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幹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失業”
2020年04月24日08:34

  原標題:“在美國幹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失業”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美各州蔓延,美國經濟陷入低迷,失業人數最近幾週節節攀升,截至目前已有約2200萬美國人首次申請失業救濟。

  在2200萬這個龐大的數字背後是一個個真實的故事,不少美國民眾的生活遭到了衝擊,英國廣播公司(BBC)4月23日報導了11位在疫情之下為生計奔波的美國人的故事,一探疫情籠罩下的美國眾生百態。

  動物園管理員:可能再也回不了動物園

凱里安•巴蘭科(Keriann Ballanco),30歲,動物園管理員,來自伊利諾伊州芝加哥
凱里安•巴蘭科(Keriann Ballanco),30歲,動物園管理員,來自伊利諾伊州芝加哥

  我是布魯克菲爾德動物園的靈長類動物飼養員。這個領域競爭非常激烈,你不僅必須有相關學科的四年製專業學位,而且通常在獲得帶薪職位之前,你會至少需要經曆三次無薪實習階段,但這絕對是值得的。

  然而,疫情暴發後,我被解僱了,這是我第一次被解僱。這令人震驚,因為人們覺得,你進入動物園工作之後,這份工作就相對穩定。而且我們的主管告訴我們,動物需要每日護理,所以飼養員是必不可少的。可能是因為我的職位最低,所以我才被解僱了。

  我的丈夫比我早兩週休假,他在餐飲業工作。

  雖然現在我們壓力很大,但幸運的是我們拿到了聯邦政府的經濟刺激支票。現在我需要決定我應該拿著支票先做什麼?我應該拿著它先還清學生貸款嗎?

  我擔心我的崗位之後會被削減。知道自己可能再也回不了動物園工作是一件令人倍感壓力的事情。

  機修工:幹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失業

斯坦利•陳(Stanley Chen),59歲,機修工,來自得克薩斯州休斯敦
斯坦利•陳(Stanley Chen),59歲,機修工,來自得克薩斯州休斯敦

  我曾在Westside Lexus汽車經銷店幹了11年的維護、修理和更換零件的工作。疫情暴發後,我在4月被解僱了,而我妻子的理髮店也關門了。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美國沒有工作。我幹機修工這一行已有30多年。兩週前,經理還發短信告訴我,我幹得蠻好,當時我還挺感動,說明他還記著我們!

  然而,我現在申請失業救濟金非常困難,系統一直癱瘓,我花了好幾天才輸入了所有信息。雖然幾天前我終於收到了第一筆救濟金,但是這錢真的不夠用。

  現在我賦閑在家,幫我妻子打掃房子,同時,我們每天都在嚐試做一些棉口罩,以此捐給當地醫院。

戴安娜•陳(Diana Chen,斯坦利•陳的妻子),57歲,理髮店老闆,來自得克薩斯州休斯敦
戴安娜•陳(Diana Chen,斯坦利•陳的妻子),57歲,理髮店老闆,來自得克薩斯州休斯敦

  我的理髮店已經開了超過25年,從未因為疫情這個原因關門過。

  理髮店歇業前,生意真的不好做,之前我們一天一般可以有30到50個客人,但疫情暴發後,我們一天只有5個客人。

  我還必須為理髮店支付租金,資金真的非常緊張。雖然我們拿到了經濟刺激支票,但這隻是杯水車薪。

  我們正在等待商業重啟,不過,由於現在形勢很複雜,就算可以營業,我們必須與客戶保持六英呎(約1.8米)以上的安全距離。我們還必須需要帶上口罩或面罩,同時要限製店內顧客數量。我認為,就算解封,情況也會跟以前大不相同。

  舞台經理:正嚐試搞副業

雷切爾•斯特恩(Rachel Sterner),35歲,《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舞台劇的舞台經理,來自紐約
雷切爾•斯特恩(Rachel Sterner),35歲,《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舞台劇的舞台經理,來自紐約

  我熱愛我的工作,保持藝術的完整性是我的責任。

  3月12日,我們接到通知,百老彙的所有演出將暫停30天。當時,我們都認為關閉30天這個消息難以置信。不過現在我正嚐試做些副業,我在網上自學Photoshop,也接了一些單。

  雖然在劇場工作的話,被解僱是常事,一般丟了工作的話,你可以另尋出路,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疫情之下,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工作。就算我們重新開始演出,誰知道觀眾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我還是幸運的,我負責的舞台劇的演出規模較大,但還有一些規模較小的舞台劇的演職人員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酒吧老闆:沒有遊客,擔心酒吧倒閉

丹尼爾•維克多(Daniel Victor),42歲,酒吧老闆,來自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
丹尼爾•維克多(Daniel Victor),42歲,酒吧老闆,來自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

  疫情使我崩潰,起初我們以為可以製作成批的雞尾酒,在預先包裝後對外出售,但是州政府對此表示不可以。

  現在我運營一家在線雞尾酒學校,努力為酒吧的員工創造一點收入。

  我看不到希望,我不知道形勢將如何好轉。我們的酒吧在新奧爾良市中心,主要收入來源是遊客。由於現在沒有遊客,我很擔心酒吧會倒閉。

  我有2個孩子,而我已經一個半月沒有收入了。我申請了補助,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收到任何資金。一旦補助到賬,我必須把它用於生活基本開支——給孩子買必需品,給車加油,還有付房租。

  咖啡廳經理:經濟刺激支票轉錯賬戶

拜倫•戈麥斯(Byron Gomez),30歲,咖啡廳經理,來自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
拜倫•戈麥斯(Byron Gomez),30歲,咖啡廳經理,來自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

