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增速走低之際 印度出台了這則奇葩“投資限製令”
2020年04月24日10:53

  原標題:GDP增速走低之際,印度出台了這則奇葩“投資限製令”

  4月17日,印度工業和國內貿易促進局(DPIIT)發佈了一份被稱作“針對性投資限製”的行政命令。

  這項新投資限製的內容十分特別,規定自即日起,所有“與印度有陸地接壤國家”對印直接投資,必須經由印度聯邦政府的審批,即便變更現有外國投資在印企業所有權,也需要得到印度聯邦政府的批準。

  這項行政命令被普遍認為“就是衝著中國投資去的”。

  奇葩的“定向限製”

  在全球化的今天,除非加入某個國際組織或貿易聯盟必須遵循某些相應條款,或履行國際禁運、製裁義務,這種“定向限製”式的投資規則調整,在官方白紙黑字上的“遊戲規則”中確實已很少見。

  即便事實上有限製,也通常採取“玻璃天花板”的“潛規則”:要麼表面上一無限製,實際上有所取捨,要麼出台一紙表面上“一視同仁”的廣譜性限製規則,但在具體執行時“看人下菜碟”。

  正因如此,這則新限製一經宣佈,不僅相關國家感到驚訝,就連許多印度國內的評論也覺得莫名其妙。

  “奇葩”在哪裡?

  “與印度有陸地接壤的國家”只有中國、巴基斯坦、緬甸、孟加拉國、尼泊爾、不丹六個(若算上已被併入的錫金則是七個),其中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因曆史遺留問題,實際上已經被重重限製。

  而緬甸、尼泊爾和不丹則幾乎不具備海外直投能力。也就是說,這是一則不直接點名,但實際上為中國量身定製的“明規則”。

  對此中國駐印度使館新聞發言人嵇蓉4月20日發表聲明,指出此舉系“針對特定國家投資者增設障礙,違背WTO非歧視性原則,與貿易及投資自由化大方向背道而馳”。

▲中國駐印度大使館聲明截圖。
▲中國駐印度大使館聲明截圖。

  4月23日,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在例行網上新聞發佈會上回答相關問題時也表示,注意到印方修改外國直接投資政策的有關情況,“中方已通過外交渠道,請印方予以澄清”。

  印度對外國投資的“吞吞吐吐”

  事實上,自獨立以來,印度對外資的政策就“吞吞吐吐”,存在許多其他國家罕見的“小氣候”。

  1948年是印度獨立的年份,當年尼赫魯政府通過的《工業政策決議》規定“印度在外資企業所有權和管理方面要起決定作用”,導致外資紛紛撤逃,見勢不妙的尼赫魯翌年4月發表“一視同仁”講話,對外資進行安撫,但隨後印度又通過大規模國有化,造成了許多外資企業的巨大損失。

  1973年,印度通過《外彙管理法》,規定外資持股比例一律不得過40%。但隨後又宣佈“經聯邦政府特批者例外”。

  莫迪上台後,於2018年1月取消了外國資本對印度本土零售業的持股比例限製,2019年8月又將放寬適用範圍擴大到製造業,並將原本規定“外資零售商每年印度國內採購比重不低於30%”,放寬至“五年總比例不低於30%”。

▲莫迪與特朗普。圖/新京報網
▲莫迪與特朗普。圖/新京報網

  儘管如此,印度多達16大類的經濟產業類別,仍然是外資的“禁地”,且各種混亂的全國性、地方性“土政策”,低下的效率和糟糕的行政管理、組織協調能力,也在不斷煎熬著外國投資者的意誌力。

  具體到對中國,限製令自然更多。

  一方面,莫迪上任後多次在檯面上大談“中印合作”,也做了一些“歡迎投資”的姿態;另一方面,印度在“一帶一路”倡議上的“磨洋工”,在諸如手機等產品貿易、合作上的設下種種限製,在棉花、鐵礦石等產品上則設立了“準入”、“準出”限製。

  當心是給自己使絆

  素來對莫迪政府政策持鼓勵立場的《印度斯坦時報》,在談及此次新鮮出爐的“定向限製”規則時也坦率指出,外國資本對印度經濟的成功至關重要。言下之意,此時此刻推出這樣刺眼的政策調整,未必合乎時宜。

  去年莫迪推出“外資準入放寬”,是針對當年2季度印度GDP增速降至6年最低的5%,和本國刺激手段耗盡的現實,所不得不做出的妥協。然而這一切並未收到明顯效果。

  2018-2019財年GDP增速經各種“花式塗改”,也只勉強弄到5.3%,而剛剛公佈的2019-2020財年三季度,印度GDP增速已降至7年最低的4.7%——這還是印度全面推開新冠疫情應對措施前的情形。

  在此情況下還要給全球經濟表現最好的大經濟體之一中國採取“定向限製”措施,也難怪連本國媒體都嘖有煩言了。

  問題在於,中國究竟有多大胃口去“機會主義收購”印度企業?

  正如許多國際觀察家所指出的,中國大多數海外併購或意在獲取自身暫不具備的技術、產能,或意在獲得自身缺乏而當地特有的資源,而印度企業恰缺乏這兩大“併購買點”,只剩下“人口多,市場潛力可觀”這為數不多的理由。

  而這一理由又恰被其稅收、政策、行政管理、基礎設施等方方面面的短板,和令人瞠目的16大類“禁止通行”類別所抵消,這不僅是中國也是許多其他國家投資者對印度投資環境又愛又恨、對投資印度猶豫不決的關鍵所在。

  簡單說,印度缺乏對中國投資者和資金的足夠吸引力,也缺乏調升中國買家胃口的“硬貨”。在此關鍵時刻不思通過政策調整增加吸引力,卻反其道而行之,恐怕要當心是否會絆自己一溜跟頭。

  “印度式邏輯”並非孤例:3月29日,澳州就宣佈,將外資收購審查門檻從12億澳元降至零,負責審查海外收購要約的外國投資審核委員會(FIRB),還擬將針對現有申請者和新申請者收購要約的審核期限從30天延長至6個月。

  有評論家稱,澳州這是唯恐外國資本趁亂收購其瀕臨破產的維珍航空等“優質資產”。這恐怕同樣是多心了。此時此刻,還是多想想本國陷入困境的企業、資產和經濟怎麼辦更現實。

  過多設限,到頭來很可能成了給自己使絆子。

  □陶短房(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