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烏鎮開民宿的女生
2020年04月23日11:16

原標題:在烏鎮開民宿的女生

原創 新潮 新潮

作家木心的故鄉烏鎮,如今是熱鬧的旅遊地。女大學生妃妃在這裏創業,她經營了一家民宿店,店名喚作“回生”。“回生民宿”四個字被暖黃的燈光照射,非常醒目。

位於桐鄉高橋鎮烏鎮幸福新村147號,回生民宿在2018年開始營業。在“大眾點評”和“去哪兒旅行”等服務評價類、旅遊類應用上都可查詢和訂房。網頁照片里的客房雖不奢華卻顯精緻,價位自每晚兩百元至五百元不等,旅遊旺季大房間可達七八百元。顧客好評率很高,在“去哪兒旅行”上評分高達4.9。

作為一家開辦不久的民宿,最初名聲的積累基本來自住店旅客的口碑。新潮記者曾在2019年夏天旅居回生民宿。之所以會發現這家店,是因為一個顧客曾在LOFTER上分享回生的攝影作品,被同行的朋友發現。小花園、半身雕像和小貓,店主的精心佈置吸引了許多女性顧客。

除了妃妃外,經營民宿還有另外兩個女孩,她們分別被稱為“掌櫃”“管家”“店小二”。

與烏鎮許多古色古香的民宿設計不同,“回生”的裝潢選擇了法式風格。

客廳拐角有近一人高的幾層籠子,小貓小狗從縫隙中探頭探腦,更多時間它們待在沙發上或者桌子下,在漫不經心時突然給人可愛一擊。台後是幾位同樣可愛的年輕女孩兒,二十多歲。“夏洛特的花園”“ 康邦街的夜晚”…… 妃妃為每個房間都取了充滿異國色彩的名字,不同的客房陳設也各具特色。

(民宿內景)

因為烏鎮民宿眾多,民宿業競爭激烈。妃妃產生了將民宿做成網紅店的想法,因此在設計裝潢時,有意識地添加諸如復古吊燈、文藝壁畫等網紅流行元素。除此之外,民宿房間也是妃妃經營的約拍項目的樣板間,歐式風格能夠適應更多的約拍主題,可以增加約拍生意。

店主妃妃92年出生,是土生土長的烏鎮人。

烏鎮是全國歷史文化名鎮,影視劇《似水年華》《紅樓夢》(李少紅版)等作品都曾在此取景。妃妃生活在景區中,從小耳濡目染,一直憧憬著在家鄉開創一家屬於自己的民宿店。

妃妃大學主修旅遊專業,一畢業便試水民宿。妃妃說,回生並不是她經營的第一家民宿。

她談及自己第一次創業經曆:“我記得開第一家民宿時才21歲。那個時候想要做民宿卻不知道怎麼做,沒有錢也沒有跟家裡說。後來跟閨蜜兩個人找了裝修團隊,直接幾天時間內就去租了個房子開始做。第一筆啟動資金是身邊的同學湊的,很多都是親戚在幫忙,甚至傢俱衛浴都是欠的。盈利後再把錢還給大家,就這樣完成了第一次創業。”

最初處理民宿的瑣事時,她也焦頭爛額過。而在民宿生意成功前,她曾經在酒店工作,也遍曆擺地攤的艱辛。但這些經曆,都給妃妃積累了從業經驗。第一家民宿試水成功後,妃妃擁有了更多資金,不再需要東拚西借。

她開始思考,經營民宿是否能夠有更多的可能性,能否探索出獨家風格。考慮之前的經營經曆與旅遊業的現狀,妃妃與另外兩個合作夥伴推陳出新,以攝影技能和大學的旅遊專業知識為基礎,借旅遊業深度發展的東風,創設出自己的民宿旅拍結合的模式。回生民宿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籌劃產生。

