾車程的民宿內居住。

  然而,隨著疫情日益嚴重,無法負擔民宿費用的戈爾不得不開始租公寓長住。戈爾回想稱,“我會生病嗎?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是近來在他腦海中不斷浮現出來的問題。

  戈爾表示,自己在醫院工作時,總會收到朋友發來的短信,他們在短信中懇求戈爾去看看各自入院的親眷朋友情況如何:“你可以幫我看看我爸媽嘛?”;“我鄰居也在醫院里。”

  戈爾直言稱,自己見到了不少新冠肺炎患者,其中不少與已過不惑之年的自己年齡相仿,甚至年紀更輕,“新冠病毒離我們並不遙遠。”

  勒格斯則向CNN坦言,自己也一直也很擔心丈夫的安危。在一次視頻通話中,勒格斯詢問戈爾是否做了足夠的事情來保護自己,戈爾於是向她展示了自己所有的防護設備:兩個口罩、一個面罩、一副護目鏡、一套連體防護服、一雙靴子以及一頂防護帽。

  “我為他為社區服務的方式感到自豪。”勒格斯說道。

  孕妻努力維持餐廳運營

身懷六甲的勒格斯。
身懷六甲的勒格斯。

  CNN刊文指出,疫情當前,身懷六甲的勒格斯自己也在努力維持她在紐約布魯克林格林堡附近開設的巴提埃塞俄比亞廚房(Bati Ethiopian Kitchen)。由於疫情衝擊經濟,餐廳生意大受影響,勒格斯稱自己被迫解僱了大部分員工,現在餐廳只剩下一名全職廚師,除了負責烹飪,該廚師還要負責外賣和配送服務。

  勒格斯表示,雖然她已經花了幾天的時間申請了許多紐約州和聯邦政府的撥款乃至貸款,但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得到他們的任何回覆。“假使沒有經濟刺激計劃的支持的話,那麼到月底我就沒有足夠的錢支付房租了。”勒格斯說道。

  CNN報導稱,勒格斯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長大,高中時移民紐約。勒格斯介紹稱,她餐館的名字“巴提”有兩層含義:巴提是一個以充滿活力的市場而聞名的埃塞俄比亞中北部城市;同時,巴提也是一種音階。

  “我希望這家餐廳能體現兩方面:把人們聚集在一起,創造社區的節奏。”勒格斯說道,“我也是在這裏遇到了我的丈夫戈爾,他經常在我的餐廳吃飯。”

  夫婦盼早日團圓

  戈爾和勒格斯表示,兩人正在努力保護自己孩子的安全。勒格斯告訴戈爾,他們的孩子“踢得像瘋了一樣”,戈爾則回應:“我希望自己也能夠伸手去感受他或她。”

  幾個星期以來,每次戈爾順路回家拿包裹的時候,他只能拿出手機快速地拍一張坐在離他10多英呎(約3米)遠的沙發上的勒格斯的照片,這是近來他們所能得到的最親密的接觸。

  戈爾指出,他想要以這樣的方式記住勒格斯子宮里孩子的成長瞬間,“似乎每次見到她,她的樣子都不一樣。”

  據悉,戈爾與勒格斯的孩子將在7月出生。戈爾和勒格斯都希望到,那時他們能夠再次在一起生活。

  截至北京時間4月27日12時,美國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965910例,其中54876人病亡。紐約市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58258例,其中17280人病亡。

  (實習生夏露來自上海外國語大學多語種國際新聞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