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伯禮:疫情一兩年內不會完全止住,海外對中醫藥需求提高
2020年04月24日12:17

原標題:張伯禮:疫情一兩年內不會完全止住,海外對中醫藥需求提高

中新網北京4月24日電(郎朗)“新冠肺炎疫情很難像SARS一樣戛然而止。按照目前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形勢來看,預計今年秋冬還會有第二波。”

  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23日做客中新網視頻訪談時作如上表述。他預測,新冠肺炎疫情在未來一到兩年內不會止住,而中醫藥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也展現出了獨特的優勢,海外對中醫藥的興趣明顯提高。

戰疫一線:深度參與的中醫藥,顯現優勢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後,4900餘名從全國各地調集而來的中醫藥人馳援湖北。作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72歲的張伯禮大年初三臨危受命,飛赴武漢。

  苦戰82天,張伯禮可謂深度參與了武漢抗疫全過程。由於過度勞累,張伯禮膽囊炎發作,在武漢接受了微創膽囊摘除手術。手術後第三天他又投入工作,他說:“肝膽相照,我把膽留在這兒了。”

  和張伯禮一樣“深度參與”抗疫的,還有他所從事的中醫藥事業。

  “這次中醫藥介入比較深,全國一共有8萬多確診的患者,中醫藥介入治療占了7萬多,占總數的91%;在湖北介入了90%以上的患者,他們都不同程度地使用了中醫藥。”張伯禮用一組直觀的數據來說明此次抗疫過程中,中醫藥的介入程度。

  80多天的一線戰“疫”,他總結出,中醫在此次救治過程中顯示出的優勢:尤其對於輕症病人的治療,中醫藥可以縮短病人症狀持續時間,縮短病人核酸轉陰時間,提高肺里炎症的吸收程度,降低由輕轉重的比例,提高治癒率,降低病亡率。

  儘管如此,面對焦灼的疫情,人們最迫切想知道的,還是特效藥和疫苗的研發。

  由於新冠肺炎是新發傳染病,沒有特效藥和疫苗,所以老藥新用是被普遍採用的辦法。磷酸氯喹、瑞德西韋等西藥,以及連花清瘟、金花清感、血必淨注射液等中藥,都屬於這個範疇。

  張伯禮介紹,中醫在實踐中研製了清肺排毒、化濕敗毒、宣肺敗毒三個臨床經驗方。在使用中不斷完善,做成湯劑、顆粒劑,按照新藥申報的程序進行新藥申報,其中有兩個藥已經獲得了臨床批件。

  “大疫出良藥,在這種大的疫情下發現一批好藥,研發一批好藥是我們優秀傳統。”

資料圖:圖為張伯禮(中)準備進入武漢江夏普安山康複驛站為康複人員問診。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海外對中醫藥的理解和需求比以往高很多

  當疫情在全球蔓延時,中醫藥戰“疫”經驗也走出國門。

  在張伯禮看來,中國在此次抗擊疫情中,有三個經驗值得被國際社會借鑒,其中就包括中醫藥。

  第一個經驗是“四早”,即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能夠阻斷傳染源和傳播途徑;第二個經驗是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把應該收到醫院和隔離點的病人收進來,對各種病人一定要積極治療;第三個經驗是中西醫並重、中西藥並用,對於輕症和普通型患者中醫完全可以拿下,對重症病人則一定強調中西醫結合救治。

  張伯禮介紹,這段時間通過線上視頻會議、派駐醫療隊、同行交流、捐助藥品等多種方式,中醫中藥經驗被廣泛地介紹給世界。另外,國內還開設了很多諮詢網站,為全球有需要的人答疑解惑,提供中醫藥抗疫經驗。

  “這次疫情中,海外對中醫藥的理解、需求、興趣都比原來活躍得多。”張伯禮說。

  不過,他特別提到了備受國內外網友關注的“連花清瘟”:泰國已經批準了連花清瘟註冊,厄瓜多爾也批準了它作為藥品註冊,可以銷售了,俄羅斯、葡萄牙等國也正在審批中。

資料圖:廣東中醫藥抗疫物資馳援智利和伊朗 工作人員正在防疫物資上貼標識。 陳鵬 攝

警惕誤區:不讚同群體免疫,戴口罩很有必要

  由於新冠肺炎是新發疾病,人們對其認識有限。“群體免疫”、“戴口罩是否有用”等觀點一度引起爭議。

  “我不太讚同用群體免疫這個方法,特別是犧牲一些人的性命來換取群體免疫。”張伯禮說。

  他表示,一半以上的人口身體產生抗體才能達到群體免疫,可能要涉及到幾億人、十幾億人被感染,大批的人可能會死亡,這種情況不可取。

  “我們現在正在加快研製疫苗,一旦疫苗研製成功,群體免疫將很快實現,這是一個被動的免疫。”張伯禮說。

  訪談中,張伯禮特別提醒海外華人華僑,一定要做到“三少三多”,即少出門,少聚集,少聚餐,多洗手,多通風,多休息。

  “這些雖然很簡單,但是很有意義。”他認為,現在之所以有些國家疫情控製不太好,往往都是在隔離上出了問題,還有的人不戴口罩,“現在確實出現無症狀的感染者,不戴口罩的話,密切接觸就容易被感染。”

疫情一兩年內可能不會完全止住,今年秋冬或來第二波

  疫情無國界,在人類聯繫越來越緊密的今天,任何國家、任何人都無法獨善其身。當前,國際疫情形勢依然嚴峻,對於未來疫情趨勢,張伯禮也作出了研判。

  他認為,現在全球疫情發展分不同情況,意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國家已經開始趨緩,但如美國之類的國家疫情仍在發展,每天還是在高速增長。

  張伯禮說,但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疫情不明朗,如印度和非洲國家,現在病人不是很多,有可能是真的不多,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檢測能力不夠,沒有發現所有病人,這是最令人擔憂的。“有人就說下一波很有可能是這些發展中國家,這個危險性是存在的。”

  對於海外疫情的“拐點”,張伯禮稱,希望歐洲國家隔離再嚴格一點,讓“拐點”正式拐過來,“只要嚴格隔離,有1-2個月的時間,就可以看到明顯的效果。”

  對於未來,張伯禮說,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很難像SARS一樣戛然而止。

  “當年非典發生以後,6月份天一熱,病毒戛然而止,毫無蹤跡。但新冠肺炎估計不會出現這個情況,像現在印度、印尼,他們的溫度很高,但是一樣在傳染,所以可能跟溫度沒有絕對關係,今年秋冬有可能會有第二波。”張伯禮說。

  他認為,新冠肺炎疫情一到兩年內很可能不會完全止住,但預計一到兩年後疫苗會出來,經過普種疫苗逐步可以把它控製住。當大部分人都產生抗體以後,新冠肺炎也就稱得上是一個和人類共存的、常態的疾病。(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