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時代的愛情與背叛:我們應如何面對不忠?
2020年04月24日17:03

原標題:數字時代的愛情與背叛:我們應如何面對不忠?

撰文丨埃絲特·佩瑞爾

摘編丨何安安

婚姻和愛情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離婚率飆升,一段感情的有效期越來越短,婚內厭倦、出軌,輕易而草率的分手……似乎兩性之間原有的恒久與溫情正消磨殆盡,越來越多的感情出現了危機。一個簡單的越軌行為,就可以終結一對伴侶的關係,終結他們的幸福和身份。然而,對這種極其普遍的行為,我們卻知之甚少。

當面對出軌時,你的反應傾向於反對還是理解?你更同情哪些人:被拋棄者、不忠的人、情人還是孩子?你的回應是否因為你的生活經曆發生變化?近30年來,作為一名婚戀情感治療師、暢銷書作家、培訓師和講師,埃絲特·佩瑞爾一直在探索現代夫妻愛情和慾望之間的複雜處境。

隨著數字技術對生活的全方位滲透,佩瑞爾認為,今天的多數婚外情都是通過技術泄露的。當下婚外情的曝光已經發生了圖形化的轉變,有時甚至是實時發生的。顯然,那些來自電腦、手機、iPad等的背叛證據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令人痛徹心扉——拜內存技術所賜,令人痛苦的電子證據會展現背叛的每一絲細節。

一個值得強調的事實是,雖然愛情與背叛的本質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這些通過技術加持而被放大的過程和細節卻更加無法令人接受。那些令人痛苦的電子證據,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我們,否定著我們曾經連貫的記憶,讓我們不得不對過去打上問號。

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婚姻和不忠?人們為什麼會出軌?為什麼即使是看上去幸福的婚姻也難以倖免?婚外情為何傷害如此之深?每當我們說到“出軌”這個詞時,我們到底說的是什麼?是否存在絕對不會發生婚外情的婚姻?我們能否在同一時間愛上好幾個人?婚外情是否可能有益婚姻?對婚姻抱有浪漫期待,會否反而導致我們背叛伴侶?

不忠是人類最具爭議的話題之一。人們往往容易陷入非黑即白的道德評判,無心進行相對客觀的嚴肅思考。當我們生活在這個離婚率和出軌率比以往更高的時代,應該如何思考和應對背叛呢?佩瑞爾希望以雙重視角去看待婚外戀情,它是傷害,是背叛,但同時也可以是成長和自我發現。

以下內容節選自埃絲特·佩瑞爾所著的《危險關係:愛、背叛與修復之路》,已獲得出版社授權刊發。

《危險關係:愛、背叛與修復之路》,[比利時]埃絲特·佩瑞爾著,兆新譯,青豆書坊丨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9年1月版。

數字時代的背叛讓人們更加痛苦

多年來,吉莉安一直在尋找真相,有一天,她發現科斯塔把他的電腦忘在家裡了。“我終於有機會了,”她說,“然後我就忍不住看了。”

那天被她稱作“諾曼底登陸”,她坐了幾個小時,翻看電腦中的證據。她被照片打得落花流水。成百上千張照片、往來郵件、慾望表達;科斯塔八年戀情的生動細節展現在她的眼前。要是幾十年前,她發現的可能是裝在西裝口袋里的電話號碼,塗在衣領上的口紅,或者落滿灰塵的信件。一個好管閑事的鄰居可能已經開始喋喋不休。被抓住後,科斯塔會告訴她他認為合適的故事,篩選事實來保護她或他自己。而今天,拜內存技術所賜,吉莉安更容易痛苦地探查她丈夫表裡不一的全部細節。她可以研究自己的恥辱,記住這些令人痛苦的電子證據。

電視劇《通往機場的路》劇照。

數字時代的背叛如同千刀萬剮。她看到他們大口吸著牡蠣,在陶斯大笑;她看到阿曼達擺出性感的姿勢。這裏,他們騎著他的雅馬哈,阿曼達戴著吉莉安的頭盔;那裡,是一封關於在希臘浪漫旅行的電子郵件。到處都是記錄阿曼達生活細節的文字。

