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城人均GDP超2萬美元 跨過發達經濟體標準線
2020年04月24日01:35

原標題:14城人均GDP超2萬美元 跨過發達經濟體標準線

2019年中國內地人均GDP超過2萬美元的城市達14個,跨過發達經濟體的門檻。深圳、無錫、蘇州位居前三,北上廣位列前十。此外,長沙、佛山為“準發達經濟體”,即將跨線。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李燚

用什麼來衡量一座城市在全國乃至全球的地位?人均GDP是一個重要參考指標。

據21世紀經濟研究院統計,隨著廈門人均GDP突破2萬美元,2019年中國內地人均GDP超過2萬美元的城市達14個,依次是深圳、無錫、蘇州、珠海、鄂爾多斯、南京、北京、上海、廣州、常州、杭州、武漢、寧波、廈門。

國際上,一般把人均GDP超過2萬美元作為發達經濟體的門檻,這意味著上述覆蓋了全國1.43億人口的14個城市,已經達到發達經濟體的經濟水平。值得一提的是,長沙、佛山人均GDP都超過1.9萬美元,即將跨線,可稱之為“準發達經濟體”。

14個上榜城市中,珠海、鄂爾多斯、常州、廈門四個城市2019年GDP不足萬億,最高的常州為7400億元。此外,榜單中的無錫、珠海、鄂爾多斯、南京、常州、寧波、廈門7座城市常住人口均不足千萬,尤其是珠海和鄂爾多斯,人口只有200萬左右。

需要注意的是,鄂爾多斯屬於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方面仍存較大阻力,從各方面情況看,其人均GDP水平不能全面反映城市真實發展水平。

深圳、無錫、蘇州居前三

人均GDP2萬美元是個坎。

1978年美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用了9年,到1987年成功突破2萬美元。1994年韓國人均GDP達到了1.04萬美元,用了12年,之後在2006年首次突破2萬美元。

2019年,我國人均GDP首次突破1萬美元大關,達到10276美元。不過,中國不少發達城市人均GDP早已超過1萬美元。

放眼全國,深圳是內地首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的城市。2007年,深圳人均GDP達10628美元,首次躍上人均1萬美元的台階。2013年深圳突破2萬美元大關,達22112美元。只用了6年時間,深圳就實現了人均GDP從1萬美元向2萬美元的跨越。

2019年,深圳依舊是人均GDP最高的城市,達到29498美元,距離3萬美元只有一步之遙。

按照國際標準,人均GDP在2萬美元以上的是初等發達經濟體,在3萬美元以上的是中等發達經濟體。由此看,深圳也將成為內地最先跨過中等發達經濟體門檻的城市。

四大一線城市中,與深圳同為2019年GDP前4強城市的北京、上海和廣州,在人均GDP方面的優勢並不明顯。繼2015年廣州人均GDP突破2萬美元後,北京、上海在2018年雙雙邁過2萬美元大關。至此,四座一線城市均已達到發達經濟體水平。

其中,2019年GDP全國第1的上海,人均GDP為2.28萬美元,居全國第8;GDP全國第2的北京,人均GDP為2.38萬美元,居全國第7;GDP全國第4的廣州,人均GDP為2.27萬美元,居全國第9。

而一些經濟總量不及北上廣的城市,人均GDP卻很靠前。按照當年人民幣平均彙率(6.8985)來算,2019年無錫、蘇州人均GDP分別為2.61萬、2.59萬美元,與深圳一起躋身人均GDP前三甲城市。尤其是蘇南經濟重鎮無錫,儘管其GDP在全國排第13位,但人均GDP高居全國第2。

按照目前增速,人均GDP將近2萬美元的“準發達經濟體”城市將在今後幾年大幅增加。其中,最先可能跨越發達經濟體標準線的是長沙,2019年其折算人均GDP為19987美元;其次是佛山,為19102美元,都非常接近發達經濟體的人均GDP水平。

總體來看,以上城市經濟均呈現經濟總量高、人均經濟總量強的特徵。但出人意料的是,2019年GDP前十強中的重慶、成都和天津,人均GDP相對靠後。

以GDP排名第五的重慶為例,2019年人均GDP只有10992美元,在GDP前30強城市中排名第29位。作為擁有3000萬常住人口的直轄市,重慶城鎮化率只有66.8%,大量人口不在城區就業,有必要提高城鄉經濟發展的協調性。

珠海、鄂爾多斯為何上榜

縱觀上榜的14個城市,城市類型差異較大。

其中既有北上廣深這樣的一線城市,蘇州、杭州、武漢、南京、寧波這樣的新一線城市,還有常州、珠海、鄂爾多斯、廈門這樣的二三線城市。

意想不到的是,“小而美”的城市珠海,躋身2019年人均GDP第4強,為2.54萬美元。作為2019年常住人口剛跨過200萬的小城市,珠海的人均GDP如何能在全國躋身一席之地?