二次創業,妃妃吸取了上次創業的經驗:“自從從事攝影后,就把民宿當成了自己的攝影工作室。民宿設計、找店面、選材料、盯裝修,共了一年時間,投入全部心血,其中的酸甜苦辣無法用一兩句話表達。生活需要熱愛生活的人苦心經營,眼中所見的美好背後是年輕創業者們追夢的艱辛。”

針對社會上流行的“女孩還是穩定一些好”、“女孩創業太難太艱苦”等提法,妃妃認為,這其中隱含著女性不適合創業的邏輯。妃妃相信自己的能力,她不願意隨大流。

正如她對民宿裝修一樣,避免雷同和隨大流。“沒有同款”四字,是妃妃對自己創業過程的最大肯定。物件沒有同款,生活沒有同款,最好的自己更沒有同款。眼前所見、心中所感,皆是“回生限定”。

妃妃認為,年輕女性創業如果想有成果,必須要在自己比較成熟的領域尋找新的突破口,並且最好要與自身技能緊密關聯。憑藉自身技能,把巧思逐步變現乃至收益,是她選擇創業之路的初心。

女性視角和模式創新,賦予了女孩自主創業以獨特優勢。在創業初期,妃妃有時也會因為別人認為“女孩創業似乎格外不易”而受到一些小小的“照顧”,比如親友在資金上的全力支援,租房老闆的“好商量”和裝修工人的盡心竭力。但自主創業的成與敗、苦與甜,是公平地施加在各年齡段不同性別的創業者身上。作為創業者,最需要的仍是那份敏銳、果敢與堅持

妃妃說:“有夢想就去追,不論想做什麼都不要想太多,否則會限製自己的行動力。”不過她提醒:“投資要謹慎,不能光有情懷。”

回生民宿“店小二”在開店之初發了一條朋友圈,引自博主“德卡先生的信箱”:“想和你,在清晨的早餐店,我們不趕時間,叫上一碗熱乎乎的豆漿,吃剛出鍋的油條。聽老闆講他老婆十八歲嫁給他時的故事,聽隔桌阿姨大侃養生之道,聽店裡幫忙的老頭抱怨大家說他看上去像七十歲的人了。不時相視一笑,看店外人來人往。想和你一起,嚐盡世間百味,在這綿長、流動的時間里。

妃妃和夥伴在烏鎮“回生”民宿實現了願望。“浮名浮利,虛苦勞形”,不如搭建起自己的美麗新世界,從中追求真正的理想,找尋人生的答案。

在經營民宿的過程里,妃妃收穫了太多難忘的美好回憶。在接待天南海北的顧客時,妃妃結識了很多朋友,而且民宿和旅拍並行的經營模式,也有效地拉近了大家的關係。大部分客人會和她保持聯繫,其中有幾位還同妃妃成為了閨蜜。

隨著旅遊業與共享經濟的發展,民宿成為了近年來創業的熱點所在。根據中國文化和旅遊大數據研究院發佈的《2019中國大陸民宿業發展數據報告》,中國大陸共有民宿共有6.6萬家。

與其他創業形式相比,開民宿對創業者而言似乎是相對安逸的選擇,能夠保留更多的個人閑暇,等待來自五湖四海的陌生人的光顧。2020年,回生民宿的經營邁入了第三個年頭。

然而,一場疫情,全國的民宿業陷入了冰凍期。

疫情意外地延長了女孩們的“寒假”。沒有生意自然會帶來焦慮,但妃妃明白,如果什麼都不幹,焦慮只會越來越重。在此期間她與同事升級了回生部分房間的裝修,購置了新的攝影材料與禮服,並找到了新的合夥人。

三月中旬,回生迫不及待地同烏鎮一起復工“回生”了。

妃妃雖然也有對之後營業效果的擔憂,但她有更多期待,目前旅遊網站上的預訂通道全部開放,春天已來,客人會回來的。

采寫 | 楊經綺 人文科學試驗班 2019級本科生

美編 | 郭麗芳 新聞傳播學院2018級本科生

責編 | 黃 雯 新聞傳播學院2018級本科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