可以肯定地說,今天的多數婚外情都是通過技術泄露的。當下婚外情的曝光已經發生了圖形化的轉變,有時甚至是實時發生的。

雖然吉莉安是故意翻看了科斯塔的電腦資料,但對其他人來說,是技術自動泄露了秘密。留在家裡的iPad讓一個毫無戒心的丈夫看見了妻子和她即將見面的情人的聊天記錄。女人週末出門後早早回到家時,聽到嬰兒監視器莫名其妙地傳出呻吟聲,但那根本不是孩子的聲音,因為她正抱著孩子。監視小貓的攝像頭,本來是為了讓人對心愛的寵物放心,卻讓一個男人看到他的女友和陌生人之間的醉酒邂逅。

電影《真愛至上》劇照。

庫珀正在柏林的一家夜店跳舞,手機屏幕突然亮了。那是他女朋友的照片,正在紐約的一個舞廳里和一個男人耳鬢廝磨。他的朋友在信息中說:“喂,夥計,我只是看到艾米在和這傢伙親熱。”

現在誰都可以成為黑客。

你不需要再雇一個私人偵探——你口袋里就有一個。發送按鈕的意外滑動導致的尷尬,“爸爸為什麼發給我一張裸照?”接起電話,“背景中那沉重的呼吸是什麼?”來自簽證處查驗偽造簽證部門的“異常活動警報”,而“我從沒去過蒙特利爾!”

在這群科技告密者的展示中,別忘了GPS的神奇。凱撒懷疑安迪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覺得安迪延長在健身房的時間可能不只是待在舉重室。“一直以來,我都相信他在舉重,我希望看到他有更多肌肉!我知道他坐在桑拿房裡,但是在暈堂之前你能在那兒待多久?”既然他不能很好地跟蹤安迪不被發現,他就跟蹤他的手機。地圖上的藍點只過了30分鍾就離開健身房,向市中心走去。

出軌直接打擊的是人們對過去的記憶

我們的設備不僅能泄露信息,還能保存電子記錄。“這已經成為一種困擾,幾乎是病態的。”吉莉安告訴我,“我一直在讀電子郵件,想把它們拚在一起。從早晨七點到午夜,他們一天之內發了成百上千條短信。婚外情一直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中。他寫那封信時,我在做什麼?2009年8月5日晚上9點12分,我們在慶祝我的51歲生日。他是在唱生日歌前跑進浴室給她發短信的嗎,還是在唱歌之後?”

出軌直接打擊的是我們最重要的心理結構之一:我們對過去的記憶。它不僅劫持了一對伴侶的希望和計劃,也為他們的過去打上了問號。如果我們不能確定地回顧過去,我們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那麼我們又將走向何方呢?心理學家彼得·弗蘭克爾強調,被背叛的伴侶如何“牢牢地被困在當下,被出軌中令人心煩意亂的事實所無情地壓倒”。

出軌直接打擊的是我們最重要的心理結構之一:我們對過去的記憶。

我們願意承認未來不可預測,但我們希望過去是可靠的。被所愛的人背叛,我們失去了一種連貫的敘述方式。正如精神病學家安娜·費爾斯定義的那樣,“內部結構幫助我們預測和調節未來的行為和感受,

(創造)

一種穩定的自我意識”。在一篇描述各種背叛的破壞性影響的文章中,她認為,“也許奪走他或她的故事,才是所有背叛中最大的背叛”。

過分沉溺於徹底調查婚外情的方方面面,是因為迫切需要重新編織一個人的生活織錦。我們是有意義的生物,我們依賴於連貫性。詢問、回憶、反複考慮和過度警覺都是把零散的生活敘事重新拚湊起來的努力。

“我感覺心都碎了。”吉莉安說,“我思前想後,調整記憶,把所有新東西都塞到合適的位置上,以此來跟現實保持一致。”

安娜·費爾斯用的是雙屏幕鏡頭。在一個屏幕中,人們不斷回顧他們記憶中的生活;另一個畫面展示的則是新披露的版本。一種疏離感油然而生。他們感到疏遠的不僅是撒謊的伴侶,還有他們自己。