自設立經濟特區後,珠海形成了以家電電器、電子信息化等六大工業行業為支柱的產業結構,其中先進製造業增加值占規上工業增加值的比重過半,相對人均產值較高。比如,全球最大的空調企業格力就坐落於此。

與珠海情況類似的,還有網紅城市廈門。雖然經濟總量只有省會福州的六成,但2019年人均GDP達20691美元,首次突破了2萬美元,居全國第14位。這與當地以附加值高的旅遊業為主的產業結構有很大關係。

唯一的特例是資源型城市鄂爾多斯。近日當地統計局專門發消息稱,2019年其GDP為3605.03億元,年末常住人口208.76萬人,由此計算當地人均地區生產總值達到173069元。折算下來,鄂爾多斯人均GDP為2.5萬美元,居全國第5,甚至比北上廣一線城市還高。

作為曾經的塞北小城,鄂爾多斯靠著“羊煤土氣”的資源條件,短短幾年就實現經濟崛起。據住建部2011年發佈的報告顯示,當年鄂爾多斯人均GDP甚至超越香港,位居全國第一。

但是,隨著近幾年煤價大幅回落,鄂爾多斯經濟發展的頂樑柱煤炭行業應聲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煤炭銷售收入驟降三成。近三年來當地平均房價上漲了30%以上,核心城區學區房每平米達到1萬元以上。

目前,煤炭經濟仍佔據鄂爾多斯經濟相當大的比重。2019年前三季度,鄂爾多斯非煤行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8%,僅占規模以上工業總量的31.1%。作為能源大市,2019年上半年煤炭行業利潤占到鄂爾多斯規模以上工業利潤總額的七成以上。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人均GDP不僅與經濟總量、人口規模尤其是就業人口有關,也與產業結構有很大關係,產業附加值越高,就意味著人均的產出創造水平越高。

眾多城市仍需跨越中等收入線

人均GDP超2萬美元,會發生什麼?

從國際上的發展經驗來看,當人均GDP達到2萬美元後,該地區就已經基本完成了工業化,城市發展將進入“後工業化”時期,以服務業為代表的第三產業將成為主導產業。

在上榜城市中,北京、上海已率先完成這種轉變。2019年北京第三產業佔比已達83.1%,上海為72.7%,深圳剛超過60%。

世界銀行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人均GDP超2萬美元的國家和地區共46個。其中,全球人均GDP最高的是摩納哥,2018年為18.57萬美元;中國澳門居全球第3位,約8.72萬美元;中國香港居全球第18位,約4.87萬美元。

雖然,中國內地已有14個城市跨過2萬美元大關,但與全球已進入發達經濟體行列的國家和地區的人均GDP差距較大。以其中人均GDP最高的城市深圳為例,2019年為29498美元,這一水平略低於韓國、西班牙,比在全球處第37位的塞浦路斯要高一點。

2019年我國人均GDP首次站上1萬美元大關,開始向高收入國家行列邁進。但全國337座地級及以上城市中,這14座城市只是點綴其中的強市,還有眾多城市仍在1萬美元門檻以下。

按照世界銀行標準,在4126至12735美元之間為中高等收入經濟體。即使在2019年全國GDP總量最高的30座城市中,還有徐州、重慶、溫州3城人均GDP低於12736美元,仍處於中高等收入水平,與發達經濟體水平距離甚遠。

需要注意的是,當一些國家和地區跨過1萬美元,開始從發展中狀態進入發達狀態。如果不能成功地擺脫債務問題,或無法實現技術創新,要繼續向2萬美元跨越的話,常常會出現一段被稱為“中等收入陷阱”的經濟增長停滯期。

在2019年GDP30強的頭部城市中,絕大部分城市人均GDP已跨過1萬美元,尤其需要警惕這種現象。

為何人均GDP與感受有溫差

一個常見的現像是,每當人均GDP數據發佈後,不少網友大呼“被平均”“被增長”,感覺即使是人均GDP也與自身的感受有“溫差”?

需要指出的是,人均GDP反映了一個地區的產出創造水平,而不是生活水平。如果要衡量一座城市的居民財富收入,看人均可支配收入會比人均GDP可靠得多。雖然兩者有一定關係,但人均GDP高,收入不一定高。

14座城市中,2019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城市是上海,2019年為73615元,扣除價格因素後實際增長5.6%。緊隨其後的是蘇州,為68629元。第三是北京,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67756元,實際增長6.3%。

此外,杭州、廣州、寧波、南京、深圳和無錫這6座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在6萬元以上。其中尤以杭州最為突出,雖然其人均GDP居第11位,但2019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66068元,在14座城市中排第4名,更是在全國所有省會城市中最高。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珠海、鄂爾多斯、廈門人均GDP排名靠前,但人均可支配收入並沒有超過一線或部分省會城市。三座城市中,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反而是人均GDP墊底的廈門,2019年為59018元,珠海其次,鄂爾多斯則最低,為49768元。

從全國平均水平看,2019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42359元。而同期重慶只有37939元;天津略高於全國均值,為46119元,但明顯不及北上廣。

不難發現,人均GDP是直接體現市民生活水平的一個標準,但因產業結構或就業人口的差異,人均GDP高的城市不一定收入就高。求職者找工作時,需綜合考慮。

比如,一些人均GDP未超2萬美元的城市,雖未上榜,但居民收入也不低。長沙、濟南就是此類,2019年兩座城市的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已超過5萬元,在省會城市中居前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