  由於節日眾多,4月通常是我們咖啡廳(Spitfire Coffee)一年中最忙碌的月份。然而,由於咖啡廳的利潤率本就不高,受疫情影響我們又失去了銷售旺季,加之即將步入2020年經濟發展最緩慢的時期,因此我們感到非常恐懼。

  我和我的妻子已經申請失業救濟,但我們還未收到聯邦經濟刺激支票。原因是聯邦政府依據我們2018年的稅收信息,將支票轉到了已註銷的銀行帳戶。目前我們既無法在線提供正確的賬戶信息,也無處可致電反映情況。

  雖然現下我們手上約有300美元(約合人民幣2125元)的積蓄,但是假使真的動用這筆積蓄的話,它將很快耗盡。

  我兒子今年4歲了,我要如何和他解釋我們曾向他描述的世界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們更加珍惜陪伴孩子的時間了。

  房地產經紀人:剛創業便遇上疫情

約翰•迪格南(John Dignan),52歲,房地產經紀人,來自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
約翰•迪格南(John Dignan),52歲,房地產經紀人,來自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

  我在1月初從一家房屋建築公司辭職,之後開始創業,從事房地產交易,我為此預留了約6個月的積蓄,因為發展事業需要時間。

  然而,誰料得到疫情突然暴發了。人們現在也沒有購房的意向了。曾與我一起工作的兩個職員已經被解僱了,他們現在舉步維艱。

  雖然我的狀況達不到失業標準,但是聯邦政府前段時間通過了旨在援助個體戶的法案。我已經提出申請,不過還未收到任何補助或1200美元(約合人民幣8500元)經濟刺激支票。當我每次致電詢問救助撥款的最新情況的時候,相關電話總是處於占線狀態。

  這非常令人沮喪,因為我無能為力,也無法獲得信息。我已經對新冠肺炎疫情感到非常焦慮,經濟形勢正在惡化,何況我的積蓄已不多,可能只能再支撐1個月左右。

  瑜伽工作室店主:三年來頭一次拖欠房租

戴夫•賈科敏(Dave Giacomin),48歲,瑜伽工作室店主,來自馬里蘭州
戴夫•賈科敏(Dave Giacomin),48歲,瑜伽工作室店主,來自馬里蘭州

  除了來自Zoom平台的約5%的業務收入,我們的工作室已完全停止經營。

  我們的瑜伽工作室已開業三年,直到4月才第一次拖欠1000美元(約合人民幣7084元)的租金。我們為夢想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付諸東流了。現在,我們只是在消耗我們的積蓄。

  儘管我們的工作室正在提供在線課程,但是一些瑜伽教練的相機拍攝效果不佳。因此,我正在嚐試為他們訂購一批高清攝像機。

  我認為,即使工作室重新開放,瑜伽學員也仍會有顧慮。與此同時,我們需要學生之間互相保持6英呎(約1.8米)的距離,空間上的限製將大大減少我們的營業收入。

  調酒師:有“鐵飯碗”也會被裁

蘇珊•肯特(Susan Kent),49歲,露天劇場的調酒師,來自紐約
蘇珊•肯特(Susan Kent),49歲,露天劇場的調酒師,來自紐約

  我的工作非常有趣。我們的劇院可容納700人,疫情暴發前週末幾乎次次爆滿。

  然而,疫情暴發後,3月13日,我們被告知露天劇場將無限期關閉。

  此前,“9•11”恐怖襲擊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都導致我被解僱。“9•11”之後,失業的我曾經從事活動籌劃工作,2008年再度失業後,我轉向調酒行業,之後決定留下來,因為我認為這個職業是可靠的,並且永遠不會消失。

  然而,現在我真正感到震驚了,原來沒有什麼是鐵飯碗!

  因為申領了失業救濟金以及每週額外600美元的補助,我現在過得還可以,這些經濟援助給了我極大的幫助。

  售書員:職業前景在煉獄中飄浮

托尼•曼諾(Tony Manno),27歲,售書員,來自華盛頓州西雅圖
托尼•曼諾(Tony Manno),27歲,售書員,來自華盛頓州西雅圖

  我暫時被解僱了。隨著華盛頓州政府延長了居家令,我的職業前景基本上處於在煉獄中漂浮的狀態。

  我和我的同事們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機暴發之前就加入了工會,那時雙方商討了一些關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協議,其中包括12天的額外病假和一週的遣散費。

  現在我和我的同事們正屏息等待重新被僱用的時刻,期盼著最好的情況,同時我們也在疫情期間互相扶持。

  假使人們想幫助私營書店度過疫情危機的話,那麼他們可以在線下單購買書籍。

  時裝設計總監:保持積極心態很重要

艾倫•西蒙斯(Allan Simmons),47歲,時裝設計總監,來自紐約
艾倫•西蒙斯(Allan Simmons),47歲,時裝設計總監,來自紐約

  雖然我們的公司嚐試居家辦公,但是因為我們許多工作都要求實體查看服裝,所以開始居家辦公之後,我們設法維持了一週的業務,但是由於隨後所有客戶都開始取消訂單,我們因此被迫歇業。

  對我來說,申請失業救濟的過程很順利,因為我之前已經在系統名單中。鑒於自2008年以來時尚行業已起伏不定,所以我以前申請過失業救濟金。現在我收到的一部分失業救濟金將用於為我和我的妻子支付健康保險。

  我認為,在正常狀態下,美國就業市場中的失業率已經很高了,受疫情影響而第一次失業的人難免會覺得失業很可怕。對此,保持積極的心態很重要,要相信自己將獲得新的工作,或者人們可以自己創業,就像我和我的妻子一樣。

  目前,我已經將求職領域擴大到了包括時尚領域在內的所有行業,因為我想換一個角度看時裝這個行業。

  (實習生徐蘊宸、邢穎來自上海外國語大學多語種國際新聞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