電影《真愛至上》劇照。

電影《真愛至上》深刻地捕捉到了這場危機的真相。艾瑪·湯普森飾演的凱倫回到自己的臥室,開始思考丈夫給她買的金項鏈不在她剛打開的聖誕包裹里。她的禮物是一張喬妮·米切爾的CD。我們聽著這張CD播放的時候,鏡頭切換到年輕的女秘書穿著性感內衣,戴著那條項鏈。然後鏡頭再回到凱倫淚流滿面地盯著梳妝台上的家庭照片,回憶她的生活。喬妮唱道:“我記得的是愛的幻覺/我真的一點都不懂愛。”

她的婚姻和她的記憶互相滲透。曾經它們是安慰和安全感的源泉,現在卻讓她充滿了揮之不去的不確定感。即使是幸福時光也不能再被懷念了——它們都被玷汙了。科斯塔堅持說,他與吉莉安和孩子們在一起時,他是完全在場的——身體和情感都在場。他斷言,他們在一起的生活並不虛假。但對她來說,那就像“一面變形的鏡子”。

不幸的是,對於悔過的出軌者來說,被背叛者破碎的心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癒合。“你以為你承擔了責任,道了歉,說了十遍萬福瑪利亞,就已經做了你該做的!”她說,“我知道這對你有用,但對我來說沒有用。我需要再聽一遍。”這是很多伴侶都會陷入的困境。

當你想到“出軌”時腦海中會出現什麼?

此時此刻,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有人在欺騙,有人在被欺騙,有人渴望外遇,有人向痛苦中的戀人提供建議,有人作為秘密情人處於三角戀中。在情侶的生活中,沒有什麼比不忠更讓人恐懼、八卦或著迷的了。

自從有婚姻以來,通姦就一直存在,關於通姦的禁忌也是如此。縱觀曆史,它被立法、辯論,被政治化和妖魔化。然而,儘管廣受譴責,不忠卻有一種婚姻只能嫉妒的韌性。以至於《聖經》中只有這一罪過對應兩條誡命:一是不要去做,一是不要去想。

在每個社會,每塊大陸,每個時代,無論懲罰還是威懾,都有男女掙脫婚姻的束縛。幾乎每個地方的人都會結婚,一夫一妻製是法定規則,出軌則是秘密行為。那麼,我們如何看待出軌這一曆史悠久、普遍禁止卻又普遍存在的禁忌呢?

在過去六年里,我一直在與人進行這一話題的對話——不只在我獨立的治療室里,也在飛機上、會議上、晚宴上、美甲沙龍上,與同事和有線電視的工作人員,當然,也有社交媒體。從匹茲堡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從德里到巴黎,對於當今的不忠問題,我一直在進行自己的開放式調查。

電視劇《溫暖一句話》劇照。

在全球範圍內,當我提到出軌時,從嚴厲譴責、逆來順受、謹慎同情到充滿熱情,我得到的反應各式各樣。在保加利亞,一群婦女似乎認為,丈夫的花心是一種難以避免的不幸;在巴黎的午餐時間談起這個話題,氣氛會立刻變得十分尷尬,我注意到很多人已經針鋒相對;在墨西哥,女人們自豪地認為女性出軌的興起是對男權文化的反抗,儘管這反抗讓男人有了“兩個家室”——一個是家庭,一個是情婦。

出軌可能無處不在,但我們理解它的方式——如何定義它,忍受它和談論它——最終與事情發生的特定時間和地點相關。

讓我來問你:當你想到出軌時,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詞、聯想和形像是什麼?如果我用“風流韻事”或“浪漫”之類的詞,它們會發生改變嗎?用“幽會”“放縱”“勾搭”或“炮友”呢?你的反應傾向於反對還是理解?你更同情哪些人?被拋棄者、不忠的人、情人還是孩子?你的回應是否因為你的生活經曆發生變化?

婚外情是一種錯誤的觀念,在我們的文化心理中根深蒂固。在我生活和工作的美國,相關的談話往往直截了當、意味深長或兩極分化。

“出軌?真煞風景。”一個人說,“一次做騙子,永遠是騙子。”

“得了吧,”另一個反駁,“一夫一妻製並不符合人的本性。”

“完全胡扯!”第三個人繼續反駁,“我們不是發情的貓,我們是人類,已經長大了。”

當代人對這個話題的論斷可以概括為以下幾點:出軌一定是婚姻關係破裂的前兆;如果家裡有你需要的一切,就沒有理由去外面尋找;男人因為厭倦和恐懼親密而出軌,女人因為孤獨和渴望親密而出軌;忠誠的伴侶是成熟、負責任和現實的,出軌的人是自私、不成熟、缺乏控製力的;風流韻事總是有害的,對婚姻沒有任何幫助,也不可能得到滿足;重建信任和親密關係的唯一途徑是講真話、懺悔和寬恕;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離婚比寬恕更能帶來自尊。

當下人們談論這一話題時的道德化語調,傾向於把“問題”歸咎於有缺陷的夫婦或個人,迴避了這一現象背後的問題。出軌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婚姻——不僅是你的婚姻,而是作為一種製度的婚姻。它還把我們帶入今天的權利文化,這種文化讓我們把特權視為理所當然。我們真的認為可以把偷情的氾濫歸罪於幾個爛蘋果嗎?當然不能。數百萬的婚姻背叛者不可能全是病態。

生活中有多少人受過不忠的影響?

當第一次對出軌這個話題產生興趣時,我常常問觀眾是否有人經曆過婚外情。毫不奇怪,沒有人舉起手來。沒有多少人會公開承認自己在欺騙伴侶或是受到了愚弄。

考慮到這一點,我改變了我的問題:“生活中你們有多少人受到過出軌影響?”

絕大多數人舉起了手。每場講座後我都這樣提問,結果都是如此。一個女人看到朋友的丈夫在火車上親吻一個漂亮的陌生人,現在的問題是,她該不該告訴朋友這件事——這對她們之間的友誼影響深遠。一個十幾歲的女孩發現,她父親有情人的時間和她的年齡一樣長。秘密和謊言的回聲在幾代人之間迴響,留下了得不到回應的愛和破碎的心。出軌不僅僅是兩三個人的事,它縈繞著人的整個關係網絡。

電影《真愛至上》劇照。

出軌的人可能不願意在公共場合舉手,但是他們會私下告訴我他們的故事。人們在聚會上把我拉到一邊,或者到我的辦公室去講述他們的秘密、猜疑、慾望和被禁止的愛。這些故事大都比那些頭條新聞平庸得多:沒有孩子被生出來,沒有性病,沒有以前的情人跟蹤勒索錢財

(我想,涉及錢財勒索的那些夫婦會去找律師,而不是心理治療師)

。當然,偶爾我也會遇到自戀狂、性成癮者和粗心、自私或充滿報復心的人。

我看到過極端的欺騙行為,沒有戒心的伴侶因為第二個家庭的介入而深受打擊,隱秘的銀行存款,不計後果的濫交,精心設計的騙局,毫不知情、傻了眼的一方。我曾與那些厚顏無恥地撒謊的男女坐在一起。但是大多數情況下,我所看到的是一些有共同經曆和價值觀的男女——價值觀通常包括一夫一妻製——他們的故事沿著一條不起眼的人類軌跡展開。孤獨、多年無性生活、怨恨、後悔、婚姻中的忽視、失去的青春、渴望關注、失聯、酗酒——這些是日常出軌的具體細節。

許多人對自己的行為深感矛盾,因而來找我尋求幫助。出軌的動機各不相同,反應和可能的結果也千差萬別。一些婚外情是出於反抗,另一些則是因為我們完全沒有反抗;有的人可能因為一次簡單的放縱而越界,有的人則可能一直在尋找出軌的機會;有的人出軌是輕微的反叛,因為無聊,渴望新鮮感,或需要知道自己仍有吸引力,有的人則經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一種無可置疑的強烈的愛的感覺。

電影《真愛至上》劇照。

矛盾的是,許多人為了維持婚姻而出現婚外情。當夫妻關係變成虐待關係時,越軌的力量就產生了。外遇可以拉響夫妻關係迫切需要關注的警報,也可以成為一段關係結束的喪鍾。婚外情是一種背叛行為,也是一種渴望和失落的表現。

因此,我從多個角度看待出軌。我試著站在夫妻雙方的立場上去領會和理解它——對一方意味著什麼,對另一方又意味著什麼。我也考慮其他利益相關人——情人、孩子和朋友,有時候也和他們面談。婚外情是兩個

(或更多)

人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經曆的故事。因此,它變成了許多故事,我們需要一個框架,能夠容納這些高度分化和相互衝突的講述。只聽一面之詞,不會引起人們的理解或和解。

簡單地根據破壞的結果來評判外遇,不僅不能修復關係,也沒有任何益處。另一方面,忽略已經造成的傷害,美化我們人類探索的傾向,既不能修復關係,也毫無助益。在大多數情況下,兩者兼顧的方法可能更合適。我們需要一種溝通性的講述,來幫助真實的人駕馭不忠的多重體驗——動機、意義和後果。總有人堅持認為,試圖理解出軌是給偷情者更多他們不配得到的尊嚴,但這就是治療師的工作。

我們都沒有真正為揭露不忠做好準備

有時,我們定義背叛;有時,背叛定義我們。我們可能會傾向於儘量把出軌三角中的角色看作是固定的——被背叛的配偶、出軌者和情人。但事實上,我們中的許多人可能會發現自己處於多個位置,我們對它的看法會隨著我們角色的變化而變化,這要視情況而定。

事情敗露是婚外情和婚姻故事中的關鍵時刻。這一發現產生的震驚刺激了我們的爬行腦,觸發了原始反應:戰鬥、逃跑或呆住。一些人站在那裡目瞪口呆,另一些人無法迅速逃離——而他們希望逃離劇變,重新獲得對自己生活的控製感。當邊緣系統被激活時,短期求生的慾望勝過深思熟慮的決定。

儘管在這樣的時刻很難做到,我還是經常提醒伴侶們,要他們把對婚外情的感受與他們對彼此關係的決定分開。他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出於自我保護,卻能瞬間摧毀累積多年的婚姻資本。作為一名治療師,我也必須注意我的反應。出軌衝突引出豐富的情感激盪——同情、嫉妒、好奇和憐憫,也有評判、憤怒和厭惡。情緒受到影響非常自然,但預測卻毫無益處。

我把婚外情後的修復分為三個階段:危機、尋求意義和規劃願景。在危機階段,這是個微妙的時刻,需要一個安全的不帶偏見的容器,來承載他們體內和在他們之間洶湧澎湃的情緒。在這點上,他們需要的是冷靜、透明和支撐,也需要信心和希望。之後,在尋求意義階段,我們將有時間探究婚外情發生的原因,以及置身其中的每個人扮演的角色。最後,在規劃願景階段,我們將分別或共同探討他們的未來。

但目前,我們正在急診室進行分診:什麼最需要緊急關注?有人有危險嗎?名譽、心理健康、安全、孩子、生計等,都必須納入考慮。

婚外情的暴露可能會使人筋疲力盡,以至於我們忘記了這其實只是情侶故事中的一個章節。但在治療中,無論需要多長時間,無論兩人還在一起或是分開,急性創傷都將讓位於關係的修復。就像肚子上挨了一拳,打擊會令人收縮。我的任務是幫助情侶們喘口氣,在他們關係的更大版圖中幫他們重新定位,超越眼前的痛苦。一開始,有時甚至是在第一次會面時,我會請他們給我講講他們是怎麼認識的——追溯故事的源頭。

電影《不忠者》劇照。

無論是被完全蒙在鼓裡,還是一直在尋找蛛絲馬跡,我們都沒有真正為揭露不忠做好準備。

身份認同的危機不僅籠罩著遭受背叛的伴侶。當秘密被揭穿時,震驚的不僅是發現外遇的一方,外遇的一方也同樣震驚。通過受害者新睜開的眼睛來審視自己的行為,外遇的主角面對的也是一個幾乎無法識別的自我形象。

本文節選自《危險關係:愛、背叛與修復之路》,較原文有刪節修改,小標題為編者所加,非原文所有。已獲得出版社授權刊發。

作者丨埃絲特·佩瑞爾

摘編丨何安安

編輯丨張進

校對丨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